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07回 月夜迷心性喜获狂颠吻
七月五是慕容洁琼的三十四岁生日。

 小阿伟爲了表达对妈咪的崇敬、亲爱之情,早已作了准备。

 早在数前,他已爲慕容洁琼准备了一件精美昂贵的礼品──一个纯金打制的维纳斯塑像,重达三公斤。

 这天清晨,阿伟送妈咪上车时说:今天有事,不去上班。慕容洁琼自然知道他的心意,便笑着说:“阿伟,不必爲妈咪的生日过于费神!”

 他点头答应,并调皮地对妈咪鞠躬,大声说:“今天,敝人爲我们敬爱的总经理举行生日庆典,于下午五时举行!请慕容女士尽快理完事体,务必按时参加!”

 “淘气包!”她亲昵地在他前轻拍了一下,然后开车上班走了。

 妈咪走后,司马伟即开始采购,接着加工半成品,下午四时亲自下厨,做了一桌极其丰盛的菜肴。

 这天,慕容洁琼主持一个与英国某大公司的重大谈判,达成了一项高约三千 万美元的生意合约。若能成功,她能获得四百万美元的利润。

 今天的生意成功,使她心情好极了!所以,当谈判结束后,她便驱车回府。

 阿伟高兴地说:“妈咪真乃信人也!”

 她闻到了从厨房传来的香味,兴奋地揽住阿伟的,小声说:“啊,好香, 我馋极了,快点吃饭!”

 生日宴设在花园中的草坪上。这一天百花盛开,风和丽,配上音箱中传出 的柔和优美的乐曲,一派节日气氛。

 母子二人相对而坐,边饮边谈,十分开心。慕容洁琼看到阿伟爲她设计的生 庆祝是这么隆重,十分感动,再加上最近以来夜夜承,备受甘滋润,因此, 对阿伟的亲情更是不同往昔,况且,今天的谈判成功,她简直有些欣喜狂了, 故而也不再装出母亲的矜持和庄重。

 他们今天都喝了不少的酒,特别兴奋。

 兴之所至,洁琼突发奇想,表示要爲阿伟跳一段舞蹈。

 阿伟说:“当然好极了!我竟没有想到,盛宴之上,岂能没有歌舞!”

 慕容洁琼柔声问道:“亲爱的,你可以点舞,只要是我会的!”

 司马伟问:“妈咪,你可会跳杨玉环所习的霓衫羽衣舞?”

 慕容洁琼借着酒兴,口答应,让阿伟去取古琴,爲她伴奏。

 她自己也与他一起回房内,准备化妆。

 她找出一件半透明的粉红色绣花睡衣,仿照壁画上唐时舞女的装束打扮停当, 酥,云髻高耸,描眉影目、略施粉黛。然后又拿两条鲜的薄纱,一条萃 绿色的束在间,一条鲜红色的披在光的肩头。揽镜自照,俨然十七、八岁的 少女,美绝伦、楚楚动人。由于仅穿一层薄纱,里面只有白色比基尼,所以, 看起来三点圆实,凸浮玲珑;坚的双、平坦的小腹、白皙的酥、修长 的双腿,若隐若现。

 收拾完毕,慕容洁琼款款向花园走去。

 阿伟这时已经取来古琴,正在园中相候,张目以待。

 这时,慕容洁琼如仙子下凡般从花丛中嫋娜而出,光生辉。

 阿伟只觉眼前一亮,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半晌方道:“妈咪真天人也!”

 她见他那付样子,不觉脸罩桃花,贝齿微、嫣然一笑:“呆子,还不快奏 乐,不想看我舞蹈了吗?”

 司马伟从梦幻中惊醒,收心正身,开始演奏妈咪以前教给他的霓衫羽衣曲。

 伴着美妙的旋律,慕容洁琼莲步轻移、罗裙飘飘,翩翩而动、婆娑而舞,柳 款摆、美目盼,步履轻盈、婀娜多姿。

 忽然,节律一转急下,她也开始旋转进退、伸臂折场飞舞,身上彩衫 绸带如云霞、如彩虹,潇洒飘逸,与雪白的粉颈、酥相映成辉。

 乐曲继而转慢,她随着节奏的变化,边唱边舞。只听仙音缭绕,如莺声燕语, 动人心扉。直至傍晚,歌舞方停。

 阿伟跳将起来,拉着她的手,兴奋地高呼:“妈咪跳得好极了,我真的以爲 仙女下凡了。”

 她睨他一眼,嫣然道:“此舞二十年未跳,今天乘着酒兴,聊以充数了。” 边说边用手摸了一下鬓角。

 他顺着她的手势,眼光也跟到了她的额头,说:“妈咪头上这么多汗,让我 来爲你擦擦吧。”

 说着,掏出手帕,爲她擦拭额角和脸上的汗珠,并不停地夸赞:“妈咪,你今天简直美极了:妩媚多姿、柔情似水,步态轻盈、天真活泼,看上去不到二十 岁。妈咪,你本来就有少女般的苗条身材、绝世的容貌、蕙质兰心的内涵,还有 惊人的才华,再加上成的风韵、雍容的气质,今天舞蹈起来,使我完全着了! 我完全被你融化了,差一点忘记你是我的妈咪,而认爲是我的白雪公主,几次想 跑上去把你拥在怀里亲吻。因爲怕搅了当时的气氛,未敢造次”

 她拂然变道:“谁是你的白雪公主?幸亏你没有胡来,不然,你在光天化之下抱着妈咪亲吻,要是让别人看见,那成何体统。”

 “不!妈咪就是我心中的白雪公主!”他叫道:“我们家高墙深院,倒是不怕别人看见。而是由于还未征得妈咪同意,怕你生气。”

 她眯着双眼:“是的,如果真的那样,岂不把妈咪羞死了。”说着,脸色唰 地变得通红。

 他正在爲她擦汗,发现她脸罩桃花,说道:“妈咪象个少女,脸皮好薄,还 没接吻就脸红。不过这脸色真好看!”她把他的手推开,说:“快不要说。” 他却拉着她的手说:“妈咪,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应该祝福你的。求求你让我吻 一下好吗?”

 边说边扑过来,伸臂就要拥抱。

 她心中一慌,急忙闪开身子。

 他身子扑空,重心突偏,一下摔倒在地上。

 “啊!”她惊叫一声,连忙扑过去,把他扶起来,一手拉着他的臂,一手拍拍他身上的灰尘,于心不忍地斜睨着他娇嗔道:“看把你急的!我一点思想准备 都没有,心里好紧张…所以,见你扑上来,不由自主地就躲开了…”

 他趁势拉着她的手,小声央求:“好妈咪,让我吻一下好吗?我是真心的。”

 慕容洁琼见阿伟刚才摔倒,心里已经软了大半,现在,听他再提出这个要求,显然不能再推却了,于是便无可奈何地说:“唉!那好吧,就让你轻轻吻一下。 记着,就只一下。”

 说着,她羞眼半闭,长长的睫盖在眼上,慢慢擡起桃花似的脸庞,润泽的 红微微呶出,轻轻打颤,在等待着那明知难免的、如痴如昏的时刻。

 他兴奋地欢呼一声,两臂一张,把这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拥在怀里,一手搂, 一手抱颈,低头吻她的头发、吻她的耳垂、吻她的眼帘、吻她的脸蛋,然后在嘴 上轻轻吻了一下。

 她睁开眼,推着他的身子说:“好了!已经吻过了!可以放开我了!”

 司马伟好不容易突破这一关,岂能善罢干休!他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搂得更 紧,灼热的嘴向那小巧的樱

 做母亲的矜持和理智告诉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无力地挣扎着,两手轻 轻把他的身子往外推,螓首左右摆动着,以避开他那嘴的捕捉,她声音颤抖: “唔…不…唔…我…”

 但在他强有力的拥抱下,她显得无能爲力。一股股的热通过樱传向全身, 一股股的从丹田发出,向上去,与那热汇合在一起,起了阵阵狂

 她的身子颤抖着…

 渐渐地,她的头脑里一片空白,撑拒的双手也不自主地放松了…

 她的呼吸变得滞重起来…

 一股颤栗掠过她紧张的腹部…

 她这时情汜滥,如醉如痴,升上了一个高峰!

 她安静了下来,停止了扭动和挣扎,身子软绵绵地,如小猫依人般,偎依在阿伟的怀中。当阿伟把头低下来吻她时,她不再把脸避开。

 就在他的嘴轻轻触到她的嘴的一刹那,巨大的快从她体内涌起,不由自主地作出了反应:呢喃着张开了嘴,任四片嘴连在一起,丁香半吐。

 他着她鲜红柔的舌尖,指头在她的头发里摩挲着。

 他的吻是那么温柔,他的拥抱是那么有力,这一切都是那么妙不可言!

 慕容洁琼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吻!

 如此发疯的吻!

 如此强烈的吻!

 如此迅猛的吻!

 如此的令人销魂的吻!

 她嗅到了他身上那种健壮男特有的人气味,头晕晕的,漾。

 不知何时,她似乎失去了思维能力,好象知觉已被阿伟的双走。

 她什么也不再想,只让自己全身心地去感受。

 她浑身无力,呼吸渐渐急促。

 他的嘴厚实、充力量,狂吻时把她的小舌都进了他的口中。

 她神魂颠倒、如醉如痴,精神和躯体都沈浸在兴奋之中,失去了矜持,忘记 了一切顾虑,一双手也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他的,好象怕失去他一样。同时, 她也使劲他的

 阿伟把舌头伸向传出阵阵呻的樱口中,在里面上下左右地搅动着。

 她张大嘴,使他伸得更深。她益发觉得刺了,也把自己红的小舌上去, 贴着他的舌头,随着他上下左右移动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两人的嘴都麻木了,才稍微把头离开了一点,四目 投,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含情脉脉,凝视良久。

 她觉得,阿伟的眼光是那么温馨,情韵万般,拨人心;两片线条优美、富 有感的嘴和洁白坚实的牙齿,望一眼就使人遐思。

 又一股象电忽地通遍全身,她芳心,情不自地叫了一声:“阿 伟!”便急不及待地踮起脚尖,一双细腻柔的手臂紧紧箍着他的脖子,猛地把 樱在他的上狂吻。她美丽的嘴红润、丰泽、富于弹,热吻时显得那么 用情、投入和急渴,喉咙里传出阵阵的“唔唔”声。

 她把自己那鲜红的小舌伸进了他的嘴里,让他啜。随着他的,阵阵电 传向她全身,她甜美忘情地呻着。

 二人快地扭动着,只吻得天昏地暗、翻江倒海、如狂似癫!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不知多少小时过去了,天已经黑了。月亮从云里出来, 月华纷照,大地如洗。两个颤抖的驱体还紧紧地抱在一起,热烈地绵着、扭动着…

 在他们的意识中,已经没有时空、没有天地,连自我也不存在了,有的只是 爱、疯狂的爱,想做的只是吻、热烈的吻…

 她无意中睁开眼睛,看见了天上的明月,突然清醒。她轻轻推开他,娇着 小声提醒:“阿伟…停停…说好只吻一下的,你看你…阿伟,天已不早了, 我们该回房了…”

 他双手搂着她,在她光的肩头和后背抚摸着,仍然在她脸上各处亲吻着, 高兴地说:“妈咪,我今天真幸福呀!”

 她神态忸怩,低声说:“与妈咪接吻就算是幸福了?你得我很不好意思… …哎呀,你把我搂得都不过气来了,快放开我,咱们回去吧”

 他刚松开手,她便两腿一软差一点摔倒。他连忙又搂着她。

 她娇羞道:“让你吻得浑身都酥软了!”

 他关切地说:“妈咪,你今天很累了,我抱你回去好吗?”

 “那象什么话!一个女子,让一个不是丈夫的男人抱在怀里走,太不成体统!这样吧,你扶我走好吗?”但是她刚迈出一步,又是一个趔趄。

 “妈咪,不要硬撑了!我虽不是你的丈夫,但却是你心爱的儿子,而且,刚才你不是已经允许我把你抱在怀里亲吻了嘛!听我的吧。”

 他不容她回答,一手揽,一手抱腿,轻轻把她平托起来,抱着她往家走去。 她也不再挣扎。

 阿伟边走边锺情地看着她,说:“妈咪个子那么高,而身子却这么轻,抱起 来如同无物一般!”

 她羞眼半睁,斜睨着他说:“女子骨头轻嘛!况且你又那么有劲!”

 “妈咪的一双大眼,清澄明澈,犹如两泓清泉。一张俏脸在月光下秀丽绝俗,真的美极了。”

 她什么也没有说,但心里却被他的话语陶醉了,并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一往深情地看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似乎在向他显示自己的美目,肯定他的评价。

 司马伟边说着,又在她俏脸上到处吻起来。

 她被他抱在怀中,动不得,只好闭上眼睛,任他去吻。渐渐地,她也动情地 将两条莲藕般的玉臂着他的脖子,把两与他在了一起。

 女人真是奇怪,平时在男人面前,总是表现出淩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对自己的贞严加保护,尤其是樱房和道三大关,是决不容男人随意侵犯的。但是,一旦某个心爱的男人设法突破了她的第一个关卡,那么下次再接触时,她 便不会再在这个关卡上对他戒备了,任其所爲,而把防卫放在了下一个关卡上。 她现在就是这样,刚才他要吻她,她感到十分害羞,极力地反对。因爲,作爲母亲,是不能让儿子象情人那样亲吻的。后来,见他摔倒在地,她的心立刻软了,来不及思索,被他占有了她的樱,而且吻得那么热烈;所以,现在他再吻她,她心里便不觉得爲难,反而有一种“反正已被他吻过了,再吻吻也没有什以关系” 的心情。

 但是她心里告诫自己:决不能再让他突破下一关了。其实,早些日子,阿伟 已经大破三关,完全彻底地占有了她的一切。按理说,现在他要什么她都不必忸 怩。但是,以前他都是在“睡梦”中占有她的,她假装不知,也没有同意,可以 心安理得地享受。而现在她却醒着,当然要维护母亲的尊严和脸面,如与他公开 地发生不轨行爲,不管阿伟如何,至少她自己在心理上是承受不了的。

 但是,天晓得她的决心究竟是否能够实现!许多年轻男女,都是在开始亲热时校定了一个限度,但是,当情时,就无法自持,而至超越这个限度了! 起先是超越一点点,跟着又再超越一点,一点又一点,结果是什么限度也没有了!

 回到房内,她要他送她去盥洗室,先洗掉化妆。

 阿伟却说:“妈咪今天的化妆真美,洗掉太可惜,我想明天再仔细欣赏一下、想再吻一下。”

 她无可奈何地小声道:“你呀,竟把妈咪当成一件艺术品了。好吧,那就爲你留着,让你看个够,让你吻个够!”

 她心中当然明白,他哪里是要明天看,而是想今晚与她时再看的,只是羞于啓齿罢了。

 她渴望他今晚给她过一个别有风趣的生日之夜,所以也不便太过执拗,免得使他扫兴,会影响今晚余下的节目…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