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误-一段波折回转的恋情 下章
第十章
 楚风就这样拖了好久,虽然他也明白总是要找个时间和君谈清楚,只不过…

 只不过谈清楚的结果若是永远的失去君,他也不能再活下去了,痛苦迟早都会杀死他的。

 所以,他宁愿苟且偷安,就这样-天拖过一天,今天就是他出院的日子。

 江蕾已经照他的暗示请医院多留下他几天,但是,这种大医院的病房也不好意思让他占了那么久,毕竟有更多真正需要它的人在后头等着呢!

 何况现在的楚风已经可以说是生龙活虎了,连君都不奇怪地问道:

 “为什么要住这么久的医院呢?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并发症呢?”她担心地问道。

 没想到楚风看到君担心得惨白,就忍不住心疼地吵着马上要出院了。

 医生当然是恨不得赶紧送走这个瘟神,前一阵子是极度的不合作,让医院所有的人都怀疑他想找死,后来又死赖着不想出院,楚风可真是令医院中的人员头痛十足。

 江蕾替他办好了出院手续,有了楚风额外的指导,公司总算又恢复了正常,江蕾也从中学会了不少做生意的秘诀。

 “君没来?”楚风心焦地寻着佳人的踪影。

 江蕾凝重地颔首。

 “昨天,我看见她在收拾行李了,你还没告诉她?”

 她要走了?楚风的五脏六腑马上痛楚地翻转过来。

 “我怎么开口?”楚风想征询江蕾的意见。

 她却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那你动作可要快一些喔!等她提着行李来向你告别时,恐怕就来不及了。”

 这是最后通牒了,楚风是被牵着鼻子走--事情总是要勇敢面对,君在他住院这段时间已搬回江家。在这期间,连岳明浩都曾来过病房亲自数落他好几次。

 君在江家花园做最后的巡礼。楚风出院后,她也总算了结了一桩心事。

 在这些日子,楚风身体较强健的这些天,君总在等他开口,开口对她说一些她认为他应该对她吐的关怀与爱意。

 可是,楚风除了感激与愧疚之外,什么也没对她提,君灰心了。待会儿她就要跟楚风和江蕾告别了。

 她将行李都打包好,请江家的佣人们帮她提到楼下。

 “谢谢你这些日子来的照顾!”君对陈嫂客气地说道。

 “不要这样说,小姐!”陈嫂感情丰富地落泪道。

 君只是笑笑,当楚风的车开回江家时,她才泛起-丝愁绪。

 他们两人始终还是不相配,她伤感地想。最近几天总是下雨,腿上痛的感觉又令她微跛态。

 楚风一下车就拚命找着君,她不会不下来看他吧?

 楚风穿过正手忙脚的工人,总算看到了君,当然也看到她停放脚边的行李。

 他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该死的江蕾,总是有铁口直断的本事。

 “楚风…”君要对他告辞。

 “不!请你听我先说--”他语无伦次,江蕾不是说,如果让君提着行李向他告别,那就完了!一切都完了!

 “不!不!求求你,求求你听我说。”楚风半推半拉地将君带至花园深处,远离那些好奇的视线。

 “好了,现在你想说什么?”君问道。

 楚风看着君,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她的腿受不了长久站立的痛楚。

 “我…我对不起你。”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我不怪你。”

 楚虱支支吾吾地骂着自己,为什么当这重要的时候,他的口才却变得如此鲁钝?

 “你要走了吗?”

 话一出口,楚风马上就想轰掉自己的头,为什么要提醒地呢?

 “是的,陈嫂她们正要替我搬行李,我今天就是要和你告别的。”她伸出手给楚风。

 楚风的心快碎了,他不想让她走,可是,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挽留她,他不配!

 楚风不想握她的手,君难过地将手放下。

 “既然这样,楚风,再见了!”

 楚风哭了,他不能眼睁睁地让她走。突然间,陈嫂闯进他们之间。

 “小姐,车已经来了,我们已经把所有的行李都装上车,不过--”陈嫂提起手上的箱子。

 “这个箱子装不下了,我把它放在前座好吗?”陈嫂将话说完。

 “好的!谢谢你!”君同意。

 楚风死盯着那只装着他给君的白纱礼服的箱子。

 她还要带它走?楚风的心里燃起-小簇希望的火花。君是否对他还行些感情?

 “别走,求你别走…”楚风痛喊出他的心声。

 她停下了脚步,真的是楚风在喊她吗?

 “我不希望你走…”楚风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君警觉地转过身问道:

 “为什么?”

 楚风的眼中闪着心痛的泪光,温暖了君的心房。

 “你还不知道吗?我爱你啊!”楚风掏心大喊道。

 君着怀疑的眼光令楚风紧了心,他现在才知道他到底伤她多深。

 “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你相信我,我的所作所为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他黯然垂首。

 一切都结束了,他所种下的恶果使得君再也不敢接受他。

 天啊!失去她的日子让他怎么过?楚风擦掉脸上的泪珠。

 “你想去哪儿?我希望能帮你,如果你想回美国,我们在美国有一些产业,我可以让他们整理好供你住宿。”也好让他能有一些她的消息,楚风在心中再加上一句。

 君并没有回答他,她只是很专心地在审视楚风的脸。

 “你不想回美国?那我同样的也可以提供你别的地方,你喜欢欧洲吗?或是澳洲?”

 君仍是不说话,莫非她连-点消息也不想留给他?

 楚风沉痛地闭上眼睛,忍不住的泪珠又从他眼角滑落。

 “让我照顾你吧!求求你…”楚风嗄声喊道。

 楚风酸楚的哭喊令君动容,她着实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台湾的天气很,只行在特别干燥的地方才适合我这双破腿来住。”

 “你想住哪儿?”楚风打断君的话。

 君温柔地回了他一笑道:

 “我想,欧洲或澳洲都适合的,可是,在这儿,这不适合我住的地方,却有个我爱的人令我老是放不心离开啊!”楚风激动地紧拥住君,令她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楚风恨不得将君进他体内,他紧抱的双手和身体不住地颤抖。

 “我带你去欧洲住,带你去澳洲住,我找最好的医生来治好你的腿…”他一连不住地许下了好多承诺。

 君感动得哭了出来,她轻轻地在楚风耳边道:

 “什么也不用你带我去,现在我只想要和你单独在-起就好了。”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啊?当楚风想将世界都捧到她面前献给她的时候,她却只要和他在一块儿。

 楚风觉得自己好渺小,在君无尽的爱中显得好渺小。

 ***

 楚风命令家中二十四小时开着除设备。

 “你如果老是这么做,我们很快就会变成干橘子了。”君对着正替她按摩腿部的丈夫说道。

 “别开玩笑,还痛不痛?”楚风担心地问道。

 当然痛啰!可是君不想让楚风难过,他已经为她按摩了一个小时了。

 “好多了。”君说谎。“手酸不酸?”

 楚风安慰地一笑。

 “不酸,只要你不痛就好。”

 君撒娇地靠在楚风膛上,谁会料到江楚风居然会变成这么好的丈夫呢?

 “让你娶了一个跛足的老婆,我真的觉得很难过。”

 楚风轻轻打了她一耳光。

 “说错话,应该要重重地打!”他温柔地抚着刚才打过的脸颊又说:

 “这不是你的错,难道你没发现到,没有了你这只偶尔会跛脚的丑小鸭,我的心就残废了吗?”

 楚风故意说君是丑小鸭,想看她有什么反应。

 果然,君伸出双手替楚风搔

 “敢骂我是丑小鸭?江楚风!你要付出代价。”

 快乐的笑声遍布在江家,连太阳都忍不住由连雨的乌云中探出头来祝福他们。

 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M.EheXs.CoM
上章 误-一段波折回转的恋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