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12回 款款揽楚腰阴阳巧相合
一个小时后,阿伟买来了票子,是一个高级包厢。

 他到房中去未找到妈咪,便又回到花园的林中,见她仍躺在软上,正在酣 睡,而且睡得那么安详,脸色红润,嘴角挂着微笑。看着这云鬓微松、酥 的睡态慵妆,司马伟心里不一动,便伸手抚摸她的脸蛋,并在樱上轻吻。

 慕容洁琼没有醒来。夜夜的使她太疲倦了,似乎时时思睡,而且睡不完 的觉,这对她这位一向精力过人、从不知悃倦爲何物的女强人来说,倒是从来没 有过的。

 司马伟见睡美人毫无反应,于是便把手伸在她的身下,轻轻将她抱下来,又 在樱上轻吻了一下,往回走去。她仍末醒来。

 直至在途中,可能是阿伟的亲吻太重了一些,才把她惊醒。

 “噢!是阿伟!”她微展星眸、半含羞态地娇呼一声,说道:“我太悃了, 竟睡着了!”

 说着,伸一只手臂环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亲昵地抚着他的脸颊,柔声道: “淘气包!一刻也不让妈咪清闲!你去买票,这么快就回来了!”

 甜柔绵的语调,再次起司马伟的冲动,低下头久久地亲吻着美娇娘。慕 容洁琼的身子又酥软了。她真地十分想做

 晚饭后,他们驱车前往剧院。

 慕容洁琼今晚打扮得格外漂亮:身着一件细棉紧身的黑色无袖夜礼服,坦 臂,外套一件玫瑰紫绣花开上衣,长仅及,使她那优美的体型更加显得 凸浮玲珑,婀娜多姿;脚登棕色高跟鞋,头挽高耸的发髻,上面别着一只镶珍 珠和各裴翠的凤形赤金钗,凤嘴叼着一颗悬挂在金链上的明珠。走起路来,楚 娉婷、体态轻盈,动人极了。那神态雍容嫺静,气质典雅,目光端庄凝重,俨 然一派贵夫人的风范。

 上车后,由阿伟开车。

 一路上,阿伟不时扭头欣赏身边的美人,夸奖道:“妈咪今天美极了!”

 慕容洁琼庄重地提醒他:“集中注意力开车,不要出事!”

 阿伟仍不时扭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一只手从方向盘上移到她的前,隔衣 在房上轻抚。

 她身子在微微颤抖。不知何故,每当司马伟的手触着她,她都会火骤升, 不能自,思绪混乱、顿陷迷茫之中。好在她此时还是清醒的,柔声说:“好了! 现在不要这样,安全第一!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天天看,天天摸,还不足!”

 他侧过头,神秘地小声说:“妈咪,你还没有使我足!”

 她自然听得出他说的“足”是什么意思,心中不一动,脸一下变得通红, 斜睨他一眼,含羞地把脸扭向一边,娇嗔地说道:“不许胡说!”并把他的手从 前拂开。

 阿伟却说:“妈咪,不挨近你,我不能集中思想开车。”

 她娇嗔地瞟了他一眼,出一付无可奈何的神情,小声说:“好吧,让你安 心!”同时伸出玉葱一般的纤手,揽着他的,把娇首靠在他的前,笑道: “怎么样,我挨着你了,可以专心开车了吧?”

 阿伟调皮地说:“妈咪真乖!”便专心开车了。

 下车后,阿伟伸手挽着她的臂。她急忙轻轻推开他,说道:“大厅广衆之下, 不要过于亲昵,免得人见不雅!”

 果然,在走往剧场的途中,这一对美貌出衆的男女十分醒目,引来了无数羡 慕的注视,人们都爲她这美若天仙的绝佳人惊呆了。

 阿伟侧头看她,只见她如桃李、冷若冰霜,一付淩然不可侵犯的样子,与 刚才在车中的态度相比,俨然二人。是啊,这么美好的女子,若稍轻浮,势必 自讨麻烦。她对此已习以常了。

 进了包厢以后,她先走去坐在双人沙发上。阿伟上门、关上灯,过来与她 并肩坐下,伸臂想搂抱纤。她竟把身子一扭,闪在一边,将他的手一把推开, 并正警告:“阿伟,这里是公共场所,千万不要胡来!”

 他知趣地缩回手,伸了伸舌头,然后老老实实地正襟危坐。

 她含笑点头,在他手上拍了一下,柔声道:“真乖!”

 电影开始了。这部电影记述一个年轻英俊的总经理阿昌的成长故事。上集写 他才华横溢,在商战中出奇制胜地击败了一个个的对手。情节曲折,动人心弦。

 她边看边小声给阿伟讲解:“经商必须要有头脑,关键时刻要有铁石心肠。 在这一点,你太仁慈,显得软弱,今后须要注意!商场如战场,在对手面前软弱, 便是对事业的不负责任!”

 阿伟对妈咪的经营思想和业绩向来很佩服,点头应道:“是的。这点我已经 感觉到了!所以,我希望妈咪不要过早把公司交给我独立经营,最好能再带一带 我!”

 她点头表示赞同:“乖儿子,学无止境。其实,你不必完全按我的办法。你 我处境不同。想当年,在你父亲把公司交给我以后,许多人欺我是弱女子,总想 搞名堂,所以,我不得不采用一些铁的手腕,甚至开除了几个带头闹事的骨干人 物,以诫来者。现在,大局已经稳定,你可以适当加入一些怀柔政策,以得人心。”

 影片的下集是说对手爲了复仇,便挖空心思地施用“美人计”他派自己刚 从美国获得“管理博士”学位回来的女儿媛媛(由大陆名星李媛媛主演)打入阿 昌的企业中做事,以便窃取情报,并寻机击跨他。媛媛是一个聪明能干的绝女 子。由于她的出色工作和才干,很快当上了总经理的秘书。但是,经过一段时间 的相处,媛媛爲总经理的高贵品德和超凡气度所征服,情愫渐萌,并真心实意地 爱上了他。

 一次,总经理把一件十分机密的事情交给她干,表示了对她的完全信赖。她 感动之余,把自己的来历和任务告诉了他。阿昌说:“你不必说,其实我早已知 道。但我想冤家宜解不宜结。而且,我看你才华出衆,人品高尚,所以,我断定 你是不会做出对我有损害的事情的。”并表示体谅她的难处,也说出了自己对她 的恋之情。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们真心地相爱着,情感渐融,愈加亲近 …

 镜头中出现一片无垠的大海,风和丽。在一条游船上,阿昌和媛媛在船舷 边亲密交谈。两人离得那么近。后来,阿昌用手揽着她的,媛媛把头依在阿昌 的前。再往后,二人拥抱在了一起。

 一个特写镜头:媛媛羞眼微闭、丁香半吐、仰脸索吻;阿昌张口吻了上去。 两个躯体绞在一起扭动着,四只手互相抚摩着,两对红久久地热吻着…

 包厢里:慕容洁琼触景生情,立即想起了当初与阿伟在花园中热吻的情节, 芳心翻动,竟被挑起了热般的情。她似乎觉得,那那男子是阿伟,自己正被 他狂热地亲吻着。一股股的从丹田升起,向全身各处扩散,袭得她浑身软软 的,渐渐地,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身子微微发颤,并不由自主地抓着阿伟的手。

 银幕上:阿昌的手伸向媛媛的背后,慢慢把连衣裙的拉练从上一直拉到部。 玉背敝开了,出了雪白丰腴的肌肤和一红色的罩带子。阿昌的双手在背 上轻轻地抚摩。…媛媛的两条玉臂张开,向上翻去,紧紧搂着阿昌的脖颈。四 个还紧紧地在一起。接着,阿昌伸出两手,攀着媛媛的肩头,将那连衣裙向 两边扒开,出雪白的肩膀。只听媛媛小声呢喃着:“啊!…亲爱的,我… 是属于你的…”并顺从地放下双臂,任衣服滑落到地。一尊洁白如玉、美妙绝 伦的娇躯,只有红色的小小的三点遮在羞处。又是一个特写镜头:一双大手按在 丰前,媛媛发出一声娇呼…

 包厢里:慕容洁琼也在轻轻发出呻…她抓住司马伟的一只手按在自己已 变得十分硬的的房上,使劲着,着…

 阿伟见妈咪的样子,知道她的高涨,便伸臂轻轻揽着柳。他只是试探 一下,因爲刚才想揽着她而被拒绝。谁知她这时已与刚才判若两人,失去了庄重 威严,眼神朦胧,人的火,面红颊赤;她不但未反对阿伟的抚摸,反 而主动把玉体斜依在他的身上,轻轻息着,同时抓着阿伟的另一只手也按在 房上。她偏着头,但眼光仍集中在银幕上。这么美好的镜头,实在舍不得放弃。 这种电影,她过去从来没有看过,没有想到竟会这么引人入胜。

 随着剧情的深入,慕容洁琼简直无法坐直了,尽管阿伟揽着她的,但她的 身子仍然慢慢地沿着柔软的沙发往下滑,一点一点地往下滑…往下滑…

 阿伟见她实在坐不住了,便站起身,蹲在她的面前,小声问:“妈咪,你是 不是太累?不行我们就回去吧。”

 她微微摇着头:“不!看完再走。我只是两条腿酥软,有点坐不住…”

 “那我抱住你吧!”阿伟仍然试探着问。

 她锺情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他于是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站起身, 弯下,轻轻地把她横空抱起,转身坐下,并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膝头。

 她没有反对,因爲生日之夜后,她已将玉体全部向阿伟开放了,不但让他接 吻、拥抱,而且可以任意欣赏、抚摸自己的体。所以对他的拥抱、抚摸,都已 经习以爲常了,不再有任何反感。如果说,刚才她还能头脑冷静地想到在公开场 合不宜过分亲热的话,那么现在已无暇顾及,在她的头脑中,除了银幕上的动人 画面,什么也没有了。而且,她这时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剧情之中,因此对阿伟 的动作竞似毫无察觉,任由他抱着,并扭头看着银幕。

 阿伟怕妈咪扭头太累,便抱着她的身子旋转了九十度,使她面朝前骑坐在自 己双腿上。她顺从地与他合作,身子向后仰,依在他的怀中。

 阿伟从后面紧紧地环抱着她,两手各抓住一个捏着。

 银幕上:阿昌环抱着那忘情的美丽少女,居高临下地吻在樱上。然后又吻 粉颈,接着是酥。媛媛的身子渐渐向后仰,向后仰,已快近九十度了…渐渐 地,她的腿一软,往下滑去…阿昌抱着她,轻轻将那娇弱的体放下。媛媛躺 在船板上,娇躯在剧烈地扭动着…英俊的经理正在迅速去自己全身的衣服, 只见那壮的玉柱高高地擎起。

 媛媛一见,低呼一声:“啊!”双手捂在脸上,不胜娇羞。阿昌跪下来,把 玉手搬开,小声问:“亲爱的,很丑是吗?”少女柔声说:“不!我从来没见过, 只是有些害怕…”阿昌拉着一只小手,想让它握那玉柱。她的手刚触到,便 似火烫般地往回缩了一下。阿昌又拉着那小手过来,这次她不再挣扎。一个特写 :一只玉手轻轻握住那,继而另一只手也主动伸了过来,两手动情地捧着它, 轻抚着,如获珍宝,爱不释手地抚着。过了一会儿,她竟张开樱口,伸出柔 的舌头,频频壮的头,后来,甚至把它进小嘴中去,十分投入地 着。那玉柱十分巨大,仅仅头就把樱口的。阿昌发出了似野兽般的 低吼声…

 包厢中:慕容洁琼显然受到极大的刺,她也在冲动地呻着,丁香半, 鲜红的舌尖在樱上来回着,身子不停扭动着。她觉得下很难受,因爲爱 一直在淌,内了,滑腻腻地贴在身上,实在不是滋味。她于是不由自主 地伸手进入裙子内,使劲往下拉三角,但因爲肢被阿伟搂得很紧,动弹不得, 怎么也不下来。

 阿伟见状,不解地问:“妈咪,怎么啦?”她把嘴凑在在阿伟耳边小声说: “我的内透了,粘在身上真难受;我想掉,可是怎么也拉不下来。”

 阿伟说:“我来帮忙好吗?”她羞涩地斜睨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阿伟把她 的两腿并直,手伸进裙子里,在她的配合下,那条小巧的三角终于顺利地蜕了 下来,被阿伟扔到包厢的废物篓中。阿伟还把她的裙子翻到腹部,褪下了她的长 筒丝袜,免得脏;这样,两条雪白的玉腿便完全暴着,即使再有爱淌出, 也会经由阿伟的腿,直接到地上。

 她仍转身骑从在阿伟腿上。下面已是真空,轻松多了,娇躯靠在阿伟的前, 感激地款舒玉臂,从两侧往上翻,搂着阿伟的脖颈,仰头在他上亲吻了一阵, 然后柔声说道:“亲爱的,你真好!我现在觉得舒服多了!谢谢你,小心肝!” 接着,又专注地去看电影。每过几分钟时间,她便情不自地仰起头,与阿伟亲 吻一阵。是啊,她实在有些无法自持了!她渴望阿伟能象电影中的男主角一样… …

 银幕上:阿昌撤去了媛媛粉红色的三点…媛媛仰躺,四肢平伸,成一“大” 字摊开…一个从侧面照的特写镜头:突出了媛媛那两座高耸的、雪白而丰峰,还有那平坦优美的小腹。阿昌的脸在向那峰移近,把一颗樱桃含在口中

 一声娇呼。阿昌的两只手也未空闲:一只握另一个房,一只伸在部探索着…

 媛媛的长得十分漂亮,雪白的凸起象半个馒头,上面覆盖着一层细细的 黑。在阿昌的抚摸下,上下起伏。她似乎十分痛苦,呼吸急促,娇首左右摆动, 不断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声…扮演媛媛的演员李媛媛,人本来就十分美貌,加 上演技高超,把那如醉如痴的表情演得非常真。

 包厢里:慕容洁琼也浸沈在情的波涛中,不停地扭动身子。阿伟见她头上 有汗,便掏出手帕爲她擦拭,还帮她下了那件坎肩,让肩头,然后问: “妈咪,这样是不是凉快些?”她点点。阿伟又试探地把她的夜礼服一点一点往 下褪,一直褪到腹部,并解下罩;她毫不反对,任其所爲。现在,那件夜礼服 从上下两个方向朝中间集中,上。她全身近乎赤了。

 阿伟两手抓着那已经变得十分坚、硬实的双,用力。她的呻声由 沈闷而变尖细,娇不止…阿伟腾出一只手,抚摸那肌理细腻、肤如凝脂的大 腿,并渐渐向上滑动。当他摸到部时,轻轻拨着丛。她不由自主地颤抖了 一下,玉手下伸,在阿伟的手上,使劲往上按。

 好阿伟,心有灵犀一点通,趁势把手指了进去,慢慢地进出动。慕容洁 琼没有反对。因爲,最近以来,阿伟已有三次用手指给她带来了美妙的高

 那泉水淌得更急了。她简直如入仙境,眼睛观看银幕上的美境,身体又受 到连续的刺,这双重的美感,使她死,简直无法控制自己了。

 那阿伟,温香玉在怀,怎能平静。忽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 原来,他以往与妈咪,皆是夜晚在她沈睡中进行,虽然颇能“解馋”但毕 竟看不见对方的反应,情趣总似欠佳。他始终渴望找到一机会,能在妈咪醒着时 与她公开作爱,看看美人在上如醉如痴、怯生生、羞答答的楚楚仪态。而现在, 一向端庄的心上人儿高涨,已经进入了神志昏、无法自持的状态,真是天 赐良机!机不可失,何不趁机进入,待她清醒时,生米已成了饭,即使被她斥 责,谅亦无可奈何。只要今天能攻破这一关,那今后就可以步步深入了。

 想到这里,小夥子真有些欣喜若狂了!只见他,把她的身子往前移动一些, 悄悄解开了自己子的拉练,把硬得象铁一般的玉柱掏出。然后,慢慢地把腿 一点一点地分开,使她那骑在他腿上的两腿也随着渐渐分开。她的两腿几乎成直 角地大张着,道也大大地敝开着。

 刚才,阿伟的一个手指在道中,使她感到很充实,现在腿被分开,立即有 一种空虚的感觉,情急之中,她按着他的手,使劲往下,樱凑到他的耳边, 羞晕面地小声道:“阿伟,再放进一个手指…我好空虚…快!”

 阿伟心中有数,不进反退,把手指了出来,想进一步挑逗她,增强她的饥 渴感,并把玉柱慢慢往道口送去。

 恰在这时,阿琼使劲夹紧双腿,并情急难耐地小声说:“啊!求求你,好阿 伟!不要把手指拿出来,我好空虚。”说着伸手去抓阿伟的手…,那笋般的 小手触着了玉柱。神的她,以爲是阿伟的手指,便不假思索地抓住,往玉 门去。阿伟趁势一,直达蕊心。

 “啊!”她轻呼一声。多么深入!多么充实!多么强劲!她此时根本就无暇 去想进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了。只是感到十分舒服。她如释重负地长长地呻 一声,便又全神贯注地欣赏银幕上的动人画面…

 阿伟宏愿得逞,意气风发。起初还只<奇缘四部曲>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