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6章 (06)开车
饭局很平静,没人提议喝酒。

 结束时外面雨已经停了,夜显得比平常更净一些。

 丁卓要送冯老师回去,冯老师笑道:“不麻烦了,我侄子过来接我,车已经到前面路口了。”

 丁卓说:“那我陪您过去。”

 孟遥有些不尴不尬的,便同丁卓打了声招呼,打算先走。

 丁卓看她一眼“你住哪儿?”

 “金小区。”

 “那近,我开车送你。”

 孟遥手里捏着长柄伞,无意识地把伞柄转了一下,低声说:“不用麻烦了,我坐地铁方便的。”

 丁卓却一摆手“等一会儿。”便搀着冯老师往外走去。

 孟遥一下有些无所适从,几步下了台阶,踌躇片刻,又站回去。

 差不多是食客陆续散场的时候,三五个人大着舌头说醉话,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袭来。孟遥蹙了蹙眉,让到一旁。

 顿了顿,她往下走,到了酒店前的人行道上,又停下脚步。

 犹豫许久,她还是没再迈开脚步,就站在路边,拿手里长柄伞的伞尖磕着地砖,一下又一下。

 冯教授腿脚不便,丁卓扶着他走得很慢。

 马路上漉漉的,映着堵得当当的车灯,一条街上光溢彩。

 冯教授问他:“这段时间怎么样?”

 丁卓沉声说:“还好。”

 曼真在旦城的遗物,是他一手整理的,不敢细看,所有东西都打包寄回给了苏钦德。

 “小丁啊,我这人有时候信命,生死富贵,全由天定…人还是得向前看。”

 丁卓目光沉沉,没答话。

 冯教授叹了声气“把自己日子过好吧。”

 到路口,丁卓把冯教授送上车,目送着车子汇入车,转身往回走。

 快走到酒店,便看见旁边自行车和行人来来往往,孟遥站在一棵樟树底下。

 丁卓喊了一声。

 孟遥回神,忽觉脖子里一凉,抬头看了看,以为又下雨了,结果叶上的雨水,被风一吹,簌簌往下落。

 她手里的动作也跟着停住,立起伞柄。

 “我去停车场把车开过来,你等一等。”

 孟遥点一点头。

 丁卓向停车场走去,路面映出斑驳的灯光和树影。

 孟遥心里生出一种烧灼般的焦虑,然而她仍然没有动,站在原地,等他过来。

 没一会儿,一辆黑色别克驶过来,在路旁停下,丁卓摇下车窗。

 孟遥拉开后座车门坐上去。

 路有点堵,走一段停一会儿。没人说话,车里很安静,只有引擎运作的声音。

 孟遥微眯着眼,看着路灯一盏一盏往后飞逝。

 丁卓开了车窗,沉声说:“我支烟。”他降了车速,从储物格里拿出一包香烟,出一支点燃。

 风刮进来,腾起的烟雾迅速吹散,有几缕飘到跟前。

 孟遥了一下鼻子。

 丁卓抽烟的时候,越发显得沉默疏离。

 孟遥把目光转向车外。

 没一会儿,到了小区附近,丁卓问:“怎么走?”

 “直走,红路灯路口右转。”

 到小区门口,孟遥说:“就停在这儿吧,外来车辆不能进去。”

 丁卓踩了刹车。

 孟遥说道:“谢谢,你回去注意安全。”

 丁卓点一点头“你在旦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话,客客气气的。

 孟遥笑一笑,同样客气道“好的,谢谢。”

 她拿上伞和包,拉开右边车门,下了车。

 她站在路边,摆了摆手,看着车轮动了,转身回去。

 到门口,脚步顿了一下,没回头,接着往里走。

 随后一段时间,公司接了蓝天集团的一个策划案,孟遥跟着林正清,第一次着手正式的项目。

 早期要先出一个开题报告,林正清让她先试着写写练手。

 孟遥从前没做过这个,但她有自己的办法,无论做什么类型的文字工作,先从收集资料着手。

 花了三天时间,孟遥把成稿出来,交给林正清看,林正清翻了一遍,笑了笑,也不发表评论“下午有没有空,我们去银辰大厦考察考察。”

 银辰大厦是旦城东城区的一个地标建筑,共有一百层,九十九层是观光层。

 但由于地理位置不好,银辰大厦自开盘以来就在亏损。当年为了建这楼,政府把周边好多地方都拆了,其中不乏居民极有感情的一个百货大厦。牺牲颇多,却收效甚微,蓝天集团亏了三年,也扛不住了,打算撤资,把这楼转出去。如今找策划公司,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最后一步。

 下午,林正清开着车过来,载上孟遥和另一个同事一去道银辰大厦。

 进去,先看见促销广告,中秋钜惠,如何如何。

 林正清笑说:“都快忘了马上就中秋了。”

 他也不看孟遥,只问另一个同事“中秋什么安排,要不大家一块去澳门玩?上回做的那个项目,现在搞起来了,负责人一直想请我们吃饭。”

 同事便说中秋要去丈母娘家吃饭。

 林正清这才看向孟遥“孟遥,你呢?”

 孟遥笑说“可能得回家吧。”

 林正清还要再说什么,蓝天集团负责接待的人打来电话,他接完,说道:“走吧,直接上九十九层。”

 工作,又是上班时间,九十九层没有一个游客。

 四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孟遥小心翼翼走到观景台,升长脖子往下看了看,巨大的层高让她有点眩晕,只得将目光投向远方。

 天有点,灰沉沉的,看出去的景并不好。

 林正清走到她身后,笑问:“怕不怕?”

 “还好。”

 孟遥转身,要下观景台。

 林正清伸出手,正打算扶她,孟遥已避过去,跳下台子。

 林正清收回手,摸了摸鼻子。

 参观完了九十九层,接着去逛下面的商场。

 孟遥看月饼都在做活动,忍不住买了几盒。林正清要帮忙付账,孟遥拦下来。

 林正清也没勉强,笑问“怎么买这么多?”

 孟遥淡淡解释“给家里的几个亲戚。”

 回去路上,林正清问孟遥对下午的考察有什么想法。

 孟遥想了想“里面看外面不好看,外面看里面也不好看。”

 林正清笑说:“有点儿到点子上了,你再回去想想,明天头脑风暴的时候展开说一下。”

 到了地铁站,同事下了车,孟遥也准备下去。

 林正清说:“坐着吧,我送你回去。”

 “坐地铁方便的,不用了。”

 “你手里不提着东西么。”

 同事看两人争来争去,眼神就有些暧昧了,笑道:“我赶时间,先走了。”他“砰”一下把门关上。

 这一下,孟遥要是再去拉门,就显得有些矫情。

 路上免不了要交谈,几次林正清要把话题往孟遥自己身上扯,都被孟遥绕开了。

 快到小区了,孟遥让林正清停车“我就在这儿下吧,进去是单行道,不好掉头。”

 林正清把车停下,孟遥道谢之后下了车。

 她走出去几步,发现林正清车没动,心里生出点儿警觉,停下脚步。

 过了片刻,林正清发动了车子,她这才迈开脚步,边走边留了个心眼,确定林正清确实没跟着她,才往小区方向走。

 男人太过游刃有余,多半并没有多少真心。这道理,孟遥很清楚。

 第二天早上,孟遥把几盒月饼寄了回去,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叮嘱王丽梅给苏家送两盒。

 她晚上整理资料到太晚,在地铁上有点犯困。怕睡过头,定了个十分钟的闹钟。头靠着旁边的玻璃挡板,闭眼打瞌睡,思绪飘散,飞得很远,忽觉包里手机一震。

 她倏地醒过来,以为闹钟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是条短信。

 丁卓发来的。

 “中秋你回家吗?”

 孟遥愣了一下。

 她以为,上回那两句客客气气的场面话以后,两人不会再有什么联系。

 过了一会儿,孟遥才回复“不回。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等了片刻,没再回复。

 孟遥锁了屏,把手机捏在手里。

 又过了一站路,手机忽持续振起来,是丁卓打来电话。

 孟遥忙接起来。

 “不好意思,刚有点事。”隔着电话,他声音听着有点不一样,好像更沉一点。

 孟遥说没关系,又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如果你回去的话,本来想让你帮忙带点月饼,”丁卓顿了一下“给陈阿姨他们。”

 孟遥垂下目光“公司有事,我估计没时间回去。”

 丁卓静了片刻“朋友送的冰皮月饼,估计不能寄,你要是不介意,拿两盒去吃?还有,上回你帮忙捎的腊肠,我不做饭,一直在冰箱里放着…”

 孟遥心里忽然觉得难受,忍不住打断他“谢谢…其实我也没怎么下厨。”

 那边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丁卓说:“好。那打扰你了。”

 他说了句再见,挂了电话。

 孟遥把头靠在隔板上,闭着眼,忍不住叹了声气,一阵没来由的恍惚,好像所有的线头全散了,抓不住。

 他坦坦,无所顾虑。可她却未必。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