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35章 (35)新闻
此后又有几次,郑岚反反复复,绵里藏针。

 孟遥问赵月,觉没觉得郑岚在针对她。

 赵月说,没有啊,郑岚这样理万机的人,哪有时间哪有有必要去专门针对一个小小的员工。

 孟遥便将怀疑暂时放下,以为自己只是多心感。

 在弼县逗留三天,小组回到旦城。

 孟遥到家简要收拾,然后乘车赶去医院。

 已到下班时间,孟遥干脆就不上去了,即便如今的恋人是医生,对医院那白墙白灯,一股子挥之不去的消毒水味,她仍然喜欢不起来。

 丁卓接完电话,回去低头一看,放桌上的笔已经不见了。

 他看旁边一个小护士在填表,借过来把自己剩下的这半份报告赶紧填完,了白大褂,下楼。

 天上红霞天,把温和的光线投向大楼门口站立的人。

 她穿着一件藕粉的风衣,让霞光映衬得分外温柔。

 初朗晴的天气,一切都有点儿草长莺飞的蓬

 丁卓脚步顿了一会儿,才向她走过去。

 孟遥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还没开口,已让人抓住手臂,往怀里一合。

 丁卓鼻尖轻轻蹭了蹭她的发丝“回来了。”

 孟遥“嗯”了一声。

 过了片刻,丁卓松开她,将她手一挽,去附近找餐馆吃饭。

 孟遥正在研究菜单,觉察到丁卓正在看他,抬眼一笑“看什么?”

 “很多天没见了,现在多看几眼,补上。”

 “我在旦城的时候,不也经常好几天见不上面么。”

 “那是不一样的,你在旦城,要见你,随时都能去找你。”

 孟遥笑起来。

 菜端上来,两人边吃边聊,孟遥同丁卓讲了在弼县时郑岚的事。

 丁卓安慰她,郑岚是项目负责人,即便出于什么原因,对她有所微词,但不至于因为这就影响到正常的合作。

 吃过晚饭,孟遥去丁卓宿舍小坐。

 踏进博士楼里,孟遥刚要跺脚点亮声控灯,便被人一把抱住,紧接着后背便被抵在了墙上。

 昏暗的光线里,空气一股味。

 孟遥呼吸一顿,下一瞬,丁卓捏着她的下巴,重重吻下。

 过了片刻。

 她踮了踮脚,手臂环住丁卓的脖子,把自己身体靠上去,热烈回应。

 许久,孟遥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忙将丁卓一堆。

 丁卓轻笑一声,拍手把声控的点亮,攥住她的手,上楼。

 丁卓掏出钥匙打开门。

 窗外霞光还未散尽,橙黄深红里出一点深蓝,暮云叆叇,夕曈昽。昏暗的房间,显出一种微醺暧昧的调子。

 都没去开灯,静了一会儿,丁卓伸手,轻轻碰了碰她的脸颊。

 孟遥眨了下眼,抬眼去看他。

 不明的光调将他脸上分明的轮廓隐去,显得比平温柔。

 孟遥不由自主地,喊了他一声,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踮脚吻上去。

 这一个吻,绵长温柔。

 像是凡人俗世,涓滴的细微温暖。

 最后一缕光线消失的时候,他们总算分开。

 丁卓抬手开了灯,低头看了看孟遥,她眼里一点水雾。

 丁卓没忍住,又低头在她上碰了一下。

 了外套,丁卓走去窗边,把水壶添烧上。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看新闻了吗?”

 孟遥愣了一下“什么新闻?”

 她这几天在弼县行程紧凑,早起七点出门,披星戴月而归,累得倒头就睡,也没什么心思刷微博看朋友。

 丁卓一顿“你还不知道?”

 孟遥一头雾水。

 丁卓神情几分凝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一篇微信公众号的报道,走过来递给孟遥。

 孟遥匆匆扫了一眼,冷汗涔涔,把手机递还给丁卓,拿出自己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一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王丽梅便不由分说一通臭骂:“你还晓得打电话回来?我早让你关心关心孟瑜,现在出了这么大事…”

 孟遥心里一个咯噔“孟瑜也是受害者?”

 王丽梅了口气“她不是,是她把这事儿捅破的…”

 孟遥听懂一个大概,安抚王丽梅几句,挂断电话。

 丁卓抓住她手“别慌,孟瑜没事就行。”

 孟遥咬着,定了定神“…我得回家一趟。”

 做了决定,孟遥立即给林正清拨了个电话请假。

 丁卓开车送孟遥回家去拿了两件衣服,又将她送到火车站。

 在检票口,丁卓用力抱了抱她“要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孟遥点点头。

 丁卓嘴在她脸颊上碰了一下“注意安全。”

 动车疾驰,往邹城方向开去。

 孟遥回想方才丁卓所看的新闻,似乎发布者是她以前所供职的XX报。

 她便从订阅列表里把XX报的微信公众号翻出来,打开一看,头条赫然便是。

 配图是邹城一中的校园,标题是“备考噩梦——21名高三女生遭老师猥亵”

 孟遥将新闻点开,从头到尾又认真看了一遍,生怕漏下一个字。

 报道内容严谨详实,文风杀伐决断,不作危言耸听之语,结尾处直接拷问为何校园侵屡发不止。

 孟遥将页面拉到最后,瞥见“XX新闻记者管文柏”一行字,顿时一震。

 手机被她捏在手里,屏幕沾上掌心里冒出的冷汗。

 从旦城到邹城,动车五小时,孟遥不知道这五小时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

 到达邹城火车站,已是凌晨。

 孟遥乘车租车回到家中,一打开门,王丽梅就从沙发上弹坐起来。

 孟遥没让她兴师问罪,问:“孟瑜呢?”

 王丽梅气鼓鼓道:“房里。”

 孟遥丢下行李,径直走去卧室。

 打开门,呜咽的哭声从那边传过来。

 孟遥顿了一下,走过去。

 孟瑜趴在上,脸埋在枕头里。

 孟遥伸手,轻抚她的发丝,把她脑袋轻轻的转过来“孟瑜。”

 孟瑜一双眼睛肿得跟鱼泡一样,看着她,嗓子沙哑:“姐…”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孟瑜只是流泪。

 “报道我都看了,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被那个什么张老师…”

 “我…我…”

 “有没有?”

 孟瑜大颗眼泪滚落而下“…差一点…”

 孟遥脊背发凉“差一点是什么意思?”

 孟瑜又将脸埋进枕头里,呜呜大哭“…你别问了行不行…”

 孟遥又急又气,又恨自己没早一点问妹妹说出实情“能告诉管文柏,就不能告诉我?”

 孟瑜一顿“…管文柏是来找你的。”

 孟遥沉默了一下“他什么时候来的?”

 “半个月前。”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孟瑜声音哽咽“告诉你不给你添堵么…那天我放学回去,一出校门口,就看见他站在那儿…就他一个人,也没开车。他上来问我你的电话号码,我把他骂了一顿。他也不放弃,连续好几天在那儿蹲点。”

 孟遥沉着脸“你就应该直接报警。”

 孟瑜接着往下说:“…有一天下晚自习回家路上,我跟我同学在五道桥桥墩那儿说起张老师的事…管文柏听到了…”

 “他一直跟着你?”

 “我不知道他在跟着我…他估计是想找到我们家里来。”

 孟遥忍不住骂了一句。

 “…他听到了,就说他有办法能把张老师——张程猥亵女生的事儿揭出来。”

 孟遥没忍住抬高声儿“那你就答应了?”

 “我…我没答应…直到…”孟瑜哽咽。

 “直到什么?”

 孟瑜声音全梗在嗓子里,几乎听不清楚:“…上周,上晚自习的时候,张程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然后…他…”

 孟遥心一紧,伸手按住妹妹的肩膀。

 “…其实我心里一直还抱有一丝侥幸,虽然好几个同学跟我说,张程是个人渣…我觉得他这么年轻,看起来又风度翩翩,不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我…”

 孟遥叹了声气,轻抚着孟瑜的头。

 “我扇了张程一巴掌,从办公室里跑出来,也没回教室,直接跑出学校…管文柏在门口拦住我,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刚说了两句,他就说知道了,他会帮我报仇,让张程在学校没有立足之地…我当时特别生气,又生气又恶心…根本没想那么多…”

 孟遥实在不忍心责备妹妹“…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你难道不知道这事直接捅给记者,你的生活也会受影响吗?”

 孟瑜放声痛哭。

 报道一出来,校长就在全校追查是谁漏的这个消息。

 同学之间,消息传递得更快。

 张程是孟瑜他们班上的任课老师,班上的女生首先遭到攻击,孟瑜自然也不能幸免。封闭环境之下,校园里的“暴力羞”反倒比其他地方更要严重。

 出了这样的事,大家第一反应不是指责老师,而是觉得班上女生“不检点”都要高考了还“勾三搭四”“不要脸”

 加上张程是旦城师范大学毕业的,人很年轻,长得也算不错,平时也不端架子,跟学生打成一片。他之所以屡屡得逞,一直没被人揭发,就是因为一些女生对他有好感,出事之后,甚至没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侵犯。

 孟遥安抚完了妹妹,从她手机未接来电里,找到了管文柏的电话号码。

 凌晨三点,电话只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孟遥“喂”一声,那边顿了一会儿,沉声喊她:“遥遥。”

 孟遥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十五分钟后到和平路和建设路路口,我有话跟你说。”

 外面,王丽梅也还没睡。

 她见孟遥从房里出来,把憋了一整晚的火气全部撒了出来:“你们一个两个,只会给孟家丢脸!”

 孟遥径直向大门走去,忍住了没还嘴,她这会儿就像一只装了火药的炮仗,一点就能着。

 “大半夜的,你还要死哪儿去?!”

 孟遥紧抿着嘴,摔上门。

 初夜风还凉,孟遥走在路上,一点也不觉得冷,愤怒在心里窜。

 到了路口,便看见已经关门的超市门口,站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孟遥加快脚步,到了他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管老师,人血馒头吃得开心吗?!”

 她把“老师”两个字,喊得格外嘲讽。

 顿了一会儿,管文柏转过头来。

 深深的一双眼睛,看着孟遥“遥遥,我离婚了。”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