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纵情忘爱 下章
六月飘雪2
虽然心中惊讶了一下,还是有礼貌的回答:“没有,只是今天白天工作累了一点,所以想静一下。”郭玫君说道:“你不老实喔,想清静怎么会来这么吵杂的地方呢?”

 我闻言语,想不到这个女孩言词这么的犀利,随口回答,反被对方说的措手不及,无话可说。过了一会,我才回答:“没有啦,不说话只是怕被误会罢了。”

 郭玫君装做不懂:“误会?误会什么?”我莫测高深的看着她,笑着回答:“你知道的。”

 她显然是没想到我这么直接,这次换到她愣了一下,抿嘴笑了笑,方才继续说道:“你这人…蛮有意思的。”我接口说道:“会么?只不过是坦白一点罢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你总听说过吧?”

 郭玫君笑得更加灿烂了,她笑了一会,才接着说道:“好,我喜欢。”我愣了一愣,我刚才说坦白,没想到她马上就这么“坦白”马上回将了我一军。我不加思索,顿时出口:“别,我怕怕。”

 话说完亦觉好笑,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放声开怀大笑起来。笑了一会,我的脸又马上沉了下来,因为我又想到了若芷,心中还是不的在担心,在害怕将要发生在她身上,发生在我俩身上的事情。如果她真的被…那我又该怎么办?我能接受吗?不能的话,我又能接受失去她,没有她的后半辈子吗?

 脑中正又开始胡思想,耳中又传来郭玫君悦耳的声音:“坦白的说,我不漂亮吗?”我闻言又是一愣,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对我有意思?可是她这也太过坦白了吧?

 我脸疑惑的看着她,说道:“不是,你很漂亮…”她接着打断我:“那为什么你对我没有兴趣呢?”

 我望着她的眼神,竟然感觉到些许忧郁,一时之间,失在她的眼神之中,久久才回过神来。其实这时候,我应该说:“因为我有喜欢的对象。”或是:“因为我有爱着的人了。”类似的话,应该就解决了。可是,或许是她的忧郁,让我有点不忍心伤害她,又或许是若芷的事情,让我对她的爱意有了质疑。总之,我使用了另一种委婉的暗示说法,却没想到有可能被误解其中的意思。

 我说:“那是因为我没办法在没有感情的基础上,便突然的对一个女子有了兴趣,想要发生进一步的关系。”我以为这句狗不通的话,其中的暗喻已经可以让她明白了,却没想到她听完后眼睛一亮,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现在像你这样的男子,已经不多了呢,不对,我说,应该是绝种了才对。”

 我心中顿时头疼万分,正想继续解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若芷手机关机,我没办法打去,可是我可以打电话去她落脚的饭店,请服务员转接给她,或是请服务员敲门请她来大厅接听啊,或许可以因此打断那个胖经理对她的侵犯也说不定。

 想到这,我急忙的对郭玫君说声抱歉,便一个人跑出店外,到安静一点的地方打起电话来。若芷出国之前,已经给了我她在新加坡与香港两地的下榻饭店的名片,我从皮夹内拿出香港那间饭店的名片。按照她所说的行程,昨天应该是在新加坡的最后一天,今天应该是在香港落脚。

 我拨通了电话,那端传来接线生的声音:“香港半岛酒店,您好!”我对着电话说道:“你好,麻烦你帮我找一位房客,我是她先生,她的名字叫做秦若芷。对,秦始皇的秦…”过了一会,对方总算查出了若芷的房号,并帮我把电话接过去。

 电话铃声响了许久,果然如我所料,没有人接听,马的!又过了一会,电话那端又传来接线生的声音:“先生您好,对不起,对方没有接听电话。”

 我急忙的说道:“这件事情很急,麻烦你帮我跑一趟,敲门请她出来接听,麻烦你。”对方马上专业的说道:“对不起,先生,这不符合饭店的规定…”

 我打断对方说道:“她家中发生了很紧急的事情,她的手机又正好关机,你一定要帮这个忙,不然的话,一但她事后知道你没有跑这一趟,投诉抱怨的话,你也不好过吧?麻烦你,帮帮忙了。”一般能住在半岛酒店的客人,非富即贵,若芷的总经理出差,用的是公司的费用,自然是可以住得起。若芷算是沾她的光,否则的话,一般四星级的商务酒店就很不错了。这次应该是事先订好房了,就算总经理临时不能出差,也来不及改订其他饭店。

 过了很久之后,电话那端总算又有了声音:“喂?先生,对不起,游经理说秦小姐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就算再大再紧急的事情也无法处理,而且他们明天还有公事要办,谢绝一切打扰。”那个胖经理果然在若止的房内!我气极败坏的说道:“你怎么会让别人进入我老婆的房间,而且还帮她谢绝打扰?我不管,你现在再去一趟,把她给我叫下来听电话!”

 对方咦了一声:“游经理和秦小姐本来就同住一房啊,她当然也有房客的权利,谢绝所有的打扰啊,您怎么会不知道,您真的是她先生吗?”我的脑中顿时像是炸开的锅子一般,热油四溅,无法思考。

 什么?若芷和胖经理只订了一间房?不会吧,若芷怎么会答应?难道…若芷公司同事陈小姐所说的话,再次进入我脑海之中:“她跟游经理平常有说有笑的啊,游经理还常请她吃中餐,有时下午茶时间还会带点心给她呢!”难道她们两人早就背着我…不对,一定是之前订房时,只订了一间房间,临时来不及多订一间,所以才会…对,一定是这样。

 其实如果若芷真的坚持不要,我想应该不至于无法临时找到三星或者四星级商务酒店的空房的,可是我的心中,仍是固执的不愿意相信,努力的想要找证据支持自己的理论。耳边的电话,已不知在何时被对方给挂断了,那个接线生一定以为我是打电话去扰房客的不良份子吧?心中苦笑着,我找了找电话簿,还好,里面有她的同事陈小姐的电话。

 也不管现在已过十二点,人家可能已经就寝,我按下了拨号钮。响了许久,终于接通了,一个疲倦的,应该是被我从睡梦中吵醒的女子声音传来:“喂?”

 听出声音的不耐烦与些许的愤怒,我低声下气的先是道歉了几句,然后紧张的问道:“陈小姐,请问你知道,当初你们出差前,一开始是订了几间房呢?我临时要找若芷找不到,她给的房间号码好像怪怪的。你们是只有订一间房间而已吗?”陈小姐愣了一下,说道:“喔,不是啊,我们本来是订两间的,总经理不习惯和别人同睡一房。我想若芷留给你的房间号码,可能是后来取消的那间吧。”

 我的心中哀凄不已,对这个结果无法接受,原来,真的是这样…我不知道是怎么跟陈小姐道谢后收线的,我只知道我的心中无比的沉痛,原来我的子早已有了外遇,对象还是…还是那外表肥胖恶心不已的经理,那个曾经意图染指她,却在最后关头逃过一劫,没有让他得手的禽兽、虫!

 我悲哀的想到,难道是,经理藉由那次扰案件,来威胁若芷,使得她后来不得不就范吗?或者,是若芷经过那次被经理的手搞到高之后,竟然对他生出了好感,最后才被他得手的吗?一定是前者,一定是。若芷一定是被强迫,被迫的,搞不好经理在我发现之前,就已经先偷偷拍下了若芷的照,事后才找机会拿出来以此胁迫她?有可能,不管怎样,我的若芷,一定不是那么,不会被人用手搞一次,就此上对方的,不可能!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判断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念头,可能一一跑入我的脑海。唉,不管是哪种情形,我的若芷…还是,终于还是被那可恶的经理给搞上手,被他给干了!

 我忽然觉得万念俱灰,这个世界全然没了色彩,整个灰白的一片。我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店里面,又是怎么找到自己的椅子,坐在上面的。我唯一记得的,便是我不停的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

 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前出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景象。一开始,先是记忆中的画面,恶的胖经理,玩着不醒人事的若芷,若芷毫无所觉的坐在躺椅之上,身上的黑色礼服被褪至际。

 接着,若芷醒来,挣扎,却逃不出经理灵活的双手之下,精准的操控。蓦然地,若芷的身子紧绷、弓起,巨大而充无限惑的双,随着阵阵颤抖而左右摇晃着。经理从容的下西装,巨型的长剑蹦出剑鞘之外。

 巨大而丑陋的武器,狰狞的自身后接近,而身为攻击目标的若芷,却只能无力的趴在地上,翘起双,左右摇晃的躲避着它的突刺。摇晃的躲避动作,随着气力的丧失而渐渐的减小了幅度。一双肥胖却又有力的双手加入了战场,适时的握在若芷的际,紧箍着,使得她唯一的虚弱抵抗,化为虚无。

 终于,的尖端对准了粉。经理的部持续的用力,缓缓的前顶着,巨大的利器,无情的穿刺了保护的屏障,连没入若芷的体内。“呀!”我在大叫中惊醒,周围的吵杂依旧,四周充着难闻的酒气。

 环顾身旁,一个美丽无比的黑衣女郎,皱着眉头看着我,这脸…我好像看过她,叫什么来着…对了,什么郭玫君的。“喝!”我举起酒杯,不等对方有所反应,再次一干而尽。

 女人急忙的伸出手来夺我手中之杯,却是晚了一步,我已把杯中琥珀一饮而尽,一滴不剩。女人弱小的力气,因为男人的酒醉,而突然变大。我一时重心不稳,顺势一倒,将身旁的黑衣美女抱个怀。我挣扎着想爬起,却因为施力不当,反而落得越抱越紧之局。女郎动人的脸庞近在咫尺,我的眼前一花,怀中之人反成为心中那牵肠挂肚,朝思暮想的脸。

 望着那微微开启的人双,我食指一伸,置于边,制止了她发声说话的打算。有道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此情此景,还需要什么言语么?

 我细腻而又柔情万分的吻下,为再次品尝那熟悉的芬芳而感动,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香甜而忧伤。“我爱你。”喃喃的说着,我紧紧的抱住怀中的玉人,若芷那凹凸动人的体态,熟悉的于这热情的拥抱,烈的索吻中,传来只属于我两间的秘密,旁人无可理解的体语言。

 “我真的好爱你…”再次喃喃的叨念着,能有这最后一次的绵,我心满意足矣…秦若芷玉体横陈,躺在一张舒适而又豪华的大之上,的睡着。

 再一次的酒醉,使得她不醒人事,连身上的衣衫,正在被人解开,亦浑然不知。黑色的西装短外套,向两旁敞开着,里面的白色衬衫,钮扣正被一颗一颗的解开,出了一丁点黑色的罩边缘的蕾丝边。解开她衬衫纽扣的肥胖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因为他的双手,已达若芷的部,剩下的衬衫在裙子中,无法触及。

 男人其实可以把衬衫自裙中拉出,以继续他解纽扣的动作,可是这似乎不够刺,又似乎太过直接。总之,肥胖的男人,转移了目标,把下个去除的对象,转而向下。男人的手,沿着若芷光滑的曲线往下滑去,滑过了裙角,滑过了出半截的圆润大腿,滑过了柔顺而不糙的膝盖,滑过了纤细柔美的小腿,终于抵达了黑色的高跟鞋处。

 男人将高跟鞋一只只的除下,抚着那滑腻无骨的脚踝,再次的往上攀升,回到若芷的际。男人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上的若芷已成为囊中之物而兴奋着,或是受到她的美丽与妖之姿所震撼,或许,两者皆是。肥胖的男人,手指自然也是甚为短,可神奇的却是极为灵活,若芷边的拉链已被拉下,男人熟练的褪下那黑色的套装短裙,将暴在内的黑色内,若隐若现的展出来。

 下摆甚长的白色衬衫,挡住了些许视线,使得男人无法得窥全貌。男人不以为意,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微笑,双手从衬衫下往上伸入,到了际上方一点点的地方停了下来。过了一会,男人的双手缓缓的伸出,不知道在卷着什么,又过了一会,方才暴于视线所及之处,原来是若芷的袜。男子的手与若芷的腿部肌肤摩擦着,男人趁机缓缓的捏着那动人又充的皮肤,脸上的表情是足,又是充着享受。

 男人的手终于又开始解开衬衫剩下的钮扣,那些靠近下摆部分的。肥胖的头部移近了若芷的两腿中间,肥厚的舌头吐出,又着大腿的部,靠近下之处,那是女人最感的地带之一,也是可以唤起女人的期待心理与焦躁的冲动的宝地。“唔…”果然,若芷发出了一声呻,皱起柳眉,似乎显得相当的苦闷不堪。

 男人的进攻持续着,肥胖的双手缓缓上移,疏松的衬衫顺势向两旁滑落,就像已敞开的短西装外套一般,再也不具有任何的保护作用。男人的双手终于抵达了罩下缘,他并不着急,若芷照他的经验估计,还要一些时间后才会醒转,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玩她的体,并在她醒转前完全的燃烧起她的身体,使她无力抵抗,偏又是十分清醒。男人的双手隔着罩,开始起若芷尖而丰脯。又是一声唉叹之声,若芷的身体,正如上次一般,感而易燃。男人在心中估计着。

 双再两边大腿部的用力允之下,男人的鼻中闻到了些许的腥臊味道,他知道,虽然因为是黑色的关系,显现不出来,但是若芷的小,正在被逐渐的浸之中。用鼻尖轻轻的碰了碰内的中央。

 “啊…”慵懒而又无力,却包含一丝毫畅快之意的呼声,随之传如双耳之中。男人得意的笑着,双手更加力的着柔软而富有弹的两股丘。“是时候了。”男人心想着。

 便如男人的估计一般,若芷口中的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而她的神智亦在醒转之中:“唔…贤,不要嘛,再给人家多睡一会。”“唉唷…臭老公,你会得人家想…想要啦,嗯…”“啊…麻…喔…讨厌啦!…咦…不是…啊…停…怎么是你…啊!不要…哦…”剧本彷佛早被男人所写好,一切便如上次一般,只是如今时空转换,若芷的身边,不再有我的保护,而是只有胖经理与若芷两人的私密空间,门外还挂着那刺眼的“谢绝打扰”的牌子。

 男人的手在若芷的挣扎中,固执的拉起了罩下围的钢丝,双手同时灵巧的钻入。男人的鼻尖,不时的在允若芷的腿几下之后,便悄悄的碰一下内的中央,可以感受到越来越浓的润感觉。男人的手用力上,黑色的蕾丝罩,随即被向上掀开,无法束缚若芷的巨,亦无法束缚男人的手部动作。男人的双手固执而有力,指尖灵巧而温柔,虽然明知不行,脑中喊着不要,但是醉后感的身躯,加上身上的弱点已在前次被男人所摸透,阵阵的酸麻感觉仍是直透脑而来,使人酸软无力。

 男人终于有了下一步动作,非常特别的,这是以嘴部所完成的高难度动作。男人的嘴猛然移至若芷际,嘶咬住间的内边缘,往下猛拉。每当若芷踢动双腿,或是张开大腿来抵抗男人下其内的动作,他便会以脸部的任何一个部位,轻碰感而期待已久的中央地带。而若芷总会瞬间失去了力气,呻一声,双腿微夹。

 内渐被褪至大腿部位,男人不再往下拉扯,而是头部一钻,钻进了空隙之中,张口对那润而感的轻吹着气。若芷感觉到男人的入侵与企图,紧张的双腿紧夹,阻止男人头部的进一步接近自己的要害。若芷紧张的想着:“不行,不能让他那边,不可以…我,我会…”

 可是可恶的男人,持续的对着自己的吹着气,使自己的双腿不自主的越来越是酸软,越来越无法坚持紧夹着男人的头部。男人突然头部稍转,舌头伸出,起了若芷大腿内侧柔的肌肤。

 “哦…”若芷促不及防之下,再度呻出声,双腿开始微微颤抖,眼看已无法再坚持下去。男人双一张,对着大腿内侧用力一,同时双手同时快速着若芷已膨坚硬的尖。

 “啊…”的一声,若芷双腿一松,男人顺势往前,舌头从大腿内侧一路往上扫过,终于抵达了之处。“不要,哦…啊啊…唉…”若芷尖叫了一声,跟着发出的声音却随即软了下来,是那么的人心弦。

 男人的舌头开始沿着上下着,若芷的无力的跟着上下的摆动着,似是已全然无法自己。男人将舌头往内钻入,同时啧啧有声的着那出的琼浆玉,舌头开始快速的进出起来。“啊…啊啊…喔!”若芷的极力的上,彷佛要将舌头进体内之中,过了良久,才又颓然的坠下,四肢无力的横摆在上。

 “高了!”男人想着。慢条斯理的子,上衣,男人,再次的接近若芷无力而人的体。“这次,还有谁来救你呢?我的小娃!”男人心中想着,口中亦喃喃的说着。

 男人轻轻的扶起若<纵情忘爱> m.EHeXs.Com
上章 纵情忘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