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
第十三章
夏衍今天的心情不错,应该是很好,上班的时候她的两只小脚蹬掉了高跟鞋轻快的在桌子下来回晃着,甚至还微笑着轻哼起了小调。进来送文件给夏衍签字的小桃吃了一惊,她跟着夏衍已经三年了,从未见过夏衍这幅小女人的幸福姿态,而夏衍把签好字的文件递给小桃时看到小桃一脸吃惊的模样也赶忙收了收心神,咳嗽了一下摆正了自己的坐姿,回归到了自己女强人的神情。

 “衍姐…”小桃要扭头离开时忍不住又转过身对夏衍开了口。

 “怎么了?小桃?”夏衍恢复到往常的表情一脸清冷的看着她。

 “您笑起来的样子,美的。”小桃微笑着回了一句,赶忙走出了夏衍的办公室。

 “这丫头!”夏衍不好意思的啐了一口,俗话说女人三十豆腐渣,她夏衍已经是三十二岁的女人了。夏衍平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对着梳台发呆,默默的看着自己越来越憔悴和老去的脸庞,虽然她知道自己花了大价钱和时间保养的身体和脸蛋现在看起来仍然很漂亮,身边仍不时围着不少追求者,但她却从未动心过。一是她现在的身份容不得她再去寻找一个新的归宿,除非那归宿的家势要比雷雄还大,让雷雄都感到惹不起,她才能从这个深陷漩涡离开,开始新的生活。

 但那种家势的大公子们怎么会对她种残花败柳感兴趣。

 二是她经历过这么多男人,英俊的,高大的,有钱的,有势的,其中不乏特别吸引她,甚至让她想奉献一生与对方厮守的男人,但在一次次的失望和打击下,她对这些表面上看起来很优秀的男人已经彻底的死心和绝望。

 夏衍发现和那些从小家境优越的富二代三代男人不同,这些在大城市里摸爬滚打靠自己发家的男人的心地特别狠,特别的自私,在他们眼里女人只不过是生活中的点缀,或是个生孩子做家务的机器,感情和付出对他们来说太过奢侈,这是夏衍在一个她看中的“优质”男身上浪费了一年多的青春才换来的觉悟。

 觉悟后的夏衍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唯一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所以她抱上雷永这腿后一边想尽办法伺候好雷永,一边通过雷永认识广阔的人脉,培养自己的心腹,直到雷永瘫痪,雷雄扶她上位,她才觉得自己终于熬到头了。

 但女人始终是感的动物,她需要被男人宠爱,被男人呵护,和男人相爱。

 人前光鲜,掌权一方的夏衍自从上了位后却从未再尝过这种感觉。到了她这种地位的女人想找个合适的男人谈谈情上上需要顾及的事情太多,夏衍甚至觉得每个在她身边对她献媚的男人都别有用心,都对她另有所图。所以夏衍也懒得再一个个分辨是非般的去找男人和找刺,只盼望那个一身枯皱皮一晚上吃好几片药折腾她的公公能老树发芽让她怀上一个孩子,让她的精神和生活有个寄托,但已经50多岁的男人想让女人怀孕是何其的艰难,转眼三年多过去了,夏衍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她睦偷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她的身体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只能出在那个老头身上。

 本来已经对生活看淡和灰心的夏衍却因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死胖子而又重新焕发出了光彩和希望。也许这就是经历过人世繁华后的返璞归真吧,比起帅哥,猛男,夏衍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份纯净而真诚的感情,这恰恰是那个又穷又丑的死胖子能给予她的东西,而一般女人所需求的金钱,地位,英俊的脸蛋和健美的身材,那死胖子反而一样也没有。

 命运这个东西有时候就是如此奇妙,折腾了十几年,两个人转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原点。晚上7点多,王刚在赌场里已经玩了一天了,一旁的李谋早已和王刚混到了一起,两人称兄道弟,相见恨晚,差点就要去烧黄纸拜把子,像李谋这种生意场上的老油条想搞定一个一直在社会底层生活没什么见识的小市民不要太简单。

 “擦!刚才陪着那老外玩牌的美女咪咪真大啊…起码有F杯了吧。”在一张21点的赌台前,李谋和王刚正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没跑,最少F杯,咋了,王哥?有兴趣?要不要我去帮你联络下?”李谋一脸的

 “这…不好吧。”王刚犹豫了一下。

 “有啥不好,这年头呆在老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为了点破钱,那种女人花不了几个钱,再说了,在这地能让您花钱?您瞧好了!”

 “唉唉唉!我说李谋!唉唉!”王刚无奈的看着一溜小跑追上那老外和美女的李谋,心想这李谋啥都好,就是太热情了点。可王刚也不想想如果他不是夏衍嘴上的表弟,这李谋估计连正眼都不会瞧他一眼。

 不一会,就见李谋拉着那位F杯的美女走了过来,而那个老外好像无奈的摇摇头走了。

 “王哥,这是…你叫啥来着?”李谋刚想为王刚介绍却发现自己忘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王哥你好,我叫Sundy,是广外的学生,今年大二。”王刚看着面前大大方方介绍自己的大美女差点出了口水,大二,也就是刚二十出头的年纪,小脸蛋的几乎可以捏出水,再加上这对F杯的大咪咪和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真他妈是个尤物啊。

 “李谋,你这是什么意思?想给我弟弟拉皮条么?要玩你自己玩,我弟弟不好这口,你别带坏他!”正当王刚站起身想搭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冰冷的女声。

 “唉…”李谋和王刚还有那个大美女同时转头看去,夏衍正一脸寒霜的站在三人身后。

 “衍姐!衍姐来了啊!这是我一朋友,也就介绍给王哥认识认识,您可别开我玩笑啊…哈哈,哈哈哈…”李谋不愧是老油条,转过头见到夏衍这幅模样面色只是稍微一僵后立马变了笑脸搂着大美女讪笑起来,同时搂在美女身后的手还掐了下她的细

 “衍姐你好,我是李哥的朋友。”大美女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见到眼前这个女人强大的气场和身上不菲的套装打扮知道这肯定是个大人物,赶紧伸出手想和夏衍套套近乎,但夏衍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直接牵着一脸尴尬的王刚走了。

 “这女人是谁啊,这么拽…”大美女不的撇了撇嘴。

 “如果你不想明天浮在珠江上让人当垃圾一样打捞起来,最好现在赶紧自己几个嘴巴…”李谋目光闪烁的看着夏衍和王刚的背影,轻声的说道。

 夏衍带王刚到楼下的餐厅包间吃晚饭,李谋不一会也凑了进来,像啥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对着夏衍和王刚敬酒逗笑,活的孙子样。

 等吃的差不多了李谋先告辞走了,夏衍也站起身想带王刚回家,王刚却说今晚就想住在酒店,熟悉下环境。

 夏衍开始没在意,点头答应了,但忽然想到李谋临走前对王刚挤眉眼的模样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李谋是夏衍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他那人什么德行夏衍最清楚,那可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货,所以夏衍才让李谋来打理这家酒店,应付各种老板和大客户,陪吃陪喝陪玩那是绝对的专业。但这种人如果一直在王刚身边,万一带着王刚去找小姐了…夏衍想到刚才那个媚的大女人就觉得恶心!

 女人就是这样,想到什么是什么,而且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错,夏衍此刻就是越想越担心,越想越有可能,所以立刻坐立不安起来。

 “我今晚也睡这里!”在王刚一脸惊讶的表情下,夏衍做出了这个决定。

 ----

 夏衍和王刚开了两间房,就在隔壁,到了晚上9点多,夏衍忽然感到心烦意,她有些恼怒晚上李谋那小子破坏了她一整天的好心情,本来还想晚上和王刚在一起好好聊聊,甚至是…亲热一下,谁知道被李谋这么一搅和,计划完全被打了。

 夏衍坐立不安了一会干脆走出房间,来到王刚的房间门口敲响了门。

 “唉…衍姐…您怎么来了…王哥在洗澡…”看到开门的是李谋,夏衍的面色顿时变得铁青,怪不得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一直在挤眉眼打眼色,而且刚子晚上还要在这里住下,果然晚上这两人还有“活动”

 “你在这里干什么?”夏衍强忍着怒意进了房间,先前后左右打量了一番,连阳台都没有放过,像足了一个要抓的怨妇。一无所获后,夏衍来到了卫生间门口,听到里面稀里哗啦的水声后敲响了门。

 “刚子,你在里面?”

 “啊?在啊,咋了?”夏衍听到王刚这种略有心虚的口气立马肺都要气炸了,当即把门敲的光光响。

 “你在里面干什么!”

 “洗…洗澡啊!”“衍姐,厕所里还能干吗,不就是洗澡拉撒用的…呵呵…”李谋也在一旁干笑的搭腔。

 疑人偷斧,这句成语形容夏衍的心情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她现在看李谋干笑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这家伙怎么这么猥琐和诈,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而且厕所里的王刚也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这两人明显在她面前胡打马虎眼玩着狼狈为的勾当,说不定现在厕所里就藏着个女人!

 夏衍毫不犹豫的再次把门敲的光光响,大喊着开门!

 “那啥,你总得等我把澡洗完了吧…”王刚无奈的声音从厕所里传出。!

 夏衍一拳砸到了门上,怒声道:“快开门!不然我要踹门了!”夏衍这幅几乎癫狂的样子让一旁的李谋目瞪口呆,他何时见过平时总是一副运筹帷幄天高云淡的女老大这幅模样,这简直就像个泼妇一样…不,泼妇都轻了,简直就是个母老虎啊!这王刚只是你表弟而已,又不是你男人,你至于吗?

 “等等,等等,就来了。”

 “别拖时间!快开门!”夏衍直接一脚踹在了门上,真有要把门踹开闯进去的架势。

 卫生间的门终于出了一条,王刚的肥脸探了出来,身子还藏在门后,弱弱的问了一句:“衍…衍姐,你到底咋了啊…”夏衍猛的一下推开门,把王刚推的一个踉跄,随后冷着一张脸快步走进了卫生间,四下张望。

 王刚此时下身围了一块浴巾,身上的泡沫还都没冲干净,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四下打量的夏衍和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李谋。卫生间不大,摆设简单,转了一圈甚至想把马桶盖翻起来的夏衍知道自己错怪王刚了,但她还是瞪了一眼王刚扭头走了出去,气鼓鼓的来到客房的大厅坐在沙发上。

 “衍姐…你要找什么啊?”王刚无辜的探出头望着坐在沙发上从包里掏出烟叼在嘴上夏衍。

 “继续洗你的澡!”夏衍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哦…”王刚又弱弱的看了看在身边发呆的李谋,重新关上了卫生间的门,不一会里面又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衍姐?你在找啥?要我帮忙不?”李谋一溜小跑来到夏衍面前,掏出火机帮夏衍点了烟后神秘秘小声的问道。

 夏衍深了一口烟,心想自己差点要被这混蛋给气糊涂了,竟然想把马桶盖掀起来看看里面有没有藏女人…

 “你还呆在这干什么?”平静下来的夏衍冷冷的看着李谋,这让李谋立刻打了个冷颤,他这才回过神来身边坐着的是个手上沾了自己老公亲信鲜血的女魔头。

 “王哥有点饿,我过来带他出去吃点宵夜…嘿嘿。”李谋赶紧换上一副笑脸回答道。

 “我也有点饿,怎么没见你叫上我一起去吃宵夜?”夏衍似笑非笑的盯着李谋,让李谋浑身发

 “衍姐您早说啊,一起,一起!我这就叫人去备车!”李谋赶紧掏出电话联系下面人准备,夜里的广州可不太平,夏衍这种身份的人出去肯定要有人保护才行。

 “李谋!你给我听清楚了!那些七八糟的女人配不上我弟弟!你以后少给我使这些坏水!不然我不介意换个人管理这家酒店!”刚拨通电话准备说话的李谋听到身后的声音猛的浑身一震,赶紧挂掉电话转过身点头称是。

 李谋今晚还真是来找王刚出去潇洒的,因为他下午看出来了这王刚也是个胚,那对小眼睛经常闪着光在那些漂亮女人身上到处打量,所以投其所好,李谋准备好了场地和美女,就等着王刚洗完澡一起去海皮了。却没想到被夏衍半路杀了个措手不及,合着这马拍到马腿上去了。

 “我一会还有事要和刚子商量,他今晚没空和你去吃宵夜了,你可以走了!”夏衍冷冰冰的开口送客了。

 “是!衍姐!”李谋赶紧躬身行礼,慢慢的后退到大门处才转身开门离开。

 轻轻带上门的李谋此刻头上还滴落着冷汗,夏衍在刚上位的那一年中,对雷永留在广东堂口的亲信那可是毫不手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的架势让整个广东堂口的人都不寒而栗。

 一年的血洗后,李谋曾经计算过,广东堂口里13个香主被夏衍宰了10个,副堂主全换了一遍,广东各地的产业管理人也全安排了她自己的人接替,原来的管理人不知所踪,短短的一年时间整个广东堂口上至帮会大小头目,下至帮会产业都被夏衍牢牢的掌握在了她自己手中,这和她杀人不眨眼的清理政策是分不开的,而且清理的那帮人中很多都还是夏衍刚入帮时她一口一个叔叔伯伯叫的很亲的老资格头目,就是那些人也没逃脱被夏衍清洗的命运。夏衍这女人无法容忍手下任何一个有外心的人,无法容忍自己的堂口有任何一句不同的声音,本来想联手对抗她的雷永心腹在这一年间被夏衍宰的一个不剩,而就是因为夏衍把下面的人通通换成了自己的心腹,广东堂口意外的要比华南帮其它任何堂口的办事效率和商业利润都高得多,没有勾心斗角,没有违,看来一言堂也是有自己的优点的。

 但就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夏衍刚才为何会如此的失态和癫狂?李谋没明白,王刚只是夏衍的表弟而已啊…除非…李谋想到这忽然面色发白,他立刻不敢再想下去了。

 李谋从兜里掏出一张干净的手帕,擦了擦额头,步伐艰难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M.eHExS.cOm
上章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