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途 下章
第1章 (01)苦夏
途》

 文/明开夜合

 2016年6月28

 明入梅。

 邹城闷在热的空气里,到深夜也没凉快下来。老旧的空调不顶用,犯了痨病的老牛一样哼哧哼哧,半天吐不出两口冷气。

 厚厚一本行测摊在桌上,只做了两页纸。

 孟遥心里烦躁,坐在椅上,弓着去够帘子后面边上的空调遥控,又使劲摁了几下。

 她找了支木簪子,把头发绾起来,坐着发了一会儿呆,重新拿起笔。

 桌上电话一振。

 孟遥怕吵醒妹妹,赶紧接起来,掩上门去客厅。

 苏曼真打来的,喊她出去喝酒。

 一看时间,十一点半了。

 苏曼真声音醉醺醺,孟瑶有些不放心,挂了电话,回房间换衣服。

 孟瑜拉开布帘,声音迷糊糊“姐?”

 “没事,”孟遥把头发从T恤的领子里拉出来,拿上钱包钥匙,摁了台灯“我出去接一下曼真。”

 喝醉了,人沉,挂在肩上直往下滑。

 孟遥累出一身汗,走过两条街,到了苏曼真家门口。

 苏曼真嘴里冒胡话,抱着她不断喊“遥遥”

 孟遥苦笑,一手搂着她,一手敲门。

 半晌,没人应。

 孟遥从苏曼真包里摸出钥匙开门,搀她进卧室躺下,替她了外衣外,打开空调。待温度降下来,抖开空调被,盖上。

 孟遥怕她口渴,倒了杯清水,放在边柜子上。

 坐了一会儿,正要走,苏曼真手机响了一声。

 孟遥拿过来看了一眼,瞥见“丁卓”两个字,就又把手机放回去。

 孟遥摇了摇她手臂“我先回去了,你要是口渴,水在这儿,醒了给丁卓回个短信。”

 苏曼真嘟哝着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听见了。

 孟遥把台灯拧暗一点儿,给她带上门走了。

 闷热,没有一丝风。

 孟遥额上背上汗珠扑簌簌往下落,心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苏曼真家住在柳条河边,朝北的窗户一推开就能望见河水。

 经过三道桥的时候,孟遥往柳条河里看了一眼。

 一轮惨白的月亮映在黑沉沉的水里,边缘晕开了。

 孟遥加快了脚步,路灯光越过树枝,将她身影拖出不规则的影子。

 到家,孟遥又冲了个凉。

 还想再刷会儿题,却是如何也看不进去了。

 她平常不这样,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绪不宁。

 孟遥关了台灯,去上躺下。

 孟瑜翻了个身,嘟囔“曼真姐回去了?”

 “嗯。”孟瑜打了个呵欠,往里让了让。

 孟遥侧躺下,脸枕着手掌。

 书桌上电脑电源线接头上有指示灯,电充了,散发着一点儿幽绿的光。

 孟遥看了一会儿,伸手拉上布帘。

 睡到半夜,被热醒了。

 孟遥一头的汗,伸手去摸枕头旁边的空调遥控。

 按了两下,没反应。

 她掀开布帘看了一眼,电源接头的绿光熄灭了。

 孟瑜也醒了“怎么这么热。”

 孟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翻身下,把窗户打开,外面起了一点儿风,缓缓地吹进来,时有时无。

 孟遥从抽屉里找出把扇子,递给孟瑜“估计是保险丝烧坏了。”

 她拿手机照明,又去外婆的房间看了一眼。外婆睡得踏实,并没有醒。

 她打开窗户,点了盘蚊香,放在边上。

 去电闸那儿看了一眼,没跳闸。隔壁和对面同样一片黑暗,看来是真停电了。

 孟遥回到上,孟瑜扇子盖在前,又已经睡着了。

 孟遥躺下,睡不着。

 口憋闷,一股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她拿起扇子,慢慢地摇。

 不知过了多久,听见空调“滴”的一声,笔记本电源指示灯也跟着亮起来。

 孟遥重新打开两间房的空调,倒了杯水喝,重回到上躺下。

 闭眼干躺了很久,总算迷糊糊有了睡意。

 思绪飘散前,她听见外面遥遥的,传来几声狗吠。

 清早,被雨水噼里啪啦浇在玻璃窗的声音吵醒。

 孟遥起,往外看了一眼,暴雨如注,整个世界都被笼在白花花的雨幕之中。

 洗漱完毕,去厨房做早饭。

 正在等油煎热,忽听见“砰砰砰”砸门的声音。

 孟遥赶紧关了化气灶过去开门

 母亲王丽梅浑身透,将门板一推,目光落在孟遥脸上,停了一下,大气:“…曼真出事了…”

 到下午,雨还没停。

 柳条河河水暴涨,地势低洼的路段已经被水淹没。

 孟遥身上透的衣服被体温熨得半干,贴着肌肤,又沉又冷。

 王丽梅送走了警察,把孟遥从椅子上搀起来“…快去换件衣服。”

 孟遥抬头,目光幽沉茫然。

 早上一接到消息,她伞也没打,一头冲进雨中。

 道路滑,在路上跌了一跤,顾不上,爬起来继续跑。

 到时,苏家门口已被围了个水不通。

 孟遥远远听见里面凄厉的哭声,身体一震。

 直到那时候,一直被她刻意封闭的知觉才苏醒过来。

 耳中,听见有人议论:

 清早,住河岸边的邻居家听见打雷声,起收衣服,一推开窗,望见被越发密集的雨点敲出层层涟漪的河水里,浮着一抹刺目的红色。

 邻居定睛看了片刻,认出那是条红裙。

 再看,那浮在河面上的,不是水草,是一头黑色长发…

 ·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雨声潇潇,一半拍在玻璃窗上,一半从半开的窗户飘进来。

 孟家住在一栋破旧居民楼的一楼,两室一厅。两间卧室一北一南,南面那间面积大采光好,外婆和母亲王丽梅在住。北面这间仄背,孟遥和妹妹住,一到雨天气,地面回,阴暗,白天都得开灯。

 “姐…”孟瑜立在门口,往里看了一眼。

 孟遥站在窗前,一道清瘦的影子,和昏暗融为一体。

 孟遥回神。

 孟瑜打开灯,瞧见窗前的书桌被雨打了一大片“怎么不关窗。”她走过去关上窗,拿起一旁堆叠的纸箱子上的抹布,把桌面擦干净“妈刚才打电话,让我们现在过去帮忙。”

 天快黑了,沿河人家灯火渐次亮起来。

 雨水浇在雨衣上,沙沙作响,姐妹两人又加快了脚步。

 苏家是一栋三层小楼,带个院子。

 还没到,就看见门前支起了雨棚,檐下挂起了白灯笼。

 孟遥瞧着夜中那一排被雨雾晕开的白灯笼,心里一刺。

 两人走到檐下,下雨披,跺了跺雨靴的水,把伞收起来立在墙边。

 夜风发凉,吹着手臂上起了一层皮疙瘩。

 灯光照得雨丝发亮,前方雨棚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孟遥眯了眯眼。

 孟瑜轻轻一推她胳膊“是不是丁卓哥?”

 孟遥没答,过了一会儿,那人朝着两人走过来了。

 孟瑜赶忙一挥手“丁卓哥!”

 那人也朝她挥了挥手。

 他身上衬衫让雨水浸成深沉的黑色,身上一阵的水汽。

 发上眉上也沾着水,一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孟遥声音有点发干,打了声招呼,又说:“回来了。”

 丁卓点一点头。

 三人都沉默下来。

 半晌,丁卓摸了摸口袋,摸出包烟。他看了看,似乎是在确定打没打,而后又摸出打火机,按了两下,把含进嘴里的烟点燃了,沉沉地了一口“…怎么发生的?”

 孟遥心口发堵,张了张嘴,半晌才说出话来“…曼真昨晚上喝醉了,半夜停电,她估计觉得热,去河里游泳…”

 孟遥喉咙哽住。

 丁卓手指夹着烟,立在那儿久久没动,孤孑的一道影子拖在台阶上,雨丝一阵阵飘在他背后。

 孟遥心里越发觉得沉甸甸,像是棉絮沾了水,堵在那儿。她别过头,轻轻地了一下鼻子。

 一阵风刮过来,腾起一阵青烟,烟灰落在丁卓脚边上。

 许久,他哑声说:“进去吧。”

 院子里也搭起雨棚,牵上了电线,几盏昏黄的白炽灯泡,底下立着几张桌子,几条凳子。雨水从雨棚顶上一股一股下来,在水泥地上浇出雨花。

 一楼客厅里坐得当当,孟遥认不全,只看出有几个是苏家的亲戚。

 三人在玄关处张望片刻,没在人群里瞧见苏曼真的父母。

 孟遥正准备给母亲王丽梅打个电话,旁边卧室门一开,苏曼真妈妈陈素月从里面走出来。

 陈素月穿着件黑色的针织开衫,神情枯槁,两眼红肿,只剩两条细

 她往玄关望了一眼,脚步一顿,声音顿时哽咽“小丁…”

 丁卓赶紧走上前去。

 陈素月一把抱住丁卓,嚎啕大哭“小丁啊…曼真…曼真…”

 丁卓紧抿着,一语不发,手掌按在陈素月背上,双目低垂,眼中茫茫,似是大雾弥漫。  m.EHeXs.Com
上章 流途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