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误-一段波折回转的恋情 下章
第九章
 楚风在街上茫然地寻着君的倩影,只要是有人稍稍有一点类似君的,他都小心地停下观看。

 而那种遍寻不获的恐惧心情,尤胜于五年前那天。

 以前,他可以将错误归咎于命运恶意的拨。但今天,是他用双手亲自将君驱离,假若此事真成定局,让他情何以堪。

 他惶恐地在大街小巷穿梭直到天亮。一个美丽的单身女子独自在深夜的街上,会不会发生危险呢?

 他恨!恨自己冥顽不灵的自以为是,为什么总是不肯张开眼睛去细看?

 “君!为何你要忍受这种屈辱?你怎能忍受这样非人的折磨?”楚风悲伤地哭喊出来。

 那悲戚的痛苦哭喊,在清晨的风中格外的清晰。

 天啊!让君回来,求求?再给我一次机会,楚风在心中狂喊。

 如果君能够平安无事地归来,他将乞求她的原谅;将她放置在心的中心点来呵护,绝不再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若是君不能忘记所受的伤害呢?楚风揪着心想道。若是君不能原谅他的愚蠢和无情呢?

 楚风虽深一口气,仍止不住心痛的泪水滑出眼角。如果君不能原谅他,那他希望能够照顾她的生活,让她的后半生不虞匮乏,只要远远的看顾她,就好。

 他不能忍受她过着像从前一样缩衣节食的生活。

 只要一想到这儿,他的心就好痛好痛。

 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君,如果找不到她,一切都仅仅是空谈罢了。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楚风将脸埋在手心中,伤痛地掩面大哭。

 君躲到哪儿呢?没有人知道!

 ***

 明浩和江蕾可以说是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利用钱财和关系打通了每一道关节,仍是寻不着君

 就只不过是-个人嘛!她能躲到哪里去呢?

 奇怪的是,楚风同时也失踪了,自君离开后,至今已一星期都没有楚风的下落。

 “他会去哪儿呢?”江蕾愁眉不展地对明浩说道。

 “找君吧!”明浩也快乐不起来。

 “公司已经大了,如果什么事都让我决定的话,公司可能在君找到之前就垮了。”

 明浩惊讶地瞅着她说道:

 “你不是也在那儿工作好些年了吗?”

 “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管理旗下的一家食品公司而已,至于其他的,我根本不在行!”

 “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拟一套找江楚风的计画?”明浩讽刺地说道。

 江蕾听出他不善的口气,气得转身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昨晚下了一阵大雨,花园中隐透着一股刺骨凉意。

 她心神不宁地往外张望,总觉得有令人不安的事将要发生。

 果然,楚风的车由车道开来,车子不稳地擦过车道旁的大榕树,险险地差点撞倒车房外的栅栏,最后终于在尖锐的煞车声中停下。

 车门缓缓打开,却不见楚风下来,江蕾急奔过去。

 “大哥!”她急喊。

 车中那个苍白的汉是她英的大哥吗?江蕾几乎不敢肯定。

 他那已一星期末修整的仪容今他显得失魂落魄,恰巧符合他此时的心情。

 楚风紧闭着眼睛,他的头发地散在额头上,胡碴漫布他方正的下巴上。江蕾警觉地去推推楚风动也不动的身躯,然后猛然缩回了手--像是被烈火烫着一样。

 “怎么这么烫?”江蕾重新用手试试楚风的体温。

 太吓人了,楚风在发高烧,江蕾试着将楚风的身体拉出车外却失败了。

 “大哥!大哥!”江蕾试图唤醒楚风。

 楚风睁开仍在梦魇中的一双黑眸,眼神像是穿过焦急的江蕾来看事物。

 “原谅我,君!”

 楚风误将江蕾认成君,证实了江蕾的恐惧,楚风已经失去意识了。

 “明浩!明浩!快来!”江蕾慌得扯直喉咙大喊。

 岳明济马上赶列,甚至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江楚风?”他怀疑着说道。

 “他的的确确是我大哥,你不用怀疑他的身分。现在,请帮助我…请帮我拉他出来。”

 明浩伸手帮忙,当碰到楚风的手时也惊叫道:

 “他不但全身都了,还发着高烧。”

 江蕾一面用力一面回答道:

 “所以,我现在要请你替他换衣服。然后,我们要送他去医院。”

 君的名字一再从楚风呓语的口中吐出,虽然楚风仍在昏中,他们依然可以听出他呼喊时的痛苦及悔恨。

 明浩不情愿地同情起他来了。

 “既知有今,你又何必当初呢?”他抱怨地说道。

 江蕾也难过地深深叹息,她早巳看出楚风对君的心意,可是,楚风的固执己见却葬送了他的幸福。

 “少废话,我让你来是来帮忙的,不是请你来当评议人的!”

 明浩念念有词地帮助江蕾送他回房换好了衣服,接着就马上送他去医院。

 ***

 楚风的情况也实在不能再拖了,他不但咳嗽不止,还发高烧。

 明浩和江蕾一将他送进医院,连医生都紧张得手忙脚了,事态之严重由此可知。

 “这该怎么办才好呢?”这句话在这几天内已经成为江蕾的口头禅了。

 “君还没找到,大哥又病倒了。”

 “这叫作,福无双至,祸--”明浩“祸不单行”四字被江蕾一瞪,就连忙回肚子里去。

 “你不说话,别人也不会将你当作哑巴!”江蕾低声音骂道。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江蕾蹙起眉来不言不语。

 看来,除了等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君!求求你快点出现吧!

 ***

 君伤心绝地上了计程车之后,就回到了明浩的广告公司,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她要回去拿存折,君一向都将贵重物品锁在公司的保险箱下层。

 她还没有伤心到不知无钱寸步难行的地步。拿了存折之后,她就用身上仅剩的钱买了一张车票。

 还记得楚风曾带她去的那个温馨海滩吗?君在那儿清静地度过十天安静的日子,完全不知道她引起了多大的风波。

 这里有很多值得回忆的片段,所以她选择此地作为她告别一切之地。

 纵然如此,君依然希望楚风脑旗乐,或许张小姐真是他美满姻缘的另一半,君在心中暗想道。

 就在第十一天,君终于收拾好她伤痕累累的心灵,下定决心准备离开台湾。

 巧的是,当君一打电话去旅行社,他们居然说能马上划到机位,请她亲自去一趟。

 马上?什么时候世界居然进步到动作这样迅速?君觉得自己已有些落伍了。

 那又怎样呢?她不疑有诈,就提起她这些天才添购的简单行囊,带着一切必须的文件北上,来到了这家旅行社。

 ***

 “江蕾?”君看见江蕾就转身想逃。

 江蕾眼尖抓住了君说道。

 “你等我说完了话再逃还来得及。”

 君从未听过江蕾用如此沉重的语气说话,不狐疑地看着她。

 “大哥病了。”

 “楚风?”君的心漏跳了半拍。

 “原本就是很严重的感冒,再加上他不合作的态度--”

 “怎么了?”君心急地迫问道。

 “已经演变成急肺炎,时而陷入神志不清的昏之中,而且他在昏中不断的呼喊你的名字,还说请你原谅他。”

 君像是被仙女施法,凝住不动。

 “就算是偶尔清醒的时候,他也不吃不喝,任谁去劝他都不听。唉!”江蕾叹了一口气。“不用我多说什么,你是知道他脾气的。”

 他相信她了?君的疑问马上被江蕾看穿。

 “明浩和我找到了你那箱『宝贝废物』硬着大哥承认错误,当他发现自己将所有事情都糟的时候--”江蕾难过地鼻子又说:

 “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事,原本我也不该多说,你们的事应该自己说清楚,就算要走也要走得没有一丝牵挂才是呀。”

 君凝重地点头,楚风病重的消息让她整颗心都快翻转过来。

 “他现在怎么样了?”君嗄哑地问道。

 江蕾总算松了-口气,看来,君会跟自己回去一趟了。

 “我怀疑他是在毁灭自己,你知道他一向有可怕的『赏善罚恶』倾向,若是不能见到你,我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这么严重吗?”君的心纠成一团。

 江蕾苦笑道:

 “没想到他连自己也不放过是吗?你恨他吗?”

 君没有回答,她对楚风有很多种感觉,至于恨…君真的不知道。

 “原谅他吧!如果你不能再接受他,至少原谅他吧!他也一样的受了不少苦。”

 “走吧!你带路。”君对于江蕾的话仍没有正面的回答。

 江蕾也识相地不再多说。

 她们火速赶到医院,君自得知楚风生病后就惶惶不知所措。

 医院刺鼻的葯水味令君的心惊跳起来,想到马上就会见到楚风,君的脚步不迟疑。

 他会像前一阵子那样狠心对她吗?他会不会只是为了再给她致命的一击才想见她呢?君惊疑地在门外定住脚步。

 “来呀!”江蕾打开病房房门叫她。

 君犹豫地踏人病房,江蕾将特别护士遣出门外,楚风还在睡觉。

 君深呼吸后举步向前。老天!她惊,,一向健康的他竞被病魔折磨至此种凄惨的地步。

 她才不过短短十天没见过他不是吗?为什么楚风变了一个模样,憔悴得吓人呢?

 “君…”楚风闭着眼睛呓语。

 “我在这儿。”君握住他的手。

 “原谅…原谅我。”

 君哭了出来,江蕾说的全都是真话,楚风他真的想见她。

 “楚风,我原谅你,你要快些好起来!”君不住地噎道。

 ***

 然而昏中的楚风却一句也没听见。他只是在梦中反复着追逐幻影一般的君

 “别别走!君!”楚风抓不住她。

 他好累、好后悔,可是君不给他机会,不肯让他靠近。

 “君!”楚风喊着她的名字惊醒。

 看见君趴在他边累得睡着了,楚风肯定自己绝对是疯了。

 如果疯了之后能每有她相伴,他宁可发疯。

 他想伸手抚摩君沉睡的脸颊,却发现自己虚弱得连抬手的力量都没有。

 楚风忍不住发出失望的呻声。

 君被楚风发出的微弱呼声给惊醒。

 “你感觉怎样?”

 楚风茫然地想要向君解释,不管此时是真是幻,他都要保住这个时机。

 “我对不起…对不起你…”楚风气若游丝。

 君含着泪说道:

 “你不要浪费气力说话,等你养好了病我们再谈。”

 “我…怕…没有机会了!”楚风断断续续地着气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君哽咽道。“你要是没有好好休养,我--”她啜泣噎着。

 “我也不想再听你说别的话了。”

 楚风心慌的对着君可望而不可即的伤心脸庞,他心疼地皱起眉说道:

 “我…我不是有意要惹你生气,你别哭…只要你不哭,不管什么事我都依你。”

 君用那双仍被泪水浸亮的明眸瞅着他说道:

 “那从现在开始你要准时吃葯,也不能拒绝打针,还要定时吃三餐。”

 楚风急切地点头,浑浊的眼中透出一丝清明的神采。

 “一言为定?”

 君勾起了小指伸到楚风手旁,他看了她孩子般的动作,不由莞尔。

 “一言为定。”他虚弱得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很费力。

 君细心地将楚风的被子抓起拉至颈部的位置,然后轻轻地对他说:

 “那你现在就稍微睡一下,你需要大量休息才行。”

 楚风顺从地闭上眼睛,过一会儿他又霍然睁开。

 “你…你会不会…在我醒后就不见了。”楚风担心得睡不着。

 君握住他的手。

 “不会的,我会在这儿陪你。”

 在这么多天的折腾之后,楚风终于释然地睡着了,但他睡得这么漫,连在梦中都紧掐着君的手不放。

 只要是稍有风吹草动,楚风便惊惶地睁开眼。

 “君!”他挣扎着要确定她还在身边。

 君生气地扬起一道形状优美的秀眉,这样子哪里可以称作是休息呢?

 “我在这儿!”她用安抚的口吻顺着他说道。

 不过,在楚风以同样的方式,从梦中惊醒第三次时,君失去了耐心。

 “你不肯相信我?”她冷冷地说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急着解释道。

 君神情一黯。

 “那么你就是不敢信任我了。”她伤感地想起前些日子凄苦的生活。

 “我没有…”

 楚风不知该怎么去告诉君?他患得患失的原因,只是在于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我要走了…”

 “不!对不起,”楚风哀恳道。“求你不要走!”

 “我只是要回去吃些东西,顺便再睡一觉养足精神,我觉得我留在这儿只是徒增你的困扰而已。”

 君不顾楚风乞怜的神色,只是自顾自地走开。

 “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那时候我希望能发现你眼下的黑圈淡化了一些。”

 楚风对着失去君而显出空旷死寂的房间,发出一长声挫败的呻

 为什么又惹她伤心?他是只猪!好不容易才得回一个见到她的机会却…

 她晚些真的会来看他吗?楚风心惊跳的不敢确定。

 会的!像君这样善良的女子一定不可能丢下他,任他自生自灭的。

 谢谢?!楚风感谢上苍,神听见了他的祈祷,让君重回他的身边,给他一个解释弥补的机会。

 楚风在祈祷中安心地睡着了,等他醒来就又可以看到君了…

 ***

 楚风醒转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君,可是,寻到的却是江蕾和护士。

 难道这只是一场梦吗?他绝望地想道。

 “大哥!你醒了吗?”

 江蕾招呼护士拿葯给楚风,楚风倔强地不伸出手去拿。

 “待会儿君来了,要是看到你又不吃葯,可能会很生气喔!”

 一阵狂喜掠过楚风心头,不是梦,君真的回来了。他怕君真的会生气,马上听话地接过葯丸了下去。

 怎么精神突然好得如此多呢?楚风也觉得奇怪。

 江蕾难得看楚风这么孩子气,不觉笑了起来,被楚风斜睨了一眼。

 “你整整睡了--”她举起手看了一下表。“三十七个小时,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会睡。”

 难怪他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少废话,君她人呢?”他鲁地问。

 “我让她先回去休息了,她在这看了那么久你都不醒,她一走,你就醒来跟我闲磕牙,也真是奇怪得很。”

 “你不想留下可以走!”

 “大哥,如果你和君说话也是这副口气的话,我保证她会马上离开,你就不能改改你的臭脾气吗?”

 “离开?”

 “我是在旅行社找到她的,她准备要永远的离开我们,也不会再与我联络了。”

 楚风心酸不已。

 “她真这么狠心?”他语不成声道。

 “大哥!现在她肯来看你,你就没有资格说她狠心,这件事自始至终狠心的人都是你。”江蕾不留情地提醒他道。

 楚风整个人都委靡不振,江蕾不忍再说,只好安慰他道:

 “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如果你够幸运,可能君会留下来陪你。那时候,我希望你能正式的给她一个名分。”

 “我知道。”他涩声道。

 “如果她不能忘记你所做的那些伤害她的事呢?我希望你能绅士地放走她。”

 楚风的脸顿时铁青,放走她是多么痛苦的事啊!

 “我会…我会的。”他的喉中像梗住-个苹果。

 “我很抱歉,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大哥!”江蕾很了解楚风的心情。

 楚风也了解,他深深地叹口气?恐惧地不敢去想那可能的结论。  m.eHExS.cOm
上章 误-一段波折回转的恋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