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25章 (25)返程
孟遥刚挂了电话,就听见响起敲门声。

 她放下手机过去打开门,林正清立在门口,身上带点儿酒气,笑说:“等你两局了,还不快点儿?”

 “大家还不睡吗?”

 “不是还早吗?让人送了点温泉蛋,一块儿来尝一尝。”

 孟遥想了想“我发条短信,一会儿就下来。”

 林正清点点头,笑看着她“快点儿,不然一会儿蛋让人抢完了。”

 孟遥回房间拿起手机又给丁卓发了条信息“我可能还要跟他们打一会儿牌,你无聊的话,可以找我聊天,微信短信都行。”

 片刻,丁卓回复回复:妥。

 林正清住了一个套房,面积很大,一厅两卧,还带个晒台,沿着晒台下去,就是汤池的入口。小组的人全待在他的套房里,有的打麻将,有的看电影。孟遥跟林正清等三个同事,组在一块儿打掼蛋。

 孟遥到方才自己坐的位置上坐下,坐在旁边的同事赵月把海碗往她面前推了点“温泉蛋,趁热吃。”

 孟遥说了声谢谢,敲开蛋壳儿,往上面淋了点儿酱油,拿小勺舀着,小口小口往里送。

 林正清看着她“味道还行吗?”

 孟遥点点头“好吃的。”

 赵月问她:“去这么久,打电话去了?”

 “嗯。”“男朋友?”

 孟遥顿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立即,她便感觉林正清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他原本脸上是带着笑的,此刻表情有点僵。

 赵月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刚进公司那会儿问你,说没男朋友啊,最近刚找的?”

 孟遥神情平淡“嗯。

 林正清神情自然了些,看着孟遥,似笑非笑“上回的丁医生?”

 孟遥点点头。

 赵月接话“还是医生啊?那真好,回头问问你男朋友,还有没有条件好单身的医生,给我们也介绍介绍?”

 孟遥笑一笑“好。”

 大家吃完温泉蛋,赵月问“还打吗?”

 “打啊,怎么不打。我手气正好,不接着打不亏了?”林正清看着孟遥,笑问“你还跟我一队么?要不换换?”

 赵月便说:“打个牌你男朋友不至于生气吧?”

 孟遥有点尴尬,笑了笑“就按之前的来吧。”

 打了几盘,赵月他们那对赢得更多。到一点钟,大家都有点累了,陆陆续续有人回房间。

 一局结束,赵月打了个呵欠“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还要爬山,大家洗洗早点睡。”

 都没什么异议,丢了牌互道晚安,大家便散了。

 孟遥有点乏,打了个呵欠站起身。

 “孟遥。”

 孟遥顿住脚步。

 林正清立在她跟前“去外面庭院那儿坐会儿吧,跟你说两句话。”

 孟遥有点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没跟旦城一样下雪,但外面温度很低。

 孟遥没戴围巾手套,寒风只往脖子里扑。她把手揣进口袋里,缩着肩膀,立在庭院的廊下,等林正清开口。

 林正清看着她。

 她穿了件黑色的羽绒服,领子上的绒在风里瑟瑟颤动。廊下亮着淡白色的灯,衬得她皮肤净透,目光清澈 。

 林正清心里有一点发苦,很轻地笑了笑“上次见面,你怎么不说。”

 孟遥低声道了句“对不起”

 上次不清不楚的,她自己都还有点懵。

 “要知道这样,早该跟你把话说清楚的。”

 孟遥低着头,没吭声。

 林正清看她这样,不明所以地笑了一下。他确实没投入百分百的真心,平常不过是想到了,才记得要一阵,所以这时候说什么话都没这个立场。

 然而,他打心底里明白,孟遥是个好姑娘,他没早一点做一个决定,是他自己的损失。

 “林正清,”安静很久,孟遥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里没有太多的情绪“我不是个多相信爱情的人。所以,对这件事,我态度很谨慎。”

 “不信爱情,那你信什么?”

 “…我信命。”

 林正清笑了下“你有点儿消极。”

 “我做好了随手洗手作羹汤的准备,然而事实上…”孟遥顿了一下 “我骨子里还是更信任自己。”

 “那你现在的男朋友呢,那个医生?”

 “他…”孟遥目光里带点儿迷茫。

 他们是夜茫茫中的两只小舟,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刮到了一起,然而谁知道这风往哪儿去,又什么时候会调转方向。

 …不过是,有一时是一时而已。

 “还是得抱有希望,虽然我没荣幸成为这个人,”林正清自嘲地笑了一下“你不相信的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她为人行事永远这么稳妥,没直白地给她发张好人卡。

 孟遥没说话。

 林正清一笑“那不说别的了,祝福你吧,最好不用再给任何人任何机会。”

 他看看她“别觉得尴尬,这真没什么。我不会扰你,也不会把这事儿到处说。”

 孟遥笑了笑,说谢谢。

 他看她实在仿佛冻得不行,便说:“赶紧进去吧,洗个澡睡觉,明天还要折腾。”

 回到房间,孟遥掏出手机看了看,丁卓没给她发过信息。

 她发了条短信过去:我们已经散了,准备休息,在忙吗?

 片刻,那边回复过来:抱歉,刚睡着了。散了那就早点休息吧。

 孟遥回了个“好”又说晚安。

 丁卓回复“晚安”

 孟遥丢下手机,正准备去洗澡,手机又震了下,屏幕里跳出一句新的回复:等你回来。

 孟遥攥着手机,不自觉地勾起嘴角。

 第二天小组去爬山,在山上的民宿吃过饭,又折返回来。下午大家都懒得动,要么窝在酒店打牌,要么再去泡温暖。

 耽搁一天,三号早上,一行人出发回旦城。

 他们是自驾来的,四个同事各自开了车,一车三四人,孟遥跟赵月,还有另一个同事坐林正清的车。

 车向东行,一路风景愈显荒枯,进旦城郊区,不远处屋顶上卧着白色,赵月惊呼,下雪了?又赶紧掏出手机拍照。

 玻璃窗映着影子,孟遥看见自己笑了一下。

 她拿出手机,给丁卓发了条信息:到郊区了,还有一小时能到。

 丁卓回复:好。

 假后返程高峰,加上雪天路滑,车子堵在高架桥上,等到市中心的时候,远远超过了一小时。

 按谁近先送谁的原则,林正清先将赵月和另外一个同时送到家,最后再往东城区开去。

 车里就剩下自己跟林正清,孟遥或多或少有点儿尴尬。

 林正清往镜子里看了一眼,问孟遥:“你是先回去,还是咱们找地儿吃个中饭。”

 “先回去吧,还得收拾东西。”

 林正清便没再说什么,抬手把车载广播打开了。

 半小时后,车到了小区附近。

 孟遥说:“我就在这儿下吧。”

 “你买了那么多东西,从这儿提回去?给你送到楼下吧。”

 孟遥有点犹豫。

 林正清半开玩笑道:“怕我知道你住哪儿以后,半夜过来摆蜡烛喊楼?都是成年人了,干不出这种事儿。”

 孟遥笑了笑,指路。

 昨天已经跟林正清把话都说清楚了,她要还这么别着,反倒显得矫情。

 车拐进小区,往孟遥住的那栋单元楼驶去。

 孟遥抬头往前看了一眼,顿时一愣。

 林正清也看见了,黑色别克。

 他笑问“你男朋友来了?”

 孟遥没说话。

 林正清把车开过去,离别克两三米,停下。

 孟遥拉开车门下了车,下一瞬,便看见丁卓也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

 丁卓目光定在她脸上“回来了。”

 孟遥“嗯”了一声。

 林正清也下了车,笑着向丁卓打了声招呼“丁先生,你好。”

 丁卓语气很淡“你好。”

 孟遥有点不自在,对林正清说:“帮忙把后备箱开一下。”

 林正清躬身进车内按了下解锁,正打算去后面帮忙卸东西,却见丁卓大步走了过去。

 孟遥跟着走过去。

 “哪些是你的?”

 孟遥指了一下,丁卓把两个纸箱子和一个行李箱卸下来,放在地上,盖上后车盖。

 孟遥看向林正清“谢谢,回头去公司请吃饭。”

 林正清瞅着她,似笑非笑,也没多说什么“那行,明天公司见。”他向着丁卓挥了下手“回见。”

 丁卓面无表情。

 林正清上了车,片刻,发动车子,一拐弯,向着小区门口开去。

 丁卓弯把孟遥地上的两只纸箱搬起来“箱子你自己提?”

 孟遥忙说:“好。”

 她跟在丁卓身后,上了楼。

 在门口,孟遥伸手去摸包里钥匙,丁卓就把纸箱子放在行李箱上,拿眼瞅她。

 孟遥:“…怎,怎么了?”

 丁卓看着她,不说话。

 孟遥捏着钥匙,去开门。丁卓手臂绕过来,一把捏住她的手。

 孟遥转头看他。

 他目光有点儿沉,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孟遥这才有点后知后觉,忙说“我买了点特产,东西不好自己拿回来,所以让林正清送了一段。”

 丁卓一直看着她,过了片刻,才不带什么情绪地“嗯”了一声。

 孟遥还在揣摩这个“嗯”字是什么意思,丁卓捉着她的手,把她往自己这边带。

 这一下碰着行李箱,纸箱子摇摇坠。

 孟遥赶紧去抢救“箱子里是蛋!”

 丁卓也一下紧张起来,眼疾手快,一把抱住。

 虚惊一场,孟遥输了口气,看着他笑起来。

 丁卓也有点绷不住,勉强维持最后一点儿威严“赶紧开门。”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