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痴恋情狂 下章
第三章
 沈葳与辛紫菱相偕走出洗手间。

 一出通往洗手间的走道,就有一只手迅速地搭上沈葳的左肩,想拽开她架住辛紫菱。

 沈葳的脸上倏地罩了冰霜,一手快速抄起一旁餐桌上的银叉,用力往肩上的手背一捅,尖锐的叉锋深陷进内里。

 “啊──”那男人痛哼一声,松手放开她们。以左手握住右手腕,想止住右手背不断涌出的鲜血,想止住那疼。

 沈葳俐落的一个抬腿,朝那人腹部使劲一,令他向后仰卧倒地。她眼中泛着冷例的杀意,她抓起桌上的牛排刀,欺近男人的身边。

 她以锐利的刀锋抵住男人颈喉间,微陷进。“目标相同?”她冷冷开口。

 那人吓傻了眼,就是这女人伤了阿弟一条腿?好狠的女人!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沈葳有点残忍地笑了笑,将刀锋更陷入男人喉问的皮肤,直到出现一条血痕。

 “不…不要!”他不敢叫得太大声,以免她再伤了他。

 “不懂得什么叫学乖吗?”她将沾血的刀锋贴在他的脸上。她知道?苏呃矗磷狭庠蛳呕盗耍驹谠囟膊?br>
 无视于男人眼中的恐惧,沈葳拉起他没受伤的左手往地板上一摆,以手中尖锐的牛排刀刺住他左手掌心,钉在地上。

 “啊──”他的痛呼声被她以手捂去,直到他剩下微弱的呻时她才松手。

 沈葳站起身时,正巧?俗呃矗淙坏难矍嵘ü倏聪蚯崆徉ㄆ男磷狭狻?br>
 一见?死吹缴肀磷狭饴砩掀私持锌蘅尢涮洹!昂谩膳隆彼匮首牛唬蠢聪呕盗耍 ?br>
 ?宋叛裕飞松蜉谝谎郏首呕持锌薜蒙诵牡娜硕!懊皇掳桑俊奔坪跸欧闪嘶辍?br>
 沈葳被他那一抹冷眼看寒了心,低首不语。他以为她的身手差到不足以保护他的女人吗?为什么用责怪的眼光看她?他可知道,他那淡淡一瞥,可已经伤了她脆弱的心?

 辛紫菱仰起是泪痕的小脸,惊魂末定地说:“好可怕…哥,他们要抓我…为什么要抓我?好可怕!”

 ?税哺频亟幼∷闹咧凉裉ń嵴省?br>
 一旁的小必不忍看沈葳呆站在原地,便拿起桌上的餐巾递给她,提醒道:“沈姐,你手上有血迹,擦一擦吧,不然又要引人侧目了。”他无奈地叹口气:心中偷偷替沈葳的境况难过。

 她机械化地照小必的话做,拭去手上猩红的血

 这件偷袭事件,她处理得不够好吗?但毕竟他的女伴并没有受到伤害呀!他就这么担心他的女伴是否受了伤,却从来不曾关心过她!

 呵!他为了五年前的那件事而恨死她了,岂会来关心她?别傻了,沈葳,这辈子,休想他会正眼看你,更遑论会…爱上你!

 心,为这苦涩的情绪而揪紧,为自己的爱恋终究得不到回应而心伤…

 **

 回到房间洗好澡后,沈葳坐在铺上,两眼呆滞的,她手握成拳放在边,以牙齿轻轻咬。

 回想稍早,?擞底判磷狭獾哪且荒徊皇备∩涎矍埃采钌羁袒谀院!肟桃馊ヒ磐∠缶乇鹕羁蹋?br>
 那一刻,心中不断充斥着嫉妒,酸意也下序侵蚀地伤痕累累的心。怎么办呀?

 爱上这样一个冷漠的男人,有谁来教教她,究竟怎么办才好?

 不想哭!眼泪对她而言是脆弱的象征,绝对不会让脆弱显现在外…但,滑落在颊边的体又是什么呢?唉!学不会也做不到,怎样才能不去爱、不再为他而落泪呢?

 “我、爱、你…我爱…你…”从她低泣的口中,吐出破碎的告白,是隐葳在心中无法说出口的表白。

 多久了?距离上一次对他示爱被拒…有多久了?还记得在五年前的某个夜晚在沈葳的房内,?撕退饺松砩辖愿沧姿勘唬#税肷鹕恚孔诖餐贰闷鸺干系拇蚧鸹洼危闳己蟪槠鹄础R晃煌录洌亲颂怯叛琶匀耍淇岬墓笃惨廊谎谑尾蝗ァ?br>
 她痴地凝望他,深陷而无法自拔,眼中写了她对他深深的恋。

 情不自的,她抬手描绘他俊美的脸庞,却见他抛了个冷眼,她瑟缩了下黯然地收回被拒绝的手。

 “少…主,你…很讨厌我吗?为什么,你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呢?”沈葳紧张地把玩着她修长的手指,不敢直视他的眼。

 他吐出一口烟,剑眉微微度起,有些不耐地答:“不会。”

 沈葳兴奋地抬起头,却见他一脸冷酷:全渐渐发凉,竟有股酸楚在心中酝酿。

 她忍不住红了眼眶。“但是,我真的爱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一直爱你!”她捂住嘴,以防自己脆弱的哭泣声决堤而出。

 “一直…一直爱着你的我,不敢告诉你,我有多爱你…怕你不要我!我不能想像失去你的我,究竟会怎样?我不知道!离开了你,我的生命就不再有意义了。保护你、守护你,已成为我活着的唯一使命啊!”沈葳强迫自己夺眶出的热泪,她知道?瞬换岚颂淇薏恍莸摹?br>
 ?俗肀扯运脸て恋暮谘垌ㄗ⒌刈⑹幼ㄍ獾钠岷冢淠目×趁挥斜浠土钋榈母姘祝裁皇裁捶从Α?br>
 他将已燃尽的菸捻熄,叉点了一,一贯沈默。

 她感到心绞痛着。那样的疼,他却不会知道,她的心,正为他而疼!

 “难道…你对我,连一点点感觉也没有?一点点都…没有吗?”

 ?松土车爻冻侗〈阶牵丶洌骸拔腋枚阅阌懈酰俊?br>
 她因他这嘲讽的话而傻了眼,轻轻低语着问:“真、真的没有?难道…一点点都没有吗?”真的…都没有?

 侧头瞥了眼她是受伤的表情,?擞值敉房聪虼巴猓涞厮担骸懊挥小!?br>
 “可是,我很爱你,我以为…你该对我有一些些感觉,没想到…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沈葳低低地笑了,笑自己的痴、笑自己的傻。

 多愚蠢呀!原来她爱了这么久的人,对她竟达一丝丝感觉也没有?或许,她之于他,只不过是他十八岁那年的“生日礼物”罢了!

 她抿抿,冲动地问出口:“那少主,你当我…是什么呢?”

 ?宋肿派蚰蚱磷『粑却幕卮稹5攘艘换岫圆淮鹄恚负蹩齑还恕?br>
 “你以为?”他不答,淡淡反问。

 沈葳傻愣愣、无意诚地重复他的话。“我以为?”她怯怯地抬眼,却见他冷着俊脸,她一震,倾抖地问:“单…纯…的…伴?”脊背缓缓发凉。

 起先他锁了锁眉,然后舒展开,冷淡道:“没错。”她之于他,就是这样!

 ?似鹕泶┥显∨郏肀阋辉儆胨绦俏奕さ?A 话题,独留她一人在上。

 ?说幕卮鸾躺蜉谏送噶诵模崴杆傧虏园椎拿婕眨氯鹊睦岬蜗滤男乜冢丛跹参屡涣怂强疟簧送噶说男模?br>
 ?怂冻た⊥Φ纳硇尉涂煜г诿疟吡耍糇爬崴拍潜秤埃蹇诙龊暗溃骸拔野悖 ?br>
 他离去的脚步顿了顿,大手已经搭上了门。

 “我爱你…”沈葳呜咽地,和着鼻音和泪水:心碎地告白着,冀望能留住他的脚步。

 ?宋耷榈芈醪嚼肴ィ焕淅涞嘏紫痪洌骸澳阌饩亓恕!?br>
 门“碰”的一声被他甩上,她感觉自己怀、腔的爱意也被一并关上了。她知道,从今以后,这份浓烈的爱,只能深埋心底了…

 从回忆中身,沈葳的泪早已被冷气收了,只剩已乾涸的泪痕残留在她苍白的脸颊上。她两眼呆滞地直视前方,好似没有焦距。

 那夜被伤透的心,在经过了五年的沈淀还是会痛!或许是那份痴爱太深吧,才会让她难以忘怀。

 这些年来,每当看见?瞬煌5鼗慌耍嗳醯男模偷帽黄仍偻匆淮危?br>
 她该感到幸运的,至少她是他固定的女伴,为期十年的伴──他从不和任何女人交往超过三个月,而她──沈葳,与他共度十年,够幸运了!别再多做奢求,她只要能拥有一小部分的他就够了。

 这无心的男人,究竟要多少女人和她一样为他心碎,他才肯罢休呢?女人的心是很脆弱呀!

 她的眼已半合,在陷入梦乡前,她再度轻声吐出地无法说出口的告白:“我爱你,?耍 ?br>
 **

 星期的早晨,海帮来了一位客人。

 当?撕蜕蜉诓较侣ヌ菔保笨醇谀且幻凰僦汀?br>
 “。”那人例开嘴,出一口白牙,对?舜蛘泻簟?br>
 ?宋⑽⒘焓祝撤⒅校蕹さ耐却尤菟嬉獾丶苌献馈?br>
 “尧?”沈葳原本冷凝的俏脸一见是他,在瞬间亮了起来,连笑容也变得灿烂。

 屈继尧温柔轻笑,拥她入怀,也开心道:“好久不见了,葳!”

 “你跑哪去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把公司丢给别人,自己跑去逍遥快活呀?”她一脸笑意,开玩笑地抱怨道。

 他拥着沈葳坐进?硕悦娴纳撤⒅校运馐汀!安挪皇牵∥胰チ颂酥谙愀弁A袅诵砭谩T趺矗亢芟胛遥锹穑俊彼构室馕橇宋撬牧臣铡诤#嗣媲埃隽怂呐耍?br>
 沈葳垂下首,她知道尧是故意做给?丝吹摹?br>
 屈继尧本以为他会有所反应,谁知他仅是挑挑眉,一脸的不以为然。

 梅姨将好的茶点端上,圆润的脸上笑咪咪的。

 “咦,梅姨,你越来越美丽喽!也瘦了许多,老实说,你是不是有去塑身机构呀?”屈继尧轻刮下巴,戏谑地说。

 梅姨瞪了他一眼,走近他,捏住了他的俊脸,骂道:“死田仔!你哪只眼看见老娘瘦了?漂亮是不敢当啦!倒是你,死哪去了?”

 “我去做共匪!很想我对吧?我可是给你带了礼物啃!”屈继尧喝了口咖啡,又赞了梅姨,她才走回厨房。

 沈葳轻声笑了笑,道:“尧,你还是这么爱逗梅姨!”

 他握住她的手,低语:“可我还是比较喜欢逗你!”

 她倏地红了脸,挣脱他的手,只因不想引起?说奈蠡帷R⒃诎锼褪俏薹ㄔ诤#嗣媲坝氡鸬哪腥颂酌堋<词鼓悄腥耸撬游殖さ那桃ⅰ?br>
 ?说难燮沉讼滤墙晃盏氖郑錾洌骸耙ⅲ憷从惺拢俊崩吹谜饷赐蝗唬欠⑸耸裁词侣穑?br>
 “我只是回来度假?耍惆筒坏梦冶鹄绰穑孔鲂值云烊耆羌俚穆穑俊鼻桃⒉灰晕坏厮怠?br>
 ?艘蛩醵傻钡幕卮鸲辉玫囟绕鹈肌?br>
 “尧,别闹了,香港分部方面出了什么事吗?”沈葳急急追问。与?艘黄鹕?此段原文遗失)

 继尧要他别闹了!

 屈继尧岂会不知道?艘鸦鹆耍徊还肼舾龉刈影樟恕郑档溃骸泵皇裁词吕玻徊还叭巍蹦切∽右乩戳恕!?br>
 “宇?”沈葳疑惑道:“他不是在义大利学服装设计吗?”

 “我在香港碰到那小子,他说学业完成了,也很想你,要回来看看你。看他那模样,怕是要长住旷!”他故意加油添醋。

 “太好了!他有说什么时候到吗?”真是太好了!她那视若亲弟弟的阳光男孩去了义大利三年,终于要回来了!

 “我看见那小子的时候,他正在拐香港的妹妹,风得一塌糊涂…我和他相遇在希尔顿…”他一脸暧昧地说着。

 ?私趱镜募缡婵淅涞匚剩骸熬驼馐拢俊闭媸浅员ヌ辛耍≡?br>
 “不止!”屈继尧正道:“我想借“你的沈葳”几天,我好久没与她好好聚聚了,想要她陪我四处走走?耍恪换峤橐獍桑俊彼桃馇康髂撬母鲎郑っ骱#硕运恼加杏慈堑蒙蜉诤炝肆场?br>
 “他的?”?丝∶赖牧撑用嫖薇砬椋涞囟痪洌骸八姹恪!北阕砩下ァA粝虑桃⒑蜕蜉谠谠厣盗搜邸?br>
 “看吧!他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她落寞地低语。

 他不忍,只好拍拍她的肩给予安慰。“别想了,快,看你要陪我去哪儿晃晃,顺便散散心。不过先说好喔!要有很多妹妹的地方。”他逗着沈葳开心。

 她随即抛去心中的不愉快,笑着槌打他一下,笑骂道:“好啊!原来你和宇一样,想风得一塌糊涂,对不对?”两人像孩子般闹着。

 她不是早已习惯他的冷漠对待了吗?但…心中还是酸酸的呀!爱上他,就注定要心伤…

 **

 屈继尧这几天来拉着她东奔西跑,让她开心得暂时忘却了?硕运纳撕σ约八沟挠浅睢?br>
 今天去了木栅动物园…她十多年都不曾再去过的地方;他还请她吃了一顿昂贵的法国餐;上明山赏夜景…她许久都不曾这么快乐,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般尽情地玩乐。

 她每天只有去叫醒?说氖焙颍呕岷退蛘彰妫鍪嵌潭痰募甘种樱缓笏砩媳惚磺桃⑼先ビ篮秃榷菇#嗽蚨雷缘焦救ァ?br>
 晚上,她都是十一、二点才回海帮,而?嗽缫鸦胤浚礁鋈烁径济挥信雒娴幕帷?br>
 而她──好想他!不知他是否也会有一点点…想她?

 她低笑出声。呵,真傻!她真的是累了,否则怎么会净想那不可能发生的事?他可能巴不得别见到她呢?更别说会想她了!

 回到房内,她只拾了件浴袍就进浴室洗澡。

 这时,一名高大的男人无声无息地进入房内,就坐在那雪白大上,盯着半透明的玻璃浴室里的那抹身影。

 她竟没将浴衣拉上?使他清楚地见着了她的身体。她太大意了!若进来的不是他…

 那正在沐浴的人身影刺着他的感官,他在黑暗中显得漆黑得发亮的黑眸渐渐泛起一抹薄雾。

 沈葳关掉莲蓬头,为赤的娇躯套上白色浴袍,步出浴室。

 “啊──”她轻呼一声。料想不到黑暗的房内竟有人坐在她上,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但那一双只有他有的漂亮黑瞳,使她马上认出那人即是?耍仓挥兴嵴饷纯裢亟胨姆考洹?br>
 她呆站在浴室门口,强迫自己镇静,间:“少主,这么晚了,请问你有什么事?”

 ?似沉怂谎郏∶赖牧撑勇韵砸跎颍淅涞厮担骸懊皇虏荒苷夷悖俊彼浜咭簧溃骸澳阋仓勒饷赐砹耍俊?br>
 沈葳一愣!他这语气…是在吃醋吗?怎么可能?又是她在自作多情罢,他绝不可能因她而吃那没看他吃过的“醋!”

 她自嘲地笑笑。是啊!他是她的天,她的主人,他要找她,还需要理由吗?

 望进?说难壑校纯醇艘挠鹪谌忌铡⒃诼印氖鞘裁戳耍≈灰桓鲅凵瘢椭懒恕?br>
 她主动走近他身边,颤抖着手轻轻将他拉起来。踮起了脚尖,她大着胆子吻上他冷漠的薄,她两手攀住他结实的铁臂,任自己放肆地偎紧他。

 只要这一刻!只要这一刻能拥有他,这对她而言就够了,没有再多的奢求,就这样,就让她贪心地靠紧他!只要一下下…就好,一下下…

 沈葳伸舌着他冷硬的嘴角,继而与他纯接吻的舌,互相挑着。

 ?凰舻檬Э兀巧纤傅木毕睿背隽思父鲳龊斓奈呛邸剖窍虢宕酥っ鳎蜉诨故鞘粲谒#说模∮兴仪蓝幔?br>
 她沈醉在他湛的吻中,仰着头,任他灵巧的舌一寸寸地侵略她。而他的大手也早已在她的身躯上轻抚,想出她的低

 他,今晚究竟怎么了?突然来她房中与她一起,那辛紫菱呢?是?讼牖换豢谖叮蚴撬咽Я诵孪矢小⒉辉傥耍克苁钦庋?br>
 那她──沈葳,又算什么呢?

 ?嗽谒厍八蔽亲牛谒楣由纤挠〖牵渤晒Φ匾隽怂僖惨植蛔〉慕恳鳎?br>
 她替他去黑色浴袍,两掌恋地平贴在他瘦的古铜色膛上,细细描绘着那令她痴不已的肌理。

 你…会不会永远要我?会…不会?

 沈葳眼中盛了泪,里面埋藏了许多许多不能说出口的爱。焦距中的他,俊美的容颜渐渐模糊,快看不清他了呀!那就像他要离开了她似的,心中竟升起了不安定定感,怕他真的舍弃她。

 她,真的只会被他拒绝吗?她永远得不到他的心吗?纵使都知道了答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去想他、念他、看他…爱他!

 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他大概将她的告白忘个光了吧?她哀感地想。

 而?饲致缘氖忠阎粮辜洌趟蓖匆磺校∧灾兄恢溃诎呐轮皇且凰参剩?br>
 她,完全臣服在他强势的掠夺下…

 在情过后,等呼吸一平稳,?闫鹕硖咨掀娇诳悖扯运诖惭兀闳剂溯巍?br>
 将丝被覆在前的沈葳,长发披散靠坐着,目光不又盯上他厚实的背,右肩上有着偌大的刺青,是一片海洋,湛蓝的海。那刺青在他肩上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而协调得彷佛天生一般!

 她左肩亦有一片刺青,是一团烈,热得灼人的火焰。

 或许,天注定要他那?较ㄋ饣穑】刹皇牵克辉缫驯凰狈哟闼佬乃馗嫠沂难跃槐浣诼穑克焐纯俗∷模?br>
 这样的男人,谁才网得住他呢?像是四处孤泊的船只,不知什么时候才肯靠岸?哪里才是他最后的归依?

 无所谓!无论他什么时候累了、倦了,她永远是为他而敞开的港口,只予他停留!而他,是否因她的甘心永不再出航?

 沈葳苦笑,为自己这愚蠢的想法!

 他一向不与女人同共眠至天亮:永远都是完事便下,回他房内。他那张大,至今从未有女人有幸躺上去过,就连当年的“她”也不曾!他的规矩也从没人敢挑衅,狂傲如他,也不会任人反抗他吧!

 她偷瞄他微侧的脸:心跳在不知不觉中加快。忍不住冲动,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划上他肩上那蓝,细细地抚着。他竟意外的没有阻止,可能今天心情较好吧,才没推开她的手,若是平常,他会用冷冽眼神退她,且不让人碰触那蓝!

 或许是她轻柔的指力了他,他倏地以指腹捏熄菸头,往地上一丢,翻身迅速将她倒在上。

 沈葳傻了眼!他…

 ?嗣衅鹆擞衷芈橛难郏频厮担骸澳阍诹貌遥俊彼盟圃谔舳核盟赖模∷贡凰玫娇酥撇蛔∽约海。?br>
 不懂这突如其来的怪异思绪,他覆住她的,只想让情蚀理智!

 他…究竟怎么了?

 **

 刺眼的阳光进沈葳房里,她悠悠醒过来,身体的不适令她蹙起了秀眉,尤其是两腿间的疼,更教她难受!

 昨晚?丝衩图ち业匾挥形氯崽逄从谢兴葡胫っ魇裁窗愕拇直┯爰鼻小牵匏剑灰撬母瑁抟煲槿探邮堋?br>
 她看了眼闹钟。这时间,他早出门了吧!

 忍住身体上的疼痛,她进浴室淋浴,镜中的自己,颈项间全是他鲁留下的吻痕,那样狂妄地…就像他的人占在她颈子!

 而她,深深喜爱被他的气息包围的感觉…陷得深了,要身──很难!  m.eHexS.cOM
上章 痴恋情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