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
第十五章
 “早!”次一早,两人同时醒来,夏衍一脸的容光焕发,似乎心情很好,搂着王刚亲了一口。

 “早…”王刚的心情此刻却是无比复杂,夏衍已经有了男人,自己这么和她睡在一起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感到心里有愧。

 看到王刚这幅尴尬的模样,夏衍心中却有些小开心,她知道王刚心里在想什么,而这也证明王刚真的在乎自己,如果他知道自己有了男人还无动于衷反而会让自己感到伤心和失落。

 夏衍大方的赤身体走下,捡起地下散的衣物一点点的穿上,从内衣,到丝袜,到衬衫,到套裙,穿戴的时候一丝不苟,动作人,不一会又恢复到那个一脸清冷气场人的女强人姿态。夏衍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头发时,王刚走到了她的身后,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面颊和脖颈,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呼吸有些重后,夏衍的心跳也开始加速,她有些扭捏的扭过头看着王刚,却看到王刚把他那条已经起的送到自己面前,甚至顶在了自己的小嘴上。

 “你想做什么…”夏衍显得有些不安,但她这次没有偏过头躲开自己嘴边的,只是面颊红晕,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帮我咬咬…衍衍…”

 “不要…嗯…呜呜…”看到王刚根本不理她的抗议直接把往她嘴里,夏衍无奈的张开小嘴开始允嘴里这只开始更加坚硬的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没法拒绝眼前这个死胖子,即使自己的手上已经沾了鲜血,即使手下人见到自己都如老鼠见了猫般恐惧,但面对这个无权无势没能耐没本事的死胖子,她却毫无办法,潜意识让她只能默默的接受和顺从。

 “来,衍衍,把股撅起来…撅高点…哦…”过了好一会,享受够了夏衍口舌服务的王刚把夏衍扶起来,让她趴在梳妆台前撅起股,他把夏衍的套裙掀到间,褪下她的小内,毫不客气的把已经膨到极限的挤进夏衍股沟那条细滑的中。

 “轻点…刚子…啊…别那么用力…坏死了…人家刚穿好的衣服…啊…”夏衍嘴上虽然埋怨着,身体却极力的把股翘的更高更人些,似乎想让身后的胖子能够更尽兴的享用自己美妙的身体。经过一夜的休息,王刚此时的状态和精力都十分旺盛,他不知疲倦的耸动着,感受着身下这团美的紧窄和滑。不一会,王刚就把手伸到夏衍前,解开了她衬衣的纽扣,把她精致的蕾丝边罩推到脖颈,两只肥手同时上前一手抓住一团软绵绵的白用力挤捏,顿时引来夏衍一阵娇嗔的呻息。

 对女人来说,辱永远是比爱情更有效的催情剂,夏衍脸通红的看着梳妆台镜中的自己犹如母狗般趴伏翘的姿势感到体内的望犹如岩浆般沸腾,道和子里的爱不停的涌出,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器深处的灼热和瘙。和昨晚不同,昨晚夏衍的心里装了太多的心事,没享受到什么爱的快,而今早这次做夏衍却想通了很多事情,彻底放开了身心,她像个成妇般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和股,刚梳理好的长发散的披洒在脸上和前,巧美丽的脸蛋一片红晕,呈现出一种靡痴醉的表情。

 因为背式可以最大程度接触到女人身体最深处的地方,所以王刚的毫不费劲的碰撞到夏衍的子口,比起雷雄老而弱小的十公分,王刚这个十七八公分的显然更能让夏衍感到体内的灼热和充实。

 王刚不知疲倦的大力抚慰着夏衍膣腔内的空虚和瘙,皮撞击的啪啪响声把她一步步带进极乐的巅峰。

 意中,夏衍的动作和声音开始不再受大脑控制,而是被子器左右,她不停的向后耸动着自己肥白的股,喉咙里发出惬意而足的呻,甚至用手抓住前王刚的肥手,示意他更加鲁更加用力的自己的房。

 十几分钟后,夏衍来了自己的第一次高,她尖叫着,颤抖着,感受着体内汁涌,感受着子传来的搐感噬她的全身,她整个人如同要融化般无力的趴倒在梳妆台前,而王刚此时不但没有停止身下这个的肥感的大股,反而更加大力和急速的进出那个汁涌的合着夏衍道里不停的收缩更加烈的撞击着她瘫软的身体。顿时,第一波高的余韵还没有消退,夏衍就被推上了第二波高的顶峰,犹如坐过山车一般,紧接着第三次高再次袭来…连绵不断的宫缩快让夏衍死,泪面。

 在夏衍体不停的搐和扭动下,王刚终于在她的体内深处爆发,随着整一跳一跳的颤抖,一股股温热的强而有力的在夏衍的子口处,这顿时让夏衍又发出了一阵阵带着哭腔的呻,她此时已经彻底分不清东西南北,甚至连自己姓谁名谁都不记得了。

 “衍衍…你怎么哭了…”高过后,王刚一脸足的把衣衫不整的夏衍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搂在怀里,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夏衍依然止不住般的流泪和泣,王刚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都是你…坏死了…”夏衍不好意思的用手抹了抹眼睛和面颊,刚才她实在太癫狂,太舒服了,她感到了久违的灵合,这种只能和自己爱人做才能感受到的极致快

 “嘿嘿…”把一个美女哭,对一个男人来说显然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王刚傻笑的看着面前慌张的擦拭着泪痕的美丽女人,忍不住亲了亲她漉漉的小脸。

 “吻我…刚子…”夏衍稍微平静了一会后,把双臂环抱住王刚的脖颈,深情的看着他,把小嘴凑了过来。

 “唉…那啥,衍衍,我还没刷牙呢,等我刷好牙再好好亲你。”王刚有些不自然把脸往后仰了仰。

 夏衍愣了愣,不过随即就想到了什么,她的脸上出了小狐狸般的媚笑,看的王刚心里有些发

 “死刚子,你不提这事我都忘了,以前你怎么忽悠我的你当我不记得了?”夏衍恶狠狠的盯着王刚看了一会,果断的伸出手在自己正在淌出两人混合体的下身摸了一把,然后把修长美白的手指放在嘴里裹了裹。

 “唉…衍衍…这…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都不嫌你脏你还嫌弃我?”

 “这…这两码事啊…别…衍衍,别啊!我!呜呜呜…”看着死死搂着自己脖颈忘情舌吻自己的夏衍,王刚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妈的,果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衍衍…你真美…”情过后,两人在洗手间洗漱,王刚仍贴在夏衍身后不停的在她身上各处柔软的地方大吃豆腐。夏衍的面色又开始有些红,她在镜中看着王刚一脸沉醉的模样不由有些自得和满意,想想刚才自己那副癫狂放的模样不由又有些面红心跳。

 都怪这个死刚子…把我成那样…夏衍红着脸啐了一口,看到王刚不又想捉弄他一番。

 “刚子…”

 “嗯?”

 “你对我这么来…我们都没做安全措施,万一我怀孕了怎么办?”夏衍转过身一脸严肃的看着王刚。

 “唉…没这么巧吧…”王刚呆呆的看着夏衍,有些弱弱的说道。他的口气非常的没底,心想夏衍已经有男人了,万一怀了我的种被她男人知道了,那该咋办?他联想到杨雪的遭遇,深知男人最忌讳这个,感到阵阵后怕。

 “瞧你这幅怂样!你放心吧,万一有了孩子我生下来自己养活,不会让你有负担!”

 “唉…要不…要不你和你现在的男人分了?咱…咱俩好?”王刚憋了好一会憋出了这句话。

 “和你好?你养得起我和孩子么?别瞎想了,走,吃早餐去。”夏衍上前一把挽住了王刚的胳膊,心里略微有些感动的紧紧抱着怀里的臂膀。

 “那…那啥…衍衍,别搂搂抱抱的,万一被人看到…传出去不好…”走出了房门来到电梯口,王刚有些心虚的对夏衍说道。

 “刚才在我身上糟践的时候胆子不大么?现在知道怕了?”夏衍一脸轻笑的看着王刚。

 “那…那啥,我是怕传到你男人耳朵里…对你影响不好…”王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挤出一丝干笑。

 “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夏衍又好气又好笑的继续紧紧抱着怀里的胳膊,不愿松开。王刚就这么一路极不自然的被夏衍搂着胳膊来到了餐厅,坐下后夏衍点了些王刚喜欢吃的小吃和云面,服务生第一时间把夏衍点的东西恭敬的端了上来,两人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衍姐!王哥!”不一会,李谋从一旁走了过来,对两人热情的打了声招呼。“李谋!来,一起吃点啊!”王刚也热情的回应道,毕竟这李谋对他不错,王刚对李谋的印象还是蛮好的。但一旁的夏衍却冷着一张脸,不闻不问的自顾吃着自己的东西。

 “唉…我刚才吃过了,衍姐,王哥,你们慢用…呵呵…”看到夏衍那副冷脸,谁敢坐下来陪你们吃东西啊?李谋尴尬的讨了个没趣,讪笑着离开了。

 “哼!不吃了!”想到李谋昨晚对王刚挤眉眼的模样夏衍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愈发担心自己心爱的初恋情人会被那家伙带坏,恨不得将王刚拴在带上二十四小时守着,哪会再给李谋接近王刚的机会。

 “刚子,你想在这呆着还是跟我回家?”夏衍见王刚稀里哗啦吃的正在兴头上,也不好打扰他,等他吃的差不多了才幽幽问道。

 “我…我还是在这呆着吧…衍衍,我不想对你的生活造成困扰。”王刚考虑了一会,支支吾吾的回道。

 “那好,今天我会让人来接替李谋的位置,做你的副手!”夏衍做事一向干净利落,毫不犹豫。

 “接替李谋?为啥?”王刚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夏衍。

 “那小子一肚子坏水,我怕他把你带坏!”夏衍直言不讳。

 “你想啥呢,衍衍,我都三十老几了,还会被人带坏?李谋这人不错,我喜欢的,我答应你不会来,你相信我就是了。”看着王刚一脸真诚的表情,夏衍也有些犹豫了,毕竟培养一个心腹之人也不容易,而且这家酒店李谋确实也花了不少心思,业绩也很不错,这么无缘无故把人换了,手下人多少会有些微词。

 “你能保证你不来?”夏衍再一次确认道。

 “衍衍,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么…如果,如果我稍微有点本事就好了…我一定和你结婚…然后咱俩回老家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养孩子…”王刚的表情显得有些暗淡。

 “我去上班了,小桃应该在楼下等我了。”夏衍听到王刚这么说自己的心里顿时感到有些难受,有些掩饰的急匆匆站起身拿起小包走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刚子…对不起…我注定无法成为那个陪你一生的女人…

 夏衍坐在接她上班的奔驰S500后座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来去匆匆各种各样的人。

 夏衍虽然表面上风光鲜亮,但自己什么情况她自己最清楚。随着近几年国内经济的飞速发展,特别是她将广东堂口的各种人和事捋顺后这个沿海发达省份的油水越来越大,每年能提供给华南帮的利润甚至已经超过了华南帮老巢福建省,要知道华南帮在福建可是经过了上百年的经营和发展。

 这么大块肥帮中的各个大佬看在眼里馋在心里,虽然她现在是雷家媳妇,那些人明面上做不出什么过份的事情,但夏衍知道她身边的眼线和钉子越来越多,毕竟华南帮不是雷雄家的,一旦雷雄和那些大佬达成某些协议,她这枚棋子随时有可能被不声不响的抹去,整个广东堂口,包括她自己,只是这些大佬在帮中争权夺利的筹码而已。

 上船容易下船难,到了她这个位置,她所知道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太多,一旦她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在帮里无亲无故的夏衍知道等待自己的只有彻底的蒸发。

 她虽然可以自己出逃到国外,但她的母亲,继父,和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却是没可能随她一起逃走的,她一人的性命换取一家人的富贵和平安,夏衍一直觉得是值得的。

 但自从和王刚重逢,特别是昨晚和今早与他再度爱后,夏衍忽然感到自己又有了一丝想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她想看到王刚以后衣食无忧,甚至是结婚生子,她知道自己和王刚不会有什么结果,但她却希望能亲眼看到王刚的后半生过的幸福和快乐。

 夏衍低头看了看自己一马平川毫无赘的小腹,想到最近雷爷和自己越来越少的联系,她知道那个老头已经对自己没什么兴趣和耐了,如果自己怀上雷家的骨,那么她还有继续存在的可能,但如今…夏衍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会不会是自己太贪心了些…夏衍无奈的摇了摇头,清冷俏丽的脸上浮出一丝苦涩的轻笑。  m.EHeXs.Com
上章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