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08回 方寸已乱尽失高贵典雅
第08回 方寸已尽失高贵典雅

 司马伟抱着慕容洁琼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并把那柔软似绵的娇躯放在自 己的腿上,依在自己的前。

 慕容洁琼睁开秀目,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说:“不要这样,哪有妈咪被 儿子抱着坐在腿上的道理。”

 他抱紧她不放,说道:“妈咪,没有什么不好的。你想,我从小就被妈咪抱 在怀中。现在,我大了,力气也比妈咪大,应该报答你,也把你抱在怀中。”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能接受他的观点,故意娇嗔道:“这算是什么歪理?”

 “这是正理嘛。”司马伟一本正经地说,同时用手轻轻抚摸慕容洁琼的脸庞:“如果天下子女都能象父母爱护他们那样孝敬父母,那天下就不会有不孝子孙了!妈咪,你说对吗?”

 “唉!这倒也是一种自圆其说的道理。”慕容洁琼说着,俏脸微微一红,也 不再挣扎,并把脸贴在他的前,伸出两条玉臂环着他的

 司马伟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说:“妈咪,你真美!”

 她捉狭地看着他娇笑:“我美还是你的白雪公主美?”

 “你就是我的白雪公主!”说着把嘴张开覆着那微开的香,同时把舌头伸 进她的樱口中。

 “唔…唔…”嘴巴被堵上,她当然说不出话,只好用一双粉拳在他的背 后轻轻擂击,以示反抗。但是,她的嘴却并没有闪开,任那舌头在自己的樱口中 搅动。转瞬,她也不由自主地含着他的舌头,还用自己的舌尖去拨那大舌。 两条舌头绞在一起嬉戏绵着,一会儿到了他的嘴里,一会儿又转移到她的嘴里。 这一场争斗久久地进行着,似乎无法终止。直到二人都觉得呼吸困难了,才恋恋 不舍地分开。

 慕容洁琼娇着说:“阿伟,你的大舌头好有劲!”

 司马伟也极力称赞:“妈咪,你的小丁香真柔软!”

 说完,两人都甜蜜地笑了,紧紧拥抱在一起。

 良久,司马伟又开始吻她的脸颊,她觉得非常舒服,便驯服地闭上眼睛,由 他去行“正理”

 谁知,他并不安份,接着从她的樱吻到耳朵,竟用牙齿咬啮她的耳垂,她 感到又麻又,身子不由自主地一

 他的又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往下,从脖颈吻到半的酥,并用舌头着。

 她感觉凉凉的很爽快,又很痕,不由得激动起来,心里一热,一股象 电般又从丹田发出,传遍全身上下,娇躯微微地发抖。

 当他吻到肩头时,她顺势把脸伏在他的脯上,两臂紧紧地环抱着他的, 搂得那么紧,喉咙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声,枝也开始不停地扭动。

 他以爲她身体不舒服,便停下来问:“妈咪,你难受了吗?”她说:“不,好,但是很舒服,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过。”

 他的手伸向她的光的大腿,轻轻抚摸着。她心中先是一震,想要阻拦,但很快便打消了念头,假装不知,任其作爲,因爲他的抚摸太令人心旷神逸了!

 他在她上吻了一下说:“妈咪这一生爲我们父子操劳,贡献很大而需求甚少,真让你受委屈了。我要想尽办法让你享受到该享受的一切。”说着继续用舌 头她雪白的肩头和两臂。

 她的粉颈枕在他的手臂上,仰着头闭目享受,不时发出一声声快的呻

 阿伟见状,受到鼓舞,愈益卖力。

 当那灵活的舌头到腋下时,刚一接触,她便象受到雷击一样,娇呼一声,同时身子一。原来,她的腋下是一处十分感的部位。这强烈的震撼立即使她 的下体爱急涌…

 阿伟看到妈咪剧烈的反应,更加兴奋,紧抱着她颤抖的身子,频频在腋下着。她呻不止,扭动不休。

 后来,她发现他的一只手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慢慢向上移动,边抚摸边捏,只到腿跟。她心中一紧,深怕他继续向里伸去。后来见他不再向上,便想,既然他到此爲止,还不算越轨,那就让他去摸吧,因爲,这样她也很舒服的。

 然后,他又抱着她站了起来,把她放在沙发上,仰面躺着。她正陶醉在温柔抚爱的享乐中,闭目放松。他继而开她那彩衣的下摆,出了那无比润滑修长的两腿。她不知他要干什么,但她心里诫备着:一旦发现他有出格行爲,那我是 决不能放任他的。

 他爬在她旁边,先是用手在她两腿上下抚摸捏,又用舌头来回

 她很舒服,身子又开始扭动。因爲过去没有人这样忠心而投入地爲她服务, 很令她感动。

 他了一会儿,擡头问她:“妈咪,这样舒服吗?”

 她羞目微开,带着几分少女般的腼腆,含笑点头说:“唔!…很舒服… 阿伟…谢谢你…我好享受!”

 他又到了她的前面,捧起她的俏脸,与她亲吻了一会儿,接着,用舌头她 的额头、眼帘、鼻子、耳垂和脸蛋,一直往下又下巴和脖颈,最后到酥

 过了一会儿,他改用手抚她的肩头和前各处。慢慢地,那手象两条游鱼, 在她细沟中摸索游移,并逐渐向她衣里面滑去。其中一个手指尖已经伸 到罩的里边。由于她的,小小的罩被绷得紧紧的,他想进入也 是不容易的。

 她吃了一惊,猛睁开眼,想制止他,但又怕他难爲情,于是便轻轻握住他的 手,在酥上面,小声说:“阿伟,你的抚摸令我全身酥麻、使我陶醉,简直 舒服极了。你可以随意抚摸,但不要闯我的区,好吗?”

 他假装不解地问道:“妈咪,哪里是你的区呢?”

 她红晕罩面,柔声说道:“除了丈夫,女子全身上下都不能让陌生男人摸的。 房和下体则连看也不行。”

 他又问:“那我刚才吻了你,还摸了你的脯,是不是越轨了?”

 她哭笑不得:“按说,男大避母,你是不能动我的。但妈咪爱你,见你对我那么痴,不忍心让你失望,才答应你吻我、抚摩我。但是,”她指着部:“女人的这一片地方和房,只能对丈夫开放,所以我不允许你摸。懂了吗,我 的小心肝?”

 他微笑着点点头:“知道了!”并一下把印到她的嘴上,开始了新的一轮热吻。

 吻毕,他扶她起来坐着。她身上好软,便闭上眼睛,一歪身,依在他的怀里休息,任他在她身上抚

 这时才晚上八点锺,她们便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拉着她的玉手把玩:“妈咪的这双柔荑,雪白粉、柔若无骨,纤纤十指,细长圆润,美极了。”

 听到他赞美,她好锺意,心中一热,一歪身依在他怀中,仰脸看着他问: “我成艺术品了!那么完美吗?”

 他一手揽着她,一手抚摩她光的肩头,认真地说:“妈咪,你实在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全身上下无处不美,真是上帝的杰作!”

 她促狭道:“你什么时候偷看过我的全身上下了?不然,怎么知道无处不美?”

 他期期哎哎,无言以对,脸得通红。其实,这些日子里,他夜夜与她, 她那光的娇躯在他手上颠来倒去,不知被他看了多少遍、摸了多少回,美不美, 他心里自然有数。但他在她面前怎么敢承认。

 看着他那尴尬的样子,她很开心,但也觉得不能让他太爲难。于是她便岔开 话题,逗趣道:“难道我身上就没有不美的地方?比如我这臭脚丫?”说着,便 把一只秀美的袜莲翘起来。

 他说:“没见过,不敢妄加评论。先看看再说。”

 说着,他抱着她那偎在他怀里的娇柔的身子,平放在沙发上,坐在她的脚头, 捉了她娇小精美的袜莲,放在腿上捏着,然后小心翼翼地爲她了下长筒 的丝袜,将两只雪白秀气的玉足了出来。她体形极爲秀美,极富女魅力,一 双玉足更是长得非常地美,秀美、白皙、娇小,尤其白晰的肌肤配上象牙的指 甲油,看来更是动人。她的玉足可不是随便能碰的,也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碰, 这更使司马伟着

 他将其中一只白皙、丰柔而光滑的脚儿捧在手中,象鉴宝一样来回抚, 还放在鼻子上嗅个不停,赞美道:“啊,亦然是雪白粉、细腻光滑、柔若无骨, 好美!如兰似麝,真香!…与妈咪身上散发的香味是一样的!”

 他爱抚着这双雪白秀足,在那光滑的脚面和每个脚指上轻轻摩挲着、亲吻着, 那如兰似麝的莲香刺得他下迅速地硬起。

 一个女人,如果连她的脚都能得到心上人赞赏,这是何等开心的事啊!她闭 目任他抚,并专注地倾听他那甜蜜得令人陶醉的赞美声。阿伟的抚摸使她非常 舒服,混身发软,她感觉她的双脚变得很感。

 说来也怪,人们都说女人的樱、耳垂、大腿内侧、房和道这几个地方 是感区;可她觉得,在阿伟的触摸下,她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成了感地区。

 司马伟的抚摩渐渐从脚面转到脚底,使她非常痕,特别是摸到脚心时, 得她大笑不止,前仰后合,身子在沙发上扭动,颤声求饶:“放开我…阿伟, 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挠的…受不了…求求你…乖孩子…别再… 摸下去了…!”

 阿伟却抱着不放,并用去吻她的脚心。

 她用劲挣扎,终于摆了他:“你这个…小坏蛋…笑得我…混身都… …没有力气了!”她被他折腾得呼吸急促、双颊飞红、高耸的脯上下起伏。

 他连连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这么怕。…我帮你口、 顺顺气好吗?”

 她未加可否。

 他便蹲在沙发边,隔着衣服在她腹间轻轻抚。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呼吸顺畅了,便要他停止。

 他却说:“我不累,再按摩一会儿吧。”

 她没说话,秀目微闭,由他去,觉得非常舒服,几乎快要睡着了。

 谁知他的手逐渐扩大了范围,两手各抓住她的一只捏着。虽然隔着衣 服,但她仍感到很剌,麻酥酥的感觉源源不断地向全身。

 她陶醉地轻声呻

 突然,她发现他在解除她那罩的扣子,一下惊醒了。

 天哪,这混小子又要得寸进尺。这一关很重要,不能再让他突破。她娇嗔道 :“喂!这里是不能动的!你真是不知足!”

 他辩道:“我怎么不知足了?”

 她怕他情绪受影响,便认真解释道:“几十年来,我守身如玉、冰清玉洁, 从来没有让哪个男人摸过我的身子;可是从今天下午到现在,你痴心地恋我, 我又不忍心让你失望,身子上下一件件地对你开放了,真所谓‘柳任尔揽、玉 体任尔抱、樱任尔吻、香肌任尔…’你想想看,哪个男人能有此殊遇?可 是时间不长,你又要进一步摸我的房!这难道不是‘不知足’吗?”说着,把 他的手从前推开。

 他却认真地说道:“妈咪,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妈咪的,枉爲人子了。让我尝尝好吗?”

 她急道:“哪有这么大的孩子吃的?而且我也没有汁,吃什么?”

 他把脸埋在她前,两手摇晃她的身子撒娇:“好妈咪,我只是体会一下嘛!答应我吧。”

 她灵感一动想出一个阻止他的理由:“你怎么没吃过我的?你小时候有个坏毛病:总要用嘴含着我的头或用手摸着才肯睡觉,难道忘了?”

 他说:“当然记得,可是我想再体会一下在妈咪怀中的温香滋味嘛!”

 她实在拗不过他;而且,这半天来他把她挑逗得已有些情。刚才把他的手从房上推开后,她便産生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渴望再被他抚摩。

 她眼含羞涩地扬了扬眉梢,抚着他埋在她前的头,小声说:“唉!小滑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听出她的话有所松动,便仰起脸急问:“妈咪答应了?”

 她双颊顿红,娇首微颔,轻轻抚着他的脸庞,眼里放着异样的光彩,既有神秘和爲难,也有渴望与企求,还带着无限的喜悦,低声说:“…既然你那么 渴望,那就含一会儿吧。不过,要轻一点,别咬疼了我!”

 说着,她缓缓地将捂在前的两手无力地垂落在身侧,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他来体会“在母亲怀中的温香滋味”

 她预感到一场疾风暴雨即将来临,势在难免…她渴望它的来临,又害怕它的来临,心里好紧张、好激动,阿伟尚未动手,她的身子已经微微发颤。

 他迫不及待地解开了睡衣的带子,松开她前的衣扣,开衣襟,解下罩。

 一双浑圆、坚、雪白、白玉般丰润细致的球弹而出。

 他猛地伸手握住了它们。

 “呀!”她情不自地喊了起来。

 他两手在她的双上轻快地摩挲着,语无伦次地低声赞叹:“啊!真是美极了!高耸如山、浑圆似球、雪白赛玉、滑腻类脂、柔软胜绵…衬着这粉 而丰腴的酥…真个是软玉温香、尽善尽美…,万能的上帝呀,你真是伟大极了,竟造出如此尤物…”

 她眼睑微开,看着他那陶醉的、手忙脚的样子,既好笑又好羞,心里十分得意。能听到自己意中人的赞美,哪个女人会不动心、不惬意呢!

 “还有这雪峰顶上两点红…俏!俏!俏!”他嘴里不停地说着,同时改用食指与大姆指夹住那嫣红的蓓蕾,轻轻捏。

 一阵麻麻痕的感觉立即传遍她的全身,既象蚁咬,又象触电,浑身上下有说不出的滋味,既舒畅、又难受,不由叫道:“噢!哎哟哟…你…”他更加起劲地捏起来,后来又改用手心着蓓蕾尖。

 “呀…呀呀!”她更加兴奋了,不停地叫着:“别这样…呀…请你… …别这样…”

 他又改用胡子在那已变得坚硬的尖上厮磨,她那痕的感觉更加强烈,简 直无法忍受了:“呀”她高声叫起来,身子扭动着。

 他见心上人儿的反应如此强烈,便停下来,两手捧着她那正在左右摆动的俏 脸,柔声问道:“妈咪,我使你难受了吗?”

 她的整个身心已完全被他的双手融化了,一心一意地在享受着他美妙无比的 抚摸所带来的那种飘飘仙的感受,处于半痴状态,那里还能考虑如何保持端 庄、如何选择合适的辞令,那里还能说出话来。

 她微微睁开罔的羞眼,瞄他一眼,摇摇头。

 他又问道:“你感到舒服吗?”

 她脉脉含情地看着他,点点头。

 “妈咪真乖,”他捧着她那娇桃红的俏脸,轻轻抚摸,看着她那焰闪 又带几分羞涩的秀目,在她那微微颤动的樱上亲了一下,鼓励道:“你想叫就 就大声叫吧!这样会痛快些。不要强忍着。”

 她点点头,渴求地小声说:“阿伟…舒服…我…我要你…摸…不 停…快…”

 他嘴里说着“好!好!”同时动情地把她的衣服完全解开。

 她已没有力气去阻拦他,实际上也没有想到去阻拦他。因爲她这时完全处在 痴之中,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只希望他快点给她醉人的享受。

 下午跳舞时,她用前面开口的薄纱睡衣当舞裙,里面只穿了比基尼。刚才, 罩已被他除下,现在他又把睡衣的两片前襟整个拉开,这样,她身上除了三角 盖着的地方和衣袖里的两臂,已接近一丝不挂了。

 她朦胧中感到他在抚摸她的小腹,刚要阻拦,却突感一阵酥麻,原来他张口 住了房,并用舌尖她那已经发硬的晕和尖。

 她忘记了小腹受侵犯的事,大叫:“啊呀…你要了我的命了!”

 他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那发硬的蓓蕾。

 不同于捏,她觉得触电的感觉越来越猛烈了,身子不停扭动,大声呻

 她怕这样下去会出事,便推开他的手,央求他放开她的房。

 他的手停了,但却没有休<奇缘四部曲>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