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13章 (13)阮恬
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十月末的一场雨下,旦城渐渐显出几分冬天的肃杀之气。

 那通电话之后,丁卓一直没再联系孟遥。他也不蠢,当然能听出来孟遥话里的意思。

 丁卓早起去医院上班,先巡视了一圈病房,回到值班室。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方竞航就跑过来了。

 但和以前不同,方竞航垂头丧气,在丁卓面前坐了半晌,却一句话也没说。

 丁卓瞥他一眼“怎么了?”

 方竞航叹了声气“昨天又会诊了一次。”

 “听说了,结果怎么样?”

 医院多次会诊,是为了一个叫阮恬的小姑娘。阮恬今年19岁,患有严重的先天心脏病,但由于小时候没及时治疗,先心继发肺动脉高,并最终发展成为爱森曼格综合征。专家多次讨论,还是认为手术治疗很有风险,即便能度过围手术期,术后残存的肺动脉高,仍有可能会威胁她的生命。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方案是心肺联合移植,但供体较少,围手术期死亡率高,术后生存率也低。

 专家意见分成两派,一派认为,毕竟小姑娘才19岁,要是有合适的心肺供体,还是应当试一试手术治疗;另一派认为,阮恬家境不错,不如利用靶向药物控制病情,做保守治疗。

 阮恬刚来医院那会儿,就给心外科的医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则因为这个小姑娘着实长得漂亮,用方竞航的话来说,就像16岁时候的刘亦菲;二则是虽然患有这么重的心肺疾病,她却比任何人都开朗,随便一句话就能逗得她咯咯笑。

 那一阵,方竞航常跟他感叹,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又“阮”又“恬”的,眼看着却活不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上天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

 然而久而久之,方竞航跟阮恬接触渐深,却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

 丁卓手里的笔点在纸上,半天没有落下一个字,过了一会儿,他问方竞航:“那你是希望手术还是保守治疗?”

 方竞航头搁在椅背上,重重地叹了声气:“…不知道。”

 “老方,我还是那句话,你自己要注意分寸,阮恬只是你的病人…”

 “她很依赖我,很多次了,问我他这个病到底治不治得好?我真是不想骗她,但又不忍心告诉她实话…”

 丁卓突然十分想抽烟,忍了一会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老方,我是过来人。真的,你没必要越过这条界限,到时候自己给自己添堵…”

 方竞航抬头看他“你现在还想着苏曼真吗?”

 丁卓眉头微微蹙拢,没答。

 “界限不界限,有个几把用。难道她作为我病人,一命呜呼了,我心里就能好受点儿?”

 丁卓也有点烦躁“那你他妈能不能有点儿职业守,别给你病人增加心理负担。”

 方竞航无言以对,拿手掌抹了一把脸,起身走了。

 丁卓重新提起笔,只写了两个字,心里一股烦闷横冲直撞。他把笔扔了,拿起搁在桌面上的香烟和打火机,起身往外走。

 外面刮着四级北风,天阴沉沉的,应该是要下雨。

 丁卓点燃烟,猛了一口,把清冷的空气,一并进肺里。

 了好一会儿,慢慢冷静下来。

 他蹲在台阶上,看着夹在指间的香烟冒出一缕缕淡淡的青烟,猩红的火星渐渐被烟灰淹没。

 不知怎的,就想到中秋那天晚上,被孟遥放飞的孔明灯。

 他发现跟孟遥在一块相处的时候,心里十分平静。

 可能是因为她永远看起来沉静自持,像是筑起了一道墙,把外面的波涛汹涌都拦在孤岛之外。两个拥有共同回忆的人,能在这孤岛上,各自把废墟收拾干净,然后试着往焦土里丢两粒种子,兴许来年春天,还能冒出点芽。

 想到这儿,他手伸进口袋,摸了一下,没摸着手机,才想起来被自己放在办公室了。

 他叹了口气,把烟含进嘴里,深深地了一口。

 ·

 孟遥手臂拆线以后,就跟小组的人去熹县做调查。

 银辰大厦和熹县两个项目同时进行,孟遥早出晚归,忙得没有心思去顾及其它。

 到十一月,熹县文化产业规划的开题报告也做出来了,才总算能一口气。

 然而没有消停多久,房东的女儿孩子生了,房东为了给外孙女儿多赚点粉钱,要把房租加五百块钱。

 孟遥的工资三分之一寄回家里,了房租以后本来就不剩下什么,如今再加五百,更是捉襟见肘。她接受不了,只得自己再去找房。

 最近旦城的房子普遍涨了价,孟遥一下班就跟着中介看房,每天两三套,看了快一周,也没碰见特别合心意的。附近的小区邻近地铁线,价格只高不低,要想省钱,只得往更远的地方租。

 日子过得拧巴又拮据,像这渐寒冷的天气一样。

 最后,孟遥总算找好了房子。地点离公司更远,还要坐五站公,才能到达地铁站。但价格便宜,只要1500,条件也还不错。正好那房子和自己现在住的房子一样,都是月底才到期,她在这边一结束,就能直接搬过去。

 这件事刚定下,孟遥接到王丽梅的电话。

 先是例行汇报了近况,王丽梅听她说了租房的事,免不了唠叨两句:“还是住在家里好,一来省钱,二来也不用受这些苦。”虽然是抱怨女儿非要一意孤行出去工作,但话里到底还是心疼的。

 孟遥宽慰她两句,问及家里的情况。

 “正要跟你说呢,你苏叔叔和陈阿姨准备去旦城散散心,你空接待一下吧。”

 孟遥答应下来,又问他们什么时候来。

 “下周,具体什么时候,你打个电话问问。”

 和王丽梅聊完,孟遥给苏钦德打了一个电话。

 上回苏钦德说了那番话之后,孟遥跟苏家的相处总是小心翼翼,苏钦德不联系她,她也不敢主动。

 苏钦德问明孟遥电话的来意,叹了口气“大孟,还是你有心啊。”

 “陈阿姨最近好些了吗。”

 “好多了,家里有个亲戚一直陪着。”

 孟遥轻叹一声“那就好,叔叔你们自己要多保重。”

 末了,孟遥跟苏钦德确定了他们来旦城的时间,怕自己忘记,设了一个手机备忘录。

 到那天,旦城下了雨。

 孟遥下班以后,就立即去火车站接人。

 在出站口等了一会儿,便看见苏钦德挽着陈素月出来了。陈素月穿了一件衣,在肩上裹了一块羊绒的披肩。她看着不像夏天那段时间那么消瘦,脸上也红润了一些。

 孟遥上去“坐这么久的车,累的吧?”

 苏钦德笑说“还好,睡一觉就到了。”

 孟遥问他们是打算先去吃饭还是先入住酒店。

 “先吃,你才下班也没吃吧,吃完再说。”

 孟遥带了两把伞,一把给苏钦德,另外一把自己撑着,给陈素月挡雨。

 出了出站口,孟遥带着两人去南广场坐出租车,直接去自己已经订好的餐厅,落座以后,服务员拿过菜单他们点餐。

 孟遥把菜单递给苏钦德和陈素月“叔叔阿姨,你们看看有什么想吃的。”

 除了在火车站稍稍寒暄了两句,陈素月全程没有说话,这会儿,她翻了翻菜单,突然说:“小丁的医院离这儿近吗?”

 孟遥愣了一下“还好。”

 “那不如把他喊出来,一起吃个饭。”

 孟遥看了苏钦德一眼,后者并没有对这个提议表示出什么异议。

 孟遥只得掏出手机给丁卓打电话。

 没响两声,那边就接起来了。

 孟遥有些不自在,总觉得前几天那话撂下来,如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再主动给丁卓打电话,都显得十分没骨气孟遥低声问:“你下班了吗?”

 丁卓静了那么半秒钟“下了,今天不加班。”

 “我现在在长江路的和悦酒店,苏叔叔和陈阿姨来了,你要是有空的话,过来一起吃个晚饭吧。”

 丁卓没有犹豫,当即答应下来。

 孟遥让苏钦德和陈素月先点菜,等菜上的时候,丁卓差不多也就到了。

 点完菜,苏钦德同孟遥讲了讲最近邹城发生的事,又问孟遥工作状况如何,在旦城习惯不习惯云云。

 孟遥一一都回答了,陈素月便了一句话“女孩子还是在家的好,在外奔波总是辛苦。”

 孟遥笑说“还好,年轻的时候吃点苦也不算什么。”

 苏钦德赞许道“大孟的这个态度是好的。”

 又闲聊一阵,服务员领着一个人从大门进来了。

 陈素月眼尖,先看见人,忙打了声招呼“小丁!”

 丁卓招了招手,向他们走过来。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