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
第十二章
“刚子,今晚你就先在这凑合休息一晚,明天我在帮你好好收拾收拾,好吗?”十几分钟后,夏衍的车队来到了广州二沙岛的别墅区,夏衍领着王刚走进了一间两层楼的别墅,别墅的门口就是临江大道,别墅距珠江的距离不过二三十米。

 王刚知道二沙岛是广州真正意义上的富人区,在这里生活的人非富即贵,这的地产不比别处,根本不需要打任何广告,真正意义上的水岸临街,走出大门就是珠江,徐徐的江风,幽静的环境,甚至还能听到昆虫的鸣叫,这里似乎是这个喧闹繁华大都市里的最后一块净土。

 “哦。”王刚在这所价值上亿的别墅里似乎仍然兴趣缺缺,他感到他此刻脑子里很,一会是一脸可怜巴巴的杨雪,一会是一脸盛气凌人的夏衍,他做梦也没想到再次见到夏衍她竟然是这幅模样。

 夏衍看到王刚如此心不在焉不叹了口气,她知道这时她不方便多问王刚什么,所以她又待了王刚几句后便走出了门,来到了书房。

 “小桃,给我查清楚刚子这几年的生活,我要清楚的知道他来到广州后的每一件事和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好的衍姐。”

 “六子,去给刚子买点睡衣内,还有洗漱的那些东西,都给我买最好的!”

 “是,衍姐。不过他白天穿的衣服不用买么?”

 “那些我明天亲自带他去买,不用你心。”

 “好的衍姐。”等桃子和六子离开书房后,夏衍的眼神又开始变的冰冷和森,她能一路爬到现在这个位置靠的不仅是她的青春和身体,还有她的头脑和魄力。在这个人吃人的大环境下,一个女人想要独撑大局的难度可想而知,她的身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她已经孤独了太久。

 忽然间,上天把她的初恋情人送还到她身边,这让她有些惊喜和兴奋,又有些担心和害怕,她不知道此时的王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是否还喜欢着自己,但从今晚王刚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很在乎邱三后来领来的那个傻乎乎的女人,而且自从见过那个女人后王刚一直神情飘忽,心不在焉,即使自己在他身边。

 这让夏衍已经有了危机感,像已经爬到她这种位置的人是绝不会允许身边有自己无法掌握和控制的事或人,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爱人。所以夏衍现在已经不再去顾及王刚的感受,她此刻一心只想把王刚据为己有,重温旧梦。而在此之前,对王刚绝对和透彻的了解是必须的。

 夏衍点燃一女式香烟,优雅的靠坐在大班椅上,她的眼神有些飘忽的望向窗外滚滚的江水,她在回忆着王刚与她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上,第一次在王刚的家里与他母亲一起过年…夏衍的脸上一会出一阵温馨的微笑,一会出一阵伤心的黯然,她就这么默默的坐在窗前坐了很久。

 三天后的晚上,小桃抱着笔记本电脑来到了夏衍的书房,凭着华南帮在广州的势力,想要查清楚一个普通人近几年的生活状情况在是太简单了。夏衍一边皱着眉头听着小桃的汇报,一边默默的着烟。烟灰缸里的烟头似乎已经挤了,但夏衍仍然一接一着,她感到心里很憋闷,她虽然已经知道王刚混的很不如意,却从未想过王刚竟然混的如此凄惨。

 “那女人和那男人的消息呢?”整整过了一小时,夏衍才听完王刚近几年的生活情况,头次开了口,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那女人的名字叫杨雪,四川成都人,26岁,家里父母离异,父亲在…”

 “那男人的名字叫周瑞,江苏徐州人,26岁,现居在广州星河湾,和人合开一家广告公司,有固定女友同居,他的女友名叫张伊格,哈尔滨人,普通工人家出身。但这个周瑞的家庭出身似乎有些复杂,他的祖籍在上海,祖辈是上海城隍周家,曾祖父辈中有军阀和民国高官的大人物,四爷爷曾经是上海市的市委书记,他们家的族亲很多,大多都在江苏境内任职,现在位置最高的是他的一位伯父,现任江苏省副省长,而且很有可能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那就是正部级?”夏衍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是的。”小桃一丝不苟的点了点头。

 “你说这些的意思是这个周瑞动不得?”

 “是的,衍姐,起码在明面上,我们华南帮不可能对一个官宦世家的子弟动手脚。”

 “那刚子的腿就这么白被他瘸了?”夏衍的情绪隐隐已经有了控制不住的倾向。

 “这周瑞的底子很清白,没有什么把柄,但他的女朋友,就是那个张伊格倒是很不乾净…”

 “嗯?”

 “那女人做过小姐过毒,而且周瑞为了救她曾经砍伤了一个叫做王磊的毒贩头子…”

 “哦?那王磊事后没找周瑞麻烦?”

 “似乎鹰帮的龙坤和周瑞有不错的关系,一直在着这件事情。”

 “放出风给王磊,另外让龙坤安份点,不该管的事情滚远点!”

 “好的衍姐。”

 “还有,给河南帮一个星期的时间处理邱三。”

 “他们已经在处理了,听说准备把邱三调离开他现在的地盘打发到番禺再动手。”

 “嗯…还有我昨天待给你的事呢?”

 “已经办好了衍姐,王哥随时可以过去上班。”

 “我明天亲自带王刚过去,你先去休息吧,辛苦你了。”

 “对了衍姐…雷爷下星期要来广州…”

 “…知道了。”小桃走出大门后,夏衍烦闷的把烟灰缸摔到地上,是烟头和烟灰的水晶烟灰缸摔了个粉碎,烟头和烟灰撒的地都是。

 雷爷名叫雷雄,是华南帮的右相爷,掌管华南帮的财政大权。华南帮延续了中国古老帮派的传统,帮主之下是左右相爷,左相掌管帮内事物,右相掌管帮内财政。左右相爷下面是四部,兵部,礼部,刑部,工部,兵部自然是掌握着帮内的人马调度,礼部是对外沟通的口舌和对内协调安抚的部门,刑部是掌管帮内人生死的地方,和当兵的只归军事法庭审判一样,帮内的人犯错也只能由帮内的刑部受罚。工部是掌握着华南帮所有分公司的部门,每个月都要向右相爷,也就是雷爷汇报收支和运作状况。

 四部下面才是各个堂口,而夏衍能坐到她现在这个位置,就是因为她在华南帮有个特殊的身份,她是右相爷雷雄的儿媳妇。当年夏衍被雷雄的儿子雷永一眼看中,惊为天人,收入房中,但并没有结婚,而那时华南帮广东堂口的堂主还是雷永。

 后来夏衍在雷永手下慢慢展现出了自己的商业才能,被雷永加入华南帮,成为了他的左右手。而夏衍也像块海绵般在雷永身边疯狂收着各种知识和手段,通过雷永认识了旷阔的人脉,并慢慢动用自己手上的权利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雷永在一次出国游玩时莫名其妙的遭遇横祸,变成了植物人,这让华南帮上下震动。除了要查清雷永遇袭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广东堂口这块肥立刻吸引了帮内的无数眼光。

 雷雄见过夏衍,也知道这女人有些手段和本事,但他当时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看着当时一个新任命的堂主过去广东堂口后被夏衍架空,然后灰溜溜的跑回来告状。

 这时雷雄出手了,他亲自来到广州和夏衍密谈了一夜,达成了某种共识,或者是协议,扶夏衍上了位,并让夏衍和他成为了植物人的儿子举行了婚礼。在这些江湖人的眼里,结婚证无疑只是一张破纸,只有正式的拜堂成亲,才能算得上的是让众人认可的婚姻。而那次婚礼确实举办的正儿八经,轰轰烈烈,夏衍是被雷雄用八抬大骄一路吹吹打打娶进雷家的,夏衍当着帮内所有头头脑脑的面抱着瘫痪的雷永拜了天地,入了房,堵住了帮内所有人的嘴巴。

 姘头没人给面子,但雷家的儿媳妇却是两码事了。夏衍成为了雷家人以后,没人再反对她接替自己丈夫的堂主位置,而且这女人确实有手段,有能力,能为帮里创造财富并且能掌握住广东堂口,所以夏衍成为广东堂口的堂主后一路顺风顺水,慢慢的把自己培养的势力和人逐渐接收和替换掉了原来雷永的人,让自己在广东的根基愈发稳固。

 而雷雄对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过多过问,夏衍身边的眼线肯定有,但对于这女人的能力和手段雷雄还是相当满意的,无毒不丈夫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女人,如果连自己手下的人都缕不顺,还能有什么能耐做其他事情。

 夏衍当然知道雷雄下个星期来是为了什么,因为下个星期是夏衍的排卵期,也就是受孕期,她当年和雷雄达成的协议中有一项就是要为雷家开枝散叶,因为雷永是独子,而且雷雄的夫人年事已高,已经无力再生养,但这个雷家的儿媳妇却正当妙龄,为雷家生几个孩子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本来夏衍以为要取雷永的子为她做试管婴儿,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心想身边有个孩子也是个寄托。但当雷雄第一次在她住所里过夜时她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开枝散叶指的是要雷雄,也就是她的公公在自己的身体播种!

 ----

 “衍衍…这里是…”

 第二天吃完早饭,夏衍开着车载着王刚来到了天河区一家高档的高层酒店门口。因为是早上,所以酒店一楼的大厅显得有些清冷,除了门童和几个服务员,整个接待大厅里连个客人都看不到。

 “这里是华南帮的产业,从今天开始,这里就归你打理了。”王刚还有些拘束的站在大厅里到处打量时,一旁的夏衍冷不丁来了一句。

 “归我?”王刚愣愣的看着夏衍。

 “是的,我知道你喜欢玩什么,所以把这里交给你,这里的二楼到四楼是中西餐厅和餐厅包间,五楼是夜总会和舞场,六楼就是你最喜欢的赌场,七楼是洗浴桑拿中心,再往上都是客房。”夏衍说话的时候很平静,但听到赌场这两个字的时候王刚的嘴角却,看来夏衍已经知道他以前做的好事了。

 “衍衍…我…我以后会改的,绝不碰那些东西了…”王刚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用你改,这间酒店里就有赌场,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输想赢全凭你一句话。”夏衍的面色依然平静。

 “不…不用…”

 “刚子!对不起…”王刚还想推辞,但夏衍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俏丽脸庞上的大眼睛有些雾气的看着他。

 “啊?啥…啥对不起?”王刚见夏衍这幅模样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其实我早就可以找到你…但我没有,我以为你有了自己的生活,不需要我打扰,但没想到你吃了这么多苦,是我不好…”夏衍走近了王刚,伸出小手轻轻摩挲着他的肥脸。

 “呵…这哪能怪你…只能怪我没本事…不争气…”王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你是为了找我才来到广州的,不然你一直在老家的话也不至于变成这样…连腿都…”

 “衍衍…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现在能天天见到你,我…我觉得这辈子都值了!呵呵…”王刚傻笑的看着面前的俏丽美人。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但有些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个待!”夏衍看着眼前的王刚咬了咬银牙。

 “衍衍…很多事都是我自找的,你不用…”王刚知道夏衍指的是什么,他赶紧想劝说夏衍不要再去为了他惹麻烦。

 “我带你到处转转!”夏衍打断了王刚的话,拉着他的肥手走向了电梯。

 “唉…”王刚被夏衍牵着走着,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实在不想再去找杨雪前男友的麻烦,因为确实是他杨雪在先,而且他现在心里对杨雪无比的愧疚,王刚想过如果他有杨雪前男友的本事和能力,估计他会报复的更过份一些,可惜他没有,所以只能在心里想想。

 “衍姐。”转完一到五楼,夏衍和王刚来到六楼赌场,在电梯口把门的两个保安见了夏衍立马鞠躬敬礼。

 “你们李经理呢?”夏衍仍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模样,淡淡的问道。

 “他应该在楼上办公室,我去叫他下来见您。”一旁的保安回道。

 “嗯,我们先进去,让他进来找我。”

 “好的衍姐!”进入赌场后,王刚的嘴巴张的老大,这里比起邱哥那个场子简直就像是农村来到了大都市,里面的装修只能用金碧辉煌四个字来形容,金色的吊顶,金色的灯光,金色和咖啡相间的羊地毯,甚至连服务生的制服都是黑色和金色搭配起来的。

 现在不过早上9点多,赌场里已经有了稀稀拉拉十几个客人,都在各个赌台上神情优雅的玩着21点、轮盘、股子这些玩意。赌场四周的墙边整齐的摆放着几百台老虎机,有不少人坐在老虎机旁神情麻木的投币,拉摇杆,再投币,再拉摇杆。

 “衍姐!”正当王刚四处张望看的目不暇接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有些瘦高的男人来到了他和夏衍面前,他先恭敬的对夏衍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对王刚热情的微笑点头示意。

 “李谋,这位就是王刚,我表弟,以后他在这里要拜托你多照顾了。”夏衍向李经理引荐了王刚。

 “衍姐客气了,我还要向王哥多多学习和讨教才是。王哥你好,鄙人李谋,还请王哥以后多多指教。”李谋微笑的向王刚伸出手,王刚赶紧也伸出手和李谋握了握。

 “鬼东西,在老娘面前还装什么正经,都是自己人,不用太拘束。”夏衍见两人这幅模样翻了翻白眼。

 “是是是,王哥头次来吧,要不要我陪王哥到处转转?”

 “你带着刚子到处溜达溜达,他喜欢玩这些东西,你今天陪他好好玩玩,让他知道知道里面的门道,我先回趟公司处理些事情,晚上再过来。”看到李谋这幅热情的模样,夏衍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精致的女表,准备离开。

 “衍姐您忙,王哥就交给我了。”李谋一脸的媚笑。

 “死相!”夏衍用指头戳了李谋的眉头一下,拉着王刚走到了赌场门口。

 “刚子,这李谋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这酒店以前一直都属于他管理,这一个月你先跟他学学,让他做你的副手,等你清楚这个酒店的业务后我就会把他调去别的地方,你在这里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和他说,下星期我要出去一段时间,你也不用来回跑的麻烦,住在酒店里就可以了。”夏衍轻声的对王刚待道。

 “哦…衍衍,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处理完事情就回来,怎么了?舍不得我走?”夏衍依稀看到王刚的眼神里有一丝不舍,心里顿时感到甜蜜的。

 “嗯。”王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傻瓜,我们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会尽快赶回来的,你在这好好玩几天,什么都不用想,要是你不想管理酒店我就让李谋一直在这给你打下手就是了,别给自己压力,知道么?”

 “好。”

 “这张卡里是邱三赔给你的200万,你先拿去用,不够再跟我说。”夏衍从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到王刚手里。

 “200万?这…太多了点吧…”王刚捏着这张银行卡感觉有些烫手。

 “这是他赔给你的,你应得的,好了,我该去公司了,你去玩吧。”夏衍刚要转身离开,却被王刚一把拉住,快速的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口。

 “你…”夏衍顿时感到面色发烫,犹如十几年前在学校和王刚偷情时的小姑娘一般。

 “对不起…衍衍…我…我没忍住…对不起…”王刚看到夏衍脸通红的看着他,以为夏衍生气了。王刚顿时感到后悔不已,心想也是啊,十几年没见,也不知道夏衍结婚了没,夏衍这么漂亮这么有能耐,起码男朋友肯定有了吧,哪会再轮得到自己瞎想…再说自己现在和夏衍也已经非亲非故,还吃人家用人家的,这么贸贸然的亲了人家,确实是自己唐突了。

 夏衍脸通红看了王刚一会,左右打量了一下,拉着王刚的手走出赌场大门来到了楼梯间。

 “衍衍…我…我不是故意的…”在夏衍目光的注视下,王刚感到自己的肥手放在哪都不自在,他默默的下头看着自己的两只手来回的互相

 “刚子…”

 “嗯?”听到夏衍叫他,王刚本能的抬起头看向夏衍,却忽然感到一阵香风袭来,夏衍<炎夏后的白雪> m.EheXs.COM
上章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