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春三月 下章
第167章 上面光滑无比
 晓薇不再犹豫,又挤了点沐浴把手按在阿东的茎上。阿东又出言指点“晓薇,把头部这里往下翻,对,就是这里面,得洗干净。”

 晓薇拉下阿东的包皮清洗里面,阿东的巴被小女孩儿的小手摸着很舒服,不一会儿就硬起来。

 “叔叔,它变大了。”晓薇是见过阿东茎变化的,所以并不是太惊奇,只是怕阿东自己可能还不知道,所以好心出言提醒。

 “没事儿,晓薇洗得它很舒服,它一舒服就总会变大。”晓薇又加了些沐浴仔细阿东的巴,很快阿东有些受不了了“晓薇,你能帮叔叔个忙吗?”

 “怎么帮?”!“叔叔现在很舒服,可能会,就是从口口这里会出一些白色的东西来,但是需要晓薇帮忙才行,不出来叔叔会有些难受。”

 “好的叔叔,我帮你。”晓薇爽快地答应了。“嗯,你就这样做…”阿东教晓薇拿手前后动着。

 待晓薇学会后,他直起身,巴用力往前。心情本就激动,又有沐浴的润滑,他的快越来越强烈。不想晓薇太过劳累,只用了不到三分钟,一股浓浓的从阿东的马眼里飙而出。

 晓薇完全没有躲闪意识,了她一脸,主要集中在脸蛋、鼻子和嘴角位置,晓薇怔怔地站起身,阿东又把后面几股到了晓薇的前上。

 晓薇见脸上身上被脏了,有些不“叔叔…”“没事的晓薇,叔叔出来的东西不脏。”阿东微笑着安慰。晓薇用手指沾了点脸上的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说道“腥腥的味儿!”

 “嗯,习惯了就好了。如果是晓薇是大人的话,就不会讨厌这个味了,有的女人甚至还喜欢吃呢!”“真的吗?”晓薇有些怀疑,就想去验证。

 于是伸出舌尖手指上的,又赶紧吐掉了“呸呸呸!不好吃,叔叔你骗人,坏东东!”阿东见了晓薇的动作乐得哈哈大笑“哈哈!好了晓薇,咱们抓紧洗,洗完了好睡觉。”阿东帮晓薇冲干净身上的,又在晓薇身上涂了遍沐浴。沐浴滑滑的,晓薇觉得很舒服,并不觉得麻烦。

 阿东最后又了些洗发,帮晓薇洗干净发头,再将晓薇全身擦干,让她披着浴巾去上呆着去了。阿东全身放松地洗了一会儿,也出了卫生间。

 “晓薇,你的内要不要叔叔给你洗了?”阿东说着手里拎着女孩儿的内摇晃着。“不要,我自己洗。”晓薇光着身子跳下,把自己的内一把抢了过去,进了卫生间。

 “为什么?上次你来例假时,都是我给你洗的。”阿东趴在卫生间门框上,假装不解地问。“那也不给洗!”晓薇很坚定,但是不肯说理由。又说“叔叔,洗了的话我明天就没穿的了。”“没事儿,放在暖气片上,不到半宿就能干。”

 “喔,那就好。”晓薇放心了,调好温水,涂上香皂,开始浸洗内。阿东仍然努力为自己争取着权益,指着洗手台上的两只小袜子说“晓薇,那小袜袜呢?让叔叔给你洗吧!叔叔保证洗得很干净。”阿东语气中诚意

 “袜子可以给你洗。”晓薇答应了。阿东乐颠颠地接过了,趁着晓薇正专心洗内,悄悄放到鼻子上闻了下。冬天小女孩儿穿着棉鞋,捂了一天了,袜子上有汗味儿,阿东闻着很满意。晓薇洗完了拿到暖气片上晾,阿东很认真地把两只小袜子搭在了一边。

 完这些,两人各自回。阿东舒服地靠在头上休息,晓薇手里握着摇控器,调到了喜欢的台就专注地看了起来。

 阿东伸手把顶灯关了,室内一下变暗,只剩下电视发出的光线不断闪烁着。晓薇把身子缩在被子里,只小脑袋在外面。又过了十几分钟,眼见快十点了,阿东就提醒“晓薇,该睡觉了。”

 “不嘛…我再看一会儿。”晓薇看上了瘾,家里的电视是黑色的,宾馆的是彩的,看上去更精彩,而且宾馆的电视更大一些,可看的频道也更多一些。

 “乖,晓薇,来和叔叔一起看。”晓薇没理他。“乖,来嘛来嘛,叔叔身上可暖和!”阿东拿手轻拍着

 就像是在惑一只小猫咪。晓薇转了转眼球,忽地掀开被子,光着身子跳下了。阿东也把被子一掀,把晓薇了进来,再盖好被子。被子里,阿东搂着晓薇的凉滑的身子,一只手托在女孩的小股上,很是惬意。

 晓薇舒服地拱了拱,把半边身子靠在了阿东身上了。“叔叔,你身上好光滑。”“晓薇你也是的,叔叔搂你睡觉觉,好舒服。”

 “叔叔,大人都会吗?”“嗯,男的都会,你长大了就懂了。咱俩的事儿,都不能和别人说,知道了吗晓薇?”“嗯,我记得的。”

 “晓薇你叫叔叔一声爸爸好吗?”“我有爸爸干嘛还叫你爸爸?”阿东假装生气。“好吧好吧!”晓薇趴在阿东怀里,甜甜地叫了声爸爸。阿东把晓薇抱着到自己的身上,小女孩儿就整个趴在他的前。“乖女儿,再叫声爸爸!”

 “爸爸!”晓薇又叫了声“叔叔要真是我的爸爸就好了。”“为什么呀?你爸爸对你不好吗?”“没有叔叔好。”“嗯,你可以当我是你的爸爸。好了,晓薇,睡觉吧。”

 阿东说着在晓薇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搂着初中的小女生在宾馆里开房,是每一个无之徒的梦想。阿东今夜却不想做什么过分的。

 他刚才特意在女孩儿的帮助下了一发,现在耐受得住,就只是搂着美美地睡了一晚,他要亲眼看着晓薇慢慢成长。

 直到真正发育成的那一天…后半夜的时候,阿东睡醒了。不知道为什么,晓薇睡得死死的,却不知何时起用手攥住了他的巴。阿东的巴也立着。

 他感觉有些火难奈。没办法,他就用手了一发,在了晓薇的小腹上。完后用卫生纸擦干净,打了个哈欠后又搂着女孩儿睡着了。早上起来后,阿东先带着晓薇吃了顿早餐,才把她送回老师那里。

 回程的面包车上,晓薇和同学们开心地讨论著一路上的见闻,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女老师因为有阿东的礼物在,不太明显地对晓薇表达了些关注。

 ***这年冬天小虎上六年级了。一天晚上,小虎做了噩梦,大半夜的睡着睡着就喊了起来。

 晓薇妈妈赶快起身拍儿子的后背安慰,小虎也没醒,迷糊糊地接着睡。第二天,小虎又是半夜叫喊。天明后妈妈问他。

 他只说不记得了,仍然活蹦跳地上学去。到了晚上,妈妈把小虎的鞋子倒扣着放到了枕头下面,说是要“叫叫”小虎嫌鞋子脏要拿掉,妈妈不许。

 当晚小虎果然没有再做噩梦。阿东因为时不时地就在暗处观察晓薇,所以对这事儿一清二楚,他这几天闲着无聊,就来了兴致想要调查一下。阿东去了小虎的学校寻找线索,在小学校的教室里,他现出身形四处观察。

 他发现教室的四壁上贴着一些画,此时太阳刚落,室内光线昏暗,看不清楚画上的内容,他找出一只手电筒,照在画上一张张地看过去。这些是普法宣传画,是印在硬质塑料上的。

 前面几张还好,只是一些文字介绍。后面几张开始出现违法案例介绍,有偷偷牛的,有打架斗殴的。到了最后三四张,则是凶杀案。

 特别是最后一张,警方拍摄的图片加上文字介绍,将整个案件描绘得栩栩如生:在一个有着薄雾的清晨,天还擦着黑。

 早起的老农来到村外,发现了一个装着尸块的袋子,鲜血从里面渗出来,于是惊叫一声,立刻报了警,警方后又从村里多处发现碎尸块。

 甚至在学校厕所的粪坑里还找到了块…许是为了增强感染力,整张画做成了幽蓝色的背景。阿东看完了内容,吓得一哆嗦,恐惧有那么一瞬间攥紧了他的心脏,似是已身处案发现场。

 但很快他就愤怒了,小虎噩梦的原因找到了!阿东将这些画册全扯下来,扔到村外的野地里。后仍觉得不解恨。

 就拿火点着了,全给烧成了灰烬。几天后小虎就病了,发烧不止,连拉再吐,手脚发凉,吃了安乃近仍然不太见好。

 小虎妈妈说这是得了攻心翻,背着他去找了村里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坐在炕上,身上穿的是老款式的大襟衣服,衣服上的扣子是旋布扣子。

 她手里端着个烟袋锅子,身旁摆着个火盆,盆里装的是烧红的苞米瓤子,火盆旁边还放个小笸箩,里面装着些碎烟叶子和一些长方形的纸片。

 听明了来意,老太太就从线上取下一衣针来,把针放酒里泡了泡,那线竟是一段羊的细腿骨,上面光滑无比,也不知道用了多久了。老太太攥住小虎的手。

 也不管小虎脸上的惊恐,拿针对着小虎的手指节就扎了下去,扎完后还要拿手用力挤。挤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某种体。把每手指都扎了一遍后,小虎妈妈又把小虎扶回了家。

 这种治疗小虎妈妈也能做,但她有些下不去手,而且小虎会挣扎不停,不肯配合。过了两天小虎就好了。

 冬天的雪依然下得很大,村里家家户户的房顶上、墙头上、秫秆(音该)垛上都覆着厚厚的积雪。

 小虎从垛的中部用力拽出一捆苞米秆(音该)子,顶上的积雪就唰唰地滑落下来,凉凉的沾了他一脖子。  m.eHExS.cOm
上章 阳春三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