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痴恋情狂 下章
第四章
 饼没几天,屈继尧匆匆离去,说加拿大的家里出了点事,没有时间耽搁,搭机直奔温哥华。

 走了一个屈继尧,又将来一个任捷宇。最忙的、最快乐的莫过于沈葳了,她一直期盼任捷宇脑旗点到!

 这晚,她独自一人在海帮大宅的庭院中散步。偶有数名海帮兄弟巡逻经过,扬声和她打招呼,她则以淡笑回应。

 ?撕秃0对谑榉磕诓恢塘渴裁创笫拢土膊辉市斫耄?br>
 “唉!”她没来由地叹气,坐在庭院一棵大树下的石椅上,无聊地以鞋尖在地上画着圈圈。

 “为什么叹气?”熟悉的声音自大树后传来,使她楞住。

 那人从树后现身。

 “宇?”沈葳惊呼。“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我没收到消息说你这时会到?没有人去机场接你?”她拉着他坐下来,一连串地问个不停。

 “任捷宇”在海帮长大的义大利籍中义混血儿,今年二十三岁,父亲是义大利黑手领袖群中的一员。在他十岁时,父母亲被暗杀身亡,海岸是他父亲生前的朋友,见他年幼失亲无依,便将他带回海帮。

 任捷字微微笑了。“刚刚才到。用不着麻烦人到机场去接我了,我在台湾住饼十年,还会迷路走失吗?你不知道我今天回来,是我要他们别说,要给你个惊喜!”他一一回答她的问题。

 沈葳点头,忽然沈默了下来。

 “你为什么叹气?”任捷宇蓝色的眼瞳闪着温柔,轻声问。

 她低垂着头,依然沈默不作声。

 他微微笑了,俊秀的脸庞一片明了,不转弯抹角地直说:“是为了哥吧?我应该没猜错才是。”

 沈葳倏地抬头,惊愕道:“你怎么知道?”

 他轻笑出声,抬眼看向皎洁的月光,柔声道:“在你进海帮,成为哥的女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不可能!”她红了脸急急反驳,却不知她自己早已不打自招了。“你不可能会知道,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别开玩笑!”她不自在地撇过头。

 任捷宇调侃地瞄了她心虚的样子,俊秀的脸上漾起一抹优雅的淡笑,眼中有着淡淡情愫,难为情地低语:“就因为知道你爱的是哥,所以…”所以找只好将对你的喜欢放进心底深处任它沈淀!

 “全海帮的人都知道你爱的是哥,只不过没多嘴罢了,你对哥的感情,只有瞎子看不出来!”

 沈葳呆若木。她以为自己一向掩饰得很好的,怎么会…

 “没道理呀!怎么可能全部的人都知道了?海爷呢?海爷总不可能知道吧?你在骗我,宇?”她有点慌了,将自己深藏的感情,就这样大剌剌地摊在众人眼下的感受真窘!

 “你又何必这么担心呢?”他蓝眸中有些异样,紧盯着她紧张的模样,说道:“海爷怕是最早知道的人吧!”

 缓缓转过头看着他,沈葳的眼中有着惘,她有些无助地说:“怎么办?宇,我是真的爱他!从我进海帮的那天起,我的心里就只有他了;可是他却从不看我,从不看我对他的爱!”

 任捷宇一向阳光的脸黯淡了下来,不语。

 “我不好吗?在我心中,除了他从没有别人,对他,我可是倾尽了腔的爱呀,但他从来不懂!…”她苦涩一笑。“只能永远陪在他身边,忍住心中的痛,假装自己很平静,看他周旋在一个又一个女人之间,而我却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静守候在他周固,做他永远的属下、保镳。”

 越吐心中压抑已久的爱意,她隐忍不住的泪就更汹涌,红了眼眶,却不敢任它决堤:怕一旦忍不住,好不容易聚起的坚强,又要全盘溃散了!

 他不舍着她的压抑,心里百感集,不劝她:“为什么不试试别的男人?为什么不让别的男人来爱你呢?女人是需要男人疼爱的!况且,被爱比爱人幸福。你何不试试?”

 沈葳垂下了头,便咽地说:“爱都爱了:爱得深了,不是说收就收得回的!我也想放手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呀,但…我整颗心全系在他身上,恐怕…再也解不开了!”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他扬声反驳,俊脸上有着孩子气的倔强,好似非要她妥协才肯罢休!

 她他一头棕发,因他孩子似的别扭而笑了,她笑骂道:“别忘了,你比我还小,哪轮得到你来教训我、教我怎么做?”

 “我不过比你小三岁!”任捷宇脸色有点难看,原本温和的脸变得沈了些。沈葳没察觉到他对年龄的反感,仍笑着说:“你是不会明白女人对年龄的恐惧。”须臾间,她没了笑意,落寞地低语:“当初我进海帮时才十六岁,想想,我今年已经二十六岁了。十年了呀!我却连他的心都摸不着一分…”

 “唉呀!先别提哥。我问你,你是否愿意去接受一个追求你的好男人?”沈葳抚额苦笑,以为他在闹她。“打哪儿来的好男人?”

 “有呀!”任捷宇答得可快了,还猛点头。

 “谁?”她儿不信他能马上变出个“好男人。”

 他,拍拍膛,遂自荐:“我呀!二十世纪末仅存的新好男人!”

 她傻了眼,食指指着他,愣问:“你!?”她不淑女地爆笑出声,还不小心呛到,她边咳边说:“咳…咳…别开玩笑了!喔,真的好好笑,我好久没这么开心地笑了!”

 任捷宇一脸严肃,看着她放肆地猛笑。待她笑声渐歇,拉住她双肩,以无比真的口气道:“我没开玩笑,全是认真的!我可以追求你吗?”他决定帮她忘掉?耍词够岜蝗怂邓撑阉罹氐暮#艘参匏剑∷翟诓辉讣庋垦栈缎Γ灰芄皇顾嬲炖制鹄矗渌疾辉僦匾恕?br>
 她因他那温柔的语气而缓缓低垂了头,望着鞋尖,她不知所措地轻斥:“宇,你开什么恶劣的玩笑?或是你在我?”

 他扳正她的肩,要她抬头正视自己,他诚挚地说:“我真的喜欢你!”望着她受惊的眼,他柔柔低语:“以前,我常看见你痴地凝望哥的样子,觉得那时的你真的好美!在义大利的这些年,我也惦记着你,以为你能过得好…但从尧哥口中得知,你仍是痴恋而没有任何进展,反而被哥伤透了心。我想帮你,帮你忘了哥!”

 “但是…”她被他这一番话搅了心,慌乱地说:“但我当你是弟弟呀!”

 “谁要你这个姐姐?”松开了她,任捷宇起身背对她,形成的影子笼罩住了她。“我喜欢你!”

 沈葳忽然浅浅她笑了,心中骤起的纷也消失无踪。“是喜欢,又不是爱!”这小子,连喜欢和爱都不清,还敢大言不惭地说追求她?

 任捷宇像头蛮牛般顽固得很。“有一天能变成爱的!或许现在还谈不上爱,但是,有一天会的!至少从以前到现在我对你很有好感。”

 “你是双子座的吧?”她微笑问。

 他旋身面对她,不懂她这么问的用意,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

 沈葳盯着他看,慢慢说出:“多情的男人,.却不见得有心!到处留情容易,守住这份情却很难,动心容易,要痴心…更难!”他就是这般!她暗忖。又说:“你当然会惦记着我,因为你将我当成了姐姐。你若不惦着我,我定不饶你,枉费我将你当弟弟对待!”

 狠狠地以指扒过发丝,他俊秀的脸上多了羞赫,呐呐地说:“好像对喔!”他捂住难为情的俊脸。

 沈葳起身,敲了任捷宇的头一下,斥道:“那就对啦!想通了就好。”伸伸懒。总算引导了一只途的蛮牛,算功德一件,现下心情好得很!

 他的大掌捂住脑后,任捷宇努努嘴,任她欺凌。谁叫自己搞不清楚状况,随便说。

 但是,清自己的感觉、和要帮她似乎是两回事…他又有了个方法。“那,我认识几个不错的朋友,介绍给你认识,怎样?”反正这事他管到底就对了!

 沈葳原本上扬的嘴角瞬间垮下。“我…做不到!”她软弱地声明。

 任捷宇不忍心再她,只好拍拍她垮下的肩,安抚地说:“只要你肯让你的心空出一点点位子,让你的心慢慢接受别的好男人,只要你肯,一定做得到的!别再守着哥了,你盼不到他一丝丝怜惜的。”

 他盼望的眼,使沈葳惑了,她在要与不要间徘徊。她已溢的心,还装得下不是?说哪腥寺穑慷杂谒⒍朔挪幌拢〉帜苁氐昧寺穑?br>
 不愿她为难,任捷宇又提议道:“或者,用我来挑起他的嫉妒心吧!若他对你的独占够强,我必定会被修理得很惨!”

 “该怎么做呢?”沈葳疑惑地问。可以藉此知道?耸欠穸运懈趼穑克奈⒓拢∮校故敲挥校?br>
 “这你不用知道,配合我就行了。”赌一睹喽!反正,作一场戏让哥看,应该不难吧?他又再问:“或是你要接受别的男人?”他让她自己选择。

 沈葳被他的话堵住,无语。

 拉她坐回石椅,任捷宇拥住她,让她的头依在他肩上。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被爱比较幸福?”

 她眼眶中泛着微微泪水,无助她便在他肩膀上,渐渐骤泣起来。

 “别哭!”任捷宇安慰地拍拍她颤动的背。忽然,他竟唱起歌来…

 听得她止住哭泣,就静静地靠在他肩上,倘佯在他柔和的歌声及意境深远的词句中,久久无法平静心中的起伏!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宇!”沈葳抬手拭去颊上未乾的泪痕,鼻子,对他例嘴笑了,笑得很灿烂。

 任捷宇则被她说得有些害羞,也回她赫然的笑。

 两人笑得开心,都没注意到身后逐渐靠近的一抹黑影。

 “好兴致。”那抹黑影双手环,冷冷地哼道。

 他们一听这熟悉的冷漠嗓音,倏地起身面对他,两人没有分开:任捷宇搂她搂得自然,而沈葳的身子则因他的出现而僵掉了。

 “哥,这么晚还出来散步,你也好兴致!来赏月吗?可惜中秋节还没到,否则月亮会更圆。”任捷宇还当真抬头仰望漆黑夜空,状似惋惜地说。

 沈葳低着头,不知所措,心里不有些着急,不知他会怎么想?

 ?死涞厣怂谎郏婕幢鸸劭聪蛉谓萦罾孔∷绨虻氖帧?∶懒撑由弦黄唬剖敲凰亢粮酢?br>
 但在?诵睦锶挥勺灾鞯馗∑鸩辉墓忠旄惺堋6杂谒乔钻堑木俣⒚挥刑乇鸬募刀驶蚍吲褪郑?br>
 不愿再多想那感觉,?鸸恚刂魑莸男〉郎喜饺ァ?br>
 察觉到他的离去,沈葳才口头凝视他拔的背影。心,又隐隐地揪痛了。他,从没在乎过她呀!多悲哀,他的眼神从不驻留在她身上,只有轻轻一瞥,就已是万般荣幸了…

 “别想了。”任捷宇拍拍她的肩,想给予她安慰。

 她苦笑,低问:“叫我怎能不想?”她若是能不想他,那…该有多好!

 不想再爱你了,?恕?br>
 不能再依附你了,?恕?br>
 她一遍遍在心中低着。

 但…教我怎能不爱你?

 凌晨

 海帮大宅内,有一名美妇,手里拖着一个超大登机箱,摄手摄脚地在微光中寻找楼梯。一个不小心,她穿着登山鞋的脚尝到了椅脚,发出微弱的声响。

 “该死!”她没气质地低咒一声。因为她身着五分出的膝盖“叩”到楼梯,疼得她猛跳脚。

 休息了一会儿,她继绩朝二楼迈进。

 成功地找到了那间属于海岸的房门,她一手已搭上了门把,轻轻扭动…果然,不出她所料,海岸仍然没有锁门的习惯!

 她自顾自得意她笑了,将重重的登机箱留在门外,悄然进入。地想给他一个惊喜!她保养得极好的脸蛋上挂着幸福的甜笑。

 穿越装潢典雅的小型客厅,她满意她笑看挂在墙上两人的老旧结婚照。她可是近一年没见到她深爱的丈夫了,他会不会想她呢?一定会的!她窃笑。

 再往里走至那大旁,上大大的隆起。她皱皱柳眉:心想:他变胖了吗?

 心思一转,她贼贼地轻笑,悄悄掀起丝被,打算搔他

 但丝被一掀开,她笑不出来了,因为此刻她丈夫…海岸的肩膀上竟躺了个尤物!

 她气极地双手握成拳,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鼻子,怎知海岸竟毫无反应?他根本不在乎她嘛!一个委屈,她扁了扁嘴“哇”一声哭了出来。她使劲痛击海岸膛。

 海岸睁开一双仍未完全睡醒且充血丝的眼,他安抚着身旁受到惊吓的女伴,边斥喝:“哪个该死的?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吵老子睡觉?给我滚出去!”声音大得像打雷!他在睡眠中一旦被打搅,脾气可是会十分暴躁。

 她的丈夫竟然这样对待她!?她瞠大了眼,更呆愣地忘了要哭泣。

 他不看来者一眼,按住女伴倒头继绩睡,还用被子蒙住头。“给我滚出去!”

 她噎噎地哭了起来,一个气不过,抬腿用力端了被中的他一脚。“你睡死算了!我不回来了,我宁可老死在非洲!”她哭着掉头离去。

 海岸乍闻这令他思念已久的声音,倏地掀被坐起,原本惺松的眼霎时变得锐利。当他看见往门外奔去的那娇小熟悉的身影,再听见她悲伤的哭喊,心一紧。“糟了!”他忙下,随手抓来一件子套上。

 他厉声对女伴道:“滚出去!”不理会女伴的错愕,他连忙追了出去。

 在门边他拉住子的纤肩,海岸焦急地喊:“妙妙!”

 甄妙很凶地一掌打掉他的手,酸酸地说:“你追出来干么?你舍得丢下她?”

 海岸甩甩发疼的手,低声下气地说:“好嘛!妙,别生气了!你也知道的,作作戏而已嘛,别生气了,好不好?”

 她抬腿使劲踢他的小腿骨,双手重重拍打他的膛,泼辣地大叫:“作戏?你居然跟我说你在作戏?”她越说越心酸,又掉下泪来。

 她的眼泪可让海岸心疼极了,他不顾她的顽强抵抗,拥她入怀。“好嘛!妙,别哭了,别哭了呀!”见她泪如雨下,颇伤心的模样,一把打横抱起她,进入另一间属于他们的卧室。

 坐在沿,海岸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温柔地哄着子。

 “别哭嘛!”他搔搔头,不知所措。一向在人而威严冷酷的“海爷”此刻竟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

 甄妙抬起一双泪眼,手指着他,字字悲愤地说:“你骂我是只该死的狗耶!我哪里该死?你说、你说呀!”

 海岸呻一声,无力道:“我哪有!”

 她鼻子,便咽地说:“就有!你说我是狗,还说我很该死!”

 “拜托!我哪敢骂你?”他一脸全写了对子的溺爱。

 “就有!你还吼我、叫我滚。滚耶?想用走的都不行!”甄妙抹去泪痕,委屈地扁了扁嘴,瞠大眼睛瞪他。

 海岸颇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她的头倾在自己前,轻声道:“唉!你也知道的,我最讨厌睡觉被打搅呀,是不是?倒是你,妙妙,怎么要回来也不说一声,好让我去接你?”

 她指着他的鼻,双眼恨恨地瞪他。“这样我就没法抓到你出轨了,是吗?”她朝讽地笑笑,哼道:“你把找当呆子耍吗?”

 她心中一个委屈,垂下了头…,自怨自艾地掉泪,带着浓重的鼻音道:“我人在非洲保护动物,而你居然背着我在台湾搞?我很难过耶,你知不知道?枉费我这么爱你!在非洲的每一天,我心中想的、念的全都是你,想你有没有按时吃饭?天冷了有没有加件衣服?有没有我想你一样想我?”她顿了顿。“我现在知道了,你吃得、睡得好,倒是想我没多少!”

 海岸动容地凝望她:全里有说不出的爱恋,看她为他伤心落泪,更是心疼得无以复加!他一手扳起她的脸,拭去她脸热泪,爱怜地轻斥:“妙妙,你真是个傻瓜,我当然想你了,而且天天都想!怕你饿了、冷了,偏偏你又不大会照顾自己,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野生动物;想阻止你去,但那是你毕生的志向,我不能阻止!锁住了你,你会恨我,恨我囚住了你,而我不要这样。在多少个夜里,梦中全是你被野兽攻理的血淋淋的样子…”.他微微颤抖,更拥紧了她。“我有多害怕失去你,你可知道?”

 甄妙柔顺地靠在丈夫前,静静聆听。她小巧的边含着幸福的微笑,伸出小手平贴在丈夫的膛,她柔柔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我不是个成天将情爱挂在嘴边的男人,但是我真的要告诉你:我爱你,真的爱你!我知道在我和别的女人上后还这么告诉你,你一定觉得我恨虚伪。但,我是真的很爱你!”他有些急了,怕她不信。

 甄妙甜美她笑,仰头笑看他。“就等你这句话。”她笑得极开心。“反正,无论你和别的女人怎么样,只要心里只有我就行了!”

 “为什么?”海岸因她的回答而不悦地皱眉,瞥扭地闹脾气。“是不是我随便与女人如何你都无所谓?我背着你玩女人呀!麻烦你生气一下,好吗?”这教他男尊严往哪儿摆?她应该像别的女人般大吵大闹才对呀!难道他娶了个异类不成?

 他一脸怒火,甄妙叮了口气,抚开他皱着的肩,安抚道:“哎呀,你别气!我能够容忍你体出轨,因我不常回来,男人总有一些需要嘛,不过是发罢了…嘿,我很体贴吧?”

 海岸的险一阵青、一阵白,他耍着孩子脾气。“你这怪人!为什么不吃醋?不嫉妒?你不在乎我、不爱我,对不对?”

 她捧住他刚的脸庞,小心翼翼地抚触着,哄道:“爱!我妙妙最爱你了!我体贴你,你还生气?好啦,别生气了!若我吃醋、生气,你会越来越嫌弃我哟!”

 只见他难看的脸色逐渐平静下来。她说的对!若她无理取闹、”吃飞醋,他的确会对她敬而远之的。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他吻着她发顶,叹气。

 “你这里…”她指着他心口。“会一直有我吗?”

 海岸深思了下,用力楼紧她,万分肯定地回答:“这里,”他抓起甄妙的小手接上他心口。“一直有你,永远只有你…

 甄妙含泪微笑,轻问:“真的?”

 海岸坚定地颔首,紧紧地拥住了她。

 **

 一早,甄妙进入了?朔坷铮诖惭兀醋哦邮焖牧场?br>
 别说是她这为人母的自夸:?顺邢怂牒0兜挠诺悖锌∶赖牧撑樱冻さ纳聿模饬疃嗌倥郧阈难剑≡偌由纤睦淇岬膛四岩钥咕埽幌肴盟涤校?br>
 她一手轻刮过?丝⊥Φ奈骞佟?br>
 ?烁惺艿接腥嗽谂鏊晕巧蜉谌绱朔潘粒诘谝皇奔渥鹕恚圩∧乔址杆撑拥氖郑康卣隹难邸?br>
 甄妙被他的手劲捏得吃疼,痛哼道:“你这臭小孩!”

 他看清那手的主人是母亲时,征了一秒,随即松开手,低喊道:“妈!?”

 “不认得我了吗?你老妈才快一年没回台湾耶,就将我给忘了吗?”她半抱怨着,宠爱地笑看他。

 ?讼蚶蠢淇⒌目×炒耸毕咛醣淙岷停夥潘傻哪Q辉谀盖酌媲安呕嵯韵殖隼矗ㄋ僦稚俚那承Α!捌窀彝福俊?br>
 甄妙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她脸色略沈。“你居然没把你爸看牢,让他背着我来?”其实她说不介意是骗人的,多少都会有点…不是滋味!

 “让你逮到?”?松罹跤腥ぃ猿浇堑Α?br>
 “哼:我不怪他,这样他才会觉得惭愧:”她对儿子慈祥她笑着,以指顺顺?朔北车陌氤しⅰ?br>
 “你不介意,妈?”

 温柔地轻抚他的颊,甄妙低叹一声,淡淡地说:“哪个女人不介意丈夫另结新?唉!可是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坚持去实现我的梦想,就注定了丧失限制丈夫行为的权利,是我自己选择的,怪不了谁!”语气间尽是淡淡的落寞。

 他一直知道母亲生平最大志愿就是保护野生动物,所以在地出生一年后,母亲就到非洲去了,母子俩总是聚少离多。母亲这几年来回来的次数寥寥可数,但他与母亲的感情却很深厚,纵使他们离多聚少。

 轻拍他俊美的脸庞,她故做轻快地说:“别说那件事了。对了,你与小葳怎么样了?”她一直知道沈葳对?说母星椋皇恰闪怂耍蛭#说奈扌摹?br>
 ?税谧乓徽趴崃场!疤杆鍪裁矗俊?br>
 “好歹我和小葳处得不错呀!她仍是甘愿做你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伴吗?”见他冷着脸,不发一语,她有感而发地说:“可惜了一个好女孩!”

 ?肃土艘簧?br>
 “不爱她,那就放手让她走呀!你还困住她做什么?趁她还年轻快放她走,让她去寻找属于她的幸福呀!”她气他的冷酷。

 “我是有意放她走。”他冷漠得像在说:隔壁老王抓到只鸽子,打算放生它。

 “什么!?我不过随便说说,你当真要放了她?”甄妙气极,一把招住他的颊。“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居然舍得将她让给别的男人?”他是傻子吗?

 …?巳嗳啾荒蠛炝说淖蠹眨洌骸坝泻尾豢桑俊?br>
 “你对她,连一点感觉也没有?”

 “没有。”他毫不迟疑地说。一个女人罢了,该有什么感觉?

 她气到头顶冒烟,指着他口,怒斥道:“我怎么生了个没心的野兽哪?我上辈子造孽呦!”

 ?宋⒊蹲堑Α!肮涣耍琛!蹦母鲎瞿盖椎幕嶂缸抛约旱亩铀凳且笆蕖⑹巧媳沧釉炷酰?br>
 “唉!”被儿子那俊脸一笑,她有点不好意思,低叹道:“只是觉得可惜。这么好的女孩,不该就这么让她溜走!”

 他俊脸一沈,沈声说:“难不成要我娶她?”见母亲赞同的神色,他些微失控地低吼:“不可能!”开什么玩笑,要他娶她?

 甄妙的声音又高了几度。“为什么不?”她记得儿子不属牛,可为什么会这样固执?

 他淡淡道:“不为什么!”

 “总有个理由吧?”她不死心又问。

 “没有理由。”?饲嵋椎胤窬觥?br>
 甄妙没辙地低叹一声,抚着他平滑的脸庞,对他的冥顽不灵气馁不已,却仍抱持着一丝希望地问:“真的不可能?”

 ?嗽け缚冢檠诘拿糯耸北煌瓶蜉诿嫖薇砬椋蓖νΦ卣玖⒃诿疟摺?);  M.EhEXs.Com
上章 痴恋情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