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13回 玉软花柔神女暗渡陈仓
剧终了,灯光照耀如白昼。

 包厢中的灯虽然没有打开,但外面的灯光依然照进来。只见慕容洁琼鬓钗横,小鸟依人般疲软无力地闭目偎依在阿伟的怀里,似已睡着,是那么平静、安逸,脸上挂着足与幸福的笑容。阿伟频频抚摩着她那光的圆臂、酥和大腿,还不时在她脸蛋上亲吻着。他实在不忍心叫她起来。

 最后,场中人已经很少。

 阿伟凑在她耳边说:“妈咪,我们该回家去了!”

 她慵倦无力地微微睁开秀目“嘤咛”一声,嗲兮兮地说:“不嘛,我不想走!”

 阿伟拍拍她的脸蛋:“妈咪乖,天已经晚了!让我来扶你起来吧!”

 于是,她极不情愿地在阿伟的环持下,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她的所有衣服都集中在间,而其他部位都是赤的。

 阿伟帮助她把褪到中的夜礼服拉上去,盖着房、穿上披肩,再放下她的裙子,裙子下是空的,因爲三角已经扔在了包厢的废品篓中。她则拿出小镜子草草理了理云鬓。然后,阿伟连抱带扶地拖着她离开包厢,她的身子软软地偎依在阿伟的身上。

 她仰头看着他,娇羞地小声说:“哎呀!这样出去,让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要不我们再晚一点走,等我恢复一点精神,好吗?”

 阿伟劝道:“不要紧的!妈咪你看,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

 她微微擡起低垂的螓首,只见一对对的男女都象残兵败将一般,相搀相抱,东倒西歪地往外走。还看到一个身材窈窕、容貌十分美丽的年轻女子,乌云散、衣衫不整,已经昏不醒,竟是被她的男伴横抱着出来的;她的头往后仰,双高耸,玉颈雪白细长,似瀑布般下垂的乌发在微风中飘摆;两条秀腿去,没有穿鞋,一只脚上的袜子也不见了,那小脚雪白丰腴、光滑洁净,也是那么美妙动人…

 司马伟笑着说:“妈咪,看来今晚是全场大冲动!”

 慕容洁琼羞涩地擡头看看那人,又看看阿伟,赶快把头低下,边走边自我解地小声说:“唉,今天真是出丑,但愿不要遇到人!”

 “不会的,妈咪!”他搂紧她的蛮,小声道:“不过,你若忱忧,不如乾脆拿衣服包上你头,我也像那样抱你回到车上!”

 “坏!”她用粉拳在阿伟的前轻擂了一下,小声道。

 阿伟不再说话,连搀带抱地拥着她往外走,好不容易到了停车场。阿伟将门打开,扶她先跨上一条腿,但她刚一用力,两腿软得差一点倒在地上。阿伟见状,便两手握着蛮,把娇躯了进去。

 她无力地爬在了座位上,两腿还留在车外,她竟无力缩进去。

 阿伟只好上车,将她的身子抱起,拖上车,再把那两条修长的秀腿弯曲着进车里,然后关上门。这样她的姿势便十分奇特:上身俯爬在车座上,腿跪着,股却高高地向上翘起。

 阿伟见到她这个很感的姿势,真想爬在她的身后与她作爱,但怕外边有人看见不雅。于是,他放下车座的后靠背,这样就成了一张小。他又抱起她,把身子翻过来脸朝上放正,自己则蹲在车座边,俯下身,一手伸在粉颈下,抱着她亲吻。

 她这时还没有完全摆刚才的情,也十分投入地搂着阿伟的颈项,樱口微开,丁香半吐,接着伸进来的那男子汉的舌尖,着…

 阿伟的另一只手在那对仍然十分硬房上抚着…

 呻声又起,娇不止…

 良久,阿伟想在她痴中故技重演,于是掀开了裙子。那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因爲三角已经扔在剧场了。他款款将两条玉腿分开,将裙子翻上去。他掏出硬邦邦的玉柱,悄悄爬上那仍在微微颤抖的玉体,准备伺机进。

 她竟没有发觉。因爲强烈的焰烧得她死,闭着眼,莺声燕语般地细声呻着,娇首左右扭动着,两手扯着夜礼服的上沿使劲往下拉,嘴里不停地喃喃呼唤:

 “热!阿伟…我身上好燥热…我受不了…抱紧我!”

 阿伟用手在她的脸庞上轻轻地抚摸,温柔地凑在她的耳边小声说:

 “噢!可怜的妈咪,我的小心肝,我知道你很难受!让我来帮助你!一会儿就会好受的…亲爱的,你很快就会舒服的!”说着,俯在她的身上,拥抱着她,一,长箭离弦!

 谁知,由于忙,再加上她身子的扭动,箭未中的,竟撞到她的道口。这大力而坚硬的冲撞,痛得她娇呼一声,猛然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在车上。

 “啊!不要!”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急忙推开他,身子一侧,扭过脸去,柔声说道:“啊…不要这样…我们还在车上,让别人看见了很不好…咱们回家去…好吗?”

 她的话,含义模糊。阿伟想:“妈咪没有完全拒绝我,只是说现在不行,在车上不行,怕的是被别人看见不好。她的意思是回家后再与我。啊!妈咪终于接受我了!因爲坚冰已经打破,生米已成饭!”想到这里,心中欣然,更爲刚才在剧场中自己的果断决策的成功而自豪!

 “妈咪,我听话,等回去再说吧。”他在顺杆子往上爬。

 他拥着娇躯,吻了她一会儿,便离开后座,回到司机位上,啓动了机器。

 一路上,她软软地瘫在车座上,裙子仍翻到前,下体呈,一条腿平伸座上,另一条腿还拖在座下,户大开。她已没有力气去矫正自己的姿势,她的大脑也完全处于停滞状态。

 车抵家中。

 阿伟拉开后门,见妈咪仍软绵绵地瘫倒在后座上,便轻唤:“妈咪,到家了!”她只呻了一声,但身未动,眼未睁。阿伟于是抱着柔的双肩,把娇躯拖起来。然后,一手搂,一手揽腿,把她从车里抱出来。

 如果说刚才从剧场出来时,她还能强打精神硬支撑着走到车前的话,那么,现在回到了家中,她的身子竟一下子全瘫软了,因爲从精神到身体都崩溃了、松驰了。当然,若是在过去,即使再累,她的精神也会迫使自己支撑到回房间的,但今天,由于对阿伟的依赖,她彻底放松了。

 慕容洁琼被阿伟横空抱着,全身上下毫无力气,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了,四肢和头颈都软软地向下耷啦着,如若无骨般,样子很象刚才在剧场门口遇到的那个少女的狼狈相。

 是啊,在那种场合,精神高度紧张,受到那么强烈的刺,本就容易疲劳;更何况坐在阿伟腿上忘情时,又格外耗费力气;事后,回顾刚才的情境,心理上更感到十分的羞愧和紧张…这一切,对于一个柔弱的女子来说,如何能承受得了!

 阿伟看着怀中心爱的绝美人,心里想道:刚才离家时,妈咪是何等的端庄凝重、雍容华贵、凛然正气,大有不可侵犯的威严,真可谓“如桃花,冷若冰霜”!但是现在,才刚刚过去几个小时,竟如二人,冷美人竟变成了一个娇娇滴滴、憨态可掬、小鸟依人的小尤物!啊!女人哪,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他托着这楚楚可怜、梨花带雨似的红粉佳人,心澎湃翻腾,一边走,一边不时地在那洁白的酥上、粉颈上频频点吻。

 她浑似不觉。其实她还醒着,只是浑身无力。她心里却在赞叹着:“阿伟!我的可爱的小心肝!你真行!唉!年轻人淘气起来就不知道疲倦,可谓爱也疯狂、吻也疯狂、也疯狂!真真是令人爱煞!”

 回到厅中,阿伟把她轻轻放在沙发上,将娇躯摆平,然后就动手去解她的衣服。

 她知道阿伟要干什么,于是强打精神睁开眼,轻轻推开他的手,秀眉紧蹙,有气无力地说道:“啊,我的小祖宗!…又要胡闹了!乖孩子,不要…不要这样嘛!…我…身是汗,太脏了。让我先去洗个澡好吗?”

 “好的!妈咪,你太累了!让我抱你过去,由我来爲你洗澡,好吗?”

 “那怎么可以!”她的脸一红:“不用,我自己能行!”说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厕所走去。阿伟随后跟去,搀扶着。

 她怕阿伟也进去,所以,一走进厕所,她便立即回身,关门、锁,把紧跟在后面的“可爱的小狼”拒之门外。

 这时,她又软了,身子无力地依门瘫下,坐在地上,闭着眼,心思极了。她想:“天哪,这一关终于被他攻破了!虽然自己是无意的,但是…但是,阿伟显然是还想要继续的,而且就在今晚…他正等在外面…怎么办?噢!真是个难的小冤家!”

 “唉!”她轻叹了一口气,动摇了。心想:事已至此,只好足他吧!反正,我的身子对他来说早已没有任何秘密了!…

 可是,她又突然惊醒:不!不能!绝对不能!一旦公开与他,势必将一发不可收拾!…可是,怎么说服他呢?如果他坚持说:在剧场中我的生殖器已经进到了你的体内,再进去也没有什么两样…我该怎么回答他呢?…若坚决拒绝,他会怎样地伤心哟!…可是,不,不能再心软!决不能答应他…

 最后,她总算下定了决心:不能给他!

 然后,她扶着门框,软软地站起身。缓缓光衣服;慢慢打开花洒;蛮款摆,走进了热气腾腾的雾水中…

 外面,阿伟只听见水声哗哗,心弦!他想象着那无比美丽的娇姿在水濂下、在蒸汽中扭动的动人情景…啊!妈咪洗净身子出来后,便要与自己共同销魂!他想象着那情景…他坐卧不安,觉得时间竟过得这么慢!

 这次冲凉,时间延得格外长。倒不是她的行动慢,而是她难下决心出去。她长时间地站在花洒下,闭着双眼,一动不动,思想也停滞了,任温暖的水倾头倾身而下…最后,她实在太累了,才伸手去开门,但大有赴汤蹈火之感,口象有无数只小鹿在狂蹦跳!

 她握着门把手,一动不动,良久,才拧开了门。

 听到门锁的响声,阿伟立即站了起来,紧盯着那慢慢打开的门,奔了过去…

 眼前一亮,那美奂绝伦的倩影出现了!

 好一朵出水芙蓉!

 只见她娇慵无力、嫋嫋婷婷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娇首上戴着一顶米黄带紫花的阿拉伯式头巾,前围着玫瑰红色的浴巾,浴巾不大,上至尖,下到腿跟,刚刚把羞处遮着。酥洁白红润,沟中还带着水珠;两条雪白、修长而滚圆的玉腿,缓缓地替迈动着,花枝颤抖,婀娜多姿。

 阿伟看得入了,发昏了。他冲上前去。

 慕容洁琼还未细思,便被横空抱起。那羞红的脸蛋和酥立时被印上了无数狂热的亲吻。她低声娇呼:“不…不要…”

 但阿伟十分冲动,如何能休。

 一个在热烈地到处狂吻,一个在轻轻地推拒挣扎…

 很快,那裹在身上的浴巾松开了!晶莹的玉体,如睛空明月,暴无遗;头上的帽子也掉在地上,长发如瀑布般下垂着…

 阿伟低下头,在那优美体的上上下下狂吻着,从前额到脖颈,从酥到肚腹,从到膝盖…一遍,又一遍…

 她娇着、低呼着:“不要…,不要…,亲爱的,不要这样…好阿伟…”

 她实在害怕伤了他的心,不忍断然回绝他的亲热,只好用似埋怨又带乞求的口吻,柔声道:“你何必急在一时呢!我好容易将身上的垢洗净,被你这一闹,激动起来,又会出一身汗…”

 “不!我等不及了!好妈咪!快给我,我要!…”他显然已经急不及待了。

 “你要什么?”她当然知道他要什么!

 “我要你!你说过回来后给我的!”

 她想说:“我没有说过!”但她没有勇气这么断然回绝。她一度又曾动摇,真想给他;但转念一想又决心坚定下去:决不能给他!可是,如何啓口呢?她实在不忍心刺他 了安慰他,她便撒娇地用两条藕般的玉臂紧紧环绕着阿伟的脖颈,一张俏脸在他的腮上来回磨擦,樱桃小口凑在他的耳边,嗲兮兮地小声说:“乖孩子!妈咪太累了,我要回房去休息。你抱我回卧室好吗!你看:我赤条条地一丝不挂,鞋子也被你抖丢了,怎么走路呢?而且,你这个大英雄,吻起来那么疯狂,那么人,你的吻象电一样,那么强烈,一股股地,通遍我全身的每一个地方,搞得人家浑身麻酥酥、软绵绵的,也走不动啊!我求你送我去卧室嘛!”

 她娇首频频左右摆动,以躲闪他那不断袭来的吻,两臂轻轻摇晃着他的头,娇滴滴地柔声求道:“啊,啊!我的白马王子,你的白雪公主累了,你竟一点也不心疼!我要你抱我进房去嘛!你听到没有呀!”

 阿伟听后,心想:“原来妈咪的意思是应该到卧室去,不要在厅里!但是她羞于明说,便与我撒娇,要我抱她回房去。真是可爱!”

 他暗笑自己的子太急,竟不理解女子的娇羞,怎么能在厅中媾呢?于是,他服从地停止了那疾风暴雨般的热吻,抱着她,快步走到卧室,将那赤的娇躯轻轻放在上,便立即扑上去,狂热地亲吻着,一边在那雪白丰的酥上抚摩。她一动不动,秀目微闭,任其作爲,想等他热情去、冷静下来后再设法劝他离开。

 谁知,阿伟离开她了。她奇怪地将紧闭的秀目睁开一条,看见阿伟正在解自己的衣服…

 她见状明白他的意思,便拉过一张薄被盖在身上,说:“你也回房间去睡吧!我很累,要休息了。”

 阿伟一听,大失所望,恳求道:“好妈咪,给我吧!在剧场中,我进你的道里面时,感到那么温暖、柔软,真是舒服极了。刚才在车上我想再进去,你不让,说是怕人看见。现在回到了自己家中,我们不必再怕别人看见了,让我再进去体会体会好吗?”

 她的脸一下得通红,燕叱莺嗔地小声说:“不行,决不行!剧场里的事,那是在我神志迷茫中造成的,我也不怪你。但是,今后决不许这样做了…好乖乖,你快去睡吧!我好累!”

 他仍然不死心,苦苦哀求着。

 她羞眼离地看着他,小声说道:“我的乖儿子,不要胡思想了!你是妈咪的心肝宝贝,我对你锺爱至深,对你的一切要求,都不忍心拒绝,何况这蒲柳躯,何惜之有!但是,你我身份已定,怎好来呢。”

 阿伟说:“可是刚才已经进去了呀!”

 “那纯粹是误会,”她顿了一下,双手捧着阿伟的脸,擡头在那上吻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现在我已把全身都向你开放了,甚至还同意你把手指伸进我的道中…这已经是我足你、爲你奉献的最大程度了。现在我必须紧紧守着这最后一关,决不能允许你把生殖器进去,…因爲那是伦与否的标志行爲…乖,你要理解妈咪的一片苦心?”

 他未达目的,心有不甘,便扑在她的身上,到处狂吻一阵,然后,才无可奈何地泱泱离去。

 当然,他的好妈咪并没有让他完全失望,就在今晚…

 在他离开后,她心里十分不平静,处在一种两难的境地:希望把一切都给自己的心上人,而表面上却又不得不拒绝他。看到心爱的人儿爲自己痛苦,最痛苦的还是自己。她出了眼泪,久久地啜泣着…她已经十分疲劳,然而却迟迟难以入睡。她恳切地希望心上人不要责怪自己,能体谅妈咪的良苦用心!

 她心里呼喊着:“我的好阿伟,妈咪的身子早已属于你了!我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不是都让你随意抚摩、随意吻了吗!我不是每天夜晚都让你尽情作了吗!你何必非要在我‘醒着’时与我做呢!那将会使妈咪羞愧得无地自容的!你就让妈咪保存一分这名存实亡的贞节吧!现在,你可以来了!我已经睡着了!妈咪等着你呢,妈咪的一切都等着向你开放呢!我的乖儿子!”

 她光衣服,平卧上,焦急地等待着心爱的白马王子,盼望他快点来!

 时间过得如此漫长,她觉得每一分钟似乎都比几年还要慢。可是他还没有来!她真有些沈不住气了,一次又一次地坐起身,想主动到他房里去,想钻进他的被中。甚至有一次,她赤地披着一条单已经走到了阿伟的门口,又返了回来。她实在没有这份勇气!她想:如果阿伟不来,自己非要发疯不可!

 一小时过去了,终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她不心中一阵狂跳!她闭目等待着!当阿伟重入闺阁、打开壁灯、<奇缘四部曲>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