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10章 (10)骑行
加完油回来,方瀞雅和方竞航也已经吃完了早餐。

 从市区开去落云湖需要两小时,方竞航一上车就睡着了,方瀞雅拉着丁卓聊天,丁卓要开车,没怎么回应,方瀞雅觉得无聊,拿出手机玩了一会儿,也开始睡觉。

 到达落云湖,四人先去订好的别墅酒店入住。

 孟遥把东西放回房间,打开窗户向外看了一眼,青空白云,远远能看见闪光的湖面。

 待了一会儿,下去楼下集合。四人在度假区内找了一家餐馆,吃过中饭以后,又各自回房间休息一小时,然后出发去骑行。

 附近全是租车的摊子,他们挑了一家车况好的。孟遥选了一辆,骑上去踩了几下,感觉没什么大问题。

 选好了车,丁卓看了看时间,对方竞航说:“这儿,你带路吧。”

 方竞航跨上车,掌着把手先走了,方瀞雅紧随其后,接着是丁卓和孟遥。

 骑了一段,拐进环湖路,凉风袭来,空气清新,仿佛肺里的浊气都被洗了一遍。

 孟遥一边骑一边看风景,骑得不快,不一会儿,就跟前面三人拉开了距离。等她意识到时,前面丁卓的身影只剩下了一个点儿。孟遥赶紧踩快一些跟上去,等离丁卓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她摁了一下铃。

 丁卓车往路边拐,回头看了一眼。

 孟遥踩得更用力“超你了!”

 刚超过去没一会儿,在前面一个上坡路段,丁卓又反超回来。

 就这样,两人不服气的你超我赶地骑了好一阵,经过了一座桥,丁卓停下了,问她:“要不要歇一歇?”

 两个人把车停在路边,站在湖岸上吹风。凉风扑过来,背上出的汗很快就蒸发了。

 “方竞航他们骑得好快,一直没看见人影。”

 丁卓说:“老方妹妹是体育特长生,打乒乓球的,老方本科也是校足球队的。”

 孟遥惊讶“这个真没看出来。”

 “以前还进过省队,就是年纪到了,成绩出不来,干脆去读书了。她小时候老生病,有一次高烧不退,差点死了,所以老方爸妈才把她送去学体育,老方也是为这才学医。”

 孟遥其实对方瀞雅没什么恶感,虽然头回见面她表出了一点敌意,现在听丁卓这么说,又有点可怜起来。

 歇了一会儿,两个人重新出发。

 孟遥跨上车,一脚踩在地上,笑说:“还比吗?前面水塔那儿,看谁先到?”

 丁卓:“不占便宜,你先骑一分钟。”

 孟遥微微扬了扬下巴“别后悔。”

 丁卓抬腕看着手表,开始计时。

 孟遥踩得飞快,天上一大片云把太阳盖住,凉爽的湖风从脸颊旁飞速擦过。

 水塔遥遥在望,身后忽响起叮铃声,孟遥回头一看,丁卓已经快要赶上来了,不甘示弱,使出浑身力气,越发踩得用力。

 越过一个平缓的坡,孟遥转头又看了一下,丁卓就保持一定距离,紧咬不放。

 很快,离水塔剩下不到五百米,后面突然加速,孟遥速度已到极限,然而距离还是越追越近。

 最后,还是孟遥早了三秒钟到目的地。

 丁卓捏着把手,自行车平滑地越过,停了下来。

 孟遥笑说:“你是不是让了?”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丁卓从自行车上跨下来,站着吹风。

 他呼吸平缓,孟遥却出了一身的汗。

 “还有一半,后面慢点骑吧。”

 孟遥点点头,从前面筐子里拿出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大口。

 后面半程,两个人不紧不慢,等到了终点,太阳已经西斜。

 方竞航和方瀞雅围在一个摊子前面,方瀞雅手里端着一碗煎豆腐,招呼两人:“你们吃东西吗?”

 小贩趁机吆喝起来“煎豆腐茶叶蛋啊,煎豆腐茶叶蛋啊!”孟遥一边停车一边说:“不了,你们吃吧。”

 丁卓把车停下,清点战果:“两点半走的,现在四点半。”

 方竞航拿牙签从妹妹碗里戳了块豆腐“你俩不行,我们等你们老半天了。”

 方瀞雅也笑说:“丁卓哥,这还不是我巅峰时的水平。”

 “嗯,”丁卓爽快认输“你们是专业的。”

 离开环湖路,四人踩着车,慢慢往回骑。

 夕阳很大很红的一个,缀在西面天空上,空气被染成浓稠的

 孟遥抬头看了看天,很久没觉得这么畅快,像是暗云累积,总算落了雨,天空也渐渐显出亮

 前面方瀞雅和方竞航的身影拐了道弯,慢慢远了,孟遥加速踩了两步跟上去。

 刚右拐,对面突然逆向来了一辆左拐的电动车。

 孟遥吓得呼吸一滞,赶紧转过车头,然而还是迟了一步,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被那电动车扫得连人带车摔倒了。

 那电动车只略停了一下,便逃之夭夭了。

 孟遥只觉得手臂钻心一疼,脑袋了一懵,半晌都没缓过来。

 “孟遥!”

 殿后的丁卓跟上来,停车一脚跨下,赶紧过去把在孟遥身上的自行车扶起。

 “怎么样?”

 孟遥没说话,咬着抬了抬手臂,却见手肘下方长一道口子,皮都仿佛给挫烂了,正在往外渗血。

 她往地下看了一眼,手臂好巧不巧,就撞在路牙的拐角上了。

 丁卓伸手将她扶起来,托住她手臂,缓缓地扭动着用了一下力“里面骨头疼吗?”

 孟遥摇头。

 丁卓掏出手机,给方竞航打了个电话,对孟遥说:“坐着等会儿,我让他开车过来了。”

 他看了看孟遥“还有哪儿伤了?”

 孟遥疼得一头冷汗,说话只剩气声“膝盖撞了一下。”

 她穿着宽松的运动长,丁卓蹲下去,把子挽到膝盖以上看了一下,肿了,但没破皮。

 “膝盖骨头疼不疼?”

 “不疼。”

 丁卓站起身“还好,问题不大。”

 没一会儿,方竞航开着丁卓的车到了。

 丁卓让他把两辆自行车回去,自己开着车去附近找诊所。

 伤口太深,诊所只给简单消了毒,也不能做进一步处理。

 孟遥本来已经缓过来了,消毒的时候,又疼得一脸煞白。出诊所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附近建筑少,远处一片漆黑。

 丁卓给车解锁,也不多说什么“上车。”

 “我找个车回去,你跟方竞航他们接着玩吧。”

 丁卓拉开车门“你这伤口得清创,还要针,走吧,要玩以后有机会。”

 孟遥只得上车。

 回去路上,路宽车少,丁卓开得很快。

 孟遥不爱给人添麻烦,这会儿又疼又觉得沮丧,跟丁卓道了声歉。

 “道歉什么,都是老乡,你又是曼真的朋友,帮点忙应该的。”

 孟遥楞了一下,微抿着,向前面镜子了看了一眼。镜子映出丁卓的眼睛,他正目视前方。

 孟遥转头,看向窗外。

 一片片稻田迅速往后退,黑暗里浮着几星灯火,仿佛在夜风中,摇摇坠。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