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良美回忆滛凄记 下章
第4章 为多愚夫之乐
 心想:“哼!臭忠强…要是我女友被你埋没…总比你的烂巴…烟没在她的小好吧?”

 熙蕾顿时出高兴的表情,忠强乘胜追击,慢慢导地说:“蕾蕾…别停下来!继续摸咪咪…使劲…我想你手指如果能深陷咪咪一点…对!”

 熙蕾绯红脸蛋像透的苹果,闪动着水灵灵的双眼,十的玉指,继续前的玉兔,嘟着两颊绯红小嘴说:“强哥哥…这样可以吗?”

 看到女友横飞的场面,简直香极了!果然是途老马,忠强居然能不慌不忙,还慢慢导熙蕾:“太美了!蕾蕾…你太惑了!太感了!接下来…可否…松开…摸着咪咪的手指呢?!”熙蕾听得慌抖着,带点迟疑,语还休,沉思一下后,缓缓地说:“这样…不太好…吧?人家看到人体艺术的…都不一定把…咪…咪…都…出来…”毕竟少女心事,能猜中呢?然而,毕竟忠强也不是第一次哄骗怀少女上,他当然驾驭这些问题,忠强走近熙蕾眼前,拿出一帧写真说:

 “熙蕾…你看看…这幅人体艺术照…照得多美!女孩多自然!你觉得这照片如何?”熙蕾凝视照片中的女孩,只看到一位天真烂漫的小女孩,神态自若地身体,一点也没有情的效果,从看得艺术照的横面,看得出摄影师的技巧熟练,柔和的灯光,映到女孩白皙的雪肌

 似是一阵阳光,洒照到连续不绝的雪岭,女体的自然美表无遗,这帧堪称完美的人体艺术照,深深刻印熙蕾的脑海中。忠强看准时机,故意轻柔地问:“蕾蕾…你…觉得自己…比她美吗?”

 熙蕾回想起自己的身体于脑海中跟相中的少女体比较,其实以熙蕾可爱又带点感的脸孔,单是以女友的花容,尤胜艺术照中的女孩,更遑论身材。

 要知道,尽管相中少女的前一对鲜的竹笋,煞是醉人,然而,比上熙蕾的两只勾魂夺魄的玉兔,实在是犹有不足呢!若论样貌,比上我那校花女友,相中少女更是望尘莫及,但是我想,熙蕾最后愿意在镜头前身体,是因为这帧人体艺术照吧!

 尤其相中的女孩,完全没带半点慌张,神态自若地身体,使熙蕾深相所有体艺术照,都是以表扬女体美为出发点,跟那些秽不堪的情照,不能相题并论的。

 熙蕾不停盯着到相中少女平凡的外表,良久,才敢吐出这句话:“蕾蕾…觉得…自已比她美…不过…”才把话说完,熙蕾还是左顾右盼,盯着我一眼,又望着忠强。

 忠强看准时机再攻下一城,温柔地问:“呵呵!我也这样认为…蕾蕾…你猜…这帧艺术照是谁拍呢?”看到忠强自信地笑着。

 答案呼之出,果然,熙蕾开始凝视其貌不扬的忠强,没法相信他竟然那么有才华。天真的熙蕾,不带点欣赏的眼光,对忠强这位和蔼可亲的大哥哥,另眼相看。

 尽管忠强跟熙蕾彼此间的芥蒂,渐渐消失,女友还是紧张兮兮,忠强也很有耐心,温柔地说:“蕾蕾…你愿意的话…忠强哥一定拍得…蕾蕾比她更美…更纯真…问题是…你愿意吗?”

 听不到熙蕾的响应,忠强再轻声地,再三拜托的说:“蕾蕾…你的房…形状很美…要是你慢慢…让牠们变老…变丑…

 不是很可惜吗?本来强哥哥可以拍得你…比她更美…更好看…只差你一句说话…”经忠强再三拜托,游说,熙蕾终于心动了,很难相信,忠强居然面对我那半的女友,还能慢慢说服,引,减低她对自己的戒心,静待机会,假若是我的话,或者如果我现在跟熙蕾独处,恐怕我已经忍不住,推倒女友,把她上,就地正法了。

 想当初,我就是,因为不想熙蕾变成另一个恩琪,才勉为其难答应忠强。看来,我是找对了人,忠强那么有耐心,相信女友的初夜,在他的手里,总不会太难过吧!

 熙蕾终于松开摸着咪咪的小手,两只匿藏于她前的白兔,顿时原形毕,致红的兔眼,映衬那对雪白的兔,美得让人冲动,白得让人怜爱。

 忠琼森怕性格羞愧的熙蕾,会随时变挂,立即抓紧时机按下快门,镜头无情地窥视熙蕾的丰,还有她头的粉红、小巧的晕。这心不死的忠强,没有待慢下来,反而继续积极进攻,对着熙赞道:“对!就是这样…笑一个…蕾蕾…自然点!像你刚说…你真的比她美…可你要比她更有自信…对!就是这样…起你的咪咪…双手摸摸咪咪…你真乖巧…想不想当模特儿?蕾蕾要是想当模特儿…强哥一定会拍的你很美呢!”

 熙蕾听话地双手掩盖前那对的丰,却没考虑到原来掩护下身丘的手都移开,深锁于幽深山谷的鲜蚌,倏然活现眼前,呈现出一线光滑的峭璧里的隙。

 看到女友一脸情的样子,看来她已经动情了,忠强大喜,嘴上不忘导地说:“好!现在…蕾蕾…自然地…松开你摸着咪咪的手指…记住…要自然唷!”

 看到女友的手扔指硬起来,忠强又更正她的动作说:“不是这样!蕾蕾…你得使劲抓紧咪咪…

 只是…手指自然…松开来…很自然…把小巧的晕…都出来…很自然地…出来…”熙蕾听到忠强连续几次的要求,她便慢慢‘自然’地做出吩咐的动作,天真的女友都以为抓,都是体艺术照的‘自然’动作呢!

 这样也好,只不过花点时间,导熙蕾,她已经没多忸怩,乖乖摆出忠强吩咐的‘自然’感的动作。忠强看到女友乖乖配合,便开始指挥熙蕾,摆出更情、更下的姿态,嘴边不断地说:

 “蕾蕾…你先眯着眼…再挑逗一点…再来很自然…吐出丁香…很自然…把舌头卷曲起来…幻想吃着冰淇淋…对…

 就是这样…顽皮点…主动紧抓咪咪…现在…请你…很自然地出你…小巧的晕…当然…捏一捏更好…”熙蕾居然还真的眯着眼,卷曲着丁香,玉臂夹起自己的双峰,手指捏起,还地扯着小巧的晕往外拉,忘我的自着。

 忠强慢慢沉沉的声音,像要催眠熙蕾一样,果然,熙蕾摆出比情照的模特儿更秽不堪,还要态,比下女还要

 熙蕾的动作,让我联想着她抓着、摸着,像帮嫖客吹喇叭一样的女,或者正在用前的白玉兔咬着嫖客茎打炮呢!

 毕竟只是幻想,忠强慢慢沉沉的声音,唤醒我的注意,熙蕾听到忠强说:“熙蕾…你先保持着这个动作…分开双腿…对…别害羞…很自然地…双腿…再分开一点…你眯着眼…再挑逗一点…屈膝向外…紧抓咪咪…好…吐出丁香…舌头卷曲起来…”

 忠强不断转换角度,给赤的熙蕾,拍了数十帧秽不堪的照片。镜头中的她,紧抓雪白的双峰,从指间细处,透现两点粉桃晕,卷起吐出的丁香,不知在什么似的,那双修长的雪腿分开,膝屈向外,连带三角山丘下,挡在壶外沿,那细密紧凑的,也一并呈现人前。

 没多久,熙蕾又听到忠强轻柔,煽情的指令。“蕾蕾…现在你…自然地…掰开…小妹妹…我要拍照了…”

 闭目凝神的熙蕾,依言照辨,一只小手,掰开壶外边细密的闸口,出里面红的处女膜,让忠强拍了好几张玉女处照。

 直到外边吹起一阵凉风,她的意识才慢慢回复,顿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然在陌生人面前,把最隐私的部位暴出来。

 刚才,熙蕾还沉醉在拍摄中,现在她感觉到自身的危机,羞愧得低低垂首,一只玉手移回掩护下体的原处。

 到最后的关头,天公才来找碴?忠强憋了大半天,他怎会放过熙蕾呢?他还是一脸温柔地的、耐心的劝言说:“蕾蕾…你还是乖乖…让哥哥拍完好了!哥都已经拍过你小妹妹了…蕾蕾…你别害羞…难道你忘记自已刚才说…要比相片女孩更勇敢吗?”几经劝言,熙蕾才勉强再次红的处女膜,忠强脸上再次出高兴的表情。

 也许是他样子比较猥琐,无论我怎么看他,都好像在秽地的笑着,可是双眼,却没感到一丝下的神态呢!忠强带点鼓励的语气,不断推动女友说:“做得很好!蕾蕾…你真乖巧!强哥哥疼死你了…接着是…处女膜…不错呢!还真红耶!慢着…蕾蕾…你该不是…处女吧?”

 毕竟熙蕾不是滥,妇,尽管身体被看光,如此隐私的秘密,怎会轻易吐人前呢!她嘟起小嘴,板着脸,娇嗔道:“强哥哥…你怎可以问…这么羞人的事呢!人家…怎好意思…说出口呢?要是你想知道…问阿齐…好了…”

 我看到熙蕾如斯的模样,心想女友如今真是: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看来,熙蕾已经情泛滥,今天通一事,已经如箭在弦,要是我再疏通一下,自然水到渠成。光想到让其貌不扬的损友给心爱的女友夺去贞节,已经教我金不倒了

 君子之行莫非勤人向善,为多愚夫之乐,莫教凌辱女为甚,我极力主张人偷汉,好使我当一个不折不扣的愚夫,简单是人生一大快事!

 我便朝女友,开玩笑地说:“蕾蕾…你都已经那么挑逗了…还主动摸咪咪呢!才把我们老实的忠强…嘴巴乖巧起来…  M.EhEXs.CoM
上章 良美回忆滛凄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