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40章 (40)坦诚
过了许久,丁卓出声:“走吧。”

 “你先走,我回趟病房。”

 丁卓看他一眼,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掌,向着电梯走去。

 方竞航回到病房,一推开门,护士正在给阮恬量血

 阮恬双眼都亮了起来,看着他惊讶笑问:“你怎么回来了呀?”

 方竞航走过去抄起在童话书下的笔记本,拿在手里扬了扬“你说我怎么回来了?这里面全是机密,不能让你看见。”

 阮恬嘿嘿一笑“我不会看的。”

 “真没看?”

 “没有!”

 阮恬要举起手发誓,方竞航马上给她摁住了“爪子规矩点,做检查呢。”

 一旁护士笑了一声。

 阮恬也笑了“护士姐姐,不好意思啊。”

 方竞航在沿上坐下“你妈妈什么时候到。”

 “快到了,已经在路上了。”

 “那我再坐一会儿,等她来了再走。”

 “你上了一夜班啊,不困么?”

 方竞航伸手在她脑袋上摸了一把“困也得待着,一会儿你要是想上天,护士可拦不住你。”

 阮恬笑起来,眉眼弯弯,两道新掐出来的月牙一样可爱。

 方竞航顿觉心中隐痛,好似让一片锋利的刀刃疾速地划了一道。

 如果大化已定,不肯再给这个女孩更多的十年八年,哪怕三年五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现在的每分每秒。

 丁卓走出住院部大楼,清晨的阳光洒落而下,空气一股青草晨的清苦味儿,三月的清景,处处透着一股盎然生机。

 丁卓伸了个懒,掏出手机,预备给孟遥打个电话。

 正这时候,前方一辆黑色轿车门忽然打开,从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男人。

 男人看着约莫四十来岁,商务休闲着装,一手掌着车门,姿态随意闲散,隔着段距离,凝视着丁卓。

 他目光里带着十足审视的意思,丁卓蹙了蹙眉,先没把电话拨出去,捏着手机进衣袋,与那人对峙。

 过了片刻,那人将车门一关,绕过车头向丁卓走来。

 那人到近前停下脚步,嘴角噙了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丁卓丁医生?”

 ·

 旦城气温渐升高,一场雨下过,城的桃李都开花了。

 比稿期将至,孟遥忙得几无时间关心外界,只在每天早上赶地铁的途中,望见远处树上,粉团蓬,似云霞蔚然。和丁卓约了几次去看樱花,也都因为两人休息时间没能协调一致而作罢。

 周五,林正清又召集组织了一场跟正雅集团的碰头会,这次郑岚好歹从百忙之中出了时间。

 会议在公司举行,孟遥起了个大早,提前到公司去整理资料文书。

 正在做最后检查,会议室门打开,林正清领着郑岚走了进来。

 孟遥顿了一下,停住手上动作,向郑岚打了个招呼。郑岚似笑非笑“孟小姐,好久不见啊。”

 孟遥也勉强笑了一下。

 郑岚到自己位上坐下,翻看着桌上摆放的资料,随意翻到其中一页,定住目光。

 孟遥没去看她,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不一会儿,会议室们被推开,郑岚的助理孙乾也走了进来。

 孟遥不动声地皱了一下眉。

 自上回之后,但凡是有孙乾的应酬,林正清都不让孟遥去了。孙乾这人在外人面前极其一本正经,不苟言笑,便如此刻,就仿佛没有看到孟遥一样。

 十来分钟,与会人员陆陆续续到齐,林正清组织,会议正式开始。

 正雅集团追加了一项需求,今天会议主题,就是对这项需求展开说明。

 孙乾捏着遥控器,一页一页翻着PPT,逐项解释。

 这人私底下猥琐龌龊,在工作上确有几分真才实学,否则不至于能进入人才济济的正雅集团,当上副总的助理。

 孟遥公私分明,一贯不把情绪带到工作上,这会儿一边认真听着孙乾的报告,一边做笔记。她做文书工作的,领会甲方遣词造句的习惯,对成稿顺利通过验收,有很大帮助。

 孙乾正要做最后的总结陈词,会议室门外突然一阵喧闹。

 大家停下手里动作,林正清皱眉“不好意思,我出去看一下,孙助,请继续。”

 林正清走到会议室门口,刚将门一打开,便见一个红衣女人直冲而来,拎起提包向着头砸了过来。

 林正清下意识护住脑袋,那女人便趁着这当口溜进了会议室“那婊、子呢!给我出来!”

 前台的同事立在会议室门口,向林正清哭诉道:“我…我拦不住!”

 “赶紧喊保安过来!”

 骤然生变,在场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却见坐在主席位上的郑岚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似笑非笑“这不是孙夫人吗?”

 大家目光齐刷刷移到孙乾身上。

 孙乾丢了遥控,大步走过去拉住红衣女人的手臂“这是工作场合,你闹什么闹!”

 红衣女人扬手便是一巴掌“孙乾,你要不要脸!跟你勾勾搭搭的婊、子就在那儿坐着呢,你好意思说这是工作场合?!”她抬起手臂,涂了鲜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直直地指向孟遥。

 孟遥一怔。

 所有人都愣住了。

 红衣女人一声冷笑“是不是还想狡辩?孙乾,你这人可真能!能爬上今天这位置,我替你出了多少力,我爸替你出了多少力!”她手伸进自己拎着的提包,从里面掏出一叠照片,扬手往会议桌上一撒!

 恰有一张落到孟遥面前,她往上看了一眼,那晚应酬,路灯下孙乾抱住她的那一刹那,数个角度,拍得一清二楚。

 孟遥心里一凛,全身发冷,骤然明白过来。

 被算计了。

 抬头一看孙乾,谁知他也正看着自己,脸上神色复杂。

 红衣女人一把揪住孙乾的领子“说话啊!你还怎么解释?”

 孙乾收回目光,攥住红衣女人手臂“行了行了,有话回去说。”

 红衣女人使劲一挣,几步冲到孟遥面前,抬手便是一巴掌“臭婊、子!勾引有妇之夫,要不要脸!”

 保安终于赶到,冲进会议室,上前钳住了红衣女人,将她往外拖。

 红衣女人咒骂不绝,随着会议室门关上,声音才渐渐远了。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孟遥半边脑袋都是懵的。

 直到此刻,她才隐约意识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乾跟她无冤无仇,那么…

 她缓缓抬头,看向郑岚。

 郑岚也看着她,脸上挂着不加掩饰的笑容。

 她手背撑着下巴,慢条斯理地说:“是觉得孟小姐眼,现在总算想起来。在XX报和副主编搞婚外恋的那个女记者,就是你吧?”

 举座哗然。

 林正清也是懵的,过了好一会儿,总算反应过来,走到孟遥跟前,抓住她手臂,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

 她嘴角渗血,半边脸已经肿了。

 林正清二话不说,将她半搂着,走向会议室大门。

 身后郑岚声音带笑,不紧不慢说道:“我倒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要是孟小姐能力突出,也就罢了。可我刚刚看了看这些资料和文书,贵司所谓的笔杆子,是否有点言过其实?老实说,我不认为这种水平的东西,在比稿中能够正雅集团的认可。”

 林正清脚步一顿,未作回应,抬手打开了门。

 他将孟遥带到了行政那边的小会议室,从桌上了张纸巾,递给孟遥。

 孟遥怔愣半晌,才想起去接。

 捏着纸巾,擦了一下嘴角,疼得她不由地“嘶”了一声,五感六觉才渐渐复苏。

 林正清低头看着她。

 孙乾这事,他自己亲眼见证,她是被冤枉的,因此对郑岚说的另一件事,他也尚且存疑。

 白色灯光下,孟遥越发面无血

 林正清没忍住碰了碰她的手,手指发凉,没有一点温度。

 “孟遥…”

 孟遥缓缓抬眼“我能请一天假吗?”

 林正清抿了抿,点头。

 孟遥站起身。

 林正清轻轻拉住她手臂“你要是想说,可以告诉我。我相信你。”

 孟遥身影茕茕,脸上神情一片漠然。

 林正清叹了声气“直接从这边门下去吧,你的东西我帮你收拾。”

 孟遥下了电梯,走出公司大楼。

 下午太阳明晃晃的,照得水泥地一片发白。

 身后旋转门带起一阵风,紧接着响起一道女声“孟小姐。”

 孟遥听出是谁,没回头。

 郑岚缓缓走到孟遥跟前,睨她一眼,笑了笑“在美国的时候,就听说了有你这么一号人物。管文柏闲不住的主,在你身上耗费这么多时间,倒是让人惊讶。”

 孟遥神情木然“自家养的狗,跑出去咬伤了路人,不怪自己拴得不牢,不怪畜生狗难改,倒去怪路人手里拿了包子。郑女士的思维,我不大能理解。”

 郑岚笑了一声“你可别说没从管文柏身上捞到好处,咬归咬了一口,那赔付的医药费,全是从我包里掏的。”

 “既然都被咬伤了,那不就是我应得的么?”

 郑岚眯了眯眼,脸上不无鄙夷之“我自认不是什么好想与的主,谁要让我难过,我就得让谁难过。今天这出戏,前年在帝都就该演给你看了。本以为你识相,离开帝都就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没想到年纪不大,本事不小,居然能撺掇得动管文柏连狗骨头都不吃了。”

 “既然是狗,你何必自降身价跟畜生计较。”

 “那也是我养的狗,死在家里也不能去吃外面的一骨头。”

 孟遥心里生出无穷无尽的灰败。

 每当她觉得日子好过一些的时候,总有不断不断的阻力,将她拖向身后漫无止境的阴影。

 好像有人蛮狠拦住她的路,指着她的鼻子,痛斥她不配得到幸福。

 孟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室友走了,出租房里半点儿声音也没有。

 她换了拖鞋,去厨房烧热水,站在水槽前时,眼泪终于没忍住了下来。

 外面手机忽然响起来,孟遥急忙把水壶放上去,按下通电按钮。

 是丁卓打来的。

 孟遥犹豫了一瞬,才把电话接起来“…喂…”

 那边顿了一下“怎么了?”

 孟遥眼泪扑簌簌往下落,只得紧紧捂住嘴,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孟遥,说话。”

 “孟遥…”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没…”孟遥忙说“没事…你今天加班吗?”

 “不加班,正打算问你,要不要一块儿出去吃晚饭。”

 “我在家。”

 丁卓顿了一下“好。那你先别哭了。”

 “我没…”

 “不管什么事,等我下班过来。别哭了,你一个人哭,我不放心。”

 听见这句话,孟遥眼泪越发止不住,她拿手背一抹脸,哽着声儿“好。”

 “等我。”

 “好。”

 一窗夕阳,西面天空红云漫天。孟遥坐在餐厅的窗边,看着天色一分一分地暗下去。

 七点刚过,响起敲门声。

 孟遥回过神,赶紧过去开门。

 丁卓一脚踏进屋,一言未发,先把抱进怀里。

 “担心你,最后两小时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孟遥闷声说:“…对不起。”

 丁卓松开她,低头看了一眼,门外照进来的声控灯的灯光恰好照在孟遥脸上。

 他一怔“脸怎么回事?”

 孟遥没吭声。

 “谁打的?”

 客厅里没开灯,在沉默之中,外面暗下来,最后一缕光线也消失了。孟遥低着头,身影似要和阴影融为一体。

 “…丁卓,有些事,我没告诉你…”丁卓一顿。

 孟遥后退一步,背靠上墙壁。

 她身体虚软,好像得靠这样借点力气。

 “…本科刚毕业的时候,我进了向往已久的XX报社工作。我运气很好,刚进去就跟着带我的老记者做了两个大型的报道,得到了副主编的赏识。副主编是全国有名的记者,我想,你应该也听过他的名字,叫管文柏,当年帝都最著名的那起医疗丑闻,就是他报道的。”

 丁卓看着她,没说话。

 “那时候,报社正在做一系列关于二战专题报道,是管文柏负责的。报道组需要一个新人记者进去做资料收集的工作,我就因此进去了。之后,就和管文柏渐渐识起来…管文柏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行事作风都有他自己风格。在专业领域,他拥有别人难以质疑的权威,在他手下工作,我进步非常快,渐渐开始独当一面。这件事这后,我跟管文柏越走越近…他告诉我,他之前有过一桩失败的婚姻,投入了诸多精力精心维护,结果还是以一拍两散告终。”孟遥顿了一下,声音艰涩“我找报社几个跟管文柏来往较为密切的人打听过,他们都说管文柏确实离过婚。因此,我就相信了他说的话…”

 孟遥停下来,久久没再说话。

 丁卓摸了摸口袋,哑声说:“我支烟…”

 “嚓”的一声,打火机出一丛火苗,丁卓凑近点燃。

 黑暗里,猩红火星时明时灭。

 烟雾飘到鼻尖,孟遥被呛得鼻子发酸,喉咙里似是梗了一个硬块。

 过了半晌,她才接着往后说:“…后来,我才知道,管文柏确实离过婚,但又结了第二次。第二次婚礼是在美国那边办的,报社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明明清楚我是一个在道德上对自己要求严苛的人,却用最恶劣的方式,陷我于不义…”她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把之前孟瑜那件事、还有刚在发生在公司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丁卓烟夹在指间,久久没有一口。

 烟雾缭绕而起,拢住他的眼睛“…管文柏来找过我。”

 孟遥一惊“…什么?”

 “前两天,他到医院楼下…跟我说了两句话。”

 孟遥心脏一路往下沉“…他说了什么?”

 “他说,跟你是真心相爱,曾经一度准备结婚…”

 孟遥紧紧咬住“我确实真心钦慕过他…”

 丁卓没出声,狠狠了一口烟。

 她不愿意说谎,一路走过来,她所经历的即便泥泞不堪,都已是她人生的一部分,她不能将过去挣扎求生,也真实信过憧憬过的自己全然否定。

 过了很久,丁卓声音黯哑地喊了她一声“孟遥。”

 孟遥心脏颤了一下,紧攥住手指,缓缓抬眼。

 丁卓咬着牙,把烟蒂在墙上一摁,伸手用力将她按进怀里“我他妈不在意这些,我在意的是…”

 他在意的是,一样的经历,别人的女生有人依靠,有人为之打抱不平,而那时候的孟遥,兴许身边连一个可以倾诉这件事的人都没有。

 她也是受害者,可却不得不承受本不该由她承受的嘲和羞辱。

 丁卓的手掌紧捏着她的, 两人身体紧紧相贴,像要把彼此嵌入自己的骨骼之中。

 过了许久,他感觉到孟遥身体微微颤抖,伸手碰了碰她的脸,却不小心碰到了脸颊上的红肿。

 孟遥轻轻“嘶”了一声,丁卓忙松了手,问<流途>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