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19回 玉女显仙风池中索水交
午饭后,司马伟吻别妈咪,说要到公司去办事。

 慕容洁琼留恋难舍,两臂环着他的脖颈,久久不肯放松,与他亲吻,嗲声嘱咐他早点回来,不然自己在家会思念他!

 她偎依在阿伟的怀里,送他到车上。她现在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她的心肝小情郎!

 阿伟把车开走后,她便独自一人在花园散步。

 过了许久,她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想起这些天的经历,她不芳心跳,感到事情太突然了。

 她想,母子相爱,终归是名不正而言不顺,虽然可以瞒人于一时,但是总有一天,必会大白于人!届时,我与阿伟都难做人的!即使不爲人知,但阿伟继续与自己缱绻下去,他是决不会再找女朋友的!这岂不是我影响了他未来的幸福!所以,这种关系不能再如此发展下去了!

 但是,她转念又想:阿伟视我爲他的白雪公主,爱得至深、至诚,我若立即与他斩断情丝,势必刺伤他;而且,他这个年龄,青春火力正旺,需求甚烈,最近又与我频频媾,尝到了甜头,若被我拒绝,不知道会産生什么后果!看来,这情丝,一时还不能断然斩开!

 她继而还想,若真的断绝了情丝,我自己能受得了吗?自己枯竭了二十年的青春烈火,刚刚被阿伟重新燃起,若立即扑灭,自己的身心亦必受到重创!其后果自然是可以预知的了!那时,我也会陷进痛苦的深渊!

 左思右想,她决定慎重处理!她决定:目前,不妨维持二人的亲密关系,不妨纵情尽,以填其、以慰我情;在适当时候,我再乘机向他陈述厉害,并促其找到可心的女友!到那时,我再断然与他分开!

 ”妈咪!你在哪里?“

 慕容洁琼正在沈思,忽然听到阿伟呼唤的声音。于是,她便高声答应。

 阿伟循声找来。一见面,他便把一束鲜花放在她怀中。

 她一见阿伟,心中便是一阵欣喜。她不知阿伟何以今天献花给她,便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爲什么献花给我?“

 阿伟调皮地微笑道:”庆祝我们爱情成功!“

 她娇涩地瞄了他一眼,假装生气,说道:”哼!看把你得意的!这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啊!这可是件大喜事!妈咪是世上最美丽、最贤淑的女子,我爱妈咪爱得快要发疯了!许久以来,我夜思念着,渴望有一天能同妈咪叠股颈,以尽其!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你说,这难道不是世界上天大的喜事吗!“

 她似喜似怨地斜睨他一眼,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悠悠叹道:”唉!…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这么有本事!“

 阿伟道:”妈咪夸奖了!我有何本事?“

 她说:”自然是‘偷香窃玉’的本事!“

 ”妈咪,我好冤枉!“

 ”还敢叫冤!你连妈咪都到手了,还不算本事?“

 ”可妈咪也是自愿的呀!“

 ”我何时自愿了!“她嚷道,声音中带着无限的委屈:”虽说妈咪很爱你,可那只是母子之情呀!谁想到,我对你的一片亲情,竟使你滋生了对妈咪的非份之想!当我发现后,一直在极力阻止你!后来,若不是你百般地挑逗,我怎么能把持不住!若不是你执意纠,我怎么会顺从你!“

 ”那么,我得多谢妈咪了!“

 慕容洁琼叹了一声,把一只手放进他的手中,让他握住,然后柔声道:”谢什么!我也有责任的!要知道,二十年来,有多少锺情男子爲我的天生丽质所倾倒,百般追求和纠。幸亏我能自爱,洁身如玉,从未越轨,那么多情场老手,都无法攻破我的贞,都认爲我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冷美人’。所以,我向来以此爲荣,深信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冷静、自持,意志坚强,决不会爲任何男子所动!可是,这些日子,在你的挑逗下,我心旌漾,竟难以自持,一步步地被你征服了!

 “现在,我的身体,从头顶到脚尖,上上下下,前后左右,里里外外,哪一处未被你摸到!全身所有的孔,哪一个未被你占据!”

 “妈咪,请你说实话,你心里对我这样做还生气吗?”

 “这叫我怎么说呢?我现在哪里还有气!因爲我的心也完全被你俘获了!此时,我已经死心踏地、心甘情愿地把一切都交给了你,而且一刻也舍不得再离开你!见了你,我就心旷神逸,触到你,我就混身酥软;只要一上,我就産生,一被你拥进怀抱里,我便失去了理智,任你所爲…总而言之,我觉得,体到心灵,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她接着又说:“唉!我怎么也预想不到,在我三十多岁时,竟会服服贴贴地委身于一个小孩子!你自己说,你这偷香窃玉的本领,难道还不算大吗?…”

 说到这里,她心里一阵激动,一侧身,身子偎依过去,将头埋在阿伟的怀中。

 她这时已经羞得擡不起头来了。

 阿伟拥着她,动情地说:“妈咪,难道你不愿意这样吗?”

 她坐起身,两手环抑着他的,仰头望着他,柔声说:“如果我不爱你,你岂能得手?阿伟,现在可以告诉你,你的魅力早把我的心魄勾去了!但碍于母子关系,我一直压抑着!”

 “那后来怎么没有再压抑了呢?”他问道。

 她秀目微开,回忆着与阿伟结合的过程:“那天我过生日,在酒的作用下,我竟抑不住情;而且,见你那么迫切,不忍心使你失望,答应让你抱住我亲吻。当时,我虽然感到难爲情,可是在被你亲吻时,我心里是那么幸福和激动,全身都酥了!”

 “回房后,你得寸进尺,继续挑逗我。我明知不该如此,但是却无法自制,竟允许你摸我的房、我的全身。你在我全身连带吻,并用手摸我的下体,得我神魂颠倒,几乎无法遏制而委身于你;幸好我尚存一丝清醒,坚决阻止你,才保住贞。”

 “说真的,那天晚上,如果你继续绵下去,我势必难保清醒,可能会主动把身体献给你的!”

 他喊道:“啊!我竟不知道,不然,我当时会继续绵下去的,何苦这些天爲和你亲近竟费了那么多的周折!”

 “去你的!坏!”她似娇似嗔地在他腿上打了一下,继续说道:“可见,魔由心生,归到底,是因爲妈咪真心实意爱你。”

 他没有说话,揽着她的蛮,目不转瞬地看着她那美丽的大眼睛,轻声评论她那温馨、恬美、娇柔的神态,赞美那水汪汪、羞答答、似含着珠一般、会说话的大眼睛。

 慕容洁琼听了,心中一热“嘤咛”一声扑在他怀中,嗲声轻呼:“啊!我的小阿伟!宝贝,我…我爱你…妈咪已经属于你了…我愿意听凭你的摆布…我好高兴!”

 他热烈地吻她,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中,在她全身上下抚着。

 她好幸福,秀目微闭,放松身子,瘫在他的怀中,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悄悄爲她解开衣扣,带。她竟一点也没有察觉。

 他站起来,把双手伸在她的胁下,抱起她轻轻一抖,子自动落在地;接着又熟练地剥去了她身上其余的障碍,并把她雪白的体放在松软的草地上。

 她什么也没有想,只觉得身下凉凉的,十分柔软。她只想着:任由阿伟去安排!她羞眼微闭,不说,也不动。她在陶醉中等待着,等待着。她早已超脱了自我,无论阿伟怎样摆布,她都会心甘情愿地接受。

 迷茫中,她听见他柔声问道:“要吗?”

 她睁开一双被火烧得朦胧的大眼睛,闪动着肌渴的光芒,急切地、微微地连连点头,呼吸急促,脯上下起伏…

 苍天作被,大地作,爱的高来临了!

 只听见──一声声魄的息,一阵阵幸福甜蜜的呻

 只到明月当空,阿伟才抱着她瘫软赤的身体,回到房中。

 把她安置到上后,阿伟亲自去做饭。休息了好大一会儿,她才有力气坐起来穿衣服。她已没有力气先穿内衣,只好拉过一件连衣裙套在身上。

 阿伟做好饭,来到房中,抱她到餐桌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依在他的怀中。

 他先把食物吃进自己嘴里,再一口一口地吐进她的樱口。这样,每吃一口饭或喝一口饮料,便是一次亲吻。

 她觉得很有趣味。后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吃得很了,而阿伟还没有吃多少东西,便告诉他:“你不必只顾喂我,自己也该吃些。”

 阿伟笑地看着她那一汪深情的大眼睛,并上下打量着她的全身。这时,她虽然穿着衣服,但仍掩盖不住她那苗条成、曲线玲珑的清腴体态。他说:“秀可餐,我已了。”

 “不嘛!现在由我来喂你!”然后也像刚才一样, 把饭一口口地吐在他嘴中,一口一个吻…

 阿伟边吃,边把手伸进她那真空的裙衫中,抚摸她雪白的肌肤。

 她也逐渐亢奋起来,两臂紧紧着他的脖子,与他换着炽热恋的目光。

 她突然産生一个主意,把樱口凑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亲爱的,刚才在草地上玩,身上那么脏,我们一起去洗澡好吗? ”因爲她真想体会一下在水中的滋味。

 他大表赞成,抱起她走到浴室。

 在放温水的大浴盆中,他们一齐入浴。他亲自爲她抹洗全身,上下爱抚。在水中被抚摸,真有说不出的舒服。

 她当然也得回报他,便跪在他的身边,把他那健壮的躯体一寸一寸地洗乾净。虽然她在他小时候也经场他洗澡,但这次她的感觉却是与以往大不相同的。

 她大胆地抓起了他那已经昂起的玉柱,爱不释手,欣赏着。

 她把它当作掌上明珠,精心地洗,反复地抚摩。

 忽然,她心中一动,便用舌头从头到尾不停地它,然后动情地把它放入她的樱桃小口中。

 它是那么大,把她的嘴的。

 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充实和兴奋,柔声地说:“亲爱的,你在我的嘴里动吧!”

 他这时早已被挑逗得如一盆烈火,但听了她的话,却心疼地捧起她的脸说:“我的小心肝,你的口那么小,那么,我怕把你疼了。 ”

 她嗲声嚷道:“我不嘛,我要你在嘴里动。求求你了,亲爱的,我想这样试试。答应我好吗?”说着,又把那大的含在了口中。

 他经不住她的苦苦哀求,开始缓缓地送,她也主动与他配合。慢慢地,他们都适应了。他时深时浅,有时一下子送到她的咽喉。

 突然他那个东西在她的嘴里急剧地膨,一股暖到她的口中。

 啊,他竟在她嘴里来了一次高。她把那玉琼汁一滴不剩地全部到腹中。真有一种说不出的甜美。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与男人口,第一次品尝男人的甘她十分刺和兴奋,爱泉似地急涌而出。前些日子,都是他主动爲她服务,这次却是她主动爲他服务,并使他获得了美妙的享受,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点报答吧。

 她看着爱郎疲倦地软在水中的神情和模样十分动人,便用力把他搂在怀中,让他的头埋在她高耸的两之间,抚着他的头发和健硕的肌体,调皮地用手指刮着他那笔的高鼻子,轻声哼起了他小时候她抱住他睡觉时唱的儿歌:“小宝宝,睡觉觉,妈妈的乖仔不吵闹…”

 他微微睁开眼睛,开心地笑着:“妈咪真好!”说罢,两臂一张,反而把她搂在了怀中。

 她伸手试探他的下体,发现那刚才疲软的小东西,又变得气宇轩昂起来,像一个巨大的蛇头,瞪眼看自己。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像小孩子一样高兴地拍手喊道:“看呀,它又生气了,真好玩,真可爱。”

 他的脸变得绯红,用手擡起她的下巴,在她的樱上亲吻,然后激动地说:“小琼妹妹,我的小宝贝、小心肝…你真让人疼爱!我最最亲爱的琼妹,你好聪明、好美丽、好多情、好纯洁、好天真…”

 他把世界上最美的辞汇都用在了她的身上,她听了好锺意、好感动、好骄傲、好幸福。

 她手握玉柱,把脸埋在他怀中,娇羞地说着:“啊!我亲爱的阿伟哥哥,你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我爱你!爱得快要发疯了!我一辈子都不离开你…”他们在水中绵着、翻腾着。忽然,他擡起她的两腿,放在浴盆边上,向她展开了疾风暴雨般的进攻。

 她的身子浮在水中,前后左右地飘着,溅起了天的花。真是前所未有的绝妙美境,好舒服、好美满。

 她完全不顾羞,咬牙切齿地叫道:“啊!干我吧…用劲点,用劲点…干啊…唉,乐死我了!”她真的是获得了空前未有的快乐。她感到既美妙,又足,彷佛这个世界完全是属于她的。

 一次高过后,他们相拥着休息一会儿。她伸手到水底下捏了他一下。她可以感觉得到,他又生气了,而且硬人。她很兴奋,冲动是难免的。于是她握着那东西来回地磨擦。阿伟果然又跃跃试。在水中进行,一阵阵彷佛似水唧响的怪声,的确令人听来有点销魂蚀骨!

 他们双双在水中拥抱,吻得如醉如痴。在水中不停地,姿势换了一种又一种。二人高叠起,有如波涛涌,一个连接着一个,十分刺。慕容洁琼三个多小时没有离开水,十五次云里雾中被司马伟推向快乐的峰巅。当最后的高袭过她的身体后,她困倦不堪,梦噫般地自言自语着:“亲爱的…我好开心…天上人间…最高…享受…我是…属于…你的…你的…”言娇语涩,声音越来越小。

 神情恍惚中,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渐渐进入了梦乡,身子还泡在水中。

 司马伟见妈咪睡得那么香甜,脸上挂着人的笑容,不忍扰其佳梦,便在她的眼睛上轻吻一下,双手平托起那柔若无骨的娇躯,走出浴盆。

 此时的慕容洁琼,经过林下、水中的无数次媾的洗礼,确实已经疲力竭,睡得深沈。她那雪白的娇躯,像软泥一般被阿伟托在手上,修长的四肢如垂柳般飘,螓首后仰,粉颈益发细长优美;那丰腴细的酥,凭空托起一双坚浑圆的球,球峰上的两点鲜红的蓓蕾,娇夺目。

 司马伟边走边在那两座球上亲吻。

 走进卧室,他将她轻轻放在上,然后,用浴巾把她全身每一个地方和每个角落都擦乾净。

 他也上了,躺下去,伸出胳膊。慕容洁琼马上擡起头,侧过身,身子贴近他,头枕在那壮的胳膊上。同时,她翘起一条腿,司马伟马上把一条腿伸进她的下,膝盖顶在那人的方寸之地。然后,二人相拥着睡了。这一套动作,他们都很熟练,这是他们每天都已习惯了的睡觉姿势之一。另一种睡觉姿势则是司马伟俯在她的身上,先将玉柱进玉门,轻轻送几下,停放在深处,把美人紧紧搂在怀里,然后再稍侧转身子,搂着她共进梦乡!

 睡梦中,她脸上的神情是那样恬静、安详,嘴角还挂着足、幸福的微笑。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