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26章 (26)寒夜
孟遥开了门,两人把东西放下。

 丁卓便说:“蛋哪里没有,那么远带回来做什么。”

 “不一样的,那儿的鸭蛋真的比较好吃。”她将纸箱子打开,如数家珍“除了鸭蛋,还有几瓶蜂。”她拿了个瓶子给丁卓看,瓶子里蜂颜色剔透晶莹“槐花。快过年了,正好给家里带一点。”

 她拍了拍箱子,转头看他,笑说:“给你也备了一份,你给你妈妈带回去。”

 丁卓看着她,脸上也带点儿笑:“你不自己送去。”

 孟遥笑说:“我哪儿能去。”

 “为什么不能去?”

 他见孟遥神情一滞,这才意识到自己脑子短路了。

 孟遥笑一笑,没说话,把纸箱子掩上,拉着行李箱回自己房间。

 没在房间里久待,孟遥出来,却见丁卓点了支烟,却也没怎么,就夹在指间,淡淡青烟缓慢地飘散开去。

 孟遥盯着他看了一瞬。

 委屈的话,她一句也不会往外倒,说了就怯。

 “你吃饭了吗?”

 “没吃,等你一个小时了。”

 孟遥怔了下“我刚到郊外那会儿你就来了?”

 “嗯。某人谎报军情。”

 孟遥笑了一下“要军法处置么?”

 丁卓抬眼看她,笑说:“军法严苛,怕你受不住。”

 “你说我听听?”

 丁卓向她伸出手“别的不说了,你先过来。”

 孟遥走过去,到他身旁坐下。

 丁卓把烟掐灭,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揽,手掌用了点力,让两人身体紧紧靠着。

 有点寒气的气息,不知是谁身上的。

 孟遥无声地深深地了口气,心里有一点空,然而怀里却是充实的。

 丁卓脸颊轻轻蹭了蹭她的头发,嗅到浅浅的花香味。

 温热的气流拂在颊畔,孟遥有点儿,忍不住缩了下脖子。

 丁卓却伸手将她脑袋一掌,没让她躲开。他退后一点,看着她。

 孟遥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丁卓目光有点深,比平常更深,带了一点温度,一点让她不敢细究的的意味。他伸出手指,缓缓地碰了碰她的脸。

 温热的,过了电一样。

 孟遥心脏发颤,不敢动。

 片刻,她觉察到丁卓呼出的气息越来越近,心越发揪成一团。

 突然之间,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闯入脑袋,她身体一僵,几乎想也未想,一下站了起来。

 空气尴尬地凝滞了。

 “我…”孟遥咬了下“箱子里有蛋糕,我忘了得放在冰箱里。”

 她不敢看丁卓的表情,落荒而逃。

 她把门掩上,立在门后,眼里泛,简直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早不想晚不想,偏偏在这时候想些无用的东西,糟践自己又膈应丁卓。

 过了很久,孟遥鼻子,擦了擦眼睛,从房间走出去。

 丁卓往她手里看了一眼,她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着。

 他也没说什么,从沙发上站起身,整了整领子“出去吃饭吧。”

 孟遥点点头,把包拎上。

 “外面冷,围巾手套都戴上。”

 孟遥顿了一下,又转身回房间。

 直到上车以后,两人才又开始交谈。

 “吃什么?”

 孟遥指路“太平路上有家云南菜,去那儿吃吧。”她又问他“你今天不上班吗?”

 “昨天值了夜班,白天休息。”

 孟遥愣了一下“那你下夜班了还没休息?”

 “回宿舍躺了两小时。”

 难怪黑眼圈那么重。

 孟遥心疼,又觉得懊恼“可以睡好了再来找我,或者我过去找你。”

 丁卓看她一眼“没事,下午回去睡一样的。还能睡个囫囵觉。”

 她越发觉得歉疚,很多话梗在那儿,最后却只说得出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谎报军情,让你白等了一小时。”

 丁卓闷笑一声“还好,等你的时候睡了一觉,也不算浪费。”

 在太平路上吃过饭,丁卓又把孟遥送回去。

 下车前,孟遥问他“要不就去我那儿睡?”

 “你室友不介意?”

 “她男朋友也来过,互相体谅,不打扰就行。”

 丁卓笑了笑“你们那沙发太短了,伸展不开。”

 “不会让你睡沙发的。”

 丁卓有点犹豫。

 孟遥将手刹一拉,身体探过来,拔了车钥匙“就这么决定了。”

 丁卓笑了“你是不是有点独断。”

 孟遥笑看着他“再蹩脚的将军,也得准许手下兵谏吧。”

 晃一圈,丁卓又跟她上了楼。

 孟遥开了房间里的空调“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烧点水。”

 丁卓头一回进她卧室,在上坐下,不由地打量起来。

 不算多大,十六七平米,一张一米五的,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和一个小书架,统共就这些东西,然而让她归整得不像个出租房,有点儿家的感觉。

 丁卓站起身,走到书桌前。

 她的书就文艺多了,一眼扫过去,一套多丽丝·莱辛,几本三岛由纪夫。桌面上还放着一本,丁卓看了一眼,汉娜·阿伦特的《平凡的恶》片刻,孟遥端着一杯热水走进房间,却见丁卓正坐在桌子前面翻书。

 丁卓听见脚步声,也没回头,问她:“这个汉娜·阿伦特是不是研究极权的。”

 “是的,”孟遥把水杯放在桌子上“你看过她的书?”

 “没。隐约记得看过电影,以前上选修课上听老师提过,说她足老师的婚姻。”

 孟遥顿了下,表情有点儿淡“是。哪怕她学术上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别人说起她的时候,还是会给她贴个师生恋的标签。”

 丁卓看她一眼,笑说:“这是在针对我呢?”

 “没有,”孟遥把书从他手下出来“不针对任何人,人就是这样。”

 她表情怏怏,似是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

 丁卓便也没说什么“我睡觉,你做什么?”

 “我看会书,等你醒了,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房间里温度起来了,睡意一阵阵袭来,丁卓进来开始,就打了无数个哈欠。

 他便也不跟她客气,掉身上外套。

 孟遥把他的外套抖了抖,挂起来,把水杯放在他手边的头柜上,方便他渴的时候喝。

 丁卓在上躺下,调整了下枕头,侧身看她。

 她很软,一股清淡的香味,睡在上面,既觉得舒服,又有点儿说不出的不自在。

 累,倒没什么别的想法。

 孟遥一转头,看他还睁着眼,笑说:“还睡不睡了?”

 她起身,将卧室的大灯关上,只留了一盏台灯“这样行吗?”

 丁卓点一点头,还想再看会儿,架不住眼皮越来越重,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孟遥坐在椅子上,转身看着丁卓。他呼吸平缓悠长,睡得很

 她就这么看着他,有一点入,有一点足,也有一点不知何谓的患得患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丁卓醒了过来。

 他翻了个身,却见孟遥趴在桌上睡着了。一头长发,那样垂下来,浅黄的灯光底下,看着格外柔顺。他心里有点

 他从上起来,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她头发。

 孟遥轻轻地“嗯”了一声。

 丁卓托着她手臂,半蹲下来,把她抱进怀里“去上睡?”

 孟遥迷糊糊,睁不开眼“几点了?”

 丁卓抬腕看了看表“八点。”

 她反应了一下,才说:“这么晚了?”

 “饿不饿?”

 她摇了下头“你饿吗。”

 “还好。”

 孟遥伸手,捂住嘴打了个呵欠“那起来吧,我们去吃晚饭。”

 丁卓说好,便拥着她从椅子上站起来。

 孟遥又打了一个呵欠。

 丁卓看她“要不再睡会儿?”

 “不用,吃完饭了我早点睡。”

 孟遥已经完全醒过来,伸手推了推。

 丁卓“嗯”了一声,没松手,多用了一点力,仍是抱着她。

 温柔乡英雄冢,多奇怪,自己怎么就成了这么一个黏黏糊糊的人。

 吃饭的地方近,丁卓没开车。

 吃完饭,已经九点多了,两人踩着漉漉的街道,慢慢往回走。旦城是南方,雪下了一阵就停,很难堆起来,到晚上,差不多都化完了,空气带着透骨的寒意。

 “医院什么时候放假?”

 “今年是腊月二十九,你呢?”

 “差不多的。”

 “那一块儿回去吧,”丁卓笑说“你那两箱鸭蛋,带着也不方便,我们自驾。”

 孟遥没忍住笑了,想了想,低头小声说“是不是不太好?”

 “什么不太好?”

 孟遥没说什么,摇摇头。

 丁卓忽然停下脚步。

 孟遥也跟着停下“怎么了?”

 丁卓看着她,寒夜灯光,目光显得很深“孟遥,有些事儿,逃避没用。”

 丁卓目光直视她的眼睛,像是不让她躲“你要是不怕,就跟着我往前冲。再蹩脚的将军,大敌当前,也不至于丢下士兵一人跑了。”

 冷风拂过头顶的枯枝,孟遥眨了下眼。

 她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凭空多了点儿勇气,好像又凭空多了更多的恐慌。

 她看着丁卓,听见风声里自己声音有点儿颤“…我要是怕呢?”

 丁卓上前一步,手掌按在她背后,停了一会儿,用力,把她按进怀里。

 夜风从他们衣角略过,在这个拥抱之下,仿佛都显得温柔了一些。

 “…我也怕。但不管遇见什么,我在前面,替你挡着。”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