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20回 爱欲泛床上万媚态鈎魂
一个是初尝果,情火正旺!一个是久旱逢壑难填!

 司马阿伟获此聪慧娇媚的绝佳人,意恣恣,岂能轻轻放过!

 慕容洁琼得这风倜傥的俊俏少年,痴情脉脉,怎甘些些闲置!

 真个是:情乍兴灵犀通,温柔乡里衆生!男贪女恋难舍弃,鱼水和谐无尽!

 自这天以后,慕容洁琼与司马伟这一对痴情男女,母子倾心,如一对初离囚笼的鸟儿,每天都纵情地在爱海中连翩翺游!

 一个星期以来,他们除了吃饭、洗漱和傍晚的散步,几乎都是在上渡过的。两个天下无双的玉人儿,相亲相爱,难舍难分;英男秀女体相向、肌肤相贴,颈叠股、绵缱绻!无限的温馨!醉人的震颤!

 慕容洁琼意浃情酣,简直欣喜若狂了!对那有生以来那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甜蜜,她实在找不到适当的语言来形容…

 司马伟痴情颠倒,对阿母可谓是寤寐思之,魂牵梦萦,绵绵热切,真可谓刻骨相思无休时!他爲自己初入情场便获此殊遇而忘乎所以…

 母子之间神驰意畅,如痴似醉,魂夺魄,大有乐以忘忧、飘飘仙之感!

 有一天晚上,经过了不知多少次的疯狂之后,司马伟爬在慕容洁琼的身上,玉柱仍然留在她的体内,两手伸在她的身下,紧紧抱着她,热烈地亲吻她的樱、俏脸、粉颈、耳和酥…是那么狂,那么疯…

 她羞眼微闭,陶醉地细声呻,娇躯微微颤抖,两手在阿伟的背上轻轻抚摸。

 稍停,阿伟用两臂支起上身,欣赏妈咪那连连起伏的、高耸的峰和雪白丰的酥,痴地看着她那陶醉、足的秀目和微微翕动的樱

 她正在陶醉地享受,发现阿伟停止动作,并觉察到阿伟在看她,便睁开媚眼,娇滴滴、嗲兮兮、如莺啼燕喃般拖长着声音”嗯…”了一声,接着又缓慢地、一字一字地轻声嚷道:“老—是—看—着—我…干—什—么—嘛!”

 雹伟兴奋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说:“妈咪这么美!我是永远也看不够的!”

 “你在想什么?”

 他答道:“我在想:妈咪在上的表现与平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她撒娇地又拖着长声调”嗯…”了一声,两只柔的小手在他前轻擂,并擡头明知故问道:“我怎么判若两人了?”

 雹伟的玉柱还在她的体内,便送了几下,然后,腹部顶在她的肚子上支着身子,出两手,一手抚摸她那红的面颊,一手爲她理了理头发,然后,轻柔、亲昵地说道:“平时,妈咪处处都显出大家闺秀的雍容大方、端庄娴淑、气质高贵,一派知识女的典雅、文静、聪慧,使人见了肃然崇敬;在男人面前,又总是表现得那么庄严、肃穆、淩然正气,使人难生念。可是,谁能想到,在上,妈咪却是仪态万千,柔媚娇,楚楚动人,真是一个可人儿!”

 她含羞地看阿伟一眼,不觉莞尔。她每次与阿伟,都处在如醉如痴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如何;另外,她也很想听听心上人对她在上表现的反映,于是柔声问道:“那…你说,我在上怎么可人?”

 “啊!岂止是可人,简直死人了!妈咪在上的一举一动、一颦一蹙、一字一声都是那么动人心魄。这些,你自己应该知道的!”

 “我怎么能知道!”慕容洁琼俏脸一红,嗲声道:“每次上,你百般挑逗、甜言语,使人家每每神魂颠倒,忘乎所以;交接中,你从不老实,总是变换着新花样刺我,得人死去活来、如醉如痴。在上,好象我自己完全不复存在了,完全被你融化了。那时,脑子都只有你,爱你、疼你、亲你、想你,哪里还有自己!事后回忆,我根本想不起自己在上究竟说了些什么话语、做了些什么动作,因爲这些都是无意识的,是神智昏时不由自主的…”

 他说:“那么,你想知道吗?”

 她羞涩地微微点头。

 他把玉柱从那温柔乡里退出来,用一块软纸擦了擦,翻身坐起,靠在头,并扶她起来,让她侧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身子偎在自己的怀里。

 他一手环抱着她,一手捂着一只团,小声问:“就谈谈昨天晚上的情况,好吗?”

 她看着他的眼睛,点点头。

 雹伟一边抚摸那光滑的酥,一边娓娓动听地说了起来:“就从头说起吧:晚饭后,我与妈咪坐在厅中的沙发上看完电视,便邀妈咪回房睡觉,可妈咪只摇头,就是不起来。我只得伸手在你的腋下,扶持你起来。我挽妈咪进闺房,双双相依,侧坐沙发上。妈咪态似羞,娇首埋前,未开口、脸先红。我侧坐你身旁,观君娇羞容,一手抚秀发,一手牵柔荑;妈咪微蹙眉,忸怩持重,口中呼不要,玉体轻外挣。我揽蛮往前拉,你却半是撑拒半是从,婉转入怀紧相偎。俏脸微擡起,秀目半斜睨,明似秋水、情愫盈盈,看着我,似有怪嗔、又带娇羞。”

 她翻眼看了看阿伟,说:“你像是在说书!”

 雹伟点点头,继续说道:“我邀妈咪共上,你却连声轻呼‘不!’我轻轻爲你解衫扣,你却扭身摆头、摇曳宛拒,如弱柳之遇和风。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她也附和地问。

 “我只得,轻细捻慢调情:一手进衣抚酥,一手入蒂,檀口熨樱、壮体摩玉肌,温言柔语劝君从。功夫不负有情人,妈咪呼吸渐急促,身子轻发颤、俏脸更显红。只见你,双手轻轻捂着脸,娇躯仰跌沙发中。到这时,我知水到渠已成,轻托玉体,送到大上。”

 她言道:“我不是故意矫柔做作让你失望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你要与我上,虽然心中十分渴望,但却感到非常羞愧,无法自,不由自主地便要抗拒。因爲我们毕竟是母子。但是最后,看着你那含情脉脉的柔和目光,渐渐被你融化,失去了抵御,加上你那神奇美妙的一再挑逗,顿增,心中一热,便每每从了你!”

 “是的,这便是妈咪教我的前戏的作用!”他说。

 “我这是自作自受!你接着说,后来呢?”她着急地问。

 “妈咪初上、情波乍泛,秀目微闭、樱半啓,眉如远山而轻颤、貌若桃花而吐,燕语呢喃、情意绵绵。看一眼,羞涩委婉;抚一下,拒还。半推半就、任我爲你松扣解带。”

 说完问她:“是不是这样?”

 她含羞点头:“这时我还有些清醒,自然知道。”

 他接着说:“看妈咪,玉体横陈绵褥上,雪肌生辉、柔若无骨、微微轻颤,任我抚、任我,轻轻呻似呢喃。我把一只手,轻伸妈咪玉腿间,你已是,爱急涌如泉。妈咪受挑逗,焰渐烈,只见你:羞眼含秋波而频闪、娇体现媚态而可掬,投怀送抱、意若不,热情似火,柔情似水;口中直呼唤:‘阿伟,我要…快点!’”

 说完问她:“这你记得吗?”

 她摇头,表示不知,并说:“我这时肯定已经处在心醉神之中了,竟一点也没有印象!这时我的表现怎么样?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你快点说呀!”

 “云雨中,妈咪最动人:初入港,你如释重负,秀目紧闭、樱频开合,似语而无声。娇躯软如绵,任我纵横。九浅一深,时快时慢,挑得你迫不及待:羞赧呻,婉转娇啼、楚楚动人;真个是娇滴滴、羞答答、嗲兮兮,仪态万千!到后来,也弓,与我紧配合。呼吸更急促,喊声震宇环,口中直呼:快…快…使劲…我要死了…!”

 她羞得一下子把俏脸藏在他的怀中,粉拳轻擂,嗲声撒娇:“哎呀,你好坏!你嘲笑我,把我说成妇了!我不来了…”

 雹伟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小声说:“我说的是真话,一点也没有夸大!”

 他接着说:“我认爲女人就应该这样的:在际中高贵而端庄,在工作中坚强而聪慧,在家中文静而贤淑,对情人娇而柔媚,在上就得像个妇:反应感、强烈、楚楚动人。不然,时板着面孔、冷冰冰的,挑逗时无动于衷,试想,那还有什么情趣可言呢!”

 听了他的一番话语,她心里美滋滋的,两手环着他的,擡起头来,在他的上亲吻。然后,擡头问:“心肝,你真的喜欢我吗!你不会是哄我玩的吧?”

 “啊!小妈咪,你是那么可爱!我永远爱你,永生永世不变心!我的小洁琼!”

 她听到他的称呼,先是一楞,继而高兴地问:“阿伟,刚才你是在称我洁琼,是不是?”

 雹伟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以爲她不赞成,便解释道:“啊,儿子怎么能直呼妈咪的名字呢!我是忘情的时候顺口说出来的,请妈咪不要生气!好吗?”

 “不!亲爱的,我喜欢你这样叫我,我听了好亲切哟!”

 “太好了!我以后可以朝妈咪叫洁琼了!”

 她这时简直像个调皮的小女孩,天真的、高兴地拍着小手说:“是的!不但可以叫洁琼,还可以称我阿洁、阿琼、小洁、小琼。另外,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总感到有一种在大哥哥保护下的小女孩的心情,我实际上已经把你当作是我的情哥哥了!所以你还可以叫我小洁妹妹、小琼妹妹、洁妹妹、琼妹妹、洁妹、琼妹…好吗!我好喜欢听你这样叫我呀!你叫一声让我听听,好吗!”

 雹伟也很激动,大声叫道:“洁妹妹,琼妹妹!我的可爱的小妹妹!”他呼道。

 “哎!”她答应着,把身子偎到他的怀里,说:“真好听!我也想叫你一声阿伟哥哥,好吗?”

 “当然好,小洁妹!”

 她也大声叫着:“伟哥哥!”

 “哎!”他答应着,同时紧紧将她拥在怀中,在她的脸上亲吻着。他们拥抱着倒在了上。

 他们大笑着!”阿哥”、”阿妹”、”伟哥哥””琼妹妹”地声声呼唤着。

 慕容洁琼张开两腿夹住了司马伟的两条腿。

 只见:两个人腹相贴、四臂相抱、四肢相。两个光、洁白的躯体扭结在一起,在上滚来滚去。

 后来,司马伟在了她的身上。突然,二人都不动了!似乎是事先约定了一般!

 原来,在卷动中,由于一个偶然的动作,司马伟那十分硬的玉柱滑进了慕容洁琼那爱淌的玉门之中。

 这是无意的,然而却是天作之合!

 他们同时觉得不能再卷动了,因爲他们都不愿违反天意!

 他和她,一个在上,一个在下,都平静地看着对方。在他们的眼光中,没有一丝

 一个象正直的天神,一个象圣洁的仙女。

 他们久久地凝视着,似乎在进行目谈,在互相询问着自己的情侣:“进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的眼光在询问。

 “不是有意的!可是却进去了!这是上帝的安排吗?”司马伟的眼睛在回答。

 “要不要干?”她的眼神在问。

 “你需要吗?”

 忽然,慕容洁琼的眼光中似火花般闪了一下。司马伟的眼中也出了同样的神彩。心有灵犀一点通!

 几乎同时,慕容洁琼开始肢,司马伟开始上下送。二人脸肃穆、庄严,动作由缓慢,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慕容洁琼心明如镜:自己是圣女玛丽亚,在承接上帝恩赐的甘

 司马阿伟襟坦:自己是忠诚的龙王,在奉上天旨意行云布雨!

 自始至终,二人谁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有的只是一阵阵的呻声、息声,由小而大、由缓而急…

 最后,只是在高袭来的瞬间,慕容洁琼无法自持地高叫一声:“啊!上帝!…救救我吧!”

 她瘫软了,颈枕在他的臂上,脸贴在他的前,一条腿伸在他的两腿间,任凭他在自己的全身轻轻抚着。

 而后,她静静地,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进入梦乡!司马伟在她身上轻抚,也慢慢睡去…

 他们搂抱着,直睡到天明。

 雹伟先醒来,他见妈咪侧身曲膝而卧,背对自己。他坐起身,欣赏那美丽的睡姿,只见鲜、丰、粉户完全暴着,如出水荷蕾,十分可爱。

 他心里一动,便偎过去,躺在她的身后,调好姿势,轻轻擡起她的一条腿,使户大开,把坚的玉柱对准玉门,慢慢了进去,缓缓动几下,进到底部,然后,一手伸在她的颈下,让她枕着,另只一手伸到前面,捂在一只房上。

 这种姿势,十分令人心旷神逸,起阿伟的无限亲情;那玉柱被温暖柔道紧裹着,虽然不动,竟愈来愈壮,不停地在那温柔乡中震颤着、翘动着,并断断续续地偶尔动几下…

 慕容洁琼仍然在梦乡中翺翔!

 她在睡梦中觉出正与人,知道是阿伟,但却看不见他。

 她只觉得十分舒服,便轻声呻起来,嘴里还不时轻唤一声”伟哥哥!”

 雹伟听见她的唤声,以爲她已经醒了,但仔细观察,却没有醒,知道是在说梦话,便大力动起来…

 她的呻声越来越高,直至高袭来,又大叫一声,接着是娇躯的一阵阵的颤抖,然后不动了!

 但,这一切竟没有使她醒来!

 她在梦中享受了一次高

 因爲昨天夜间的疯狂,使她太疲劳!

 雹伟疼爱备至,在娇躯上轻抚慢摩。然后,把玉美人的身体放平,擦去物,爲她盖上一条鲜红丝巾。

 他不忍心再搔扰她!因爲妈咪太累了!

 他看看表,已经十点锺了。他得到公司去上班,还有不少事情等待他去处理。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