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纵情忘爱 下章
情为何物2
一切似乎变得如此的合理,如果我是她,恐怕,我也会精神失常吧?搞不好更严重的,我早厌世自裁了也说不定?想到这,我叹了一口气,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半晌,我忽然想起了尚未有任何消息的若芷。“筱菲,你刚说,你们都是屏东人,那么,你知道如果玫君要回南部的话,她在屏东有落脚的地方吗?”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着急的问道。

 徐筱菲显然是尚未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摇了摇头。我心中正失望之际,却听见她慢慢说道:“她在屏东的老家已经年久失修,废弃许久了,我上次回去还有经过,已经不能住人了。她如果要回去也是住旅馆吧…”听见这句话,我却是突然跳了起来,声音微微的发颤:“你说什么?”

 我在剧烈的头疼中醒来,脑海中空白一片,全身的骨架像是被拆散一般,混杂着麻痹与酸痛的感觉充斥着全身。地板上传来的冰冷感,稍稍的降低了我的痛苦,使我迅速的回到了现实之中,此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你醒了。”我睁开了双眼,眼前站立着一道人影,正是本该死去的玫君。受到强烈的电击之后,肌仍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我艰难的撑起沉重无比的身躯,靠着墙边大口的了几口气。

 空白的大脑终于恢复了运转,我也从而想起了失去知觉之前的画面…在听完玫君的故事之后,我便联想到,如果玫君真的设计了自己的假死,很有可能,绑架若芷的人,就是玫君。

 于是,我假想如果我自己是玫君的话,我一定会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最好是废弃已久的无人空屋,而从收到的照片背景来判断,也正是如此。现在经由徐筱菲的口中,得知玫君在屏东还有一间弃置已久的老家,恰好符合这个推断。再加上选择这个地方的话,一方面附近是自己熟悉的地形,另一方面,左邻右舍也会以为玫君只是回老家看看,而不会给予太多的注意。

 在我向徐筱菲询问住址的时候,在两人的询问之下,我亦说出了若芷受到绑架的事情,于是在两人的坚持同行之下,我们三人虽然在半路因为我的走神而差点出了车祸,最后还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玫君的老家。我本来的打算是要一个人潜入的,小刘两人则是去附近的警局报警,结果小刘却坚持要跟我一起,让筱菲一个人去报警。

 没想到我和小刘潜入空屋内之后,还没见到任何一个人,突然一个麻痹感从后颈传来,我就失去了知觉。看着此刻活生生站在我眼前的玫君,眼中所出的冰冷眼神,彷佛不带有丝毫感情,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般的看着我,我的心中泛起了无比怪异的感觉。

 知道玫君没有死,心中本来应该放下的愧疚感与遗憾,却又因为证实了若芷的消失是她所为,加上她此刻所透的眼神,反而使我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万分。两人间无声的沉默,成为了难以忍受的万担压力,使我快要无法呼吸一般。

 眼角瞥见了玫君身旁的木桌之上,放着一把手,此刻我已无心去思考,以她一个一般百姓的身分,是如何能有管道取得的了,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我对不起你。”彷佛过了千万个世纪,脑中不断的想着该如何开口,又该说些什么的我,在无法忍受这无进的沉默之下,终于先开口说话。

 似乎没料到我会一开口就先这样说,玫君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庞,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受到牵动的嘴角微微上扬,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转过了身去。彷佛又过了一世纪之久,玫君转过身来,表情已恢复冰冷,徐徐说道:“太晚了。”

 “不,玫君,你听我说,现在还不算太晚,你还可以回头…”还不放弃最后希望的我,正打算试图说服玫君就此收手,却忽然意识到,她方才所说的那句‘太晚了’的意思。难道…不!不会的…再也顾不得自己说到一半的话,我的心中不可抑制的惶急与害怕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你…若芷…若芷怎么了?你对她做了什么事?”

 看见我的反应,玫君的表情更显的冰冷无比:“哼!我对她什么都没做,现在会紧张了?看来…你还爱她的嘛!”从她的口气之中,我听到了愤恨、不、与忌妒的感情。即使是负面的感情,也好过完全的冰冷,更何况…这代表她心中对我还是有感情存在。此时,我的脑中出现了一丝署光。谨慎的思考着每一个用字遣词,深怕刺到她,我缓缓的说道:“玫君,你知道…我当初听到你的公寓失火的消息,并以为你…你走了之后,心情有多难过吗?”我想了想,决定从感情的层面下手,于是先不再提要她放走若芷的事情,转而先舒缓她的心情,避免她一再的往极端的报复手段上思考下去。

 玫君听到后,先是愣了一下,虽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只是看了我一眼,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她脸部的冰冷表情,有稍微融化的迹象。既然有效果,我当然是继续的加把劲,说道:“你知道我那时候,真的很愧疚,很伤心,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整天就是守在你的…你的旁边,跟你说话,希望你会突然醒过来,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本来要说守在你的棺木旁,话到口边,忽然想到此刻应该尽量避免提到和“死”有关的任何字句,便临时住了口。

 “我好恨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你…那时候我就在心中对上天祈祷着,希望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一切能从头来过,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没想到,你竟然没事,你还活着!”我哽咽的说着。俗话说,做戏也得做全套,更何况,这确实是我当时的想法与心情。当初压抑在心中的悔恨,如今竟然有了出口,我的心情亦不知不觉的投入了自己所说的话之中,回到了过去。或许是我真诚的话语,也或许是从我通红的眼角落下的无声泪水,总之,我能感觉到玫君被我打动了,这是因为她看着我的眼神,充了柔情,因为她的眼框之中,晶莹的泪珠正在滚动着。

 玫君低上头,闭上了双眼,眼中了泪珠跟着滑落脸颊。半晌之后,才又抬起头,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成功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来:“有收到我寄给你的东西了吗?”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顺口说道:“什么?”

 玫君走向我的身后,我才发现在背后的墙脚边,放着一台破旧的电视。玫君一面走向电视,一面继续说道:“包包?…CD?…照片?”经玫君一提,我立刻想起来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

 这也是我最无法谅解玫君的一件事,如果说要报复我,为何要牵连上若芷?若芷是无辜的啊!而且,她竟然…竟然让那骯脏不已的汉染指若芷!想到这,我先前的愧疚情绪瞬间消失无踪,取代而之的是无边的愤怒,顾不得会搞砸自己刚刚所做的努力,会使得一切功亏一篑,也不知从何而生的力气,我瞬间扑向了玫君,在她意识到而转过身来之时,我已经在她的眼前。一把抓起了她,推向墙壁之后,我双手掐着玫君的脖子,狠狠的说道:“一样都是女人,你竟然可以这么狠,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的双手愈箍愈紧,口中问道:“说!你对她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已经失去理智的我,完全没注意到,我这样掐着玫君,她是说不出话来的。玫君先是惊慌万分的挣扎着,可是她一个女人的力气,本来就没有我大,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是在失控状态了,因此不管她如何挣扎,我仍是越收越紧。忽然,玫君完全放弃了挣扎,只是看着我,眼神逐渐的离。

 我在她的眼神之中,看到的并不是人将死之前的恐惧,更多的却是平静。这种不合常理的反应,让我在惊讶之余,也迅速的恢复了理智。箍紧的双手缓缓的松开,直至完全的放开。玫君蹲在地上不断的呛咳着,我却只是站在她的面前发呆。

 “我刚怎么了?我竟然想要杀了玫君!”我的脑中胡乱的想着。我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玫君会做出这些杀人、绑架的事情了。同时,也更加意识到了若芷对我自己的重要,为了她,我是会做出丧失理智而疯狂的事情的。终于过气来的玫君,扶着墙边慢慢站了起来,同时说道:“你刚才…最后为什么要收手?”

 玫君的声音将我从发呆之中唤醒,我看着她,不答反问:“若芷…她到底人在哪?”“她没事。”出乎意料的,玫君很甘脆的回答我。但是,那些照片…说她‘没事’却是睁眼说瞎话。

 彷佛看穿了我的心情,玫君的鼻间哼了一声,从口袋拿出一张碟片,放入了电视旁的碟影机,并打开了电视,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自己看吧。”随着她的话,电视机上也跟着显现出了影像出来,正如玫君所寄给我的照片一般,画面中若芷的穿著、被绑住双手往上吊着的情形,跟照片中一模一样。

 已受过不只一次煎熬的我,并不想在这时候再来一次,我转头看向玫君,正打算要开口叫她把电视关掉,玫君却彷佛能预先知道我的想法一般,抢先说道:“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的话,最好是把它看完。”话一说完,玫君便径自往桌子走去。画面中的一切,就和我从那些照片之中,所拼凑出的情结,如出一辙。随着蒙面男人的调笑,画面中若芷身上的衣物,也随之越来越少…就在若芷被到只剩下那鲜的红色内衣的时候,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我站了起来,大喊到:“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到底要我看什么?”

 我的反应似乎是早在玫君的意料之中,她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答道:“我说过了,要看到最后才知道真相。”“我不想知道什么真相不真相,我只想带若芷安全的离开这里。”我断然的说道,是的,虽然很痛苦,但是我不在乎若芷已经被…更何况,话说回来,她会这样也是我害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她的安全。

 更何况,我隐约猜到,所谓的“真相”是什么了。在我的脑海中,自己所编织的,在照片之外的,在历经了长时间的后,若芷终于在汉哪超人般的持久耐力之下,被挑起了,在他的下婉转申拒还,不能自己,最后被到高

 这就是玫君所说的真相吧?然后把若芷说成一个不堪的娃,再藉此打击我让我伤心难过吧?不…或者,她认为这样我就会抛弃若芷而接受她吗?玫君,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是真心爱着若芷的,不管若芷变成怎样的人。想到这,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想知道你所谓的‘真相’是什么,也不在乎,我只想知道若芷现在的安危。”

 我的回答好像超出了玫君的预期,她霎时呆住了。我等了一会儿,发现玫君仍是没有反应,而电视机内传出的嘲声使我非常的不舒服与难过,于是我便自动的起身,打算将电视关掉。忽然“碰!”的一声,我身旁的地上与墙壁上,溅出了几许火星。

 我愣了一下,转身一看,却是脸苍白的玫君,拿着手口正对着我的方向。“你不在乎,我在乎!”玫君好像发狂似的大喊着。“如果你还想要她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就最好不要碰电视机。”

 在她斩钉截铁的语气与那坚定的表情之下,我清楚的知道,她是认真的。只是我却为她感到悲哀,难道,她真的认为,我会因为这样,就嫌弃若芷吗?我真的不懂…她的坚持是为了什么。还有,那深藏在眼神深处,那一闪即逝的一抹悲哀,又是为了什么?就在这时,电视机内传来玫君的声音:“好了!到此为止。”

 我惊讶的转过头看向电视,萤幕内的汉,已经扑在若芷的体上,正在不亦乐乎的上下其手,闻言亦惊讶的转过身来。玫君的身影跟着出现在萤幕之内,强制的将汉拉开,说道:“叫你停就停,把她的手解开!”

 汉的表情显示出了他的百般不愿。当然,面对如此美丽又身材人的顶级美女,又是搞了个一身高涨的情形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换成哪个男人都是不会愿意的。接着玫君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红色套装,披在若芷的身上,在玫君的陪伴之下,若芷与玫君两人双双的离开了萤幕的范围。看到这,我是头雾水,我一脸疑惑的看向玫君,却见到玫君紧抿着嘴,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似乎看着萤幕对她而言,是个极大的煎熬一样。玫君的表现使得我更加的疑惑与不解了。

 紧接着,前一秒钟才和玫君一起离开画面的若芷,又进入了画面之中,由于她是背对着镜头的,所以我是从她身上的穿著来判断的。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若芷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穿回整套的衣服?就算不穿内衣,时间也太短了些吧?另一件令人不解的事情跟着发生了,若芷竟然一个人,在无人胁持之下,独自走到了先前被绑住的地方,并且抬起了手,将自己的手重新绑回吊在半空之中的绳上!我不敢相信自己所见,若芷怎么会忽然自愿被凌辱呢?

 就在我头问号的同时,汉又再度出现于画面中了,他走到了若芷身旁,把若芷的另外一只手也绑了上去。由于汉挡在若芷的身前,在绑手的同时,若芷的脸部表情是看不见的。万分着急与疑惑的我,不由得紧盯着萤幕,因为我想知道,若芷这时候到底是什么表情?我不相信若芷是自愿的,她一定是被的!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所以我必需要看到她的表情,我相信,只要能让我看到她的表情,只要她是被迫的,哪怕她隐藏的再好,我都能看出端倪。

 终于,汉绑好了若芷的另外一只手。但是,他却没有离开若芷的身前,反而是开始了他之前被玫君所打断的动作。我不断的盯着萤幕,可是萤幕上的若芷,却只是毫无反抗的低垂着头,让身前的汉顺利的扒下自己身上一件接着一件的衣物。低着头的若芷,在汉的努力之下,很快的便又恢复到了身无片缕的情况之中,而汉亦开始迫不急待的玩起若芷的那堪称雕细琢的完美身躯来。这时候画面,即使我虽然急切的想要清楚心中的疑问,也是不忍观看的,就在这种心情之下,我的眼神略为移开了萤幕的中心,也在这时,终于让我发现了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在萤幕右下角的时间!

 萤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的是一小时四十五分。而从我跟玫君开始看到现在,根本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中间有很大段的时间摄影被剪掉了!至于是哪一段,略一思索也知道,就是在我之前觉淂很怪异之处,若芷从全身赤到穿着整齐,只不过短短一两秒的那边!

 所以,若芷在这段时间之内,一定是不知道受到了什么的威胁,在不得以的情况之下,才会自己走回镜头之前,才会自己将手绑回绳上,才会不加抵抗的任由下身上的衣物。一定是这样!我在心中告诉着自己。是了,只有这个解释,才合乎我想象中的若芷。若芷不可能是喜欢被绑着做,不可能是想跟汉做,不可能自己私下偷跑回来,跟汉偷情,不可能!

 萤幕上的汉,在以双手把玩若芷那完美无暇,白皙剔透的双一会儿之后,终于略微的弯下,伸出他那恶心的舌头,着若芷顶俏的双峰。虽然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但是我仍然试图专心在萤幕之上,看能否趁此一瞥若芷的脸上表情。可惜的是,若芷的头依旧是低着的,加上散在鬓前的长发,彻底的遮住了她的脸蛋,使我的心愿再次的落空了。当然,已想通关节的我,已不再如先前般的焦急与紧张了,能够看见她的表情,藉此确认我的推论自是不错,但是我已经十分肯定,自己的推论是正确的。

 当然,此刻的我已不想再看下去,不过一旁的玫君…我知道她之前所说的话是认真的,为了不刺她,这再一次的折磨,只好忍耐了。而且,只要能救回若芷,这些折磨又算得了什么。于是,我虽然仍是看着萤幕,心中却开始盘算起来,该怎么探出若芷所在,将若芷给解救出来。而就在此时,萤幕上的汉,已开始头部下滑,往若芷的私密之处去。随着汉的头下移而显在萤幕上的,是若芷那原本滑如凝脂的肌肤之上,沾上了汉骯脏的唾,在现场的灯光照之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尤其是那两个峰顶的蓓蕾,是如此的,随着若芷身体的晃动,舞出了人的舞姿。不过这次,却不是为了我而舞。

 汉的头,在若芷的双腿间上下的滑动着,因为长久未修剪,即使已经刮过了,但那硬的胡渣仍十分的明显,如此糙而不光华的表面,正不断的在若芷腿最私密之处,肌肤最粉之处摩擦着。这样的摩擦绝对不会舒服的,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彷佛在推翻我的想法一般,在若有若无之间,我听到了逐渐清晰的息之声。即使不想承认,但这息声确实不是男人的声音,而是属于女方的…

 如果硬要说这种是属于痛苦的息声,那我就是自己骗自己了,自己也不是没有男女经验的人,如果说这种声音都分辨不出来,那也只是自己在睁眼说瞎话罢了。可是,为什么会如此?若芷为什<纵情忘爱> M.ehExs.cOM
上章 纵情忘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