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24章 (24)跨年
天气预报说近有雪,乌云阴沉沉挂着,风呼号了整天,雪也没下下来。

 下班前,经过护士站时,听见好几个护士商量着元旦怎么出去玩,也算是有点节日的气氛。

 晚上,丁卓在查房时,有病人问他,丁医生,不放假啊。

 不放。

 那跨年也守着我们啊?

 嗯,守着你们。

 病人哈哈笑起来,又说,等会儿我儿媳妇来给我送银耳汤,请丁医生也喝一碗吧。

 丁卓说好,并不当真,转去下一间病房。

 一圈转弯,丁卓往护士站去给值班护士打了个招呼,自己去趟心外,让她有事打电话。

 方竞航今天并不用值班,为了陪着阮恬,跟别人换了班。元旦值班的医生正愁不出时间陪女朋友,自然换得乐意至极。

 丁卓先去值班室看了一下,方竞航不在那儿,便直接去了阮恬的病房。

 阮恬家里有钱,不愿意亏待宝贝女儿,费了老大功夫在位紧张的医院给她了个单人病房。

 推门进去,方竞航和阮恬正拿着IPAD,不知道看什么东西,阮恬被逗得咯咯直笑。

 阮恬看见丁卓,先打了声招呼“丁医生,你今天也值班啊?”

 “嗯。”“吃过晚饭了吗?我这儿有水果。”

 “吃过了。”

 方竞航瞥了阮恬一眼“水果买了是让你吃的,你倒好,全分出去了。”

 “我不喜欢吃橘子啊。”

 “橘子维生素丰富。”

 …

 他俩在一起就这个相处模式,丁卓在旁看着,心里有点儿唏嘘。

 阮恬的心思,方竞航不是不懂,然而他除了装傻就是打太极。阮恬说,方医生,我好喜欢啊。方竞航也说,小姑娘,我也喜欢你啊。语气跟逗小猫儿小狗儿没多大区别。

 丁卓在旁边坐下,问方竞航“方瀞雅呢?”

 “昨儿就跟我打招呼说元旦跟同事刷夜,不回家了。”方竞航瞥他一眼“孟遥呢?你过节不陪着她?”

 丁卓神色平淡“她公司团建,出去玩了。”

 阮恬在旁问:“丁医生女朋友吗?”

 方竞航有意揶揄丁卓,就替他回答了:“是啊,悄没生息的,是不是一点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阮恬点头:“丁医生得请客。”

 “请客也没你的份。”

 阮恬瞪他一眼。

 丁卓有点儿想笑“你想吃什么,回头我给你买。”

 阮恬眼睛都亮了“真的?”

 “嗯。”“那肯定得是冰淇淋啊,我感觉已经有一辈子没吃过冰淇淋了。”

 方竞航听着,目光一黯,心里滋味一时有点难受。

 “冰淇淋恐怕不行,你换个别的吧。”

 “哦,”阮恬大约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是以并不感到失望“那就…那就等我想好了再说吧,行吗?”

 “行,想好了让老方给我带话。”

 “好。”她像是这承诺已然兑现了一样,弯眉足地笑了。

 阮恬把一旁吵吵闹闹的IPAD关上,问:“你们打牌吗?”

 丁卓在她关上前往屏幕上看了一眼,好像只在放一个动画片。

 方竞航说:“医院聚众赌博,你知道什么影响吗?”

 阮恬嘿嘿一笑,从枕头底下出一副扑克牌“你们不说谁会知道。”

 最后,三人玩起来了扑克。

 没过多久,竞航已经被贴了一头的纸条。

 阮恬乐得不行,非要拿手机拍下来。

 “那不行,你拍了要是发我们院BBS怎么办?我还混不混了。”

 “我保证不发,真的,我就自己看…”

 丁卓手机忽然震了下,他拿出一看,护士打来的。楼下有个病人出了点小状况,让他下去处理一下。

 丁卓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我下去一趟,老方,你赶紧回值班室,让阮恬早点睡。”

 丁卓阖上门走了,方竞航把头上的纸条揭下来,问阮恬“你困不困,要不早先休息?”

 阮恬一张张理着扑克牌“不困,再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方竞航看她片刻“嗯”了一声“那你先坐着,我下去买点东西。”

 “什么什么?宵夜吗?”

 方竞航屈指在她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就知道吃。”

 十来分钟后,方竞航提着只袋子回来了。

 阮恬又把IPAD打开了,这回放的不是动画片,听声音是个电影,里面音乐隐约有点耳

 阮恬见他进来,锁上IPAD“买什么好东西了?”

 方竞航在旁边坐下,打开塑料袋。

 阮恬往里瞧了一眼,惊讶。

 方竞航拿出冰凌和小勺“只准吃一勺,多了不行。”

 他拿小勺,挖了一点儿,递给阮恬。

 阮恬垂眼看着,脸上仍然带着笑容,目光里的情绪却完全变了。

 她盯着方竞航的手,轻声笑说:“还是不吃了,只让吃一点话,比不让吃更难受吧。”

 方竞航顿了一下,没说话,把勺子放回到冰淇淋杯子里。

 阮恬笑一笑“没事的方医生,我也不想让我爸妈担心。”

 方竞航喉咙一梗,伸手很轻地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把她在手臂底下的IPAD出来“别看了,你早点睡吧,我在这儿陪你。”

 阮恬眨了一下眼“可是我想等着跨年,明年不知道能不能…”她声音低下去,片刻后又笑起来,看向方竞航“行吗?”

 方竞航怎么可能说得出不行。

 他把后面窗帘给她拉上“那你现在别闹了,也别玩了,躺下来我陪你说说话。”

 阮恬乖巧地点了点头,躺下去,自己把被子盖上。

 方竞航给她掖了掖被角“想说点什么?”

 阮恬笑了笑“给我讲一讲你小时候的事吧。”

 “那有什么可听的。”

 “ 讲讲看吧,我想知道。”她笑意盈盈,目光殷切。

 方竞航顿了下“…我小时候比较皮,老跟人打架…”

 病房里很静,让这个夜晚也仿佛很静,带着一种水似的,悲伤的温柔。

 丁卓处理完病房的事,已经十一点了。

 他下去711买了点儿夜宵,带回值班室。拿起手机看了看,九点多发给孟遥的信息,她现在还没回。

 想给她打个电话,还是按捺下来。

 今天跨年,她又跟同事一起,顾不上手机也是正常的。

 吃过宵夜,丁卓定了个闹钟,在值班室的上躺下来。

 睡得迷糊糊,手机一震。丁卓惊醒,以为是闹钟,摸过手机一看,孟遥打来的电话。

 他立时清醒过来,拿起手机到了窗边,拉开窗帘一看,外面好像在飘着雪。

 丁卓打开窗户,听见电话那端孟遥说:“不好意思,刚跟他们在打牌,手机放房间忘记拿了。”

 “没事,”丁卓打开窗户,寒风立时夹杂着细雪飞进来,他往外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雪花正絮絮扬扬往下落“旦城下雪了。”

 孟遥顿了下“真的?太可惜了。”

 “下得大,一会儿就堆起来了,你后天回来还看得见。”

 “在帝都的时候,雪见得多了,重要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那边沉默着。

 丁卓笑了一声“你要是不好意思回答,那我替你说了?”

 孟遥低低地说了句“哪有不好意思。”

 丁卓不逗她了“没事,你好好玩。我今天在医院值班,你要是在旦城,我也不能陪你。”

 孟遥“嗯”了一声“今天医院不忙吧?”

 “还好,今天消停的,刚去方竞航那儿待了一会儿。”

 “我后天中午应该就回来了。”

 丁卓说“好”又问“给家里打过电话了吗?”

 “打了…还不如不打呢,又被我妈念叨一通,”孟遥停了一下“…我妈跟我说,孟瑜最近几次周考成绩都有点儿下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有点儿怕她是早恋。”

 “应该不至于,现在小孩儿对这些事还是拎得清的。过年回去的时候,跟她谈一谈吧,虽然接触不多,但感觉孟瑜是个懂事的姑娘,听得进去道理。”

 孟遥“嗯”了一声“孟瑜性格有点直,我就是怕这一点,她脾气上来的时候,经常会做些冲动的事。你可能不信,她读小学的时候,把一个说她是有妈生没爹养的男生门牙给打豁了。”

 丁卓没忍住笑了“男生?”

 孟遥也笑了“是的。还好那男生还在换牙期,掉了又重新长出来了。我妈当时拉着孟瑜去跟人道歉,孟瑜梗着脖子就是不肯低头。”她顿了一下“…她比我活得有气。”

 她声音听着,有一点惆怅。

 丁卓便说:“你也有气,只是没这么外。”

 孟遥问:“…真的?”

 “孟瑜喜欢给别人较劲,你喜欢跟自己较劲。”

 沉默了一会儿,孟遥笑说:“你看人还蛮准的。”

 丁卓倚靠着窗户,吹着寒冷的夜风,耳边是孟遥的声音,莫名就觉得心里很静“在医院待久了,各式各样的人都见过。”

 他还要再说什么,忽听见远处高楼那儿传来打钟的声音,一看时间,已经越过了0点“…新年快乐。”

 孟遥“啊”了一下,忙说:“新年快乐!”

 过去一年,起起落落,像是一艘平稳行驶的船,骤然撞上冰川,猝不及防。

 他是劫后余生的难民,她也是。

 两人划着救生小艇,在茫茫海上重逢。

 很远处一点灯塔的微光,夜还长,兴许找不到路,兴许最后划不到灯塔照亮的地方。

 但无论如何,此时此刻,他还有点余力,想带着她一道穿过雾。

 丁卓看着夜中远处灯火通明的高楼“…明年一起跨年吧。”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