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28章 (28)亲吻
孟遥洗过手,坐在桌上跟大家一起吃酒酿元宵。席上,免不了要被追问这半年来的情况。孟遥意兴阑珊,强撑着应付。

 吃完汤圆,她洗了澡回到卧室,孟瑜正趴在上看书。

 “坐起来看,别近视了。”

 孟瑜应了一声,但还是趴着没动。

 孟遥坐下,铺陷下去一点儿。

 孟瑜“啊”了一声,才想起来, “刚刚丁卓哥给你打了个电话,我替你接了。”

 孟遥心里咯噔一下“他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问你睡觉了没,”孟瑜抬头“你跟丁卓哥一直有联系?”

 孟遥语气平淡“他也在旦城,平常稍微有点儿来往。”

 孟瑜“哦”了一声,合上书往里躺了点。

 孟遥关上大灯,到上躺下,想跟孟瑜聊聊她周考成绩下降的事儿,又有点提不起兴致,最后还是决定等过了年再说。

 孟遥翻了几个身,还是没什么睡意。

 搁枕头下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孟遥摸出来一看,丁卓发来的短信。

 孟遥回复:刚躺下,准备睡了。

 片刻,丁卓回了一个“好”跟她说晚安。

 孟遥脑袋有点儿钝,似乎从回到邹城这一刻开始,她就什么都不想去思考。

 清晨醒来,孟遥收拾之后,去苏家探望苏钦德和陈素月。

 陈素月将她进屋,笑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

 “放假这么晚啊?放几天?”

 孟遥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递给陈素月“初七上班。”

 陈素月接了东西,替她倒水端茶,又把水果瓜子都端上来,坐下陪她聊天。她精神比上回在旦城时更好,大约也已渐渐走出丧女之痛。

 孟遥多少觉得宽慰一些。

 坐了一会儿,苏钦德从楼上下来了。

 孟遥陪着两人聊了会儿天,陈素月留她吃中饭。

 “今天团年,我还得赶回去帮忙。阿姨你们也得忙,今天就先不吃了。”

 陈素月笑一笑,起身送她“曼真都不在了,这年过不过,区别不大——你先回去忙吧,看初二还是初三,你们一道过来吃饭。”

 一整天,孟遥跟孟瑜在家里忙进忙出。

 王丽梅看中这个,觉得要是年没过好,这一年的头就没开好,因此虽然家里只四个人,还是要张罗一大桌子菜。

 晚上,一家人看着晚,吃了团圆饭。

 以前外婆还健旺,总要熬到零点才睡,现在精神头大不如前,到十一点就一定得上睡觉。

 王丽梅常年操劳,今天又忙了一天,很快也就去睡了。

 晚冗长又无聊,孟遥跟孟瑜大眼瞪小眼。

 最后,孟瑜说:“姐,我饿了。”

 孟遥坐直身体“吃什么,我去热点儿菜。”

 孟瑜抱住她,撒娇“那当然是要吃大遥遥烤的小红薯。”

 孟遥哭笑不得“现在都不烧炭了,我到哪儿去给你。”

 “有啊,”孟瑜狡黠一笑“上回要跟同学烧烤,买了点儿白炭,还没烧完呢。”

 孟遥笑了“敢情是在算计我呢。”

 电视没关,两个人去厨房里把炭盆烧起来,架上铁架子。

 两人坐在小板凳上,围着炭盆,一点儿火光映在脸上,红彤彤的。小时候冬天取暖,也是这样的场景。

 孟遥翻着红薯,烤了一会儿,渐有甜香溢出来。

 孟瑜拿着不知从哪儿来的烧火,扒拉着炭盆里的炭。

 孟遥看她一眼,状似漫不经心“你这回期末考试怎么样?”

 孟瑜回过神,语气淡淡的“还行吧。”

 “就半年了,抓点儿紧,别的什么都能放一放。”

 孟瑜顿了下,抬眼看向孟遥“妈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孟遥没否认“她担心你,说你几次周考月考成绩都下滑了。我相信你有分寸,所以我一直没多问。”

 孟瑜闷声说:“知道你们想什么,没那回事。”

 孟遥盯着她。

 孟瑜垂着眼,神情恹恹。这表情,断然不像是没什么事的样子。

 读大学的时候,孟瑜才十岁。她在家里待得少,孟瑜的很多事,她也不算特别清楚。王丽梅是容易大惊小怪的性格,是以孟瑜遇到什么事,更愿意跟姐姐倾诉。

 “你有什么事,都能跟我说,解决不了的,我还能开导你两句。”

 孟瑜没说话,烧火子一下一下戳着炭盆。

 她不愿意说,孟遥也就不多问了。

 没一会儿,红薯都烤好了。

 孟遥拿筷子把红薯夹进盘子里,把炭盆端去门外,去浴室洗了把脸。

 孟瑜已经剥开红薯咬了一口,舌头被烫了一下,张着嘴大口大口哈气。

 孟遥笑了“你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

 她自己也想尝一尝,刚拿纸巾包了一个,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响起来。

 放下红薯,弯把手机捞起来,一看,丁卓。

 顿了下,她向孟瑜看了一眼,孟瑜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烤红薯。

 她接起电话,向着窗户走去。

 “喂。”

 “买了点儿烟花,你现在方不方便出来?”

 “还有谁?”

 “就我,还能有谁。”

 孟遥有点犹豫。

 丁卓声音低沉:“出来吧,咱们说会儿话,有什么问题现在就解决,别带到新年去。”

 孟遥沉默一瞬“好。”

 她回房间换了件羽绒服,把手机和要是揣进口袋,走回客厅“我出去一会儿。”

 孟瑜抬头看她“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

 “有个高中同学,给我买了点儿东西。”

 孟瑜只顾着消灭红薯“好,那你早点儿回来。”

 “嗯,你把门关好,困了自己先睡。”

 孟遥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来,退回去拿上茶几上纸巾包好的红薯。

 外面风冷,不远处已经有人放起了烟花。

 孟遥沿着河堤,向四道桥方向走去。柳条河一共八座桥,从一到八。

 走了五分钟,她远远便看见桥上立着一道身影。

 孟遥加快脚步,快到时,桥上的人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

 他穿了件黑色的大衣,一手在口袋里。

 孟遥拾级而上,走到他跟前“久等了。”

 “没多久。家里闹,正好出来透透气。”

 “今年人多么?”

 “嗯,外公外婆,还有姨妈,今年都在我家过年。”

 “那你还跑出来,不怕被骂么。”

 丁卓笑一笑“骂就骂吧,总比心里堵着舒坦。”

 孟遥沉默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忽想起来自己手里还拿着红薯,便把红薯递给他。

 手掌里热乎乎的,丁卓瞅了一眼“什么东西?”

 “红薯。”

 “年三十还有人卖烤红薯?”

 “跟孟瑜自己在家里烤的。”

 丁卓笑了笑“你还会这个”他揭开纸巾,吹了吹,把皮剥开,尝了一口,甜。

 “你也尝点儿?”丁卓把红薯递过去。

 孟遥顿了顿,头凑上前,张嘴咬了一小口,小声说:“还行。”

 “怎么想起烤这个了?”

 “小时候总烤给孟瑜吃,她喜欢。”

 丁卓又咬了一口“我也喜欢。”

 孟遥脸一热。

 丁卓又递给她。

 “我不吃了,你吃吧,家里还有。”

 丁卓把红薯吃完,拿纸巾擦了擦手,丢到桥边的垃圾箱里。

 走回去,却见孟遥一手掌着栏杆,看向河水,几分怔忡。

 丁卓顿了一下,伸手,轻轻按着她“想什么?”

 孟遥后背靠上他的膛,他温热的呼吸拂在头顶,有点儿

 孟遥摇摇头。

 丁卓手臂用力,将她往自己跟前带了一下。

 “孟遥。”

 孟遥低低地“嗯”了一声。

 “我就说一个事…上回,你说我高中好几回考过年级前十,还记得吗?”

 孟遥没来由的心里一紧“…记得。”

 丁卓捉着她手臂,将她转过来,目光定在她脸上“…这事,我没跟曼真提过。”

 孟遥呼吸一滞,看着他,过了好半晌,才缓缓眨了一下。

 她眼睛里像是盈着河里的水光,漉漉的。

 丁卓看着这双眼睛,还想说的什么话,一下就堵在了喉咙里。

 许久,他觉察到她身体在轻微地发颤,手指抵着他的手臂,推了一下。

 她或许将他这下漫长的沉默,视为一种得知真相之后,不作回应的羞辱?

 丁卓急忙她使劲地按进自己怀里,声音低沉,却是清晰:“…我没拿你当消遣。”

 他手掌轻抚着她的后背,顿了一会儿,拿手指碰了碰她的脸颊,有一点凉。

 他微一用力,把她的脸抬起来。

 她眼里泛着雾气,呼吸轻轻拂过他的手指。

 他顿了顿,缓缓低下头,凝视着她越来越近的眼睛。

 气息近在咫尺。

 孟遥骤然伸手,抵着他膛,但没再动作。

 她有点茫然,不知道自己是想把他推开,或者仅仅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恐惧?

 呼吸就在鼻尖,丁卓沉声问:“你怕什么?”

 孟遥:“…我…”

 他声音低哑,有点儿听不清楚“不管你在想什么,除了你,我现在什么也没想…”

 最后一个字,无声地被他抵在她的嘴上。

 风安静下来。

 孟遥眨了一下眼,轻轻捉住他的衣袖。

 夜中,遥遥地传来远处烟火爆鸣的声音。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