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33章 (33)夜宿
丁卓陪着方竞航待了一会儿,眼看时间已晚,离开医院,去超市买了新巾和牙刷,回到宿舍。

 孟遥已经合上电脑,拿了本书,随意翻着。

 丁卓将牙刷和巾放在桌上“不早了,去洗澡睡觉吧。”

 孟遥合上书“方竞航那边怎么样了?”

 “救回来了,”丁卓摸了下口袋,掏出支烟点燃“人现在躺在ICU里,怎么样…说不准。”

 孟遥沉默,看着自他指间腾起的袅袅青烟。

 “孟遥。”丁卓喊她一声,低头看着她。

 孟遥“嗯”了一声。

 丁卓看她许久,烟也忘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聊这个,或许是受了方才方竞航的刺

 生死,真的就是一念之间的事。

 他了一口烟,哑声问:“…曼真走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孟遥一怔。

 他俩在相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避开了曼真这个话题。

 孟遥是不敢。

 先爱上的那人总要吃点亏,这是她执念许久的人,为了他,她愿意吃这个亏,也知道跟过去较劲没有任何意义。谁还没点过去呢?况且丁卓的过去是她认识的,自小陪着长大。真要细究起来,那克制不住的想要与这过去比较的望,就足以让她寸步难行。她从小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太少十全十美的事。

 所以,她不提,假装那些抑制不住的委屈并不存在。

 丁卓也不敢提。但他的不敢,是怕孟遥觉得他还在牵挂旧人。她不是愿意对人倾诉委屈的人,很多情绪只会自己一个人去消化。

 但从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孟遥那一刻开始,这问题就已然横亘在那儿。

 好比屋子里有只大象,而他们都假装没有看见。

 “八九岁的时候,我跟曼真就认识了。那时候她比我高,性格也比较强势,一直以姐姐自居,说要罩着我。除了曼真,我还有别的朋友,但那些多数都是泛泛之,很难心…我陪她翘过课,熬过夜,骂过人,罚过站,所有喜怒哀乐,都一块儿分享…我认识她的每一任男朋友,甚至她初时,第一次用的卫生棉都是我去帮她买的…她以前跟我约定,说到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要化好妆一块儿去喝下午茶…”

 她停下,过了一会儿,轻声问:“这样说,你理解吗?”

 丁卓没说话,低头,只能看见她脑袋低垂。

 孟遥攥紧了手“曼真领地意识很强,她喜欢的东西,别人要是染指,她会很不高兴。有一回,班上有个同学把她一罐没开封的进口颜料打开了,她没说这个同学什么,但转头就把颜料丢了…所以…”

 所以,她总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自己背叛了最好的朋友。

 丁卓一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合进自己怀里“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不是什么物件,我有自己的想法。”

 孟遥头靠在他怀里,没有吭声,心里的委屈按下又起。

 “你既然了解曼真,就应该知道,我未必是适合她的人…”

 孟遥怔了一下。

 丁卓手按在她背上“你相信不变心,人的感情也会逐渐变浅吗?”

 “嗯。”“…最近这两年,我跟她之间冷战的时候更多。当然这或许得怪我,医院工作忙,陪她的时间也少,她要是不高兴了,我也分不出太多的精力去安抚她。上班时间,我不能过多地去考虑任何私事,不然一针下去就得错…她时间更充裕,时常需要去外地采风,我鲜少能跟她一块儿去…久而久之,她肯定会有怨言。她时常劝我,不要耗在现在这个医院,去稍微小一点的医院,晋升快,时间也更充裕…我可能有点轴,在事业上,还是想坚持自己的选择。”

 孟遥静静听着。

 “我觉得,人得负起责任,不能跟她谈了四五年,最后因为没了当初在一起时的情,就一拍两散。所以我提出先订婚,等我博士毕业之后,就没现在这么忙了。当时,我已经找好了房子,准备跟她搬到一起去住。但订婚之后,她反而好像更不开心…多次提出分手,不出半天,又来找我复合…”丁卓叹了声气。

 他感觉自己仿佛是一段弹簧,被人摁着,又弹起来…一直重复,直到最后失去弹,再也没法及时地回应。

 夜静悄悄的,孟遥一时说不出自己是怎样的情绪。

 “孟遥,我不希望让你觉得我是个薄情寡的人,但我也确实没法说清楚,为什么仅仅只过了半年,我就能走出来。你或许可以认为,我是见惯了生死,所以对这些事都已经麻木了…”

 孟遥忙说:“不是的…”

 她抓着他的衣服,埋头低声说:“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你得难受一辈子。”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看你难过…”

 丁卓抱紧她“我也不想看你难过。如果你觉得是背叛,那就让我来担这个罪名…当时是我主动的…”

 “可我接近你是有私心的…”

 “我也有私心。”

 丁卓伸手,将她的脸抬起来,看她一眼,低头,覆在她上。

 孟遥顿了一下,伸手环住他,踮起脚尖。

 丁卓紧紧抱着她,让两人身体贴合得更紧。

 两个人,明明谁都没有做错,却要承受同样的煎熬和拷问。

 吻越发用力,在纠中委屈地释放。

 丁卓手掌贴着她身上薄薄的针织衫,在上辗转片刻,掀开下摆,手探进去。

 他觉察到孟遥身体僵了一下,理智霎时回来,急忙、出手。

 他退开,了口气,低头看着她。

 她眼睛里漾着水泽,脸颊泛红,一副被人欺负过的模样。

 “…别这么看着我,保不准我就坚持不住了。”

 孟遥耳发烫。

 丁卓碰了碰她的脸“乖,去洗澡吧,明天还要上班。”

 孟遥点点头。

 丁卓给她找出套自己穿的家居服,往她怀里一“去吧,我去隔壁宿舍看一看。”

 孟遥洗完澡,丁卓也从外面回来了。

 “找到借宿的地方了吗?”

 丁卓抬头,他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大了好大一圈,她腿和袖子挽了好几截才出手脚。

 丁卓憋着笑,不带什么情绪地“嗯”了一声。

 以前宿舍十室九空,今天好像是想要成全他似的,全都有人,还有好几个是带着姑娘回来的,他这过去一通敲门,差点被骂得狗血淋头。

 孟遥看着他“没找到?”

 丁卓站起身“没事,我去外面宾馆开间房。”

 “哎…”孟遥拉住他,低头看了看,也不是不能凑合“…要不,你就睡这儿吧。”

 丁卓顿了一下“…不嫌挤?”

 “…我还瘦的,是吧?”

 丁卓笑了一声。

 浴室响起哗哗水声,孟遥渐而有点儿坐不住了。

 她知道多半不会发生什么,但还是止不住思绪飘出去。

 片刻,她意识到要是一会儿丁卓出来了,上的那一瞬铁定尴尬,就自己先躺去上,尽量靠着墙壁,给丁卓留出点儿空间。

 她往身后摸了一下,估计够,就是睡着有点儿挤。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浴室门打开了,孟遥立时紧张起来。

 没一会儿,丁卓走过来,在沿上坐下“睡了?”

 孟遥小声说:“没。”

 “那睡吧。”丁卓起身,关上了大灯,把台灯拧暗。

 一阵窸窣的声音,丁卓掀开被子,躺了上来。

 混着沐浴香味的热气扑鼻而来,孟遥忍不住屏住呼吸。

 片刻,丁卓抬手将桌上台灯也关上了。

 寂静的黑暗中,两人的呼吸清晰可闻。

 许久,丁卓哑声问:“睡着了?”

 孟遥快要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心脏噗通跳,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没。”

 片刻,她感觉丁卓凑近,嗅了一下她的发丝。

 温热的气息在耳朵上,让她得起了皮疙瘩。

 呼吸一声一声替,孟遥感觉自己已经心率过速。

 又过了许久,丁卓又问:“睡着了?”

 孟遥一个“没”字还没说完,下巴被人一按,紧接着灼热的吻就覆盖而下。

 一点儿的香味,连绵不绝。

 孟遥思绪一下就了,像手里攥着一把红豆,被人一撞,散落得遍地都是。

 她不再多想,任由自己跟随他的节奏,

 急促的呼吸中,她感觉到他膝盖分开了她的腿,把她抱得更紧。

 他手从她身上家居服底下探入,轻扶她上细腻的肌肤,手指忍不住往上探了点儿,又踌躇着放下来。

 还太早了,还不是时候。

 理智与冲动纠葛,冲动总是一马当先。

 丁卓手指在即将触到一道起伏的曲线时,总算清醒过来,很快退开,重重地了口气,收回手,把她抱进自己怀里。

 “快睡吧。”

 孟遥“嗯”了一声。

 他下巴在她肩上轻轻蹭了一下,不带其他意味的亲昵。

 许久,两人呼吸渐渐平静。

 孟遥困意袭来,轻声对他说了句晚安。

 丁卓嘴碰了碰她的头发“晚安。”

 孟遥阖上眼,在沉入梦乡之前,她想,离筋疲力尽,似乎还远。

 而即便到不了岸,他们兴许可以造一条船。

 海不渡人,人要自渡。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