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
第十一章
邱哥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他看着一脸疑惑望着他的死胖子有种想把他掐死的冲动。

 你他妈是华南帮夏衍的弟弟你倒是早说啊!那尊大神别说我,就他妈十个河南帮加一起也惹不起啊!非得让我们把你揍一顿要死了才打这个电话?扮猪吃虎很好玩吗?我你亲妈!

 “那个…王…王哥,就你打这电话的夏姐…夏衍…是你什么人?”邱哥的语气和称呼全了,用尽全力抑制住自己想杀人的冲动把脸扭成一副和善的模样望着王刚问道。

 “你认识夏衍?”王刚有些惊讶,这个本来脸凶恶的氓头子现在这幅献媚的模样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认…认识!夏姐可是响铛铛的人物…我们这些小人物怎么能不认识她老人家…嘿嘿…哦!王哥您快起来,坐!坐这!你们他妈还愣个啊!快去倒茶!倒好茶!那谁!金牙,去楼下等着!夏姐马上就到咱们这!等她到了…了,还是我亲自下去等着吧…”

 邱哥见王刚这幅模样顿时明白了,这夏衍的弟弟竟然不知道他姐姐是混道上的,这也不奇怪,他自己的老娘也不知道自己是混黑社会的,人么,总是喜欢把自己光鲜的一面展给家里人,背地里做了什么只有自己最清楚,特别还是个女人。

 十分钟后,邱哥领着一堆马仔在洗浴中心门口来了三辆黑色奔驰,清一的S500,邱哥一看就知道光这三辆车的价钱就够买下他身后的洗浴中心了。

 三辆车在洗浴中心门口停下后,前后两辆车快速走下八个壮的大汉,这几个大汉即使在已经穿短袖的现在也是一身黑色西装白衬衣黑领带,脸上的神色冷漠而又机警,其中四个人来到邱哥和他的马仔面前,另四个人站在中间那辆奔驰的四周警戒,而中间那辆车并没有开门。

 “兄弟,例行公事,得罪了!”来到邱哥面前的大汉嘴上说了句得罪就毫不客气的对邱哥一帮人开始上下搜身,邱哥一旁的马仔稍微反抗了下就被其中一个大汉一把捏住脖颈像抓小般的按到在地上,还用膝盖顶着他的背部死死住,而那大汉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黑黝黝的手,正顶在马仔的后脑上一动不动。

 邱哥和众马仔顿时吓了,这帮人竟然敢在大街上公然拔这东西在国内可是管制异常严格的,邱哥虽然见过真家伙,却从未拥有过,因为他这种层次的混混有一把真是福是祸还真说不准,他手下的马仔就更别说了,平时拿把砍刀就觉得自己已经牛气哄哄耀武扬威了,但今晚一见到真立马连腿都吓软了,被大汉按到在地的马仔更是浑身颤抖的举起双手,生怕身后的大汉看不到他的手放在哪里。

 “行了六子!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闹事的!”这时中间的奔驰走下两个女人,站在前面的那个女人身材高挑修长,一脸的清冷靓丽。她长长的黑发高高盘在脑后,身着黑色职业套裙,修身养眼,但浑身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邱哥和众马仔看到她后生不出丝毫亵渎和意的念头,只感到莫大的压力和紧张,连大气都不敢出。

 “知道了衍姐!”在马仔身上的大汉站起身把抢收回到怀里,仍一脸警惕的盯着邱哥这群人,正在搜身的几个大汉却没停手,继续在这些马仔身上翻着,不一会,一个大汉从一个马仔身上搜出一把30公分的短刀,那个叫六子的大汉顿时盯着为首的邱哥一脸的不善。

 “夏…夏姐…误会…误会!我…我…”邱哥见到大汉看他的眼神顿时招不住了,赶紧向站在一旁的夏衍求救,同时心里把装家伙的马仔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都说了来接大人物还带家伙!这他妈不是要我命吗!你妈的!

 回头非得把这傻做成包子!

 “你就是河南帮的邱三?”夏衍似乎对这事毫不在意,缓缓的走了过来,她每走一步都给了邱哥莫大的压力,当夏衍来到邱哥面前时邱哥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了,而夏衍只是眼神冷漠的打量着身前这个低眉顺眼的壮男人。

 “是…是…夏姐…”

 “我弟弟王刚在上面?”

 “是…是…”

 “带我上去!”

 “是…”邱哥此刻也顾不上一众马仔了,赶紧在前面引路,夏衍身后跟了刚才在车旁警戒的四个大汉和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女人,那女人穿了身米黄职业套裙,手提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面色坚毅而有棱角,一个马尾辫乾净利索的扎在脑后,随着她落地有声的脚步一晃一晃的,邱哥从那女人沉稳的步伐和悠长的呼吸立马知道那女人是个高手,是贴身保护夏衍的女保镖。

 夏衍虽然面色冷静,但其实心里是非常激动的,实际上自从她上次在酒吧偶遇王刚后心就不曾安份过,她来到广州两年后就从老家的弟弟那听说王刚来广州找她了,但那时她还是个混迹在广州模特圈的小野模,自己都还住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出租屋内,每天都因为排练和到处演出而筋疲力尽,根本没能力和精力在广州这个千万人口的茫茫人海中找到王刚。

 夏衍也想过和王刚的母亲联系通过她来找到王刚,她在刚来广州受尽白眼和刁难的时候也会时常想起那个对自己犹如亲生女儿般亲热的善良女人,但一想到自己已经肮葬不堪的身子她又退却了,来到广州短短两年不到她自己已经数不清和多少经理人、老板甚至是顺眼的男模睡过了,在这个混乱不堪藏污纳垢的圈子里她想要生存下去只有这么做。广州虽大,但以她中专都没毕业的学历她根本无法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她不想平庸的在一间小公司里浑浑噩噩的度,她想有出头的一天。

 如果王刚母亲对她不好,她反而会联系王刚母亲,然而就是因为王刚母亲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才觉得自己无法再去面对王刚和他的母亲,她觉得她已经不配再做王刚的子和那个善良女人的儿媳了。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夏衍也从一个青涩的小丫头成为了一个掌管着千亿资产的成女人,她和王刚一样,早已被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榨的无力去思考和怀念从前,王刚的肥脸已经渐渐淡忘在她的脑海中。直到那晚她再次与王刚偶遇。

 夏衍虽然现在已经是个女强人,甚至可以说是权握一方的诸侯式人物,但她终究还是个女人,有着一段和王刚在一起的难忘的青涩回忆,王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即使这个男人是头猪,身为女人的夏衍这辈子也是无法忘记他的。

 那晚夏衍给过王刚电话后就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王刚与她联系,她并不知道王刚现在生活的怎样,有没有结婚,生没生孩子,在哪里工作,但从那天王刚在那间高级酒吧里喝的摇摇晃晃醉醺醺的样子来看,他现在过的应该不会太差,毕竟几杯酒几千块的酒吧不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

 以夏衍手里的资源,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查到王刚目前的生活状态,但她却没有这样做,因为王刚始终没有和她再次联系过。算了吧,放过自己,也放过刚子,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既然刚子现在有了自己的生活,并不愿意让自己打扰,自己也没必要再去找他,毕竟自己的身份摆在这,她的身份并不是一个平头百姓可以陪她一起任玩得起的。

 出于对王刚的尊重和保护,夏衍也没有主动查找过王刚的下落,只是把她心中的这份期待和热情再次深埋在心底,两个人都默契的对那次偶遇的重逢保持了沉默。

 可今晚王刚竟然主动打电话给她,而且从她听到的状况好像受到了不小的委屈。

 黑道出身的夏衍当然知道赌场里的这些门道,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王刚被赌场下套了,输掉了全副身家甚至是性命。而王刚给她打电话并不是为了向她借钱,因为王刚不知道她的底细,夏衍第一时间就想到王刚给自己电话只是想临死前再听听自己的声音和自己说句再见。

 夏衍不愧是混迹黑道多年的女人,只从电话里几句简单的问答就大概知道了王刚的遭遇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想到这夏衍挂掉电话后眼泪都心痛的了出来,她感到王刚遇到如此遭遇比她亲身遭遇这些心里还要难受,还要委屈。王刚的再次出现拨动了她心中沉寂了多年的那最柔软的琴弦,发出一声痛苦不堪的悲

 ----

 “刚子?”一行人来到邱哥的办公室后,夏衍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沉默不语的王刚,在他抬起头的瞬间夏衍的脸色变得铁青。

 王刚的脸上青肿了一大块,身上也还留着几个依稀可见的鞋印,显然王刚在邱哥这里被他好好的“照顾”过。

 “你就是这么招待我弟弟的?”顾不上王刚热切激动的目光,夏衍的眼神变得冰冷和毒辣,犹如一条美女蛇般扭过了头望着站在身后不敢看她的邱哥。

 “夏…夏姐…我…我不知道他是您弟弟啊…不然您借我几个胆我也不…不敢呐…”邱哥抬头看了夏衍一眼就赶紧低下头,他觉得夏衍的目光已经冰冷的结了冰,他有些哆嗦的硬着头皮答道。

 夏衍深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激动和愤怒的心情,她现在是个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但就是这种身份和地位让她不能随着自己的来。这里河南帮的产业,她不可能连招呼都不打就在别人地盘上把人家的小头目给做了。

 到了她这种地位,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了太多的事和人,如果她今晚一声不响干掉邱哥,那就代表了华南帮和河南帮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用她吱声,广州内数不清的大小帮派会在收到风声的第一时间把河南帮杀的犬不留,不用三天这个河南帮会连一个活人都不剩下。

 这些正愁找不到机会表现自己讨好华南帮的大小帮派才不会管你心里想什么,只会动刀动惹麻烦,而后这个烂摊子谁来收拾,这个黑锅谁来背?还是她夏衍。

 她还要考虑到政府对这件事的看法,当今政府已经把社会稳定当成了头等大事,这种血成河的大规模帮派火拼绝不能出现在她夏衍的地盘上。不过后如何收拾邱哥和河南帮那就要从长计议了。她夏衍的男人不可能白挨揍白受委屈!

 她后一定会给王刚一个满意的待!

 想到这夏衍的心情平复了许多,她甚至都没考虑到为何心里会把王刚打上她夏衍男人的标签,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走上前轻轻的抚摸着王刚肿起的胖脸,开始有些失神,她已经多少年没见过这张脸了?多少年没触摸过这张脸了?

 尽管这张脸已经苍老和疲惫了许多,但和从前的样子看起来差别并不大,胖人不显老,这也是胖子的优点之一。

 “衍衍…”王刚的神情也有些迷茫,他和夏衍此刻的心情是一样样的,都有种活在梦中的错觉。

 “有事我们回去再说,好么?”夏衍轻声的说道。

 “嗯。”王刚重重的点了点头。

 “邱三!我弟弟欠了你多少赌债?”短暂的失神后夏衍的气势徒然一变,转过身盯着邱哥问道,而且还故意加重了赌债这两个字。

 “不…没有!没有!夏姐您弟弟来我这破场子玩是给我天大的面子!什么欠不欠的…呵呵…”邱哥急忙挤出一丝乾笑回答道。

 “别!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夏衍的弟弟要是被人传出欠钱不还你让我以后在道上还怎么见人?”

 “啊?…这…五…五十万…”邱哥见夏衍本着小脸只能硬着头皮说了个数。

 “五十万?不是两百万么?”夏衍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五十万是本金…两百万是连本带利…您夏姐的弟弟利息就免了吧…嘿嘿…”“五十万滚利到两百万?刚子欠了你多久的赌债?”夏衍这话一开口邱哥就知道不好,这娘们能爬到今天的位置怎么会是好说话的主,光他这个小破堂主都是踩着十几条人命爬上去的,何况是这种一方诸侯般的大人物。

 “半…半个月…”邱哥咬着牙说道,他知道这些事是瞒不住的,他只要说一句假话被拆穿后果会更严重。

 “半个月?哼哼…很好…我给你们放贷的规矩是百一,也就是一天百分之一的本金利,你告诉我五十万滚到两百万需要多少天?!”夏衍冷笑了一声,面色不善的盯着邱哥说道。

 “夏…夏姐…您就饶了我这次吧…我这是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得罪了您弟弟,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次吧!”邱哥顿时两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对着夏衍捣蒜般的磕起了头。而在一旁看戏的王刚顿时傻眼了,这一幕他似乎觉得有点熟悉,十几分钟前这个邱哥还是个一脸杀气的狠角色,自己还像他现在般跪着对他磕头,而短短十几分钟后他竟然这幅孙子样对着…对着夏衍磕头?夏衍现在究竟是什么身份?

 “哼!饶不饶你不是我说了算!”夏衍并不搭理邱哥这幅可怜模样,只是轻哼一声把她那张漂亮的冷脸扭到一边。

 “王哥!我的亲哥!求您这次放我一马!小弟以后绝对鞍前马后的伺候您!

 上刀山下火海全凭您一句话!求您了!我的亲哥…”邱哥也不傻,立马连滚带爬的来到王刚面前磕起了头。

 “这…这…”一直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的王刚哪见过这阵势,邱哥乾嚎了几嗓子立马心软了,答应放过他这次。

 “小桃!把50万半个月连本带利的钱转账给邱三!”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幕的夏衍忽然对一旁的年轻女人说道。

 “好的衍姐。”一旁的马尾辫女孩立刻从手上的黑色提包里拿出手提电脑,问了邱哥的帐号,几分钟就转账成功了。

 “好了,我弟弟欠你的帐还清了,现在该算算你热情招待我弟弟的这笔帐了。”夏衍一脸轻笑的坐在王刚身边把她笔直修长的美腿叠了起来。

 “啊…夏姐…您开个数,我给…我给…”邱哥这次算是认栽了,杀猪杀到个老虎崽子,这他妈老虎没吃到母老虎就杀过来算账了,不过比起自己的小命这点钱算什么,只要有命在,什么都好说,命都没了给他全世界的钱都没用。

 “既然你邱哥这么喜欢200万,那就200万吧!”听到这句话邱哥不把头抬起来张着嘴看着夏衍,他邱三在广州混了这么多年,从一个小小的马仔一路杀到现在这个位置,虽然赚了不少钱,但这种快钱来得快去的快,天天吃喝嫖赌的邱哥根本没攒下什么家底,全副身家也就200来万而已,这一下几乎要被夏衍掏的一干二净。

 “怎么了?你觉得我弟弟被你这顿招待不值这个价?”夏衍皱了皱眉头,眼神又变得冰冷。

 “值!值!您说多少就多少!”邱哥知道这是他的买命钱,咬咬牙点了头。

 但邱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的命早在夏衍看到王刚的第一眼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看到刚收到60多万的帐号瞬间又吐出去了200万,邱哥的嘴角,但他深知面前女人的厉害,敢怒不敢言。

 “走吧刚子,跟我回家。”看到事情已经解决,夏衍从沙发上站起,拉着王刚想从这里离开。

 “衍…衍衍…邱哥这里还抓了我一个朋友…”王刚站起身子后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句话,他不忍心就这么把杨雪扔在这里。

 “朋友?”夏衍闻后看着站在一旁的邱哥皱了皱眉头。

 “唉…王哥,我这就把那傻…把那女人领过来…”邱哥赶紧一溜小跑来到楼下,把已经洗净的杨雪又领了上来。

 “这是?”看到一脸茫然的杨雪后夏衍又看了一眼王刚,她似乎感到了什么。

 “这是我…我朋友…”王刚咬了咬牙,还是无法在夏衍面前说出女朋友这三个字。

 “要我派车送她回家么?”夏衍不动声的问道。

 “她…她没有地方可去…”王刚为难的说道。

 “王…王哥,有件事我不知当说不当说…”一旁的邱哥也看出点了什么,一脸献媚的来到王刚身边说道。

 “啥事?”王刚看邱哥这幅德行奇怪的问道。

 “这阵子一直有人在打听这女人,说是她家里人在找她,她已经失踪了好几个月了…我这边一直在帮您着这事…”邱哥早就收到风声天河区的龙哥一直在找这傻女人,但他早打了把这傻女人收到自己手里的主意,所以吩咐下去着消息,并把大牙他们三个从王刚身边撵滚蛋,让王刚在自己的场子里输钱,稍微下了个套这傻胖子就输到连命都没了,但现在在王刚面前他却不好实话实说。

 “是么…”王刚的眼神一阵黯淡,想想杨雪自<炎夏后的白雪> M.eHexS.com
上章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