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儿媳的恋情 下章
第11章 终结篇
 月月款摆柳抖趐。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喔…喔…爸…爸…月月好舒服!…!…啊啊!…呀!

 …月月…要整死你…断你的巴…啊…”她上下扭摆,扭得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房上下晃着,晃得我神魂颠倒。我伸出双手握住月月被得一片通红的丰,尽情地抚捏,她原本丰的大房更显得坚,而且小头被捏得硬如豆。

 月月愈套愈快,不自的收缩,将大头频频含挟一番。

 “美极了!…月月一切给你了!…喔!…喔!…小美死了!”我也兴奋的说∶“爸爸要…要月月整…要月月…啊…啊…好舒服…”

 香汗淋淋的月月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一张一合,娇不已,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叫声和入的“卜滋”、“卜滋”水声响着使人陶醉其中。我也觉大头被舐、被、被挟、被舒服得全身颤抖。我用力往上合月月的狂,当她向下套时我将大巴往上顶,一心只想穿那人的小

 我与月月真是配合得天衣无,舒无比,大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

 足足这样套了几百下,月月娇声婉转叫着∶“唉唷!…我…我要了…哎哟!…不行了!…又要了!…”月月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娇如牛。

 我又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月月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轻起来,忽左忽右地猛着。而月月也扭动她的柳配合着,不停把肥着、着。

 月月以被我得全身颤抖,死、披头散发、娇连连、媚眼如丝。点燃的情焰促使她暴出了风本能,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

 “啊…啊…好美呀,喔…喔!…太了!…好…好舒服!…受不了…爸…健健…你们父子俩一起我吧。”此时,月月被我了又早已是水渍渍的狼籍一片,快要达到高了。

 健健听到月月召唤,扔下摄像机,快步上前,将的通红发涨的巴捅进月月的嘴里。

 月月卖力地吃着健健的巴,用嘴含着他的头,舌头在冠状沟上去,还不时用牙轻轻地咬一咬它。健健被月月巧妙的刺搞得闷闷地呻起来,月月的心中有一种受到鼓励的感觉,更加卖力地起来。

 而着月月的我,舌头在里像巴一样进进出出着,然后用舌尖将月月的蒂挑起来,用嘴把它叼住。手指在后面按在月月的眼上,还把她道里出的水用大么指抹在眼的周围,大拇指还眼里搅动,每次搅动,月月的身体都打哆嗦。

 月月受到上下的刺水直冒,她高声叫着∶“快点进去啊…我受不了了,快点进去我啊…啊…我啊…”地大声呻起来。

 看到月月的样子,健健忍受不住了,闷叫一声在月月的嘴里疯狂地出了。月月在高中承受着男人的在自己嘴里飞,感觉更加秽,她的高还在持续着。

 而我迳自朝润的鲁的整入,就不客气地“扑叱、扑叱”送起来。月月用肥送着我那巴的,由于月月泛滥的汁横,因此发出靡的“啪!啪!啪!”体重击声。

 月月也不是很足,她把健健的巴拉过来,继续在嘴里套,健健的巴受到刺,也慢慢地重新竖了起来。

 我父子俩换了体位,月月温软的体,我父子俩紧紧包住,我一边、抚摸月月晶莹的每一寸肌肤,一边把巴放在月月的嘴里着。同时月月的被健健使劲地着,雪白的大腿紧紧夹健健的,在两人的夹攻中,月月不住在我们中间动,娇的身躯、清丽的脸庞此时散出人的妖媚。

 “健健,里的大巴不要停,使劲我!爸,现在来我的眼吧!”我在月月的下面接着一些出来的水,抹在她的眼上,两个手指入月月的眼里面。

 感受到眼里有手在抠动的月月,被那种紧紧的、痛痛的感觉所刺,月月着气呻着,享受着从眼上传来的快

 我看她的眼已经很滑顺了,就把头抵在门口,用手握抓着月月丰的双,由背后入月月菊花蕾般的门。月月扭动着股配合巴的进入,由于有水的润滑,巴顺利地突破进去了。而健健将月月的腿扳到最开,猛力的月月润的

 仿佛失去了理智的月月配合着发出叫:“喔…喔!…不行啦!

 …啊!…受不了啦!…前后要被你俩破了啦!…你…

 你们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我的巴在月月的眼里使劲着,此时的月月被两条巴同时进入前后两个眼,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任由着我在后、健健在前不停地着。快一阵一阵从下面传上来,月月前仰后合地接受着两个男人的,双手还着自己的大子,不断地呻∶“啊…你们俩个坏蛋我…啊啊…我的我不行了,啊…我要被你们死了!”

 月月的道已被的红肿起来,两片向外翻着,四溢的水闪着晶莹光彩,嘴角漏出哼声,美丽的修长玉腿不停颤抖。

 接着,我父子拔出了巴,我从身后把进月月的,而且一直到底,小腹紧紧贴在月月丰部上,然后把月月的骨盆往前抬,而健健立刻也把他的头顶在月月已经入一巴的上,想再进去,月月美的脸庞,脸媚态的看着我父子。

 月月的叫道:“你们想干什么,怎么不动?快动,快……我,我正在被…,快!…啊!…好舒服!”但是健健充耳不闻,他硬是把月月的用力拨开,然后慢慢地把了进去。

 月月觉得身体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感觉,她觉得她的好像被撕开了似的,而健健是用力地往里入,已经进月月的我,则是同时用力地捏着她的房,不断的巴。

 健健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他的巴全部进月月的里了,我父子开始疯狂地着月月,两支巴同时着月月的

 “好吗?舒服吗?”健健问。

 月月媚的叫道:“嗯…啊…很…很舒服…喔…喔…你们父子好会玩女人…月月可让你父子玩…玩死了…美了…也被烂了…哎哟呀…“

 “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巴在月月的内进进出,月月看着我父子的眼睛带着奇异的朦胧,散发表情妖冶的飘逸之美。

 我父子的巴此时完全让月月疯狂起来,快在月月体内燃烧时,她的身体也在巴的攻击下走向高,她身体的每一部份都紧紧地搐着,所有肌都僵硬起来。

 两壮的巴隔着一层同时运动夹着月月的,让月月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阵阵酸麻的快冲击着月月的感神经,道不停搐,大量热乎乎的水急而出,收缩巴,猛夹我父子头。

 我父子的动作更快了,月月闭上眼睛,体验着每一处感敏锐的地方都得到触动的刺,这刺使得她全身颤抖,心也跳得特别快,连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从后直到脚心,无一处不是又酥、又酸、又麻、又

 月月被得魂飞天外,已经发不出高声,略带嘶哑地娇呼叫着:“亲…丈夫…大巴…爸爸…你们…你们轻…轻一点…你们快…快要死小了…哎呀…唷…我…我的……好…啊…啊…好舒畅……要被你…被你们得…快…快散了…你们的大巴…要…死我了…要死了…啊…使尽…再…喔…”月月连连呻不断,魂儿飞上了天,心跳也了,忽然再也听不清楚月月在叫什么了,美的昏了过去。

 健健见状,吓的不知所措。“爸爸,月月被死了,怎么办?”“儿子不要停,用力活了她。”

 听到我的话,健健像是兽大发,狂猛的起月月来。

 我父子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着月月的。两片,被得带进带出的。

 我父子感到下身发麻,突然一阵剧烈的搐,一般烫滚的头尖端出,我忙道:“健健,把在月月身上,烫烫她”健健拔出“卜卜卜”地在月月俏丽的脸庞、坚房、圆润的股间、以及每一寸肌肤上。而月月的里、子里、直肠里也被我热滚滚

 热滚滚的把她从死神的手里给烫了回来…良久,月月睁开眼睛着气呻地说:“爸爸…健健…你们真把月月给死了…的我好愉快、好舒服。美极了…要是真被你们死了…活不过来…也都算了…你们的…大巴…好有力…”直等到我父子的大巴软倒在月月的中,在里面放不住了,这才自动地滑了出来,一大堆的混合着留在月月的中和身体上…月月一家走了,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只有月月妈来陪我的时候,才能解我的

 而我和儿媳的恋情并没有结束,我在想念月月的时候,则用沾的信纸写一些秽的语言邮寄过去。月月也会在邮寄给我的物品中,夹带了一条中间带有泛泛黄迹并有腥臊味的内,当然,我又会用它打一回手

 直到现在,我仍保留着月月那沾我斑斑的内

 【全文完】  M.EhEXs.CoM
上章 我和儿媳的恋情 下章