首页 流途 下章
第27章 (27)夜归
元旦假期之后,一阵兵荒马,丁卓和孟遥总算就都放假了。

 临走之前,丁卓往心外去找方竞航打招呼。要放假了,一层楼尽是人来来去去,丁卓在一个病房里找到了方竞航人影。

 两人往值班室去,丁卓问:“阮恬呢?出院了?”

 “前几天就被她父母接走了。”

 会诊几次,最后医院还是决定给她保守治疗。是以她这次回去之后,就不再住院了,方竞航也希望这辈子都别再在医院里见到她。

 到值班室,方竞航坐下,从抽屉里翻出封红包,递给丁卓“给阿姨的,替我提前给她拜个早年。”

 丁卓把红包接过去“我妈可不会给你改口费。”

 方竞航笑骂:“我。”

 丁卓问他:“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跟我妹商量过,今年不回去了。给爸妈买了年初二的飞机票,让他们来旦城玩。”

 丁卓点一点头“我下午走。”

 “车票买好了?”

 “自驾,跟孟遥一块儿。”

 方竞航瞅着他笑得暧昧。

 丁卓:“滚蛋。”

 方竞航敛了敛神色“开年来了,得请我吃饭。”

 “知道,欠不了这顿。”

 走前,方竞航又叮嘱开车路上小心云云。

 丁卓回去宿舍,把最后一点东西收拾好,给孟遥打电话。

 他东西不多,几件换洗衣服,笔记本,再就是些零零碎碎的必需品。

 孟遥那边也准备好了,他便把门窗锁好,电闸拉下,去楼下取车,开车过去找孟遥。

 今天天气倒是不错,风不大,还出了点太阳。

 丁卓把车停在楼下,上去帮孟遥拿东西。她在邻市买的那些特产,已被她细心得分作了四份,拿精美的礼品袋子装着。

 丁卓临着她的箱子,看她把四个袋子提起来,问道:“就这些?”

 孟遥点点头,去厨房浴室检查一遍,确定水都关好了“走吧。”

 邹城离旦城不算近,自驾要六七个小时。

 两人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一道去超市补充了点儿“长期作战”的给养,才正式出发。

 运高峰,路上有点儿堵,开出城花了两小时,上高速以后,总算通畅了些。

 丁卓一边开车,一边跟孟遥聊天,一点也没觉得枯燥。

 到服务区,两人吃了个晚饭,换孟遥开。

 天已经黑了,孟遥放手刹,启动车子“很久没在晚上上过高速,有点怕。”

 “没事,我给你看着前面后面的车。”丁卓打开车窗,把副驾的后视镜视野调大。

 他并不担心,孟遥开车其实很谨慎,又很稳,换挡换得平稳顺滑,他上回就感觉到了。

 开了两小时,车子下高速,再开一小时的省道,就能到邹城。

 “累不累,下车歇会儿吧。”

 孟遥“嗯”了一声,踩刹车降速,把车子靠边停下。

 丁卓解开安全带,拿上烟盒和打火机,下了车。

 孟遥拿了两瓶水,跟着下去。

 道路下面是农田,映着月光,水田闪闪发亮。

 丁卓点了支烟,立在风中,了一口,沉沉地吐出来。

 孟遥把水递给他,正要说点什么,车上电话响了,她转身去车里拿手机。

 王丽梅打来的,问她什么时候到。

 孟遥倚着车身,向着丁卓那儿看了一眼,黑暗中,一点火星忽明忽灭。

 “快到了,还有一个小时。”

 “那要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给你煮汤圆。”

 孟遥嗯了一声。

 王丽梅又问“要不要我去火车站接你?”

 孟遥忙说“不用,也不晚。”

 “行,那你注意安全,到火车站了打个车回来吧,别挤公了。”

 孟遥说“好”把电话挂断。

 丁卓转身看她“家里打来的?”

 孟遥点头,缓缓走到丁卓身旁。

 头顶夜空漆黑如同深海,三两粒寒星,远处灯火人家,像是海上航标。

 孟遥微微眯起眼,安静看着,有点儿入

 丁卓转头看她一眼,伸手,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冷不冷?”

 孟遥轻轻摇了下头“还好。”

 她侧头看他,他宽阔的肩膀把风衣撑起来,有点硬的衣角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她向前一步。

 “嗯?”丁卓低头看她。

 孟遥垂着头,没说话。

 丁卓丢了烟,红色火星在夜中划了一道抛物线,跌进底黑暗的水田之中。

 他伸手,手掌贴着后背,把孟遥往怀里一揽。

 风从耳边擦过,孟遥脸靠在他膛上,嗅着他衣服上一点儿浅淡的洗衣的香味。

 她用力地了一下鼻子。

 很久,丁卓轻声问她:“走吗?”

 孟遥点点头。

 重回到车上,剩下这段路,换成丁卓开。

 没开车载广播,也没交谈,车内很安静,只有引擎的闷响。

 越接近邹城,两人心里都越来越沉重。

 不知什么时候,车窗外略过邹城市政府大楼的一角,孟遥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马上就要到了。

 她没觉察到自己沉沉地叹了口气。

 丁卓转头看她“怎么了?”

 孟遥摇了下头。

 丁卓没再说什么,车子沿着主干道向前,过了几个十字路口,拐弯驶入辅路。

 而后,猝不及防,柳条河河水潺潺的声音,就一下扑进耳朵。

 孟遥愣住。

 柳条河沿岸路灯都亮着,在远处,灯火连成一片,在水波中轻轻摇晃。

 一时间,仿佛凝滞一样的沉默,充斥了整个车厢。

 没一会儿,车子就要经过三道桥。

 “丁卓。”

 丁卓转头。

 “就在这里停吧。”

 丁卓没说话,看着她。

 孟遥避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

 丁卓紧抿住

 车开出去一段,丁卓慢慢停了车。

 孟遥提上自己的包,拉开车门下去。丁卓下了车,打开后备箱,帮她把行李卸下来。

 孟遥提了三个礼品袋,留了一个在后备箱里“这一袋给阿姨的。”

 丁卓沉着眼“嗯”了一声。

 孟遥一手拎礼品袋,一手拉箱子“…那我回去了,过两天见。”

 她立了一会儿,讷讷地说了声“再见”

 丁卓点了点头。

 孟遥提着东西,转身往前走。

 缓缓的水声,一阵一阵在耳边回

 她没回头,慢慢地走上三道桥。

 停下脚步,手扶着栏杆,站定。

 盛夏时的记忆,立时扑面而来。

 眼前沿河的冬景越发模糊,一种深重的愧疚感让她骤然手足无措。

 她凝视着河中摇碎的星火。

 “…曼真…”

 丁卓站在原地,一直没有上车。

 他看着孟遥上了桥,立在那儿。夜之中,一道削瘦的黑色剪影。

 他下意识地摸出烟盒,出一支含在嘴里,划了好几下小砂轮,打火机里刚冒出点儿火苗就灭了。丁卓伸出手掌拢住,把风挡着,又打了一下,一股薄薄的火焰出来。

 他凑近点燃,猛地了一口,浓烈的烟雾进入肺腔,心里那股挥之不去的烦躁、憋闷和愧疚,才仿佛稍稍缓解了一些。

 夜风很冷,带着河的水汽。

 不远处桥上那道身影,像一道稀薄的剪影,随时要被风吹散。

 从前,让他们靠近的那种同样的悲伤,如今也这样阻隔开他们。

 风一阵一阵,吹得手背僵冷,丁卓机械地抬手,把烟送进嘴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桥上的身影终于动了,迈下台阶,踽踽向着桥的那边走去。

 丁卓丢了烟,看着孟遥身影消失在重重叠叠的黑暗之中,转身上车。

 到门口,孟遥敲了一下门。

 里面传来孟瑜轻快的声音:“来了!”

 紧接着,大门打开,孟瑜扑上来一把抱住她“姐。”

 屋内的灯火和带着甜味的气息一下涌出来,孟遥冻僵的脸上浮出一抹笑,也伸手用力地抱了一下妹妹“先让我进去,外面冷。”

 孟瑜帮忙把行李提进去,向着厨房那儿喊了一声“妈,姐回来了。”

 王丽梅应了一声“汤圆马上就好,坐会儿。”

 坐在沙发上的外婆缓缓站起来“遥遥。”

 孟遥赶紧过去拉住外婆的手。

 “傻丫头,手怎么这么冷,冰碴子一样,”外婆摩挲着孟遥手背,拉着她坐下,把取暖器挪到她跟前“赶紧烤一烤,别感冒了。”

 说着,又拿了个橘子,要剥给孟遥吃。

 孟遥拦下来“外婆,先不吃了,马上要吃汤圆。”

 外婆放下橘子,在她旁边坐下,笑眯眯瞅着她,问她路上冷不冷,累不累,吃没吃过晚饭,一个人回来怕不怕…

 还是拿她当个小姑娘。

 孟遥笑了笑“没事的外婆,我跟人结伴一块儿回来的…”

 王丽梅恰好端着汤圆出来“跟谁一块儿回来的?”

 孟遥支吾一下,垂眼道:“就一个老乡。”

 “咱们这儿还有人也在旦城?”

 “不是,旁边县的。”

 王丽梅“哦”了一声,也没多问,拿小碗给孟遥盛了点酒酿汤圆“去洗个手,过来吃汤圆。”

 孟遥把外套下来,走去卧室。

 她摸着墙壁,摁亮了灯,把大衣挂在门边的架子上。

 正要出去,一抬眼,瞥见墙角那儿的一抹白色。

 孟遥心口一闷。

 一个破了的纸灯笼,挑在那儿。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