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29章 (29)新年
怀中的人轻轻颤栗,他能觉察到那抓着他衣袖的手指在使劲儿用力。

 过了很久,丁卓头稍微退后一点,隔着很近的距离,微微着气,看着孟遥。

 她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在看到他的目光的一瞬间,又即刻低下头去。

 “几点了?”

 丁卓抬腕看了看“已经过零点了。”

 孟遥心口还砰砰跳,低头看他脚边黑色的塑料袋“烟花还放么?”

 “放吧。”丁卓低头凝视着她,这样停顿片刻,顺了顺呼吸,又一伸手将她的一扣,低下头去。

 孟遥气息不畅,那过了好半晌才放下去的心脏又高高悬起来。

 都快在这漫长温柔的一个吻中失,孟遥伸手抵着丁卓膛,很轻地推了一下。

 丁卓总算微微抬头,离开她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足。

 或许在爱情面前,人都这样遵从本能,言语不够,山盟海誓也不够。

 丁卓松开孟遥,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来,放烟花。”

 孟遥跟着蹲下、身,把塑料袋解开。

 “你站远点儿。”

 孟遥便往前走了几步,看着丁卓把打火机凑近点燃了烟花,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过来。

 引信烧到底“砰”一下从里面窜出一道火光,直冲上天,在黑暗中“啪”一下绽开。

 一道接着一道,一时间,把夜空照得光溢彩。

 孟遥睁大眼镜看着,脸上总算浮现出点儿笑意。

 她看烟花,丁卓却看着她。

 怎么有她这样人,凡事思虑过深,却总能被这样一点小事取悦。

 他忽然伸手,将她拦抱起。

 孟遥未防,低呼一声,赶紧伸手抓着他手臂。

 丁卓手臂用力一举,将她抱上石桥的栏杆。她有点儿怕,回头张望。

 “没事,我抱着你。”

 又蹿了几道,烟花放完了,夜空一时安静下来,但耳中还有声音回响。

 孟遥看着他,笑了一下。

 “笑什么呢?”

 “你那时候,好像比现在胖一点。”

 “哪时候?”

 “高三的时候。”

 丁卓微微挑了一下眉,心想,她自己愿意说就成,哪怕是拐了这么大一个弯。

 “是吗?那时候一天吃四顿,每晚下了晚自习回去,还有一顿宵夜,我妈变着花样做,想不胖都不行。”

 “也不是胖,”她伸手,隔着他的大衣,在他手臂上捏了一下“是你现在太瘦了。”

 她捏的这下,跟猫爪子踩了一下一样的。

 “你也瘦,刚抱你的时候掂了一下,到没到一百斤啊?”

 孟遥笑了“到一百斤那得胖成球了。”

 丁卓“啧”一声表示不赞成“一百斤能叫胖?你们这些小姑娘,就喜欢瞎减肥。”

 “二十六了,还小姑娘呢?”

 “比我小就是了,”丁卓看她眼里带笑,忍不住想逗她“说起来,我还是你学长吧,来,叫声‘学长’听听。”

 孟遥笑说:“你别闹。”

 “你那时候哪个班?”

 “七班。”

 “是文科实验班?”

 “嗯。”丁卓垂眸回想,要是能找出点儿稍微跟她有关的记忆,兴许对她而言,多少也能是个安慰。

 然而毕竟年岁久远,最终还是无果“我好像没什么印象。”

 “你毕业都十多年了,有印象反倒奇怪。”

 “应该这么说,我对那时候学校里的小姑娘都没什么印象。”

 孟遥看向他,笑得有点儿坏“对小姑娘没印象?”

 “也可以说没兴趣。”

 “你怎么自己越说越黑了。”

 丁卓笑着解释“就是看谁都觉得幼稚,跟邻居玩泥巴扮家家的小女孩儿没什么两样,没有那种出于异的好奇。”

 孟遥有点儿不相信“那你没喜欢过谁?”

 “有啊。”

 “谁?”

 丁卓笑问:“真要说?”

 “说呀,总不至于是个男生吧?”

 “瞎想什么呢…”丁卓顿了一下“我们那届文科实验班的英语老师。”

 孟遥愣了一下“哦…我有印象,刚师范毕业的,元旦晚会的时候跳孔雀舞的那个?”

 印象中,那个英语老师漂亮温婉,跟人说话永远细声细气的。班上有些女生总说她装腔作势,怪气地喊她“大家闺秀”

 丁卓“嗯”了一声。

 孟遥没忍住笑了“喜欢她的男生多的,我们班也有。”

 丁卓有点儿不好意思“行了,不说这个了。”

 孟遥看着他“还好当时没跟你搭讪,不然也要被你当成和泥巴玩的小姑娘了。”

 “我那时候性格不好,有点儿愤世嫉俗,看谁都不顺眼。你要是跟我接触,兴许就不…”后面两个字,被丁卓咽下去。

 孟遥倒是大大方方“就不喜欢你了?”

 丁卓看着她。

 孟遥笑容很淡“你看过《一代宗师》吗?”

 丁卓点头。

 “宫二说,喜欢一个人,不犯法…”

 孟遥垂下眼,方才活泼轻松的气氛,好像随着她的低头,一下就散去了“…最近,我一直拿这句话安慰自己,但是…”

 许久,她没再说话,眼里渐渐漫起水汽“我宁愿从前没有喜欢过你,不然多显得这像是蓄谋已久…”

 丁卓看着她,上前半步,把她按进怀里,沉声说:“没这回事。”

 他很清楚,孟遥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不然他跟曼真在一起这些年,不至于他们统共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添加。他记得就跟她吃过三次饭,一次是他跟曼真刚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一次是她到旦城出差;一次是曼真过二十四岁生日。三次曼真都在场,而她存在感低得像是个活动的背景板。

 这要算是“蓄谋已久”那就是他见过最傻蛋的“蓄谋已久”

 孟遥的脸埋在他的肩窝处,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颈项,他把她抱得更紧“…我们在一起合情合法,没有对不起任何一个人。”

 远处夜空渐渐暗下去,只偶尔响起一声炮仗的声音。

 很多事儿,他仍然说不清楚,比如怎么一脚还陷在泥淖,就恰好有人经过,让他逃出生天。但有一点是笃定的,他就想这么抱着她,不放她走,哪怕被人质疑是一个薄情寡的人。

 人之一生,何其漫长,总有遗憾,总有无能为力的歉疚。但人这样一种天趋向温暖和舒适的动物,不就是要通过一次一次的痛苦,来确信并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吗?

 丁卓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你冷不冷?”

 孟遥摇摇头。

 丁卓手指碰到她的耳垂,有点凉“我送你回去吧。”

 他抱着她的,把她从栏杆上抱下来,顺势将她手一挽,迈下台阶,过了桥,沿着河堤往她家的方向走去。

 家家灯火通明,安静的夜晚,因为新年的原因,显得有点非同一般,仿佛暖洋洋的,让人凭空生出一种革旧新的勇气。

 他们踏过一地炮仗和烟花点过的碎屑,身侧河水缓缓淌。柳条河复一,从邹城的这边向那边,个人的生死荣辱,只是数千年中的蜉蝣一瞬。

 到了单元楼门口,孟遥停下脚步。

 走了一会儿,身体好像不那么冷了,心里也仿佛更坚定一些。

 “进去吧,”丁卓碰了碰她的脸颊“我也得回去了。”

 孟遥点点头“明天我要去走亲戚。”

 “怕见不到我?”

 孟遥笑了一下。

 “等回旦城,日子还长。”

 孟遥轻轻地“嗯”了一声。

 丁卓看她一眼,低头,在她上轻轻地碰了一下“…进去吧,早点睡,晚安。”

 孟遥往里走了几步,回头,丁卓还站在那儿。

 他抬起手,又朝着她挥了一下。

 孟遥忍不住勾起嘴角,也向着他挥了一下。

 打开房门,客厅里电视和取暖器都已经关上了,茶几上瓜子壳和果皮还没收,盘子里还剩下一个红薯。

 孟遥简单洗漱,回到房间。

 孟瑜正躺在上玩手机,抬眼看她一下。

 “还没睡。”孟遥把大衣挂起来,在沿上坐下。

 孟瑜腾地一下从上爬起来,跪坐着探过身来,盯着孟遥“姐,我看见了。”

 孟遥心里一个咯噔“什么?”

 “门口,你跟丁卓哥亲…”

 孟遥一把捂住她的嘴“嘘!”

 孟瑜笑起来,呼吸在手掌里,得孟遥不得不松开手。

 孟瑜瞅着她:“我看你半天没回来,准备出去看看,一打开门…”

 孟遥:“你不晓得打个电话啊?”

 孟瑜:“…哦。”

 孟遥:“故意的是不是?”

 孟瑜嘿嘿一笑“哪有,别冤枉我。”她凑近,好奇问:“你们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

 孟遥敲她脑袋“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这件事,你先别告诉其他人。”

 孟瑜瞅着她“搞地下情?”

 孟遥撇下眼“反正现在还不能说,妈非得杀了我不可,还有陈阿姨那儿…”

 “哦?”孟瑜撇了撇嘴“丁卓哥还得为曼真姐打一辈子光不成?”

 她身体往后靠,躺下去“我想了一下,我要是死了,自己闺蜜跟自己男朋友在一起了,我觉得好的,反正我男朋友还是要找,与其跟别人,不如跟我闺蜜…我对他们两个知知底,别人掺和进来,我还不放心呢…”

 孟遥沉默一瞬“你又不是曼真…”

 “曼真姐又不是小气的人…”

 “行了行了,”孟遥阻止妹妹继续往下说“不讨论这个了。”

 孟瑜把自己手机拿起来,接着玩,过了数秒,忽说:“那个纸灯笼我给你丢了。”

 孟遥一顿,抬头一看,噗嗤笑出声。

 角落里,孟瑜往那儿了个五星红旗。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