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
第二章
唉…中专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无聊和烦闷,而且是这种二中专,老师每天考虑的都是买什么菜几点回家做饭接孩子,学生每天考虑的都是要不要逃课去哪玩,晚上玩到几点回家,回家怎么跟父母撒谎…

 王刚叹了口气望了眼同桌的眼镜,眼镜是个瘦高个的深度近视,天天把躬的跟个虾米一样趴在课桌上看小说,一会古龙的,一会黄易的,反正天天看,从未停过,上课看,下课看,午休看,连放学都走路都捧着看,不过老师一般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学生的,比在上课时吵吵闹闹聊天的学生可爱多了。

 真不知道有啥好看的…傻…王刚又在心里腹诽了一通眼镜,把眼光撇向窗外,这一撇却让胖子愣住了,他看到了自己的女神在上体育课…

 王刚的女神是他同届模特班的一个女生,叫夏衍,1米7多的身高,杏眼翘鼻,桃面樱嘴,长发飘逸,翘,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飞机场…

 可那些国际名模哪个不是飞机场,所以王刚自从见过夏衍一面后便惊为天人,虽然平时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但这时他在教室里离这么远多看一会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看着夏衍在操场上犹如一只美丽的蝴蝶般蹦着跳着,与其他女孩嬉戏着,王刚渐渐醉了,他一脸痴的望着窗外的美景几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一切…直到一个高大的黑影挡在他面前。

 “王刚,外面好看不,一堂课上到现在30分钟你看了几分钟黑板?”

 “啊?季老师…那啥…我就走个神…”

 “嘿—— 你当我瞎的?一个班从上课开始就你一个大胖脑袋歪到现在,我想不注意都不行啊,喜欢看是吧,去吧,去走廊上正式看个够,昨天测验的卷子今天给我抄5遍,明天交给我,一天不上来你就在外面看一天,让你看到够为止!”

 唉…这走廊上看的视角没教室里好啊,有颗巴树挡着,真蛋…王刚在走廊站到下课看着夏衍从操场走进教学楼才不舍的收回目光,叹了口气。

 “死胖子!有钱没有?借两个给哥买包烟?”放学了,王刚刚走出教学楼就被几个高年级的混混叫住了。

 “没有!”王刚罚了站,回家还得抄卷子,心情烦得很,见到这几个混混也没了好气。

 “呦呵?小行啊?对哥爱理不理了啊?来厕所,哥和你商量点事…”

 “啊?赵哥,不…不是,我刚想事呢…没注意到是您…”

 “想啥巴事?有钱没—— 抓紧点!”

 “啊…真没有…”

 “你妈耍老子?过来!”

 “不,不是…赵哥,你听我说…”

 “说你妈!过来!”等学校里的学生都走光了,几个混混也吹着口哨走了,王刚才着身上的肥直咧嘴,慢悠悠的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还好王刚是个胖子,皮糙厚,三天两头被这么围殴,反而越来越耐揍了,今天4个人围着他又打又踹几分钟,连几个混混都累的气吁吁了,他反倒跟个没事人一样。

 “你…你别这样!我叫人了!”

 “叫吧叫吧,你们学校老师都走完了,你叫谁谁敢过来试试?反正你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就亲个嘴摸两下怕个巴,又不你,来…”

 “你放开我!放开!救命啊!呜…”当王刚无打采的推着车子走出学校正准备骑上回家的时候,从一边的小巷里传来一阵女孩的呼救声。

 这…夏衍!?王刚缩头缩脑的把头探了过去瞟了一眼,顿时呆住了,他看到几个黄正围着夏衍又摸又亲,连夏衍身上的校服裙子都被掀到了细上,出了她里面米黄的小内,而就在这条小内上还有一只葬手在使劲的捏她翘白

 “你…你们放开她!”王刚顿时感到一股热血涌到头顶,他把自行车靠在墙边,有些哆嗦的走进了小巷,并不是很大声的憋出了一句话。

 “死胖子?你跑来干吗?”黄正玩在兴头上,忽然听到有人制止顿时一惊,等他回头看到胖子又开始迷糊起来,这死胖子平时连手都不敢还的,今天怎么涨胆子了?

 “你…你们放开她,再…再这样我喊人了!”王刚见几个黄貌似有些发愣,以为他们怕了,顿时声音也有了底气。

 “傻!”黄没理王刚,甩出一句话继续对着夏衍又亲又摸。

 “你…你们放开她!”看到心中的女神在面前被侮辱,王刚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他猛地一下冲了过去,一把推开了黄,把夏衍护在身后。

 “呦?你妈的死胖子,今天胆肥了啊?”黄被推了个踉跄,顿时来火了,和其他几个人把王刚和夏衍团团围住。

 “李…李哥,我…明天给你带包好烟…你别…别欺负她了…成么…”王刚看到黄一脸凶相和旁边几个面色不善的混混,顿时有点慌了,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烟你妈!老子今天本来就是想逗逗这小娘们,你这傻敢败老子兴?老子今天非把她给了!!”黄说完一拳砸在王刚面门上,王刚顿时感到头晕目眩眼冒金星,但他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黄今天要把夏衍了!他立刻回头搂住已经吓呆了的夏衍,把她在身后死死挡住。

 “把那小娘们给我拖出来扒光!老子今天不翻她以后跟他妈你姓!你妈的死胖死!!”黄一边叫着一边使劲的往王刚背后踹卷,其他几个混混也一样边骂骂咧咧边伸脚踹着王刚,听到黄这么说顿时一个混混也从侧面拉住了夏衍的手,把她往外拖。

 “救命啊!”夏衍吓得又是一声惊叫,而王刚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赶紧把夏衍蹲下,自己趴在夏衍身上死死搂住她,旁边的混混拽了一会见拽不动,顿时感到没面子了,也开始使劲朝胖子背后又踢又打。

 “他妈这死胖子怎么这么揍…你妈的…”几个混混平时只知道抽烟喝酒瞎胡混,本来就没二两劲,才打了4,5分钟就气吁吁起来,而此时王刚还咬着牙死死抱着夏衍不松开。

 王刚虽然皮糙厚,但毕竟也是血之躯,被几个人这么用尽全力又踢又打嘴角不一会就溢出了血,他感到内脏都要被踹裂开了,甚至因为疼的太厉害发出嗷嗷的惨叫声。

 但当他眯眼看到身下瑟瑟发抖面泪光的夏衍,他顿时感到身上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充斥,更加使劲的搂住夏衍,也不再惨叫,死死的咬着牙硬撑着。

 “行了李子,再揍下去要出事了,死胖子都他妈吐血了,别瞎搞…”一旁的一个看起来年期大些的黄拽了拽李子。

 “不行,今天我非要把这小娘们给翻,你妈的死胖子!松手!松手!

 ”李子歇了一会貌似又来劲了,又开始踹起王刚来,而王刚依然保持着死死搂住夏衍的动作,一动不动。

 “行了李子!你还想进去一次?你他妈傻啊?”年纪大的黄见状赶紧把李哥拉开到一旁,而一边的几个混混也跟着劝说起来。

 而李子听到进去这两个字也顿时脸色一白,不再动手。以前因为打架斗殴被抓李子进去过一次看守所,不是监狱,不是警察局,而是看守所。

 在里面呆了3个月,本来他以为混混进去看守所是件很光荣的事,就好像大学生出国留洋渡过金一般,刚进牢房的时候甚至还有些得意洋洋,可当牢房门关上,牢房里其它7个人向他围过来的时候他才知道他错了,错的很彻底。

 “小子,你刚进来我们这些老人要有点表示,吃烧饼还是金鱼?”一个身纹身脸横的家伙先对李子开口了。

 “啊?烧饼?”李子有些没搞清楚状况,疑惑了一声。

 “嘿!这小子第一次进来嘿!”旁边一个口黄牙的家伙笑了起来。

 “第一次?唉,顺子,给他都尝尝再让他选。”

 “好繖哥几个扶好他。”另一个光头壮汉一边一脸笑意的走过来一边把拖鞋了下来拿在手上,而李子也被两个人死死架住,动弹不得。

 “别…别…大哥…大哥…”李子顿时感到不妙,这阵势他以前也是经常给别人用,他清楚的很,这是要挨揍的节奏啊!

 啪!随着一声脆响,光头手上的拖鞋狠狠的拍在李子的嘴上。

 “啊!大哥,别打,别打!我错了!我错…啊!”光头并没有搭理李子,一手抓紧李子的头发把他的脸保持仰起的状态,一边把拖鞋狠狠的在他的嘴上。

 啪…啪…啪…随着一声声有节奏而又清脆的响声,不一会李子的嘴巴就变得血模糊肿的老高,他已经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了。

 “妈的,这小子怎么这么虚,喂几个烧饼就趴了,给他提提神!”纹身老大坐在一边的上扣着脚不的都囔了一句。

 “好!”“啊!”随着李子一声杀猪般惨叫,他发现光头手上多了一小撮头发,还是黄的!他在把自己的头发生生的从头皮上往下拽!李子顿时连魂都吓没了,开始口齿不清脸鼻涕眼泪的求饶。

 但即使是这样,这场仪式一直持续到大半夜,李子的惨叫声才渐渐平息。

 而无论是看守所的狱警还是旁边牢房的犯人都好像习以为常一样,不闻不问,该干嘛干嘛。

 想到看守所里度过的日子,李子顿时打了个哆嗦,摸了摸似乎还在疼痛的头皮,又对王刚说了几句狠话踹了几脚才被众人拉出巷子。

 呼…见几个黄走了,王刚才长舒了一口气,这时候他才闻到到怀里的这个柔软娇躯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这种香味他从未闻过,而这第一次闻却让他心旷神怡,内心动不安,似乎身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你…你血了…你…怎么样了?”身下的夏衍又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安的望着她面前这个胖都都的肥脸。

 “啊?没事,没事!嘿嘿,哎呦!”王刚听到夏衍说话才从那股香味中回过神来,赶紧傻笑一声刚想站起来却感到全身骨头好像碎了一般,让他一股又坐回到地上。

 “你…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出去叫人来帮忙…”夏衍见王刚坐在地上疼的直咧嘴,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掏出一个香的小手帕帮王刚擦着嘴角的血蹟和脸的汗水。

 “不…不用…小伤,没事…”王刚顿时感到自从他上了中专挨了无数次揍,这是他挨得最狠,也是最值的一次,闻着脸上香的小手帕,看着眼前以前只能远远观望的女神,王刚此时连自己姓啥都忘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夏衍被王刚盯的脸通红,不一会便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王刚,嘿嘿,机修班的,和你一届的。”

 “我叫夏衍,谢谢你,王刚…”  M.ehExS.cOM
上章 炎夏后的白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