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
第七章
可让王刚始料不及的是仅仅两天后,在他下班回到小出租屋门口的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王刚?”人影叫了他一声。

 “啊?”王刚也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砰!王感到眼前出现了无数亮闪闪的星星,他仰面倒下,却又被人在口上狠狠踹了一脚,王刚立刻感到呼吸不畅,每次口都火辣辣的疼。

 “大哥!你认错人了吧?大哥?别啊!”等王刚回过神来竟然发现那人举起了一把砍刀向自己砍来。

 “啊!”黑影并没有理会王刚的求饶,只是手起刀落,连续两刀后把刀用一块黑布抱住,揣在怀里低着头走了。

 王刚此时已经昏死了过去,一只腿上的血像不要钱般呼呼往外涌着。

 “医生!你的意思是…我下辈子都瘸了?”当王刚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他躺在了医院的病上,好心的邻居在回家时发现了他,报了警,打了120。

 “如果脚筋只断了一节,那接上后复原对行走的影响不大,但是断了两节。…以现在的医学技术实在是帮不了你了…”医生缓缓的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事发后第二天,公司就知道了这件事,王刚的部门经理带着同事来探望了王刚,让王刚很是感动,但经理临走前给了王刚一个信封,并拍了拍他的手,无言的走了。

 王刚打开信封一看,正好是他三个月工资,王刚顿时苦笑一声,原以为白个靓是赚了,谁知道现在又瘸了一条腿,又丢了工作…

 杨雪他男朋友真狠啊…看他平时笑眯眯客客气气的样子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报仇?他现在手上这点钱够不够坚持到他养好腿够吃饭都成问题,还报仇?自己一瘸一瘸的去砍人家吗?为了自己这条小命着想还是算了吧…

 王刚仅仅住了一天院就出了院,住院虽然养伤要好的多,也快得多,但一天1000多的医药费住院费王刚实在负担不起。

 他就这么拄着个拐杖回到了自己的小出租屋,每天吃药,熬点大骨汤,慢慢的等待着腿伤的恢复。

 3个月后的某一天,当王刚百无聊赖的躺在上扣着脚丫子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有点疑惑的接听了电话,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了一阵母狮般的吼叫:“王刚!那天晚上是不是你了我!是不是!”“啊?杨雪?你…你听我说…”

 “你个畜生!你在哪…你现在在哪!告诉我,不然我马上报警!”

 “啊?你没傻吧…都3个多月了你还要报警?”

 “呜呜呜…我怀孕了!”

 “啥?…”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个畜生!你毁了我的一生你知道么!你这个混蛋!现在我怀孕了,我老公都不要我了!呜呜呜…我该怎么办…”杨雪跟着王刚来到他的出租屋后没命的拍打他,可王刚也不敢还手,这毕竟是他理亏。

 “那啥…你怀孕了打掉不就行了?是你男人本来就不想要你吧…”王刚见杨雪停下了手,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我这辈子只能生这一个孩子了,我…我舍不得…”杨雪边抹着泪边说道。

 其实王刚本来想说一句,又他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谁知道孩子是谁的,你他妈还想赖上我不成?

 但当他抬起头看到杨雪面泪痕楚楚可怜的模样,还有随着她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脯,最要命的是她连丝袜都没穿的白大腿,王刚立刻感到呼吸急促…

 算了,谁知道这娘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和她沾上事到时候她男朋友又发飙,我他妈另一条腿也没了…赶紧忽悠两句让她滚蛋吧…

 “杨雪,我虽然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但我也得到了惩罚,看到我的腿了么,这辈子我就这么被你老公毁了,但我吱声了么,我就是怕万一我告了你老公你无依无靠,没法过下半辈子。”王刚一脸诚恳的说道,但当他看到杨雪听了后竟然有反应,一脸错愕的望着他的时候他顿时感到这娘们似乎好骗?要不…

 “我对不起你,杨雪,因为我暗恋你太久了,太喜欢你了,那天又喝了不少酒,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不过你放心,我的孩子,我负责!你老公不要你了,我要你!咱们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让他快快乐乐的长大,怎么样?”王刚继续小心的试探道。

 这娘们…这娘们竟然心动了?王刚看到杨雪的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内心似乎正在挣扎!王刚顿时像打了血般兴奋,想到那晚就急匆匆的玩了一次,杨雪那白的大子,雪白的大腿,还有那个连都没有的小,直到现在王刚还天天回味着打飞机,想到有可能再次享用到这些王刚的当时就立了起来。

 “你…你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考虑。”杨雪似乎还没下定决心,站起身就要走。

 “孩他娘,求你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吧,你想想万一你给他找了个不喜欢他的后爸,不知道会怎么待他呢,你就这么忍心看你的孩子从小受苦么!”王刚此时已经是急攻心,立刻上前搂住杨雪,他隐隐掐淮了杨雪为了孩子似乎,好像,是可以接受他的!

 “你…你别这样…我…”杨雪在王刚怀里扭动起来,可她这样贴着王刚扭动肥园的股摩擦着王刚已经翘起的,顿时让王刚再也把持不住。

 “你都是我孩子他娘了,咱两就是孩子他爹妈,过几天我就带你回老家结婚,咱们堂堂正正的把孩子生出来。”王刚一边想到什么随口就说什么,一边开始用他坚难耐的摩擦着杨雪翘园滚的股,甚至连手都不自觉的伸到了杨雪前开始轻轻抚摸起来。

 “你,你保证你以后会对孩子好?”杨雪似乎犹豫了很久,憋出了这句话。

 “我是他亲爹!亲爹都不对他好,这世上还有人会对他好么,而且是你生出来孩子,我把他捧到手都怕化了,哪会对他不好!”王刚知道这事已经成了,立刻拍起脯保证起来,天啊,这到处勾心斗角的大广州里竟然还有这么单纯傻的娘们,还他妈被我捡到了!王刚当时心里乐的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那…那…”杨雪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王刚此时已经忍不住了,他一把搂住杨雪,把他几天没有刷牙的臭嘴狠狠的亲在杨雪的红润小嘴上,用力的允着她甘甜的津

 “杨雪,你真漂亮,孩子有你这样的娘真是八辈子的福气。”等王刚够了杨雪的小嘴,开始猴急的起杨雪的衣服,这他妈送上门来给他的大美女他还放走不是傻么?

 不一会,在一阵轻微的抵抗下,杨雪的衬衣就被他解开了,真大…真软…真白…王刚把似乎已经有些紧了的罩解开一把推到上面贪婪的把臭嘴咬在了杨雪一个肥白的子上。

 “啊…”随着杨雪一声轻,王刚的肥猪手已经把杨雪精致小巧的内扒了下来,玩着杨雪已经有些润的和两片小巧的

 真他妈啊…这下面没的娘们王刚还真只玩过杨雪一个,上次急匆匆玩根本没玩过瘾,这下他细细品味和把玩才知道这白虎有多极品,多销魂,随着快的不断攀升,王刚不由自主的加大了手上和嘴上的力道,可刚玩到兴头上却被杨雪推开了。

 “别勒这么紧,把宝宝伤了…”杨雪一脸绯红低着头轻声说道。

 “哦…”王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想这傻娘们为了孩子还真是啥都愿意做?可这孩子又不一定是我的,我他妈管你这么多!老子了再说!

 “杨雪,我的美人,我来了!”王刚此时已经掉了衩和内出他面目狰狞青筋绕的大,王刚自从上次在车上了杨雪后就没玩过女人,偶尔打打飞机也是治标不治本,这下终于可以开荤了,他也不再客气,一把把杨雪按到在上,打开她的双腿顶着口就狠狠的了进去…“轻点…宝宝…会伤到宝宝的…”杨雪一边轻一边焦急的看着玩命的王刚。

 轻你妈!谁知道是哪家的野种,干你才好!傻娘们!王刚丝毫不理会杨雪的哀求,只顾狠狠的糟践着身下这具白美的身躯。

 “哦,真他妈,呜…”短短几分钟,王刚就第一次发了,这具感白身躯的魅力实在太大,他足足了十几秒,随后舒服的躺在杨雪身边,看着面前一脸香汗娇不已的柔美脸蛋,手上捏着杨雪的软,此时王刚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干死你!

 ----

 别人家的饭,是最好吃的,别人家的钱,花起来最,别人家的老婆,起来最带劲,而此时的王刚就是这种想法。

 杨雪虽然认定王刚是孩子的父亲而委身与他,但王刚清楚杨雪根本看不上,或者是看不起自己,从她眼神里不经意间出来的厌恶和悲伤,每次都在深深的刺痛着王刚的心,而且杨雪越是这样,王刚就越想糟践她,待她。

 有时候王刚自己都不忍心如此糟践一个柔弱的女人,但他就是控制不住,他一直在把杨雪当成别人的女人来玩,既然不是自己的东西,又何必要珍惜和爱护,如何待和糟践又有什么关系?

 在把杨雪留在出租小屋整整了3天以后,杨雪提出要回家换衣服了,她的内衣已经被王刚擦打飞机葬的不成样子。

 王刚默默点了点头,这3天他每天白天休息,晚上玩命的杨雪,根本就是一天是一天的打算,他觉得杨雪这么好的女人,她男朋友这次估计也就是和她吵吵架,闹闹别扭,过几天就会把她哄回去了,而然后,肯定是要来对付他的,自己事后是死是活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老子也活腻歪了,临死前能到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老子值了!

 可让王刚意外的是杨雪回来告诉他,她男朋友已经搬走了,让他们住过去,那房子前不久刚了一年的房租,房东是不会退钱的,而里面家具什么都是现成的,她男朋友只把自己的衣服拿走了,其它都留给杨雪了。

 这下王刚算是明白了,原来她们两个人是真掰了,那男的嫌弃杨雪身子脏了!

 不要她了!这下王刚乐坏了,他一脸幸福的把自己的几件旧衣服和被褥装进几个蛇皮口袋,打着车就和杨雪来到她现在住的地方。

 ,这家可比他的小出租屋强多了!不仅电器齐全,收拾的也乾乾净净,王刚放下蛇皮口袋先进卧室看了看,好大,好软的…在这上面杨雪…想想就开始硬起来了。

 他又打开一旁的大衣柜,看到里面整整齐齐叠放着杨雪的衣服和内衣,他抓起几条杨雪的内放在鼻子上用力了口气…真他妈香啊…王刚立马又忍不住了,抓小一样把杨雪按在衣柜上,扒掉她刚换好的内了去,个几分钟就把拔出来拿条杨雪的内擦乾净上面的爱扔掉,再进去,继续

 杨雪也不反抗,也不挣扎,就像个充气娃娃一样撅着股任王刚糟践,王刚知道杨雪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现在还麻木着没反过醒来,所以他变本加厉的开始想着办法玩杨雪。

 口爆,上,衣柜,厨房,厕所,一下午的时间几乎把能想出来的花样玩了个遍,到了天色暗下来,杨雪说她男朋友要下班的时候王刚才觉得肚子饿了,带着脚步虚浮的杨雪下楼吃饭去了。

 晚上杨雪她男友早早的就在房间等他们了,那小子并没有理会王刚,王刚也识趣的先回到卧室,等她们聊完了抓着杨雪扒光了就干,一是因为看到她男友就想到自己一条腿的愤怒,一是心里的扭曲和妒忌。

 都是妈生的,为啥他就又高又帅,混得开赚得多,还他妈有这种漂亮的傻女人天天,老子就他妈又肥又丑,混了几年还是每月几千块死工资,连个像样的女人都找不到,你妈!

 死你个娘们!

 当一个弱者遇到一另一个弱者时,要比强者遇到一个弱者时更可怕,也更残忍。

 杨雪这幅逆来顺受,低声细语的模样并没有得到王刚的同情和怜爱,而是让他变本加厉的把多年来受到的屈辱和烦闷通通发在这个柔弱感的身躯上。

 使劲的捏,掐,咬,打,王刚每天几乎像个变态一样疯狂的在杨雪身上发着,几乎每晚都把杨雪折磨的痛哭涕,哀声求饶,但即使是这样杨雪依然会第二天一早就去上班,晚上回来洗衣做饭,吃完饭上了继续任他糟践,这让王刚有些怀疑这杨雪是不是本来就是个受狂。

 再漂亮的女人也是有保鲜期的,两个月后,王刚对杨雪的身体就没了多少兴趣,开始继续和以前的老乡来往,喝喝酒,吃吃饭,打打牌,反正又不需要他养家,王刚反而过的滋润。

 直到有一天,他们麻将的时候他一个老乡的远房亲戚提议玩点钱,这样几块几块的玩没啥意思。当时王刚兜里还剩下不少他以前的积蓄,也就答应了。

 可谁知道这一发便不可收,开始每天赢几百,后来一次一晚上竟然赢了一千多!这可把王刚乐坏了,早知道这样谁他妈还去上班啊,王刚顿时深深的陷了进去。

 “刚子,这次哥也帮不到你了…你他妈别玩了,这哪个人你不欠了好几千了…”大半个月后,王刚笑不出来了,他不仅把那几天赢得钱全输了进去,还把自己的积蓄全输掉了,他此刻就是个已经输红了眼的赌徒…哪还有理智去分辨真假。

 “妈的!我去问我媳妇要钱!!”刚才就差一圈就能自摸!只要自摸一把大的前两天输的就全回来了!王刚此刻脑海里只有这个声音,他轻轻的走进卧室,摇醒了正在睡的杨雪。

 “杨雪,借点钱给我…”

 “我钱包里有…你自己拿,我好困…”

 “就几百不顶事,多拿点…”

 “你…你要那么多钱干吗?”

 “我有用,抓紧。”

 “你有什么用?告诉我啊,我知道原因才能给你。”

 “你别管!快点拿来!”

 “你…你怎么这么不讲理。”

 “我他妈是你男人!问你要点钱你唧唧歪歪个啥!”

 “可,可这钱要存起来给宝宝出生用啊,生宝宝要好多钱,然后生出来还要花…”

 “别他妈刀刀!你到底给不给!”

 “你不告诉我原因我就不能给你…”“你妈!”啪!随着一声脆响,杨雪捂着脸倒在了上,王刚翻出杨雪的钱包拿了杨雪的工资卡就往楼下跑去,他曾经陪杨雪去取过钱,知道这工资卡的密码就是杨雪的生日。

 当王刚把杨雪工资卡里仅剩的6000多块钱全取出来后,他顿时觉得底气十足迫不及待的想大杀四方,他兴奋的一瘸一拐上了楼,又开始继续奋战。  M.ehExS.cOM
上章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