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22回 议天地佳人博析欢交技
说着话,他们已经进入大厅。

 司马伟小心地将自己的心上人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来,并让她的头枕在他大腿上。

 慕容洁琼的身子一触沙发,心中又有所悟,便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但是古人之法,也未见得就是完美无缺的。我倒是想出一个办法,可补西门之不足。”

 司马伟急问:“妈咪,西门之法有何不足之处?你有何高招?”

 她凝思着说:“今天下午,我固然有了美妙的享受,但是见你的膝盖在草地上摩擦受苦,心中极是不忍。这便是西门之不足了。现在我忽然想出了一个办法。如果在花丛间置一带轮的长凳,上铺海绵,与你的部等高。之时,我仰卧其上,与凳边齐而略出,腿仍像今天这样吊起。于是,你就可以站直身子,往复送冲击了。这样做至少有三个好处:一可使你免于膝头摩擦之苦;二是站着送可以随心所,快慢自如;三是因高凳带有轮子,你每攻一次,便使我身体随着高凳前滑,而脚上之绳因树枝之弹力又拉我返冲,而此时恰逢你又进,可想而知:返冲之力与前之力相合,其力度势必大得惊人,我也能得到空前的享受。你说行吗?”

 他听了她的一番话,高兴得抱着她蹦了起来:“好,妙!我的小琼妹妹,这真是好主意。家中正好有此凳可用。明天早上,待朝霞升起、万物复苏之时,我们就实行这个方法,好吗?”她会心一笑,微微点头。

 雹伟又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笑着说:“好妈咪,我的小琼妹妹,你好聪颍、好贤淑、好慧,思绪竟如此缜密、独出心裁。潘金莲枉有美貌而德才不足,只知享受和索取,却无丝毫风雅与怜爱之心,致使西门庆爲她暴而亡。与你一比,那个女人简直低、俗不可耐。古今中外,佳人无数,但是若论才、貌、德、智、雅俱完美者,唯吾妈咪一人耳!”

 说罢,司马伟得意地哈哈大笑,并在她的樱和稣上狂吻。

 她本想推开他,但这时身上哪里还有力气。

 听到情人夸奖,慕容洁琼心中甜丝丝、美滋滋,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她羞红了脸,轻轻推拒着,小声说:“好了,不要尽夸我了。亲爱的,我虽博览群书,但似《金瓶梅》之类传说中的书尚无涉足。西门庆一定还有不少新花样,我真想都试试,行吗?”

 他大表赞同道:“当然,你就等着吧,我会让你向我求饶的!”

 她舒心地笑了,并娇嗔地用手捶打着他的膛:“你坏,你好坏…我…我才不会…向你求饶呢!”

 但是第三天,她却一败涂地,真的向他求绕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他们一起上。她已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等他过来。这时,他拿出一个小秉,从里面取出几个避孕胶袋。

 她问:“我已经戴了避孕环,不须这东西的。”

 他看着她微笑道:“你等着吧,会给你一次大的享受。”

 她不再说话,看他干什么。

 只见他下衣服,他的茎已经剑拔弩张。

 他把一个避孕胶代袋套在头上,卷至便停止,又拿一个套至中部便停止,然后把一个橡胶环套至玉柱的部,那环的上面有一个柔软的突起,约有黄豆大小。最后再拿第三个避孕袋从头一直套到部。

 她一看,大吃一惊,他的玉柱本来就很大,而她那未生育过的道却十分紧窄,平时进去已经使她觉得很,现在,又加那么多,而且还有那几道环。不知道他究竟玩的什么把戏。

 他准备工作做完,便动手爲她光衣服,亲吻了一会儿,便说:“亲爱的,这是根据西门庆的经验又加以改进的新方法。”

 说着,与她拥抱在一起。她这时又兴奋又急切,希望尽快体会西门新法,爱源源涌出。

 他开始轻轻进入。

 刚进去一点,她便感到十分充实,但又觉得难受。待他进到一半时,顿觉中电,她的身子不由一阵颤栗。

 司马伟说,这是我那头上的一个环在刺你的G点。G点是女另一个很感的地方。他退出来再进去,反复几次后,猛地一下进到最深处。

 “呀!”慕容洁琼叫了一声。原来,只这一下,就使她整个道中都像通了强电似的,浑身颤抖。

 司马伟停下来再给她解释:“当我到底时,同时有三个地方在刺道中的三个部位:头上的那个环到中间时先攻G点,继而攻你的最深处,那是平时难到之处;在头到达底部时,中间的那个点再次攻击G点;同时,部胶环上的那个突起便攻到蒂。这便是一个周期,等我出来时,上述作用又可以重复一遍。现在你已经明白它的用处了吧?”

 她娇羞地微微颔首,表示明白了。从刚才初试那么一下,她便已领教其威力,不知是喜是忧。

 雹伟亲切地对她说:“小心肝!现在你可以闭目享受了。”

 他轻轻地、缓慢地送,但已使她得到了平时所没有过的感受。分泌大量增加,她不由自主地呻着,身子也开始扭动。

 他见她已经适应,就逐渐加快了速度。

 天哪,她好象一下子坠入了万丈深渊,身子似乎飘起来了。那种触电般的感觉使她全身紧。要知道,女人的G点和核,在平时的中是触不到的,现在,这两个最最感的地方同时受到攻击,而且是那么的强烈。只觉得阵阵电道的各个不同部位同时发出来,又传向全身的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她真有点受不了啦!她大声地叫了起来,身子剧烈地扭动着、搐着,大声喊道:“上帝呀!…我不行了…啊…喔…噢…你…”雹伟见她难受的神态与平时大不一样,也有些担心她是否能承受,便停止前进,问她:“妈咪,我停下来好吗?”

 她立即叫道:“不要停…舒服…快动,快…亲爱的…”

 他很快又动了起来,速度比刚才还快、还猛。

 美女洁琼大声嘶叫不止,身子也弓了起来:“上帝…我…我要死了…我…我…”触电的感觉更加强烈,几乎要窒息,心在狂跳,真的不能再承受了,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求他停下来。

 他停止了,她的身子还十分紧,不停地颤抖着,之后,便没渐渐地软了。

 他抱着她亲吻,柔声向她道歉,说不该用这个方法折磨她的。

 她吻他一下,少气无力地笑着对他说:“不,不要这样说。这个方法真好,是空前的享受,怎么能说是折磨?相反,这却是我求之不得的呢!我说过,我是不会认输的。刚才是因爲我有些不过气来,等我休息一会儿, 再来一次,行吗? ”

 他抚摩着她脸庞说:“妈咪太有本事了。当年,西门庆用这个办法,好几个女人都是只用一次便举手投降,再也不敢用了。”

 她口里虽不言,心中却是不服的。休息了一会儿后,她让他再来一遍。这一遍,她已对这种强刺有了思想准备,所以适应能力有所增强,而获得的快自然也更大。她已连续获得了三次高

 她这三次高,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最强烈的,産生的效果比以往十五次高带来的还要大。所以在进行完第三遍时,她真的向他求绕了,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干了。因爲她这时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这个方法确实是美妙无比的。可能是第一次尝试,有点不能忍受,估计用得多了,能生巧,自会悟出其中的乐趣和配合的技巧。

 这以后,他们每过几天,都要来那么一次,过过瘾,每次的遍数逐渐增加,目前已有六数之多。当然,这个方法却是不能天天用的,因爲它带来的刺太强烈,消耗体力也太大。

 每用一次,她都得躺在上静养,至少一天起不了,连坐起来都有困难,吃饭须要阿伟喂 了让她快点恢复,系当她要大小便时,阿伟也不让她下地,而是象侍奉小孩子抱起她,把住两腿,…

 每想至此,她真有些”使人羞煞”的感觉。

 要知道,她是一个性很强的女子,平时,发生十几次高都是不在乎的。而现在面对这个方法,却有点”想虎变”之感;可以想象,其他普通女人若用此法,其结果就可想而知,自然是难以承受得了的。

 洁琼心中赞道:啊,西门庆,你好生了得!在学问上,你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应该称你”西门子”真是令人佩服!她相信,若西门庆生在当代,必能获”学博士”的尊称!

 有一次,司马伟陪她在在厨房做饭,突然心血来,找来一个高凳,放在锅台旁。他先坐上去,然后把她赤的玉体抱在怀中,将她的玉门套在他的玉茎上。

 她也觉得很刺,便扭头在他上吻了一下,继续操作。

 随着她炒菜的动作变化,身子的上下移动和前仰后合,下面便自然动。这一进一出,比起上的戏,更多几分情趣,令人十分陶醉。

 慕容洁琼扭头看看阿伟,羞晕面,粲然一笑!雹伟在她脸上轻吻一下,也会心地笑了!

 他们都爲找到一种新的方法而欣!慕容洁琼故意大力地频频挥动锅铲,以增加体位元变化的角度和幅度。他们高兴地笑着、耸动着!

 她只顾欢乐,神飞舞,竟忘记了炒菜,手中的铲子不再挥动,只是身子在上下耸动着。后来,她两眼紧闭、莲脸生辉,陶醉地呻起来,忽然手一松,铲子掉在地下,二人都未发觉。

 正当他们海沈浮、魂游情天、快频频袭来之时,突然闻到了一股焦糊的怪味。原来,不知何时,锅里的菜已经变糊,还冒出了熊熊的火焰。

 雹伟首先发觉。他赶紧用两手伸在她的腋下,轻轻将她的身子托起,拔出玉柱,将她放在地上。二人大笑着,去扑灭这场意外的火灾。这顿饭只好少了一道菜。 … 在一个星期的晚上,突然接到新加坡分公司的经理来电话,说有一笔生意遇到了一些麻烦,希望总部立即派人处理。母子商议了一个晚上,感到事态严重,非阿伟亲自去处理不可。

 第二天一清早,阿伟便乘飞机去了新加坡。

 家中只有慕容洁琼一人。她每天白天要到公司去上班,处理问题,每天晚上还要与阿伟通电话,商议那边的事体。这种秩序,在她以前来说,本是习以爲常的。但她现在却感到格外的忙碌和紧张。因爲自从阿伟接手公司的事情以后,她真正体会到了无事身的轻松,现在一下子又要事事亲躬,自然是有些不习惯了。她好累!

 雹伟已经去了近一个月了。

 她不怕工作的劳累,但却无论如何难以按捺对自己小情人的思念!要知道,自从她与阿伟喜结情缘之后,意浃情酣、千怜万惜,花下月前、两情相悦,大有”恨不相逢未嫁时”之感慨。两人朝夕相对、行止与俱、耳鬓厮摩、同作同憩,时刻不能分离。现在一别二十余天,这让她这”新婚伊始、骤然分离”的思少妇如何生受得了!

 她寤寐思之,魂牵梦萦,在电话中,又不好直接抒发自己的情愫,于是便给阿伟寄了一封挂号急件,只写了几句话:“枯苗望雨,魂祈梦请;绵绵热切,寸若岁!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思君如水,何有穷已时!思君如百草,生!”

 雹伟接到信,思澎湃,也立即回了一封加急特别快信。信寄出后,他按捺不住对妈咪的思念,当晚即在电话中告诉洁琼:“妈咪,我收到你的信了!我也给你一封信,明后天就可以收到的!我非常非常想念你!”

 第三天,慕容洁琼收到了信,只见里面也写了几句话: ”心驰神往,云情雨意;眠思梦想,朝暮悬悬!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忆君心似西江水,夜东无歇时!”

 慕容洁琼哭泣着,立即给阿伟电话:“阿伟,妈咪活不下去了!事情一完,你就快点回来!越快越好!”这一夜,她失眠了!她哭了一夜!

 第四天的上午九点锺,阿伟终于回来了!

 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脸上淡抹粉黛,风致韵绝,亲自开车到机场去接他。阿伟一下飞机,就飞奔扑来。他们真想拥抱在一起!可是,在大厅广衆之下,他们都理智地抑制着自己!

 放好行李,阿伟从后门进车。慕容洁琼没有立即到驾驰室,也从后门进去,关上车门,扑到阿伟的怀里,二人拥抱在一起!她迫不及待了!

 这个车装的是特种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形的。

 “阿伟!”她呼道。

 “妈咪!”他呼道。

 他们拥抱着,抱得那么紧。接着,他们稍微分开一点,互相凝视着。

 “伟哥!我的亲亲!”她叫道,眼中含喜悦。

 “琼妹!我的心肝!”他叫道,眼中尽是欣。

 “亲达达!想死你的琼妹妹了!”

 “啊!我的洁妹,我的小心肝!”

 二人的嘴猛地吻在了一起!久久没有分离。

 司马伟紧紧抱着她,疯狂地吻她,用舌头遍了她的杏脸和粉颈的每一寸地方,手也伸进她的衣服中,在她丰的酥着…

 望之火在慕容洁琼的娇躯中窜着,焚得她浑身颤抖!她陶醉地呻着,秀目中人的焰,一双小手也伸进了阿伟的衣服中,忙地抚摩着,嘴里轻轻唤道:“伟哥哥!…我爱你…我好想你呀…我要…快给我…等不及了…”

 雹伟还算清醒,他知道决不能就在机场上造爱,即使外面看不到车里的情形。而且警察不允许车在机场内停留太长的时间,很快就要来干涉。

 但他也深知,女子在火中烧时,如不能得到足,是一刻也不能等待的!

 他想出了一个使她安静下来的办法:以最快的速度使她得到一次高!于是,他轻轻掀开她的长裙,除掉那小小的三角,将娇体放倒在车后座上。

 她仍然在呻着,羞眼微闭,扭动着肢,两手在空中盲目地抓着,口中在不停地小声呼唤着:“伟哥哥!…我要…快!…快…”

 雹伟蹲在车座前,一手抚捏她的已变得十分硬房,一手伸进爱沥沥的道中送着,抚摸那最最感的G点,同时头俯在她的部,伸出舌头很技巧地她的蒂,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她享受到了分别后的第一次高,大叫一声,身子瘫软了!

 雹伟舒了一口气,在她的上吻着,一只手在她光的大腿上抚摸着,直至她的震颤停止,才帮她理好衣裙,又在她上吻了一会儿,然后下车,坐到驾驰室,开动了车子。

 车到家中以后,司马伟从前门下车,打开后门,只见她双目紧闭,嘴里仍然在呢喃着:“伟哥哥…我还要…给我嘛…”

 其实,此时的司马伟何尝不是火中烧、急于发!一到家,他在心理上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拉着她的两手,使她直起身子。这时的她仍处在痴中,身子软软的倒在阿伟的怀里。阿伟搂着纤细的蛮,将她从车里拖出来,然后平托着她,快步走向卧室,将她放到上,并以最快的速度,迅速光了她的衣服,自己也变得一丝不挂…

 一个是莺莺娇软,一个是气宇非凡!疾风暴雨!狂轰炸!心摇神眩!如醉如痴!呻声与息声连成一片,声如贯珠,清越婉转!

 从上午十点锺直至翌清晨九点,这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始终搂抱在一起,身体连接在一起,一刻也没有休息,不停地造爱…

 高接着一

 九点锺时,她在最烈的一次高中昏了过去。阿伟知道无害,便将她搂在怀里,一起沈沈睡去…

 司马伟从新加坡来一本宫图式的小书,上面有男女作爱的几十种姿势,他们都一一试过。

 在各种姿势都极熟练之后,他们便在每次作爱前用签的方法决定这次采用哪几种方式。

 另外,他们还从上次在厨房中作爱的经验中受到啓发,发明一种新的方法,叫饮食法。吃饭时,他们都子和裙子,她坐在他的腿上,把玉门套在他的玉柱上。并且,他口对口喂她吃饭。这样,他们每吃一口饭,就能够上面一次吻、下面一送,令人心旷神逸。由于他们都舍不得很快分开,所以每顿饭都延续很长时间,还可以增加食,<奇缘四部曲>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