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10回 弄潮儿戏芙蓉尽轻尽薄
阿伟看着那软绵绵地瘫在上的娇躯,显得那么妩媚动人,楚楚可怜,不由得俯下身去,伸出胳膊把她的头搂到象港湾的码头一样宽阔的前,轻轻吻她的 面颊,直到最后,总算如她猜想的那样,张嘴覆盖住了她那小巧美丽的樱,又 热烈地亲吻起来。

 慕容洁琼虽然无力再动,但在这销魂的时刻,作爲一个充炽热活力的年轻女子,却是无法不动的,她微微地张开嘴,接纳了阿伟伸进来的舌头,并把自己 的红的舌尖了上去。

 在这条由四片嘴构成的温柔通道中,两个舌头搅在一起,时而进此口,时而入那口,往来复去,无休无止…

 慕容洁琼心,不能自已,两臂沿两侧而起,紧紧地抱着阿伟的脖颈,好象怕他离去。

 阿伟的一只手揽在她的颈下,另一只手则伸进了霞帔,在那平坦、光滑而细腻的肚腹上轻抚,绕着肚脐团团打转,不时有意无意地碰撞着下面那神秘的凸起。

 慕容洁琼再次痴了!她轻声呻着…

 阿伟的手接着沿腹而上,覆在一只玉上,抚摸着,捏着,然后再移到另一个房。这只手,不时跨越深深的沟,在那两座越来越硬峰之间飞 来飞去,替旋转着,是何等的神气活现。

 慕容洁琼的身子开始扭动,喉咙里传出了莺啼般的细细音律。

 那只手又移到了小腹上,并在肚脐周围打旋,还不时移到捏着。

 她毫无制止之意:她又一次进入无我的境界!

 在那只出神入化的、男子汉的大手抚下,她浑身痕,阵阵酥麻,只得不停地扭动肢,呻声益发大了…

 阿伟心中是那么得意。因爲若在以前,妈咪是决不会允许自己动她的。今天,经过一天的努力,才千辛万苦地步步得逞。现在,妈咪是清醒的,却允许自己一上来就抚她的全身,这说明她确实已经容纳自己了!成功了!啊,多么喜人的成 就!

 现在,妈咪还不许自己与她。这一关当然是难以攻破的,但相信世界上没有攻不破的堡垒,我司马伟终有一天会让妈咪答应与我媾,以了宿愿。当然, 这要有耐心和毅力,尚须伺机而行。

 想到这里,他用伸在妈咪粉颈下的那只手,将她的头擡起来,又在脸上各处亲吻了一阵子,然后把房上那的只手出来,抚摸那秀丽无比的脸。

 慕容洁琼微微睁开眼,看着阿伟那英俊的面孔,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你啊,不知疲劳的小精灵!都是我不好,把你娇坏了!”

 阿伟说:“不!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好妈咪!你是我最亲最爱、最美丽的小公主!”

 说着,又拿出手帕,爲她拭去头上的香汗,然后,又一次四相接,两只手继续在玉体上下游走。

 呻声复起,娇躯又在扭动。

 她真的把持不住了!她渴望着男人的压力!她不自地小声说:“阿伟,我身上好难受,想让你在我的身上。你快上来!快!”阿伟一听,知道她已经火焚身、难以自持了,心中不一喜,立即翻身而上,覆在她身上,紧紧搂抱着。

 她的两条玉臂也环着他的。二人紧紧抱在一起,在上卷动着。直到她发现阿伟又在她的衣服,才加制止。

 阿伟也知趣地打消了越轨之念。

 慕容洁琼见儿子这么体贴入微,颇爲感动,便打起精神,侧过身子,看着阿伟,眼中充柔情和感激的神彩。

 她娇笑道:“你刚才不是说不让我卸装,想明天继续欣赏吗,那你怎么还要我的衣服呢?现在,我就和衣而卧了。”心里想:我不衣服睡,看你今天晚 上怎么办。

 他地看着侧卧的美人,心中一动,便笑着说:“妈咪,你现在的神态真是美极了,媚眼含羞、桃面嫣红,真真要死我了!我想现在爲你画一幅‘仙 姬醉睡图’好吗?”

 慕容洁琼听了,也颇觉新鲜,便睡眼离地柔声说道:“随你的便,我反正是要睡了,没有力气等你画出来了。你画完出去的时候,请爲我关上灯。”说着, 她闭上了眼睛。

 他出去取画具。她虽然闭上了眼睛,其实,她迫切地等待心中的白马王子爲自己过一个别开生面的生日之夜,哪里睡得着?

 过了一会儿,阿伟回到闺房,在前支起画架,对她说:“请妈咪把上面的腿屈起一点。”

 她假装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便动手把她的一条腿屈起。她放松身子,任凭他去摆布。他又把她的下面的胳膊弯起,支着香腮,理了一下她头上的云髻和额前的刘海。过了约半个多小 时,她听见他收拾画板的声音,心想大概是画完了,这么快!

 他走到边,与她接吻,并用手隔着衣服抚摩双。她假装睡着,不理会他。他见一切顺利,便动手解除她的装束。他这是第一次爲她衣服,显得手忙脚

 过了半个小时,才使她那雪白如瓷的体如霞光般呈现眼前。

 他把她从头到脚吻了一遍,用手抚摩了几遍,便将她翻过身,面朝下俯在上,从上到下吻抚她的背后,特别在雪白浑圆的肥上留连很长的时间,大有爱 不释手之状。然后,又将她翻过来,仰在上,两手平伸,两腿大大张开。她心 中好羞,这姿势俨然一个妇。但也没有办法,因爲“睡着”了的人是不由自主的。

 接着,他用舌头遍她的全身上下,使她高涨,混身麻。他注重进攻 她的肚脐和跨下,这是她最感的地区。她这时已兴奋到高峰,爱大量地涌出。 他用舌头把这些琼浆一点一滴都吃了,也不嫌脏。因爲她的两腿是大张着的, 所以部敝开着,毫无阻挡。他全神贯注地用舌尖挑逗蒂,足有二十分钟,搞 得她无法控制自己,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呻股也扭动几下与他配合。他见有了动静,以爲她醒了,便试探地叫了一声:“妈咪,你怎么了?”见她仍闭目沈睡,便得更加起劲。

 她飘飘仙、全身紧,轻轻颤栗。突然,她实在忍不住了,全身猛地颤动起来,喉中迸发出一阵呻!高来临了!天哪,他还没有进入,便给了她一次 如此新颍的高,真是前所未有!

 他在她身上轻轻抚摸,直到她高带来的震颤平静后,才把她揽在怀中,温 柔地吻她的脸蛋和樱。她紧闭双目,微微息着,脸埋在他的前,一动不动 地体会着他刚才带给她的阵阵欢乐。

 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她。她不敢睁眼,所以也不知他在干什么。接着,他 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俯爬上,又在她的腹下垫了三个枕头,头埋在褥子上, 屈膝跪着,雪白的股高高耸起,玉门外。这个姿势她从来没有试过,感到太 ,但也很兴奋。他蹲在她身后,两手捧着她的蛮,直攻玉门,得很深。那 是一片从未被人开恳过的处女地,因而带给了她从未有过的舒畅感。

 他开始了淩厉的攻势,是那样快、那样猛。她无暇细思自己得到的究竟是什 么样的感觉,她觉得是那么舒服,从来没有过的享受,是那么美好,那么令人陶 醉…然而又像是十分痛苦,那刺是那么强烈:酥麻、艮、眩晕…百味俱 全,简直无法忍受。她只是觉得,自己好象很快就要死了,但又说不清是快舒服 死了还是快痛苦死了。她只是盼望阿伟千万不要停下。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阵阵 的呻。好在脸埋在上,他听不见。不久,她身子又开始搐,産生了剧烈的 颤抖。啊!又是一次高

 他停止了动作,在她周身上下又轻抚细了一阵,直到娇躯的震颤停止。然 后,他拔出硬的玉柱,拿出几张软纸,把二人身的物擦去。最后,他抱起那 仍然俯爬在枕头上的柔软如绵的体,将她的身子翻过来、脸朝上轻轻放平;自 己也躺了下去,欣赏着那带雨梨花般的红的娇容。她虽然紧闭秀目,假装睡着, 可以脸上的羞赧、幸福以及无限足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的…

 阿伟欣赏着那清秀的脸庞、俊俏的眉眼和那微微张开的、似在索吻的鲜红丰 盈的樱…心中一热,不由得将一只手臂伸入粉颈下,一只手揽着蛮,将玉 体紧紧搂在怀中,拥着她亲吻,在身上抚摸。很快,她的喉中又隐隐传出细细的 呻声,呼吸又渐急促…阿伟乘势翻身,将那娇小的身材,全部包围在自己的 身下…

 这天晚上,他采取十二种新姿势与她,每次都把她带到快乐的高峰。

 最后,在黎明时分,司马伟将妈咪那雪白的两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两手抓 住那一对高耸的房,虔诚地跪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将玉柱进那圣洁的玉 门中,稍加停顿,便展开了一轮最烈的冲刺…

 她的娇躯,如大海中的一艘小船,上下颠波着,前后震着…

 呻声、息声连成一片…

 朝霞透过粉红的窗帘头,并在慕容洁琼的头上形成一轮光环!在阿伟眼中:妈咪极像是圣母玛丽亚在接受上帝的洗礼!

 阿伟看见:妈咪的秀目虽闭,但樱口却象金鱼般不停开嗑着,娇首左右摆动着,喉咙中传出阵阵呻

 他顿感一股英雄豪气!自己竟能使亲爱的妈咪在梦中有了美妙的享受!

 他的动作更快、更猛…

 突然,他们都无法再克制自己,在心中大叫一声“啊!”两个玉人儿,同时进入了高!同时排!同时软倒!…

 他们都一动不动!世界是那么静谧!

 司马伟爬在慕容洁琼的身上,慕容洁琼的两腿在两侧环着司马伟的两腿!

 司马伟甚至一反常态,没有力气象往日在媾后去抚爱她…

 在司马伟的温柔体贴和热情抚慰下,经过了通宵达旦的狂媾,那十几次 的的洗礼,使诈睡中的慕容洁琼通体上下无比舒泰,使她的心灵陶醉得死。这真是个令人终生难忘的生日之夜!

 她认爲,阿伟实在是员久战不疲的勇将,她相信,若让他同时与十个女子作 爱,他也不会生畏。真乃伟男子也!

 当然,这也说明,她慕容洁琼的也是很强的。通常女子,有一、两次高 便疲力竭,极度衰弱,真可谓‘楚楚可怜’,无能再战,若遇精力旺盛的男 子,则只好苦苦求饶。

 今天晚上,与阿伟连连,给她带来了十二次高,一次比一次猛烈!虽 说每次都搞得她有一种“如不堪负”的感觉,但自己毕竟坚持下来了,而且每次 结束后,稍加休息,便又会産生一种渴望再来一次的感觉!这说明,她至少可以 抵十二个女子!

 在阳光普照中,她心中不停地呼唤着“阿伟”沈沈睡去!

 司马伟经过短促的休息,轻轻从爱人的身上起来,在她的光的身上轻吻一 遍,然后,用单爲她盖上腹,悄然离去…

 阿伟回到自己的房中,心里十分得意,便拿出文房四宝,挥笔写下了一首辞:

 乘春风兮,上下求索,得佳人似丽母兮,夫复何恋!

 洁质丰神绝代兮,沈鱼落雁,雍容娴雅妩媚兮,仪态万千!

 揽柳而款摆兮,轻盈嫋娜,抚雪肌吻樱兮,幽香四溢!

 约相挽赴巫山兮,娇羞婉拒,进梦乡夜绻缱兮,任吾温柔!

 倾玉山陈柔塌兮,风致韵绝,抱娇躯宽霓衫兮,袒裼裎!

 贴酥股兮,颠鸾倒凤,拨腻雨兮,莺燕和鸣!

 羞面赧醉目合兮,神魂摇宕,频婉转如不堪兮,楚楚可怜!

 闻娇啼如仙音兮,清越悠扬,观雨后之芙蓉兮,意蕊横飞!

 写毕,咏哦再三,放进了桌子上,然后便匆匆吃了一点东西,前去上班。

 慕容洁琼沈沈酣睡,直到红西斜,下午三点锺才如醉方醒。昨天夜里的狂 ,可以说是她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如此猛烈、如此舒畅、如此人,使人意 浃情酣、神摇魂。十二次高固然给她带来了无比的欢乐,然而,也使她疲 力竭。

 她起后,把渍斑斑的单收拾起来,又去冲了一个澡,穿上睡衣。

 她感到非常饥饿,想到二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不莞尔。

 吃饭后,她到阿伟的房间,想爲他打扫一下。

 谁知进房后一眼就看到了那张信笺,一读之下,她不羞晕面。显然,阿 伟写的正是昨天晚上的她与他。这首词写得细致入微、委宛动人,情意绵,意 蕊横飞。她对阿伟的文思确很赞赏。她本想收起来,以做纪念,但转念一想,又 轻轻放下了,她怕阿伟回来找不到时,必定会问自己,那时,两个人都会感到难 堪。…在一个风和丽的下午,午睡起来后,二人手牵着手在花园中散步。大 约过了半个小时,慕容洁琼说有些累,想休息一会儿,阿伟便拉着她的手走到一 片花丛中的石凳上坐下来。慕容洁琼不假思索地坐到他的膝头,一只胳膊揽着他 的脖颈,身子偎在他的怀中。自从生日之夜慕容洁琼把全身都向司马伟敝开之后, 她便对他无所顾忌。

 司马伟用手抚摸她的大腿,说:“妈咪身上出汗了!”

 她说:“今天的天气真闷热!”

 司马伟建议:“妈咪,天气这么热,不如我们一起去游泳吧。”

 慕容洁琼欣然同意,并说:“好的,我去房间换上泳装。”

 于是,他们分别回自己的房间穿上泳装,又套上浴袍,然后一起到后园。

 在泳池边外衣前,慕容洁琼说:“阿伟,我做了一套新泳衣,是专门爲与你一起游泳时穿的,只能让你看,是决不允许别人看见的。”

 司马伟知道,妈咪的泳衣向来是很保守的,除了四肢,全身盖得很严的。他猜不到她的新泳衣是什么样子的。

 慕容洁琼说:“我要让你吃一惊!不许你看我衣服,你先转过身去!”

 阿伟不知何以然,只好转过身不看她。

 “好啦,你可以转过来了!”她很快就准备好了。

 司马伟眼前一亮,不由大声喊道:“哇!靓极了!”

 原来,她今天穿的不是原先的那种深保守泳衣,而是一套粉红色的三点式 泳衣,甚至可以说比通常的三点式还要开放。那泳装的上部其实就是一个罩, 用一带子从后背牵着,带子上安有一付按扣,在体侧按上。下部与其说是三角 ,不如说就是一个稍大的月经带,前面是一块手掌大的倒三角布,下面有一 细带连着,从股沟上去直连上的细带,穿时不必从腿上进,只须从两侧把两 个扣子连上;这三角的作用也只是遮着前面的部。若从后面看,则是全的。

 这么暴的泳装,司马伟还是首次见到。

 难怪她说这泳装是不许别人看的。她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被阿伟看,因爲, 阿伟自生日之夜后,每天都亲吻和抚摸她的身体,所以,在阿伟的面前,她是早 已不加任何防范的了。

 司马伟高兴地扑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用手在她的三点上抚摸。原来这泳装是用绵缎做的,摸起来滑不留手。

 她有些不好意思,忸怩地挣脱他的拥抱,说:“我们下水吧!不要老是着我!”

 他们一齐跳进池中,游了一会儿。

 阿伟说:“妈咪,不如我带你游好吗?”

 她不解地问:“你怎么带着我游?”

 阿伟说:“我们先到池边浅水处吧。”

 到了池边,阿伟与她面对面地站在一起,让她揽着他的,然后双脚一蹬,便带着她仰游。

 慕容洁琼爬在阿伟的身上,与他腹相贴,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因爲,今天二人都穿得极少,赤地抱在一起,使她想到了的姿势,不一阵冲动, 便搂紧了阿伟的,不时地在他的脸颊和上轻吻。

 阿伟第一次带人游泳,开始不些不习惯,手脚并用去划水。慢慢地,他适应了,并且可以只用两腿,可以腾出两手了。于是,他开始淘气地在妈咪的身上到 处摸,得她心摇意旌、几难自持,乾脆闭目享受。

 阿伟见妈咪这么陶醉,一边吻她,一边在她身上抚摸着。无意中竟扯开了她的上衣后面带子上的按扣。他心中一<奇缘四部曲>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