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缘四部曲 下章
第09回 撤羞幔敞阴沟三关半开
人的音乐继续传送着美妙、明快而和谐的旋律。

 在心智晃忽中,慕容洁琼突然感到部象有一只虫子在爬。原来,不知何时,阿伟的手已由小腹滑到子内,抚她的

 这时的她,对此并无反感,反而觉得非常冲动。上面的房和下面道同时受到强烈的剌,立刻使她进入了死的境界,十分受用,大声呻着。

 这时,阿伟停止了对她房的触摸,两手悄悄地把她的三角往下拉。

 慕容洁琼脑中尚存一丝清醒,发现了阿伟的举动。她大吃一惊,无力地拉出他的手娇道:“阿伟…听话…不能…不…不要摸我…”

 他辩道:“我见妈咪的内了一大片,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原来,她被他挑逗得炽烈,爱不断外涌,以致于把内透了,还通过子边沿, 到沙发上一片。

 她的那张白的俏脸,腾地变得通红,并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捂着部,美目低垂,似怨似恨地娇声嚷道:“谁让你管这事?”

 说完,推开他,掩上衣襟,闭目躺在沙发上,心里却是狂跳不止。

 司马伟以爲她真的生气了,便一手抱粉颈,一手揽柳,把那仍在微颤的娇躯紧拥在怀里,柔声道:“妈咪不要生气,我再也不敢了。”边说边在她脸上、 上轻吻,并出一支手,在她前不停地捏,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

 慕容洁琼见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芳心顿软;在他那咄咄的目光下,赧羞顿 生,连忙用手捂在脸上,娇嗔道:“谁生你的气了?我只是不许你到处摸嘛!”

 他狡猾地问:“好妈咪,到底哪些地方是不能让我摸的?”

 她把手捂在部,娇嗔道:“明知故问!我这全身上下,除了这里,还有你 没有摸过的地方吗?”

 是啊,现在,这里是她身上唯一被掩盖着的地方了。三角是那么小的一块布,只有巴掌大,仅能遮着方寸之地,以致于下面的发都从边缘了出来。

 阿伟却笑嘻嘻地说:“可这里我刚才也摸过了呀!”

 她一急,伸出两个粉拳在他身上轻擂:“你好坏…看我打你!”

 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嘴上亲着,边说:“好好,算我没有摸过…没有摸过!”

 “小滑头!你刚才分明已经摸过!”她似爱似嗔地说了一句,便不再撑拒,任他握住手亲吻,缓缓闭上了眼睛。

 阿伟继续在她的脸上亲吻着,然后也躺下去,抱着娇躯。

 两个人就这样拥在一起,谁也不动、不说话,是那样地静谧、温馨…有谁能知道他们的心中也是平静的吗!

 阿伟看着她平静地闭目仰躺在沙发上,羞顔未消,爱意又起 了打破这似乎尴尬的局面,他提出建议:“妈咪,不如我们一起跳舞好吗?”

 她也想让气氛缓和些,颔首赞成:“那好吧!跳什么舞呢?”

 阿伟先从沙发上起来。

 她伸出两手,让他拉她起来。

 阿伟一手伸到她的颈下,一手搂着蛮,抱她坐起来。

 他把她拥在怀里,用手给她理了理头发。

 她温驯地由他抱着,伸手指着衣服,说:“阿伟,把衣服给我,让我穿上,不然这衣不遮体的样子怎么好跳舞呢!”

 阿伟却说:“妈咪,不要穿衣服了,就这样跳好吗?”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赤的身体,脸又是一红,因爲这时她的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小小的三角,与全没有什么差别。这样跳舞成何体统?

 她娇羞地说:“这么赤身体地跳舞,象什么话,羞死人了,不行不行!”

 他一手揽着纤,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在上吻了一下,说:“妈咪,家里又没有别人,怕什么?至于我,你的全身上下几乎每个地方都让我看到了,也抚 摩过了,拥抱过了,你何必还那么害羞呢!”

 说着,又在樱上吻了一下,说:“妈咪,咱们起来跳舞吧。”

 他站起身,并拉着她的双手。

 她被迫无奈,拒却地站了起来,羞涩地把头扭向一边,不敢看他。

 “啊!真美!”阿伟突然大声说:“妈咪,你体太美了!躺下时已经很美, 没想到站起来更加人!这削肩细、冰肌玉骨,真可谓娇同雪,肌肤若雪了!”

 说着,又伸手抚摸着那一对坚房,说道:“你这一对玉峰,躺下 时高高耸立,没想到站起来还是如此轩昂拨,丝毫没有下垂和变形。玉峰高并、 椒,再配上这两朵梅花,真可谓:玉蓓蕾、酥雪谷,太美了!”

 “你看你,又胡说了!”她难爲情地瞥他一眼,伸手把他的手从房上拨开。

 “我说的是真话!”说着,他走到门边,把电灯都都打开,让明亮、柔和的 灯光洒她的身上。

 他又回到她身边,围着她的娇体转来转去,两眼在她全身上下打量。

 “妈咪,说真心话,我被你着了,眼睛一刻也舍不得离开你!”

 她被他说得心中美滋滋地,但又觉得害羞,螓首低垂,小声道:“既然那么 着,那你就一天到晚什么也别干,专门欣赏我好了!”

 “那我是求之不得的呢,”阿伟高兴地说,并托起她那紧贴在前的下巴, 在上亲吻了一下,恳求道:“开始跳舞吧,我等不及了。”

 她心里自然明白:他那里是想跳舞,分明是爲了抱着美人的娇躯快活。但是 事已至此,推辞也是不可能的了;何况自己也渴望纵体入怀,与他绵一番。

 于是,她看了他一眼,娇首微颔,柔声说:“可是…你让我…光着身子 跳舞…,而你自己…却穿戴整齐,一点也不协调嘛…”说完又低下头去。

 “是的,我怎么没有想到,”阿伟边说,边去自己的衣服。很快便跟她一 样,只剩下一条三角,说:“妈咪你看,这样可以了吧”

 她地看他一眼,连忙用双手捂着脸,把身子扭向一边:“我从来没见 过有光着身子跳舞的,这象什么样子嘛!”

 他揽住蛮,转过身子对着她,说:“凡事都得有个开端,有了第一次,今后就不足怪了。何况,我们并没有光衣服呀!”

 然后又轻拍她的脸蛋,换上似哄小孩的口吻:“妈咪乖!我们开始跳舞,好吗!”

 她还是不好意思,再次扭过身去。

 他站在她后面,两手轻轻爱抚着她那雪白圆润的肩头,然后把她的身子慢慢 地搬过来,面向他。

 她的手仍然捂着脸,螓首低垂。

 阿伟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轻握皓腕,出那张羞红的俏脸。

 她不加反抗地任他把自己的手从脸上搬开、垂下去。秀目紧闭。

 阿伟去打开音响,播放音乐。

 在圆舞曲的优美旋律和柔和的灯光下,一片祥和、温馨的的气氛。

 司马伟款款走到那婷婷玉立、丰盈嫋娜的美人跟前,微笑着,在她耳边柔声 轻唤:“好妈咪,请过来跳舞吧!”说着,弯伸手向她发出了邀请。

 洁琼听到呼唤,秀眼微啓,擡头看看他。他是那么和气、亲切,简直是个慈祥的巨人。在他身,才感到有了依靠。他心地善良,身体健壮、脾气平和,恰恰是她久已向往的男人。他有如平静的海湾,没有狂风,不见巨,然而却不断起她心中的波。她羞涩地莞尔一笑,开了一句非常谨慎的玩笑:“听您安排, 我的主人!”

 说着,她伸出手,让他握着,似勉强又情愿地并肩走向厅中。

 他揽着蛮,低头在俏脸上吻了一下,高声道:“今夕何夕,送怀昼思夜想的白雪公主,拨云雨,司马伟必将神颠魂倒!”

 她也不假思索地颠起脚尖,伸出两臂环着他的颈,在他上亲了一口,柔声 说:“今宵何宵,委身魂牵梦萦的白马王子,颠鸾倒凤,慕容琼定会心痴情!”

 “啊!好妈咪!我的小公主!你终于承认是我的白雪公主了!而且,我的白雪公主愿意委身于我了!多么幸福啊!”他兴奋极了。

 “胡说!谁要委身于你了!我只是爲了跟你的话对仗,才用了这个词。你不 见我在说我的名字时,没有用慕容洁琼,而是说慕容琼的吗?你怎么可以瞎猜… …”她明知自己言语失检,但又无可挽回。

 几乎同时,两人的脸“唰”地一下都变得通红。

 四目相视良久,会心一笑,两个光的身体颤抖着扑抱在一起。又是一阵如 痴如狂的亲吻。

 她动情地把舌尖递进他的口中。在他有力的啜下,她立时全身酥软。若不 是他抱得紧,她非瘫在地上不可。

 许久,他们渐渐从甜蜜的梦中醒来…然后,在快的乐曲声中,相拥而舞。

 他们肌肤相贴,颈旋转,把臂翩缱,开心地欢笑着。

 后来,阿伟提议跳贴面舞。她脸一红,想拒绝他,因爲此舞只有情侣才跳的 ;但一想今天两人的接触又何止是“贴面”?于是便点头同意。

 两个柔软的体紧抱着!

 两张发烫的粉颊紧贴着!

 两对痴的醉眼紧盯着!

 两只颤抖的红紧连着!

 她不好意思地将绯红的脸庞扭向一旁,不去看他。

 刚才,她的房和尖已被他抚得十分硬得难受。现在随着舞步的 进退,又与他的身体来回摩擦,阵阵酥麻感遍全身。

 阿伟的手在她光的后背上轻抚着,并不时伸进她的三角内,抚她的圆 ,还不时试探地在股沟中上下滑动。

 她假装不知,任其轻浮。

 阿伟见妈咪没有撑拒和反对,胆子益发大了,用力捏她的圆

 她发现阿伟的玉柱硬邦邦地顶在她的小腹上,并不停地有节奏地上下翘动着, 得她遐思联翩、不可自已,顿感大增、一股热通遍全身…

 渐渐地,她的神智变得不清了,两眼发出炽烈的焰,盯着阿伟那冲动的俊 脸,樱微开,轻轻地呻,使劲抱着阿伟,把脸紧贴在他那结实健壮的膛上, 不停地厮摩着,嘴里喃喃低语:“阿伟,抱紧点,我的两条腿好软,快要站不住 了!”

 他听话地将娇躯搂紧、再搂紧…

 她呻着,心里想对他说:“阿伟,我的小王子、小达达、小心肝…,我 好需要…,啊!亲爱的,不要害怕,要是你疯狂地发作,把我抱起来,不顾一 切地猛然扯下我的三角,让我赤身体、一丝不挂,然后骑在我的身上,立即 占有我,那多好呀!要是你这样做的话,妈咪绝对不会怪罪你的。唉!…你这 可爱的小傻瓜,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利用…你难道是柳下惠…美女入于怀而 不…而且是光着身子的…”可是,对他说这些话,哪能张得开口呢?

 她再一次发现,阿伟同样缺乏必要的果敢做出疯狂鲁莽的举动,来推倒横在 他们之间的墙垣。一个身材魁梧、知识渊博的男子汉,竟然不知道怎样占有自己 心爱的女子。至于她,啊,阿伟,不论念多么强烈,总不该由她采取哪怕是一 点点的主动。再说,她已经似乎超过了应有的限度,因爲按照规矩,女子不能去 挑逗男人,否则会被看成不知羞。我的阿伟,这一步该由你来走。

 阿伟这时也处在情神醉中,他多么渴望马上将心爱的人儿抱到上,翻江 倒海,放纵尽…然而,他不敢…他仍然顾虑重重…

 阿伟又开始了狂热的亲吻,吻她的脸、她的、她的脖颈…当他吻到她的 酥的时候,她的身子被得向后仰去…

 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停止了跳舞,两条雪白的躯体扭在一起,厮磨着。

 在这个热情如火的阶段,她和他,都进入了如醉如痴的境界中!慕容洁琼在 司马伟的一再挑逗下,汹涌,更加受不住,她没有想得太多,也许她亦不在 乎失去与否,进入了不顾一切的状态,毫无防范之意!

 她秀眼微闭,朦胧中感觉阿伟的手真的在将她的三角向下拉。她的潜意识 中一阵欣喜,因爲她这时神智瞢怔,非常热切地渴望他占有她,于是便微微闪开 与他紧贴着的腹部,与他配合,让他去拉。

 她在心里呼喊着:“拉吧,我的亲亲!快一点,我等不及了!”

 她感到部已出来了…

 她渴望阿伟快点充实她那空虚的地方…

 她的双臂紧紧环绕着他的脖颈,仰着头,与他亲吻…等待他的下一个动作, 心中哀求着:“阿伟,快点…我的心肝…你爲什么不继续下去…快把我放 倒在地上,抱我回卧室也行…占有我…快呀!”

 突然,阿伟一把将她平抱起来,走到沙发前坐下,把她放在他的腿上,在她全身抚摩。

 她陶醉地享受着,任其所爲。

 他已把她的三角褪到了膝盖上。

 然后他又将她托起,平放在沙发上。

 他把手指伸进了她那爱淌的道中,一进一出地滑动…

 她感到十分享受,秀目微闭,大声呻着;她前那两座高耸的峰,随着急促的呼吸声,上下波动…

 阿伟见可爱的妈咪反应如此强烈,益发用力,手指更加深入…

 她的道不由自主地紧缩、再紧缩,用力夹着那只似游鱼般迅速进出的手指 …突然,似一阵猛烈的电通遍全身上下,她一下进入了高之中,遍体肌 紧缩。

 她不由大叫一声,紧紧抱着阿伟,抱得那么紧,那么有力,恨不得让全身每 一处都与他连接在一起…很快,立即变得浑身瘫软;接着,玉体痉挛几下,便 静止不动了,体象无骨一般,软软地瘫在沙发上,一条光洁的玉腿伸在沙发外, 拖在地上…

 阿伟的手还在玉门中。而她经过高的洗礼,已逐渐开始苏醒。

 当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时,惊恐地抓着他的手,从道中拉出来,小声说道:“不!阿伟,这不行!这…我这是怎么啦…”

 阿伟吱唔着,…

 她怕再这样下去,自己把持不住,失去理智,于是柔声道:“阿伟,我实在太累,想早一点睡。今天暂时到这里,可以吗?”

 他扶起她的身子,说:“好的,我送妈咪回屋。”

 她全身酥软,在阿伟的扶持下,颤巍巍地勉强站直身子,并连忙提起已被褪 到膝下的三角

 阿伟见状,体谅妈咪的心情,便热心地帮她穿上衣服,萦上带,揽着她的 枝,半扶半抱地拥着她进入卧室。

 她这时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几乎是被他抱进去的。

 她的心“卟、卟”直跳,庆幸自己清醒得早,不然,这严密防守的第三个关 口非被他攻破不可!

 但是,自己允许他把手指进了道,这等于第三关已被他破了一半。

 唉!事已至此,下次若他仍要这样做,怎么好再拒绝他?

 她心里自叹道:哎,女人哪女人,真是不可理解,她们失去贞往往不是清 醒的时候,而是在被心上人搅得情时。

 继而她又安慰自己:阿伟进去的只是手指,毕竟不是茎,这怎么也不能 算是我同意他伦。

 想到此,心中似觉宽松了一些。

 今天晚上,慕容洁琼受到那么强烈的刺,无论是在心理上,或是在体上,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在她的记忆中,自己一生中象今天这样的陶醉,还是第 一次。她的整个身心都浸沈在无比的幸福的、和熙春风的沐浴中。

 但是,她毕竟还有着一丝清醒,她发现阿伟的步步进,正在使自己的意志 急剧崩溃,她的心中又跳不止。

 但是,她却抑制不住心中的感叹:是啊,多么可爱的小夥子!多么典型的男 子汉!我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因受到他的青睐而陶醉的!何况是象自己这 个久旷之女,突然之间天降甘,怎么能够自持!想到这里,她原谅了自己的失 态。
<奇缘四部曲> m.EheXs.COM
上章 奇缘四部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