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良美回忆滛凄记 下章
第10章 更多时候
 一边用子挨着忠强的肥背,磨擦着,就像女用身体挑逗嫖客一样,媚声道:“哦…对呀!强哥哥…你刚才得蕾蕾很快活…来呀…强哥哥…给蕾蕾……帮人家止止…”

 可忠强却残忍地推开熙蕾,对着女友狠狠搁下这句带着要挟的话:“蕾蕾…你的前门…强哥哥已经玩过了…可我还没玩过你的…你要是给我…要不…就拉倒…”

 熙蕾却毫不伤心,反而再次把身体靠着忠强,挑逗的问着:“哈哈!强哥哥…你要玩我的么?呵呵!你可坏了…”

 熙蕾像是酒醉,像是发惰,似疯如傻,意态万千的挑逗眼前的忠强,看到忠强一副不妥协,便拉倒的表情,她居然没多想,便娇声同意道:“好!强哥哥…我给你玩…可以了吧?你快疼人家吧!”

 “呵呵!蕾蕾…既然你同意…那你就像母狗一样趴好…好给强哥哥玩你眼…嘿嘿!”熙蕾乖乖的再一次趴在头,再次抬起股,再次让忠强的入自己的幽门,相同的人,相同的姿态,相同的配着。

 会不会有相同的结果呢?我很害怕忠强再一次伤害到女友,不过我真的不方便手,唯有希望熙蕾这时能放松心情,否则再次吃苦,倒又她自找的霉,白白要让我再对她伤头脑,让她多‘拉’一次子呢。

 可我又怎么办,难道我要推开忠强,强行带走熙蕾吗?决计不行,这次是女友主动要找忠强帮她止,如果我用强,先不说我能不能摆平忠强那胖子,再说女加友的照在他手中。

 而且发难后,如果熙蕾不愿意跟我走,我也对她没辙,唉!左右为难,只好看一步,走一步。忠强还是用刚才的姿势,不过,这次他那大炮,竟然畅顺地在女友幽谷进出无础。

 而且熙蕾的反应更出奇的配合,不断呻着:“好!强哥哥…还是你好厉害!干得我耶!别客气…用力点刺进来!啊!强哥哥…你再用力点…酥死妹妹了…”

 忠强终于板回一城,作为初级调教师,不可能在战中吃败仗,他的工作,就是狩猎女人的身心,本来,他不能用药控制女人的,只不过熙蕾太了,太纯了。

 他不用药不行,即使违反专业守则,面对貌若天仙的熙蕾,也在所不计的要掳获下来。“熙蕾小母狗…你给哥哥干吗?阿齐干你…还要强哥哥干的你比较?”

 该当的赵忠强,枉我把女友给你破处,你这混蛋,居然还要女友在我面前,承认着他比我干得更,好让我丢脸子。

 当然女友也没让他失望,讨好他的叫着:“啊!当然是强哥哥干的…你好厉害…快用力…死小母狗了!”

 小嘴忘我地发出轻微的呻,看来熙蕾已开始享受的乐趣,更不断摇着股,回馈忠强的奋勇。

 “嘿嘿!熙蕾小母狗…以后…还要强哥哥干你么?”“阿齐…你听到…熙蕾怎么说…你以后还要把熙蕾给我干呢?”我怒不可遏,狠狠搁下这句昧着良心的说话:

 “臭忠强…你下药给我女友喝…现在她说的…你还敢当真?不怕我报警么?”忠强当然不怕我报警,手上握住女友的照,搞不好这里有摄影机,可不能坏了女友的名声。

 “哼!熙蕾小母狗…你听到了吧…不是强哥哥不想干你…是阿齐不同意…如果我现在还干你…搞不好他会报警…我还是不干你好了!”说着。

 忠强作势拔出,熙蕾当然忙不送抓住他,可惜还是给忠强狠狠推开了“阿齐…求求你!答应他…熙蕾愿意给强哥哥干…随便玩…随便干!”

 看到熙蕾没了忠强那支的安抚,那痛苦的可怜模样,我实在不忍心,忍住肚子怒气,只好咬紧牙关,对着洋洋得意的忠强,哀求着:

 “忠强…算我求你…我答应你…只要你要干熙蕾…我就乖乖把熙蕾送到你府上…你这下满意吗?”想不到,忠强居然没再为难我,还丢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

 “阿齐…你肯这样做…我又怎好意思为难你?咱们都是老朋友…你不是喜欢看别人玩熙蕾吗?现在她可亲口同意…以后…你就光明正大…把熙蕾送过来…”说完,忠强又重新把回女友的门,继续狠狠送,熙蕾又开发发的叫起来:

 “阿齐…蕾蕾对不起你!以后…请你容许人家给强哥哥干!人家会好好服侍你…强哥哥干…再用力干…人家…答应给你们同时干呢!”我恍然大悟。

 原本忠强还真用心良苦,熙蕾亲口说出要求让忠强干自己,亦亲口要求我让忠强干她,后,就算熙蕾想反口,她也百口莫辩,这样我便不用偷偷摸摸,找忠强凌辱熙蕾了。

 我赶上前,把手搭在忠强的肩上,感谢他的用心良苦,完了我一直而来的美梦。想不到忠强也把手搭在我的手,:“阿齐…你要不要也一下?熙蕾刚才不是答应给我们同时干么?她的嘴还空着…咱俩兄弟一块钻去!”

 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参与凌辱女友的差事,我当然义不容辞,一口答应道:“哈哈…老朋友的邀约…我哪好意推掉…”

 忠强活像主人一样,对着我女友熙蕾吩咐道:“熙蕾…小母狗…你听到了吧?快点张开你的小狗嘴…着你男友的小齐齐…”

 听到忠强的吩咐,熙蕾马上张开柔的嘴嘴都是的味道,着我的头,然后一手扶着我的刺子起来,忠强对着熙蕾的幽门猛烈攻击,想要报女友刚才一战之仇,死命的刺戳着女友娇的菊,一双手像勒马一样。

 掐住女友一双滚圆丰的大,霸气十足的征服熙蕾的后门。我则一边享受着女友美妙的嘴巴,还有那无尽的力,在烈的冲刺途中,忠强忽然把身停下来,轻轻的吻着熙蕾的颈项,女友却没抗拒,更磨着股套忠强的炮,双手着忠强的大手。

 并肢,示意忠强继续冲刺。我跟忠强相对望着,眼神尽是兴奋,各自把,同时,连接到熙蕾这美少女的体内,这正好引证我跟他多年的友谊,跟大家的梦想,彼此微妙的关系。

 我给忠强一个语‘暗号’:就是从现在起,咱们就是一国了!忠强突然朝着我伸出手,我知道他要跟我击掌,于是我们各自着下体,戳刺着女友的小嘴,门,一边击掌相握。

 然后,我跟忠强又各自攻击女友的小嘴,间两个要道。一心要征服熙蕾的忠强,奋力攻占女友身上每一处,看来他对征服女人的执念,不输给他的师傅,如果熙蕾被他们俩师徒同时调教,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而我也开始向往调教女人的学问。忠强竭尽气力,疯狂的往女友的送,全身痉挛,并大叫了一声:

 “熙蕾…小母狗…强哥哥受不了…要到里面…强哥哥终于…把你身上的全都注了…哈哈!”

 忠强抖着股,在熙蕾的直肠内,我亦在这一刻,对着女友的小嘴里,一发如注,当我跟忠强,熙蕾还虚软的趴在上,息,忠强望着娇弱无力的她,下地问道:

 “怎么样?熙蕾…小母狗…今天…强哥哥…给你干遍身上的…够了吧?!下次我跟阿齐…再找一大群男人轮你…这又纯又乖的小小母狗…一定没试三的滋味…”

 熙蕾已累得没了知觉,我搂着她的身体,摸着她的股,后庭那菊口,果然也是黏着一大泡浓浆,如果女友今天是危险期,她那充生命力的子,恐怕已经被忠强这两泡浓郁的弹,命中成孕了。

 虽然我很想看到熙蕾的样子,可惜我还没考进大学,待我毕业后找到工作,我一定让忠强把熙蕾搞大肚子,答谢他让我实现拥有的美梦。

 看到女友弥足珍贵的前门,紧凑窄狭的后庭,已被忠强以勇猛无比的姿态,破去初处,本来两个细致娇的粉嘴,此刻彷如二块未经开辟的宝地,受大开垦,翻腾,秧,灌溉,终于长出盛放的花朵。

 此刻,我正想多谢熙蕾的母亲,把女儿培育成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公主,可今后,熙蕾便不再是乖巧伶俐的活宝贝,而是人尽可的美了!

 ***你们也许会问,忠强,他吃了我十六岁的女友,为什么我不生气,难道单是我体内男人的绿帽惰结作怪吗?我喜欢凌辱女友,却不是为了凌辱熙蕾。

 而让她成我的女友,这个心理,大概是因为曾经留学法国的叔叔吧!叔叔是我经历的启蒙者,从小留学法国的叔叔,就跟我十分要好,其中原因是我非常羡慕仔娶了一个,使我们家族中所有男人看到都心跳加速的女人,他洋妞子林恩芝Angie,你们会奇怪,他子姓林,为什么我会叫她洋妞婶婶?

 因为恩芝婶婶,跟她妈妈一样,是一个拥有金发,37DD大脯的法藉女郎,她的爸爸,才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你们或者37DD有多大呢?

 如果,依东方女人来说,也许,就是F之上罩杯,而且婶婶也是一个很外表漂亮,而且开放的女人,开放的混血金发女郎,哪个男人不想上?叔叔当然知道,我一直对婶婶有着冲动,每次看她两个大子,就让我下体十分亢奋了。

 但叔叔却毫不介意,反而鼓励我找婶婶做,有时更拉下婶婶的罩,暴她的头给我欣赏。

 而恩芝婶婶她,也有意无意用言词挑逗我青春期的,甚至在我面前弯下,让我看到她巨上面又粉又头。

 看得我好想上恩芝婶婶,有时,我会拿熙蕾的照片打手,更多时候,我会拿恩芝婶婶给我的小特写打手,一开始,我还担心恩芝婶婶真会勾引男人,原来,这是叔叔同意她这样做。  M.EhEXs.CoM
上章 良美回忆滛凄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