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37章 (37)解决
孟遥帮妹妹冷敷了红肿的伤口,又从抽屉里翻出药膏,拿手指尖蘸了一点儿,轻轻给她抹上。孟瑜皱眉“味儿冲。”

 “忍着。”孟遥按着她的脑袋。

 吃过中饭,孟遥收拾完厨房,等外婆去睡午觉了,到房里去看了一眼,孟瑜正坐在窗前发呆。孟遥无声叹气。

 以往,有一个记者的头衔,她还敢去撼动权贵以卵击石,而即便是以往,有些事,也是她的笔锋和话语触及不到的地方,比如人心,比如舆论。

 她到沿上坐下,孟瑜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没吭声,姐妹两人相顾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听见外面响起敲门的声音。

 孟瑜一怔。

 孟遥站起身“没事,我去开门,你就在房里待着。”

 孟遥定了定心神,将门打开,愣了一下。

 门外不是一中的校长,是苏钦德。

 孟遥忙将他请进屋“苏叔叔,您怎么过来了?”

 苏钦德笑说:“报纸我都看了,刚从医院回来,经过你们这儿,我就想过来看看。”

 苏钦德在沙发上落座之后,孟遥端来一杯泡好的热茶,把事情简要跟他说了一下。

 苏钦德也颇觉气愤“正好,我就先在这儿等着,看看这个校长有什么说头。”

 “苏叔叔,这件事就是一摊浑水,不好让您牵涉进来…”

 苏钦德摆手“小孟我看着长大的,她受人欺负了,我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卧室门“吱呀”一声。

 苏钦德抬头一看,见孟瑜正站在那儿,向她招了招手。

 孟瑜走过来,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苏叔叔”

 苏钦德看见她脸上的红印,顿时怒火中烧“还有没有王法了,甭说别的了,这事我管定了。”

 孟瑜垂着头,眼眶又红了。

 过了半小时,又响起敲门声。

 孟遥看了看孟瑜“你要不回房里…”

 孟瑜摆头“不,我就要在这儿待着。”

 孟遥没说什么,上前去把门打开。

 外面立着三个人,除了一中校长钟德明之外,还有一男一女,看穿着气质,估计也是学校老师。

 钟德明一进门,看见苏钦德坐在那儿,愣了一愣,笑道:“这不是苏院长吗?”

 苏钦德也笑道:“钟校长。”

 孟遥去给几人泡茶,便听苏钦德说道:“我侄女说今儿校长过来家访,我想,既然要劳驾钟校长您亲自出面,家里恐怕还是得有个说得上话的家长才行。”

 钟德明讪讪一笑“是,是。”

 苏钦德:“不知道我侄女儿孟瑜,在学校犯了什么错?”

 钟德明瞧了孟瑜一眼:“实不相瞒,最近报纸上登的那些事,纯属子虚乌有。我不清楚孟瑜同学是从哪儿捕风捉影,听到这些消息,蓄意对母校造谣抹黑…”

 “我没有造谣!我也差点被…”

 孟遥拉了拉孟瑜手臂,轻轻摆了摆头。

 孟瑜紧咬着

 苏钦德没做声。

 钟德明继续说道:“我认为孟瑜同学这种行为非常恶劣,尤其现在正处于备考的感时期,她这么一闹,搞得大半个年级人心惶惶,还怎么能沉下心备战高考?”

 苏钦德:“您说得有道理。那既然我侄女成了‘害群之马’,那只能让她转学,免得影响了贵校的声誉。”

 钟德明笑道:“转学不至于,孟瑜同学也要备考,这要是影响了她高考,我们校方也过意不去。”

 “钟校长太客气了,一看就是热诚关怀每一个学生。我领会钟校长的良苦用心,就不让学校为难了。也请校长您行个方便,早点儿帮忙把转学手续办出来。”

 钟德明:“孟同学打算转去哪个学校?”

 苏钦德:“我看邻县的第一实验中学就不错,那儿一本率高,老师也负责。前几年也出了个教师失格的事,他们处理得就很迅速,该开除开除,该报警报警——哦,看我这记,贵校不一样,贵校这事儿是‘子虚乌有’、‘蓄意造谣’。”

 钟德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苏钦德站起身“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钟校长贵为一校之长,理万机,现在还得回去消除这‘恶意造谣’的影响,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

 钟德明也不得不站起身,本是有备而来,这下炮弹全成了哑炮,一个也没响。

 苏钦德忽又说道:“哦,还有一事儿。我侄女儿一直抱怨,学校没空调,冬冷夏热,同学都不能好好学习。我原本想着等她高考结束了,自费给贵校每间教室捐赠一台空调,既然她马上转学了,那我也就不费这个事儿了。”

 一番连消带打,明嘲暗讽,把钟德明堵得哑口无言。

 最后看了孟瑜一眼,拂袖愤然离开。

 孟遥讷讷地说了声“谢谢”

 苏钦德叹一口气。

 孟瑜问:“真的要转学吗?”

 苏钦德答:“转吧,待在现在这个环境,也影响你备考。你们现在是复习阶段吧?到这时候,老师该教的都教了,多半还得靠自己。这事儿我帮你办,你不用心,现在当务之急,好好复习,别被影响了心情。”

 孟瑜点了点头。

 孟遥又再次道谢,跟苏钦德又聊了几句,将他送出家门。

 回来,孟瑜耷拉着肩膀坐在沙发上。

 孟遥看着她“怎么了?”

 孟瑜抬眼“姐…这不就成了逃兵吗?”

 孟遥沉默。

 孟瑜深深低着头,也不再说话。

 在她十八年的成长过程中,一贯以为黑白泾渭分明,而白终将能战胜黑。

 但原来其实并非如此,很多时候,很多人安居于灰色的地带,不论黑白,甚而颠倒黑白。

 孟遥感激苏钦德施以援手,却又觉出一种更深重的无力。

 在权势地位面前,个人的努力何其渺小

 孟遥看着孟瑜“别想那么多了…既然讨厌这儿,那就好好学习,离开这儿,到更包容的地方去。”

 孟瑜闷闷地“嗯”了一声。

 晚上王丽梅回来,孟遥把这事跟她说了。

 王丽梅叹气“…这一下,又欠了苏家的人情。”

 十几年下来,她受了什么帮助,会拿一个本子记下来,期望着哪一天能还。但积月累,本子越来越厚,彻底还清那一,眼看着越发遥遥无期。

 孟瑜暂时不去学校,等苏钦德帮忙把转校手续办好了,直接去邻县第一实验中学报到。

 孟遥只请了两天假,不能再多耽搁,第二天中午吃过中饭,就出发回旦城。

 候车大厅里熙熙攘攘,孟遥找了个空位坐下等待检票。

 她掏出手机给丁卓发信息,忽觉跟前一暗,抬头一看,管文柏手里提着一个行李箱,站在她跟前。

 孟遥将手机往包里一,拎上行李袋就往前走。

 管文柏抓住她手臂“遥遥。”

 “你撒开!”

 管文柏没松手,旁边人都纷纷转过了头来,孟遥不想在公众场合闹得太难看,只得暂时隐而不发。

 管文柏松开她手臂,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举在手里“看清楚了,遥遥,这回真没骗你。”

 一本证件,明晃晃的“离婚证”三个字。

 孟遥冷着眼“您是结是离,是生是死,关我什么事。”

 管文柏摸了摸烟盒,又停了动作,一手袋里,俯视孟遥“前四十年日子过得混混沌沌,什么也没想清楚。现在总算明白过来,我不求别的,就希望每天回到家里,能有碗热汤,有个人在等着我…我俩一起聊聊足球,聊聊文学…”

 从前的时候,管文柏掌控、操纵、主导,什么时候跟现在一样低三下四?然而孟遥一字一句也不想再听,打断他:“我赶时间,没空听您抒发感情,您就直说吧,这回来找我,到底为了什么事?”

 管文柏顿了一下,深深看着孟遥:“…遥遥,咱们重新开始吧。”

 孟遥一时沉默。

 她以为自己听见这话,多少会有点儿触动,然而并没有。

 最初离开帝都的时候,还会愤懑懊恼,可现在连这种情绪也都没有了,心里只有一片漠然的平静,仿佛这事儿跟自己无关。

 管文柏把她的沉默当做了正在考虑,忙向前一步“遥遥…只要你愿意,咱们现在就去领证,我所有的财产全都给你…”孟遥顿觉心里像是拂上蜘蛛网一样的恶心“您在外面拈三搭四,您子没让你净身出户?”

 “遥遥,牙尖嘴利不是你的作风。你要有什么不,咱们好好交流。”

 “您是不是觉得普天之下就您一个男人呢?”

 管文柏顿了一下“你谈恋爱了?”

 广播里响起提醒开始检票的声音,孟遥不想再多说什么,转身向检票口走去。

 “遥遥!你告诉我,你跟别人了?”

 孟遥脚步一顿“是。所以请您以后别来打扰我了。孟瑜被您害得要转学,孟家因为我而蒙羞…就当我是上辈子欠您,可三年时间搭进去,也应该还完了。林黛玉都能有泪断恩尽的时候,您还想让我一辈子得不到幸福吗?”

 管文柏沉默着。

 孟遥再不看他一眼,随着队伍,走向检票口。

 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赶紧回到丁卓身边。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