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7章 (07)中秋
这一通电话,丁卓没有太放在心上。一天24小时,不是在手术室就是在病房,剩下的时间才有可能是躺在宿舍那张上。

 太忙,以至于没有多的精力去心其他。

 早上一轮病房查完了,他终于能去值班室歇口气,过会儿还有台手术,主刀的是他的导师。

 旦城医科大附属医院在旦城能排进前三,大医院晋升慢,他去年刚考过了主治医师,但还是得被当作住院医师用。不过因为导师是主任医师,他时常能跟着上手术台,大手术能混个三助,小手术导师就丢开让他去练手。普外科虽然年轻医生多,但病人也多,平均下来这样练手的机会并不少。

 相比而言,方竞航待的心外科就艰难得多。一则病例少,二则手术大,平常针的机会都一群人跟着抢。

 丁卓刚在值班室待了没多久,方竞航就过来了。

 他每天都要来报道一次,普外的护士们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喜闻乐见。

 方竞航跟丁卓是大学同学,本科的时候睡上下铺。这么些年,他这人脑子不见长,脸却是越来越好看了。从大一开始,方竞航身边莺莺燕燕就没断过,但他深谙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所以从不对心外的护士下手,而是跑来普外拈三搞四。

 “这是普外,你他妈能不能好好在你心外待着。”

 “我他妈是过来有事,你这人能不能不要把凡事都想得这么龌龊。再说了,这一大桌子菜,也没见你动啊?你不吃,也不许别人动筷子?”

 丁卓懒得理他。

 方竞航先去找护士长办完事,临走前又来值班室“我妹三令五申让我叮嘱你,冰皮月饼容易坏,你赶紧吃了。”

 丁卓没什么情绪地“嗯”了一声。

 方竞航立了一会儿“那我回去了,一会儿有个会诊。”

 丁卓问了一句:“给谁会诊?”

 方竞航一顿“还能有谁。她手术不能再拖了…”

 丁卓有话想说,但到嘴边却只剩下一句“老方,你注意点分寸。”

 方竞航没应,转身走了。

 下了手术,丁卓去食堂吃饭,看见方竞航跟在几位专家身后进来。

 方竞航也看见他了,打了饭以后到他对面坐下。

 丁卓上午体力消耗大,没心思说话,先扒了几口饭才缓过来,抬头一看,方竞航面前那碗红烧几乎一筷子都没动。

 “会诊结果怎么样?”

 方竞航叹了口气。

 丁卓也不知该说什么。他这人,既不善于讲道理,又不善于安慰人。

 方竞航潦草吃了几口,端起餐盘“我先走了。”

 丁卓点了点头。

 吃过饭,回科室之前,丁卓先去外面了支烟。

 前一阵连续下了几天的雨,温度降下来,到正午,阳光也不觉得热。

 前面空地上,有个年轻姑娘正搀着一位穿病号服的老人慢慢遛弯。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盯着看了很久,直到两个人消失在空地的那一头。

 生活像一潭水,有人随手撒了一把石子,泛起的涟漪,如今也渐渐消失不见了。

 中秋那天,快下班时,丁卓正在值班室翻病例,门口光线一暗。

 抬头一看,是方竞航的妹妹方瀞雅。

 方瀞雅甜甜一笑“丁卓哥,晚上加班吗?”

 她穿着条浅咖的长裙,也不进来,就立在门口。

 “今天不加。”

 “那跟我们去吃牛排吧,有个partner送了餐厅的免费体验卷,马上就要到期了。”

 丁卓看她一眼“行。”

 方瀞雅笑说:“那我能在这儿待着吗?你们是不是六点下班。”

 丁卓说“你进来坐吧。”

 方瀞雅这才尤进来,找了个空位置坐下。

 丁卓还有事要处理,也没时间陪她聊天。

 方瀞雅仿佛一点也不介意,打量了一会儿值班室,又把手机掏出来玩。

 丁卓处理完所有病例资料,已经是六点多了。

 方瀞雅立即站起身,笑问:“是不是可以走了?”

 “你哥呢?”

 “他在病房,陪一个病人聊天,让我们准备好了就给她打电话。”

 “我去趟洗手间,你去电梯口等我。”

 方瀞雅笑着说了声好。

 丁卓了白大褂,去洗手间洗了个手,然后跟方瀞雅直接坐电梯下一楼。

 在大堂等了一会儿,方竞航也下来了。

 医院车位紧张,丁卓一般把车停在学校里。

 往学校走的路上,方瀞雅笑说:“你们学校环境还蛮好的。”

 方竞航忍不住拿话挤兑他:“你上回来的时候,不还说我们这儿是穷山恶水?”

 方瀞雅赶紧看了丁卓一眼,看他没什么表情,心里反倒七上八下的,她有点恼,怪哥哥拆穿她不给她面子。

 丁卓淡淡说:“还行,设施齐全,风景的话,比不上综合大学。”

 方瀞雅笑了一下“我们学校风景还不错,丁卓哥你下回去暮城玩的话,可以去逛逛。”

 “好。”

 丁卓在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拿出车钥匙解了锁。

 方瀞雅见方竞航伸手去拉副驾驶的门,忙说“我坐前面,我晕车。”

 开车去餐厅的路上,方竞航跟丁卓聊起了最近的一些医改新政策。方瀞雅便不上话,不过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装作认真听两人的聊天,空看一看丁卓。

 她觉得他穿白大褂好看虽然是好看,但总显得有些不好接近,还是常服更好一些。

 路上堵车,到餐厅的时候已经过了七点。方瀞雅提前定了座,三人没有排号。

 两个大男人,都饿了一天,吃相实在是算不上多好。

 丁卓不怎么喜欢吃西餐,总感觉多少东西吃下去都填不肚子。

 吃完饭出了餐厅,方瀞雅笑说:“前面有灯会,要不要去看看。”

 方竞航这才意识到自家妹妹今天分明全都是设计好了的“上回那踩踏事故的新闻不记得了?别折腾了,赶紧回去睡觉。”

 方瀞雅咬了咬“哥,今天是中秋…”

 “中秋什么意思,家人团聚,你不是天天跟我待着吗?”

 方瀞雅也没忍住抬高声儿“我来旦城这么久了,你有好好陪过我吗?”

 场面僵持着,有点难看。

 丁卓说:“行了老方,去看看吧。”

 方竞航没脾气了“走吧走吧,几个破纸糊的灯笼,有什么好看的。”

 一路过去,游人如织,远远就看见江面上光溢彩。

 车全都堵在了路上,确实即便想走,也走不了。

 方瀞雅在路上买了盏孔明灯,准备去下面的堤岸上放。她自己一个人乐呵呵,像出笼的雏鸟一样,沿路的摊子挨个看一遍。

 方竞航和丁卓都没说话,心情是一样的。

 早几年的时候,也跟她一样,瞅着什么都稀奇。那时候,宿舍六人喝醉了,就在下面的坝上吹风聊天,有个哥们儿喝高了,非要了衣服去江里泳,被他们死死摁住。

 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想起来都已经有了一层隔膜。

 三人缓慢挪动,总算沿着台阶到了下面。

 方瀞雅找了个相对空旷的位置,问丁卓借了打火机,让方竞航帮忙,开始点孔明灯。

 丁卓隔了一段距离站着。

 江上吹来的风,带一点的咸味。

 丁卓把目光投向远处,对岸楼群林立,一盏一盏的灯火,把这个节日渲染出一种热闹却又疏离的味道。

 他静静看着,忽然,视野之内飘起了一盏孔明灯。

 他以为是方瀞雅放的,逆着孔明灯飞起来的方向看过去。

 那里站在一个女人,浅色针织上衣,牛仔和带一点跟的高跟鞋。

 周围吵吵嚷嚷,她微仰着头看向夜空,身影显得茕茕。

 丁卓愣了一下,又盯着看了一会儿,确认自己没认错人。

 “孟遥。”

 孟遥转过头来,看见他时,脸上现出惊讶的神情。

 丁卓向她走过去。

 孟遥捋了捋头发,笑着打了声招呼“你一个人?”

 丁卓指了指捣鼓半天还没把孔明灯放飞的兄妹“跟朋友来的。”

 “吃过饭了吗?”

 “吃了。”

 孟遥笑说:“我本来准备回去,出租车堵在路上了,干脆下来看看。”

 丁卓点一点头。

 前方,方瀞雅一声欢呼。丁卓和孟遥一同转过头去,却见她放了手,灯摇摇晃晃地飘了起来。

 丁卓抬头,去看方才孟遥放的那盏,飞得很高了,只剩下一个橙的点。

 孟遥也抬起头,夜空让灯缀,远远近近,大大小小,有点儿像星星。

 她心里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愁绪,一样,浅啄沙滩,又退回去。

 鼻尖忽然飘来一阵淡淡的烟味,孟遥转过头,看向丁卓。

 他点了一支烟,红色的火星,在指间忽明忽灭。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