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4章 (04)见面
丁卓晚上九点收到一条短信。

 说来很巧:

 他八点才下班,回住处冲了个澡,倒头就睡,睡得迷糊糊,口渴醒了。

 转头一看,窗帘没拉,从玻璃窗里出一点发亮的天色,近处远处的楼房灯火影影绰绰。

 他一时分不清是深夜还是凌晨,伸手把柜子上手机摸过来。

 刚解锁,一条消息就蹦了出来。

 丁卓看完,才想起来中午丁妈妈同他打过招呼,说是孟遥要替他把移动硬盘捎过来。他下午跟着导师做了一台手术,忙完就回家睡觉,完全忘了这茬。

 丁卓直接回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起。

 丁卓从上坐起来,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同孟遥打了声招呼。孟遥问他:“你现在方便吗?我住在中心公园附近这儿,如果方便的话…”

 丁卓当即说方便。

 人家千里迢迢来旦城,没道理还让人再转一趟地铁专程给他送东西。

 丁卓起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衣服,出门乘地铁。

 到中心公园站,二号口出去,一眼便看见孟遥站在前方路灯底下。

 她穿一间宽松的白色衬衫,下摆扎在牛仔里,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

 丁卓喊了她名字。

 孟遥转过头来,看了一秒,向他招了招手。

 丁卓走到近前,孟遥弯去提搁在地上的两个环保袋“硬盘在袋子里,阿姨还给你准备了一点腊肠和干货。”

 丁卓忙伸出手去“我来提。”

 两只袋子拎起来掂了掂,还沉。

 丁卓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她头的汗“才到?”

 “嗯。”“那你吃晚饭了吗?”

 “给你发短信那会儿刚在酒店办了入住,还没吃。”

 丁卓直截道:“走,请你吃宵夜。”

 孟遥犹豫。

 丁卓便说:“我妈做事有时候不过脑子,这么重的东西还让你带过来,一路上麻烦你了。”

 孟遥笑了笑“没事,我放在箱子里的,也没多重。”

 “那走吧,前面有家面馆味道还行,11点打烊。”

 丁卓将两只袋子提在一只手里,走去前面,孟遥跟在他身后。

 旦城夏天热,尤甚于邹城。到晚上,水泥地上的热气也还没散尽,一阵阵往人脸上扑。

 丁卓穿的灰色T恤,后背让汗给浸了。

 孟遥从包里摸出一张纸,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

 走出去三四百米,到了面馆。

 丁卓推开门撑着,让孟遥先进去。

 店面不大,收拾得很干净,这个点,只有他们两个人。

 店员递上菜单,孟遥扫了扫,问丁卓:“什么比较好吃?”

 “豌杂面还行。”

 “那来一碗豌杂面,”孟遥正要把菜单递给一旁的服务员,又顿了一下,问丁卓“你吃过了吗?”

 丁卓摇头“两碗豌杂面——喝什么?”

 孟遥低头看菜单“酸梅汤,行吗?”

 “行。”

 下完单,服务员很快把一扎冰镇酸梅汤端上来。

 孟遥倒了两杯,把其中一杯推到丁卓跟前,自己端起另一杯咕噜咕噜喝了大半。

 静了一会儿,丁卓开口:“听我妈说,你来旦城面试。”

 “嗯。”“不考公务员了?”

 孟遥很淡地笑了一下“可能还是大城市工资高一点。”

 “什么工作。”

 “一个策划公司,做文案。”

 “我记得你以前是当记者的。”

 孟遥顿了一下“…嗯,换个工作试试吧。”

 一时又安静下来。

 孟遥低头喝了口酸梅汁,过了片刻,问:“上回你说的画展…”

 话题不可避免的,总要回到曼真身上。

 丁卓微垂着头,不大能看清眼里的情绪,声音听着倒是很平淡:“冯老师说下个月筹备好。”

 孟遥点点头,心里有点涩,没说出话来。

 一会儿,两碗豌杂面端上来。

 红汤里卧着碱面,豌豆和牛做配料,撒了点儿香菜末子,红红绿绿的,看着很有食

 孟遥取了双筷子,挑了点儿面尝了一口,有点辣,但味道很不错。

 她晚饭在车上没吃,本来是饿过劲儿了,但现在又被挑起食

 丁卓同样。

 两个人都没说话,埋头吃面。

 没一会儿,孟遥吃完了,丁卓也放了筷子,问她:“吃了吗?要不要再吃点别的?”

 孟遥点点头。

 丁卓抬腕看了看手表。

 孟遥也往他腕上那儿看了一眼“那走吧?”

 丁卓点头,起身去结账。

 推开门,外面濡染的空气扑面而来。

 丁卓放眼,向着不远处的车看了看“你住哪儿?”

 孟遥伸手指了指“前面的快捷酒店。”

 丁卓便要送她过去。

 孟遥忙说“不用送了,很近,你直接去坐地铁吧,免得错过末班车。”

 丁卓却很坚持“来得及——走吧。”

 旦城是大城市,这个时间,热闹不退反增。

 两个人走在人行道里面,不断有车从身旁机动车道里飞速略过,留下急促的一声。

 在一个路口等红灯时,孟遥侧头看了丁卓一眼。

 他微拧着眉,夜混合灯光映在他眼中,显得他心事重重。

 孟遥微叹了一声气。

 很快红灯变成了绿灯,两人过了斑马线,孟遥住的酒店转眼就到了。

 孟遥停下脚步“谢谢,就送到这儿吧。”

 丁卓点了点头“面试是明天?”

 “明天上午九点。”

 “那祝你面试成功。”

 孟遥笑了一下,道了声谢。

 丁卓没有立刻就走,看着她,有些犹豫。

 片刻,两人同时开口。

 孟遥忙说:“你先说吧。”

 “你说。”

 孟遥看向他手里提的袋子上“阿姨说腊肠是用真空包装封好了的,不过现在天气热容易坏,让你放在冰箱里。”

 丁卓点头“好——那你早点上去休息。”

 孟遥目光在他脸上停了片刻,等了一下,点了点头。

 丁卓上了地铁,坐下以后,拿出手机,才发现有个未接来电,是朋友方竞航打的。

 他回了个电话。

 方竞航嘻嘻哈道“哪儿鬼混去了?”

 丁卓没什么心思跟他开玩笑,直接问道:“什么事?”

 “哦,就跟你说一声,我今儿搬进去了。”

 丁卓在旦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上班,现在博士在读。学校跟医院离得近,他一般就住在博士楼里,下班过去走路不过五分钟。

 前几个月,他整租了一套房子,六七十平米,预备和苏曼真一起搬进去,休息的时候可以过去住。

 现在,这套房子对他而言派不上用途了,恰好方竞航与大学刚毕业的妹妹准备合租,丁卓就把房子转租给了他们。

 丁卓“嗯”了一声。

 “你的车,我给你开回学校?”

 “行。”

 方竞航听出他情绪不大好“怎么了?今儿做手术被你导骂了?”

 “没什么事,我挂了…”

 方竞航忙说:“等等——你在学校?要不我过来陪你喝会儿酒。”

 “喝个,你明天早上不是有台手术?”

 方竞航笑了“你怎么对我的行程比我自己还清楚。”

 丁卓懒得和他扯,直接挂了电话。

 出了地铁站,丁卓停了一会儿,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自己没带着烟。

 他去旁边小超市里买了包新的,又把缺的沐浴、牙膏这些东西一并补齐了——这一阵,日子过得混混沌沌,只是多年下来养成的习惯,推着他继续往前走。

 学校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是条固定好的铁轨,他凭着惯性,还不至于离轨道。

 回到宿舍,丁卓坐在桌子前,静静着烟。

 隔壁宿舍传来喁喁人声,除此之外,只有空调嗡嗡运行的声响。

 一支烟完,他又去冲了个凉,出来准备睡觉,看见放在桌子上的袋子了,走过去把腊肠拿出来,进平常被他拿来冰啤酒的老旧冰箱里。

 东西都收拾好了,丁卓去上躺下。

 他这一阵累得够呛,睡觉都得争分夺秒。

 今天好不容易不用值夜班,这会儿却睡不着了。

 干躺了一会儿,他翻身起,去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又点了一支烟,把移动硬盘上去。

 前几天笔记本硬盘崩了,修好以后,还得重新回传备份资料。

 他在椅上坐着,慢慢喝着酒,盯着文件拷贝的进度条。

 那进度条半天蹿一小点,酒浸得喉咙发苦,夜沉沉,还很长。

 第二天到医院,正从值班室出来,走廊里窜出来一个人,将他肩膀一搂“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去我那儿吃个饭?我妹妹久仰你的大名,一直想见你一面。这丫头片子没别的什么优点,就做饭还行。”

 丁卓把白大褂扣子扣好,翻了翻领子“说不准。”

 方竞航就这么挂在自己身上,丁卓走出去两步,伸肘将他一撞“你他妈骨头发软?自己站不稳?”

 方竞航笑嘻嘻“我软不软,你还不知道?”

 一旁刚来医院的实习小护士发出气声,惊恐地望着他俩。

 方竞航笑着瞅了小护士一眼,站好,整了整衣服“我回去了。”

 丁卓顿了一下“我下班了给你打电话。”

 方竞航笑了笑,摆手往回走,走出去几步,转身“等等。”

 丁卓停下脚步。

 方竞航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扔给他“差点忘了。”

 丁卓稳稳接住,揣进上衣口袋里,转身往病房去了。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